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和小三的婚礼上,死去的前妻跑来要和他嘿咻……


“我们的孩子呢?”

医院门外,男人双眸眦红的怒喝,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

“打了!”

两个字简单致极,顾凉尘脸却苍白了几分。

天空划过一道惊雷,下一秒手腕被人大力勒住,后背重重的撞在冰冷的墙壁上,抬起头,目光清冷的看着头顶上歇斯底里的男人。

黎向南的嘴角划过一丝冷笑,阴郁骇人,抓住顾凉尘肩膀的大手,力气大的仿佛能捏碎里的面的骨头。

“干的好,走的很干净,不用我亲自动手。”

俊美的脸上突然平静深沉,眼底被蒙了层蚀骨寒冰,让人不寒而粟,偏偏他的脸上,却带着诡异的冷笑。

顾凉尘双手握紧,任由指甲陷进自己的掌心,让疼痛麻木自己的心脏。“这样我们谁都不欠谁了。”

“是吗?顾凉尘你欠我的,你这辈子都还不完。”

低沉的声音,冰冷刺骨,黎向南说完,转身大步迈进雨里,任冰凉的雨水打落在自己的身上,淹没在雨帘下。

没有支撑的身影瞬间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伸手捂住自己平坦的小腹,顾凉尘已经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自己的眼泪。

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出现在顾凉尘面前,视线被一张薄薄的支票遮住。

“顾小姐拿着这张支票,你就可以去治你母亲的眼睛了,别再出现在那个人面前。”

“你真的觉得,钱就能买到一切吗?”

顾凉尘冷冷的开口,正欲离开的身影一顿,转过头,露出一张精致美艳的侧脸:“最起码现在看来,钱还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天长公墓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会来墓地给自己送花的!”

顾凉尘将手里的菊花放到墓碑前,嘴角扯出一抹轻笑:“祭奠六年前死去的自己。”

木槿白了一眼,忍不住揶揄:“你这是死的有多不甘心。”

“确实挺不甘心的,所以回来了,打算重新活一次。”

“要诈尸吗?”

顾凉尘点头,阳光下黑眸眯起一道弯弯的月牙状,她真的在那个男人的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吗?

“今天可是我回A市上班的第一天,能不能添个吉利?”

顾凉尘调皮的伸了手,却被木槿一把拍开。

“添吉利你来这?白痴才会一大早就咒自己死。”

木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催促道:“快走吧,下午你还要去新公司报道。”

“对对就要麻烦你帮我送幼儿园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先走了。”

顾凉尘走到自已重型机车前,潇洒的拿起头盔套在头上,抬腿,打火,动作一起呵成。

“喂,你不送你儿子要去哪啊?”

“参加个婚礼!”

一道震耳的轰鸣,车子绝尘而去。

汪洋如海的玫瑰花田布置而成的婚礼现场,火红与纯白相互辉映,白色的轻纱随着轻风摇曳。

随着熟悉的音乐,地场中央的另一端,一道雪白的身影踩着艳红的地毯,一步一步款款而来。

头纱下,女人艳色无双,一双潋滟水眸盯着地毯一端的身影,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喜悦。

在地毯对面正在等待她的男人,即将成为她的丈夫。

“我把子衿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待她。”这估计是天下每个父亲都会说的一句话。

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黎向南从容的接过陆子衿伸过来的手,刚毅凌削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结婚应有的喜悦。

那双深邃如寒潭的黑眸,冰冷的扫过那张被面纱遮住的五官,眼底看不到一丝的起伏波澜。

台下的宾客扯长了脖子看着台上的一幕,不由的将呼吸也跟着沉了下来。

A市赫赫有名的黎氏集团总裁,身家千亿的商业大享,掌握着整个亚洲的经济命脉,传闻此人深沉难测,俊美如斯,却又狠辣异常,六年间能留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有眼前的一个——陆子衿。

黎陆两家联姻,同为出身名门,门当户对,男才女貌,更难得是两个人情比金坚,苦苦相恋了六年,终于修成正果,成为整个A市人人羡慕的俊男美女。

“陆子衿小姐,你愿意和黎向南先生结为夫妻,与他携手共伴一生吗?”

“我愿意!”没有任何迟疑,陆子衿一脸期待的望向面前的身影。

“黎向南先生,你愿意和陆子衿小姐结为夫妻,与她携手共伴一生吗?”

“他不愿意!”

一道清丽的女声打破了现场洋溢的幸福,声音落下,红毯的另一端站着一道纤细的黑色身影。

转发
TOP
0
0
2#

顾凉尘一身黑色皮衣裤,脚下的黑色皮靴踩在厚重的红毯上,将声音淹没在一片沉闷的吸气声中。
散落着一头乌黑及腰的直发,迎着光线,女人全身散发着耀眼的金色,清丽的五官被周围火红的玫瑰和白纱衬的绝美,有那么一瞬间,天地之间仿佛黯然失色,只为眼前的人而停留。
“他不愿意娶你,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我们还没有离婚。”
顾凉尘冷冷的凝视着台上的两个人,那张未施粉黛的脸上,此时光彩照人。
随着顾凉尘的靠近,黎向南深邃的瞳孔猛然一缩,眼底不再是一汪平静,而是凝聚着一股沉重的寒意,那是——恨!
一旁的陆子衿早就扯开头上的面纱,苍白的小脸上,大惊失色。
震惊,不可置信,惊慌,所有情绪在她眼中一览无余。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我有证据。”
证据!
台下又是一阵不可置信的吸气声,视线纷纷落在台上那道黑色的身影上。
“这是我们的结婚证,虽然我们签署了离婚协议,可是我们并没有往民政局去领离婚证,所以我们还是夫妻,你不能嫁给他,他也不能娶你。”
顾凉尘一字一句道,清丽的小脸上带着淡笑,视线深深的落在对面的黎向南身上。
只一眼,她便觉得心尖猛痛,那种强烈的窒息感再次袭开,她狼狈的躲开那道冰冷不异的视线。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
陆子衿颤抖的身子几乎晕倒,兴好陆展鹏及时上来,扶住了陆子衿的身子。
那张震惊和恐惧的脸上,将所有的情绪都暴露在顾凉尘的眼里,因为没有人比陆子衿更清楚,她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你是什么人?少在这里妖言惑众,A市谁不知道黎少从来都没有结过婚,你分明就是来这里闹场的,快把她带出去。”
很显然,陆展鹏把顾凉尘手里的结婚证给判定成了假的,眼神更是愤恨的落在顾凉尘的身上,如果不是现在宾客太多,估计他能上来打她一巴掌。
“我是不是妖言惑众,黎向南又是不是结过婚,这里黎向南他自己最清楚不过,大家问他就好。”
顿时,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对面一直沉默的男人,却没有一个人真得敢上前去问。
“南,我们不要理她,我们继续好不好,你快说你愿意啊!”
陆子衿拉着黎向南的手微微轻颤,只可惜面前的男人依旧无动于衷,骇人的视线始终落到对面的顾凉尘的身上,薄唇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婚礼取消了。”
五个字,却牵动了在场人所有的心情,顾凉尘重重的松了口气,抬头却见到黎向南的身影已经转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顾凉尘捂着自己被打的侧脸,头偏到一边,转头视线阴悸的看向面前的陆子衿,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啪!
“你当我是以前的顾凉尘,可以任由你打。”
同样清脆的巴掌声,只不过打的更重,顾凉尘的声音刺骨,在陆展鹏向要扑上来时,快速躲开。
“顾凉尘,我不会放过你!”
陆子衿捂着自己被打的发麻的侧脸,满脸的阴悸,原本柔和精致的五管,此时恶毒的扭曲在一起。
“这句话,也正是我想要和你说的,现在我回来了,黎向南……我誓在必得。”
她说要自己重新活着,想到黎向南为她建的那座墓,顾凉尘的心口又是一阵窒息的钝痛。
六年前她的离开,在那个男人的心里,她真的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吗?
“顾小姐以后就是我们酒店的执行总经理,大家一定要鼎力协助,关于酒店的运营情况,已经发到顾小姐邮箱了。”
随着前凭执行总经理的宣布,顾凉尘正式成为A市五星级酒店的执行总经理。
介绍完各部门的负责经理,顾凉尘回到办公室,秘书GG走了进来。
“顾总,这是明天豪华套房以上要入住的顾客名单,其中A区套房的客人名单也在里面,是总部那边预定的房间,入住人员只说很重要,还没有确定。”
顾凉尘接过名单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今天晚上释放空气,里面的气味处理的不够干净,通知酒店所有管理层,明天必须做好总部这次的审查,谁给我搞砸了,谁就可以直接滚蛋了。”
顾凉尘侧头,眼神凌利的看向跟在身后的客房部经理刘阵,吓的刘阵就是一跳,后背冷汗直冒。
“行了,我自己逛一下酒店,你们不用跟着了。”
顾凉尘开口,直接独自进了电梯。
“去几楼了?”
刘阵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对着身旁的GG问道。
还以为总部派来的女人只是一盏花瓶,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雷达,只一眼,就把他们的豪华套房给数落的一文不值。
“去了四楼餐饮部!”
“快,通知餐饮部经理,一定要格外小心,这是只老虎。”
刘阵对着身后的主管吩咐道,前面的GG听了忍不住冷笑。
顾凉尘出了电梯,直接去了卫生间,早上出来的太急,竟然忘记解决个人问题了。
拐角处一转,顾凉尘的脚步停留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转身消失,全身的血液跟着瞬间凝固。
等她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要追过去,可是哪里还有刚刚的身影,顾凉尘失神的站在拐角,脸色苍白。
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即使只是一撇,她也可以确定自己不会认错,‘妈,真的是你吗?’
时隔六年,她还能找到六年前意外消失在她世界里的母亲吗?
“顾总,这是您要的酒店所有入住客人和今天未入住的人员名单。”
GG将整理好的表格递到顾凉尘面前。
只一眼,顾凉尘便在A区豪华套房的常住客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等她再看清房间号时,黑眸瞬间眯起,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笑意。
“这间房间,在六年前就已经被黎氏总裁长订下了,几乎他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住上一个星期。”
GG看到顾凉尘的视线一直落在固定的位置上,不由奇怪。
“他每个月都来?”
顾凉尘的声音微颤,胸口像被什么东西猛然纠紧,心房一角轰然倒塌。
“客房部那边是这么说的,六年内从来没有断过。”
顾凉尘胸口再次被人沉闷的打了一拳,混合着震惊和窒息,让她傻傻的看着面前的表格。
“顾总您没事吧?”GG不由的担心道。
“我没事,把这间房间的房卡给我。”
掩去脸上的失态,晶莹的指尖指向熟悉的房间号。
“顾总,黎先生是我们酒店的高级VIP客人,他……”
“我知道,有事情我会负责。”
GG点了点头,很快便把房卡取来。
看着那张薄薄的房卡,顾凉尘脸上勾起一抹妖艳的笑容。
“顾总,这是黎氏刚刚寄来的律师涵,他们要求让您赔偿昨天婚礼的所有损失,还有……”
GG将一份文件放到了顾凉尘面前,犹豫的开口道:“律师说让您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一下。”
“你看一下这份文件上的金额,没问题的话在我的私人帐户上打给他们,至于办理离婚证的事情,告诉他们,想离婚可以,让黎向南亲自来找我谈。”
顾凉尘一脸坦然,黑眸里全是锐利。
“顾总您真的这么不愿意离婚吗?贺总这些年对您的态度……”
GG的话说到最后,俨然被顾凉尘瞪了回去,“我会和承俊说清楚。”
落地窗包围的办公室里,黑色的真皮椅上,黎向南静静的端座着批着手里的文件,空气里是利落的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随着律师的汇报,签字的动作在最后一笔处停了下来。
“我刚刚已经查过帐户,他们确实已经把我们所例的赔偿全部打过来了,至于黎太太那边她说要您亲自和她去谈。”
“除非办理离婚手续,否则我不会见她。”
黎向南凉薄的开口,最后一笔应声落下,划出一道深深的笔痕。
“小姐,没有预约的话,您不能进去。”
顾凉尘走到黎氏大楼下,就给前台挡在了外面。
“谁说我没有预约,是你们总裁亲自说的,除非办理离婚手续他才见我,现在我来接他办离婚手续了,你们让他出来。”
顾凉尘毫不客气的话,让前台小姐一怔,脸上写满了吃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秘总裁夫人?还是在黎向南婚礼后才听说的。
前台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总裁电梯门却在这时打开,一身笔挺西装的黎向南拥着陆子衿的身影出现。
两人不知道正说着什么,陆子衿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娇羞,身子轻靠在黎向南的身上。
电梯打开的瞬间,陆子衿看到大厅里的顾凉尘,脸色瞬间阴暗,眼底写满警惕和恨意。
黎向南深邃的黑眸,讳莫如深的在顾凉尘的脸上扫过,下一秒淡漠离开,仿佛只是见到一个陌生人一般,从容的拥着陆子衿在顾凉尘的身边走过……
“黎向南你站住。”
顾凉尘冷声道,越过她的身影一顿,脚下的步子停了下来。
身旁的陆子衿脸色灰暗,优雅的转身:“顾凉尘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是我和黎向南的事情,不用你这个外人插手。”
顾凉尘冷声开口,陆子衿的脸色更加难看,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却被黎向南的身影挡住。
“你要和我谈!”
TOP
0
0
3#

冷清的声音,带着迫人的寒意,即使站在那里不动,都冷的让人打颤。
那张熟悉的俊颜,此时面无表情,深邃内敛的视线,冷冷的打在顾凉尘的身上。
像是刀片一样,一寸寸剐着她身上的血肉。
原本镇定的胸口,再次不规则的跳动,纠紧的心脏,只是因为一个眼神,而变的血肉模糊,仿佛六年前残破不堪的伤口,又重新被扯裂开一般。
那种痛,让她眼前的视线都跟着模糊,男人眉心微皱了一下,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我想……和你你单独谈谈。”
咽下卡在喉咙里的酸涩,顾凉尘低着头,却再也没有勇气看他一眼。
她怕自己一抬头眼睛就会受到刺激,让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她想让自己做到心如止水,可是当黎向南再次开口时,彻底打塌了她所有防线。
黎向南的声音满是鄙夷,即使没有抬头,她也知道他的脸色现在会有多绝情:“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离婚条件会有律师找你。”
让人不寒而粟的冷漠,字字锥进顾凉尘的心上。
黎向南说完,冷漠转身。
高大的背影显得他挺拔内敛,气宇轩昂。
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他的高贵和良好修养。
黑色的皮鞋踩在大理石上发出迫人的单音,每一个步子都像是踩在她的心口上。
大手再次圈上陆子衿纤细的腰肢,用力收紧,将女人带进自己的怀里。
顾凉尘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格外刺眼疼痛。
鼓气勇气上前一步:“现在的顾凉尘没有资格,那被你埋在天长墓地的顾凉尘有没有资格?”
顾凉尘的声音清脆无比,在整个大厅里荡了开来,陆子衿怔愣在原地,她能感觉到放在腰间的大手正缓缓撤离。
“南,不是说好了去我家和我爸妈解释昨天的事情吗?我们快走吧。”
陆子衿拉着黎向南的胳膊,却发现这个男人纹丝未动,身影半侧,眼神深深的落在顾凉尘的身上,没有人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就算你现在不想见到我,可是无缘无故被你当成了死人,黎向南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想到那块被人打理干净的墓碑,顾凉尘的眼底越加的清明。
“就算要离婚,我们也应该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你执意不想见我的话,那对不起,我是不会离婚的。”
顾凉尘声音冷清,声音坚决,对上陆子衿震惊的目光,默然离开。
“等一下!”
顾凉尘的脚步一顿,背着黎向南的脸上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转过头时,脸上再次恢复刚刚的清冷。
“南,还是让律师和她谈吧!”
陆子衿不放心,虽然她很想顾凉尘和黎向南立马离婚,可是放任两个人再见面,对她来说是一个威胁。
“陆小姐是怕我们旧情复燃吗?A市谁不知道黎向南把陆子衿捧若至宝,你连这点信心都对自己没有吗?”
“顾凉尘你少在这里用激将法骗我,如果你愿意离婚的话,一早就应该和南去民政局。”
顾凉尘挑了挑眉也不否认,她就是不想离婚,陆子衿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让伺机送你回去!”
黎向南突然开口,声音温柔而宠溺,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命令,陆子衿张了张嘴,在黎向南冷冽的眸子里不得不妥协。
陆子衿被助理带走,顾凉尘看向黎向南时,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他的眼底却全是寒冰。
心中的疼痛,无法言语。
黎向南转身走向电递,顾凉尘见状,立马追了过去。
叮!
电梯里顿时蒙上了一层阴霾,顾凉尘站在黎向南的身后,随着电梯门的关闭,面前的身影突然转了过来。
所有想要说的话,在黎向南转身的那一刻,嘎然而止。
“什么条件?”
薄唇轻启,声音像是冰凌刺进了顾凉尘的心脏,曾经那双深情的黑眸,此时冷的让人发抖。
“我……”
“顾凉尘你觉得自己还配得上黎太太这个位置。”
鄙夷的声音,带着不屑的冷笑,那张美的人神共愤的脸此时居高临下,身影强势的压了下来。
顾凉尘一个跄踉,身影后退,后背抵在冰凉的墙壁上,整个人被圈在黎向南的怀抱和墙壁之间。
面前都是男人熟悉的气息。
呼吸一顿,顾凉尘抬头迎上黎向南的目光,眼底闪着深深的眷恋。
“不要浪费时间,你知道自己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指尖触上顾凉尘的鬓角,摸着她细腻冰凉的脸颊轻轻滑动着,指尖熟悉的灼热,让时间仿佛回到六年前,他也曾这么温柔的扶-摸过她,带着极致的宠爱,让顾凉尘全身一颤。
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却根本没有一丝柔情。
彼此靠的太近,黎向南炙热的呼吸就打在顾凉尘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顾凉尘觉得黎向南是要在吻她。
长长的睫毛轻眨,带着淡淡的无辜和胆怯,更不敢说一句话,因为有可能她一张嘴,唇就会印到黎向南的脸上。
“隔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敏感!”
黎向南性感的嗓声,带着微微的沙哑和魅惑,低沉的从顾凉尘的耳边传来,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笑意和晦暗不明的蛊惑。
顾凉尘的身影微怔,一脸不可思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身体下意识的紧绷起来。
灼热的气息打在顾凉尘的身上,那种让人无法呼吸的迫力,让顾凉尘挡在胸前的手越加用力,视线却无法在黎向南的身上驻足。
“你到底要怎么样?”
“顾凉尘,能说这话的不是你,现在是我在问你,你到底要怎么样?”
既然六年前走的那么绝决的人,就不应该再回来,这六年应该受的,他会连本带利的还给她。
“我没想怎么样,我只是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要给我立那座墓。”
而且那个墓碑上的抬首却是‘爱妻’两个字,所以她才会那么奋不顾身的打断他的婚礼,因为她相信黎向南对她有情……
TOP
0
0
4#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0
0
5#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0
0
6#

太监了
TOP
0
0
7#

爱她,就请为她做无痛人流手术!
TOP
0
0
8#

哈哈哈
TOP
0
0
9#

这是篇灵异文章吧
TOP
0
0
10#

路过,进来看看~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