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逝者的房子 (转载)

看到有人问”前任屋主独居去世,这种房子能买吗?“,勾起我的回忆。
我租住过据说闹鬼的房子,但不是我亲自见到,是身边的人说的,
我也不知真假。

我这次只讲我自己确信的经历,
我觉得这种房子开始几年还是要注意,
可能这也并不适合所有人,但我讲的都是我的真实经历,仅供参考。

07年,我买过一个类似的房子,前房主在医院去世,
当时年轻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介意,很便宜就买下了。

开始1,2年,睡到后半夜总觉得有人在我床边站着看着我,
每当这时我心里就嘲笑自己是神经病,
一定是在无意识冥想,还数落自己怎么也会去想这些根本就没有的事,
不过我没真正开眼睛看过,但我也知道这可能也不是在做梦,
因为我耳边能清晰听到窗外的虫鸣和远处偶尔的车声,
当时心里就自己对自己说,即便是有鬼,去它吗的,
能怎样我,大不了就是死,老子还就不怕了。
这种情景后来出现很多次,我有时还奇怪,
不是说做梦不会重复么,怎么这么的没有新意。
但每次还是同样场景,我偶尔好奇,有时还不想继续转入睡眠,
想等一等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可她总是就站在那儿不动,也看不清,每次都这样,
我就没什么兴致了,后来我就更习以为常了,
更笃定这是自己脑细胞在半梦半醒中胡乱活动的结果,没劲。

后来有一晚我又看到这个情景了,心说又来了,我理都懒得理她,
想着调整一下思维赶紧继续睡,
可这次那人却突然弯下腰,以前她可都是站着不大动的,
我心说嘿!这个有趣,她这次要干嘛?
就看她从黑暗中伸出双手,慢慢俯下身,来掐我脖子了,
我心想奶奶的这次来这个了,
我这梦境和脑细胞还真没有想象力,都没什么有创意的花样,
她弯腰离我这么近,我就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可黑乎乎的,怎么都看不清,我心里还骂自己,
NND近视眼,关键时刻没了眼镜,屁毛都看不清,
想想眼镜好像睡前放在枕头底下了,寻思着要不要带上,
我正想着,忽然感到不大对劲了,
因为我分明感到我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脖子真感到越来越有压力了,
我心说奶奶的这次难道是来真的,还是什么别的,
难道是枕巾缠住了脖子,又想不对啊,
来美国就只有枕套没再用过枕巾,他马的这次难道是真见鬼了?
这种要窒息的感觉可不好,
我就想动一下,如果是梦就赶紧让它醒了,我也不问她什么lottery号码了,
可真就觉得自己力气非常的散,一点也聚不起力气,根本无法动弹。
呼吸却感到越来越不顺畅了,喉咙越来越紧了,

心里这才有点急了,心说这下可糟了,
难道这时辰是我最无力的时候,我被解除武装了?
老子今晚要倒毙在这异国他乡了?
我还裸睡着,要是明天消防员来了,报纸一报道还不麻烦了,死了都丢人。

想到这儿,心里开始有些慌乱,
随即又赶紧安慰自己别急,别急,慢慢来,
想个办法,一定会有办法,我怎么能怕这个呢,
我极力让自己平稳下来,
蓄积力量,慢慢的觉得好像右手有些力量了,
心说,好,很好,就这样,
别动,放松,麻痹她,
慢慢向右手蓄力,而后慢慢觉得好像能有些力气了,
觉得应该可以动了,
我凝聚了浑身的力量,
突然一拳照着她面门打过去,
她向后一仰,旋即松开手,立刻消失了,
我立马就感到一阵轻松,那种轻松简直无以伦比,
当时就觉得心情那个畅然,都要飘起来了,本来想睁开眼看看,
又想这种感觉太TMD好了,还是别动,好好享受这种从来没有过de感觉,
还不忘自己告诫自己,别太冲动真把她吓跑了,以后没了这种感觉,
反正大不了,以后她要是害我,
我再打她一拳,或者我也可以掐她脖子,看她有什么反应,
身体就这么一直沉浸在无比舒畅之中,直道睡去,没有了任何意识。

早上睡醒后,看看床上床下也没有任何异常,
总之,没有任何异常。
出门开车时还在想,怎么会这样,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心底却回味着那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

但这种舒服的感觉我再也没有领略过,
因为自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再出现过,
有很多次,我试图调整自己的思维,想进入那个场景,
可重来也没有再成功过。

我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另一个空间的真实情景,
我现在已经放弃了探寻的纠结,
管它去呢,这世界有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
尤其这种思维的,

但唯一我可以举手发誓的是:
我所有的感觉和上述所有的思维活动都是真实的,
刻骨铭心的,以致一直到今日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转发
TOP
0
0
2#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0
0
3#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TOP
0
0
4#

我就瞎看看。。。
TOP
0
0
5#

我就瞎看看~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