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763
发新话题

1#
点击关闭鉴定图章

卤煮






卤煮

       --掌门




题记


婚姻就是一碗卤煮。一碗冒着泡喷着热气儿的杂碎。

心肝肚肺,白肉肠子,豆腐火烧,一勺老汤,不够浓烈,再浇豆腐乳韭菜花,撒蒜泥香菜。

一碗下去,有人享受是大快朵颐的淋漓,有人消受的的是热血沸腾的温度,有人经受的是乱七八糟的纷杂,有人承受的是腥臊恶臭的困扰......



0.文质


写个故事,从文革之后,开始恢复高考之后写起。


故事的地点先从我国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开始,就不写名字了,总之这个地方历代都是以诗书礼仪,贤达圣贤出名的,一直到民国,这个地方都是青年才俊不断的。但是这地方的乡下虽不算穷山恶水,但是也算得上交通极为闭塞之地了。虽然也算得上物产丰富,但是交通不便,过的日子也是穷的一塌糊涂的。好在这地方的人读起书来,都是灵气十足的,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是家家户户还是相当重视教育的。


故事的男主在问个之后,回复高考那一年,也就是77年的时候,其实还在上初中,文质彬彬的一个少年,名字就叫做文质。文质所在的村是彻彻底底的山里的村子,从县城到村里的公车每天就只有一趟,早上从县城出发,晚上从山里会县城,这公交车七十年代末的时候是每天一趟,到了两千年初的时候,还是每天一趟,只不过文质早已从彬彬少年变成了中年大叔。大叔身上的故事呢,我们一点点的开始写。


七十年代末,文质在乡里念初中的时候,他爹是村里的支书,虽然算不上老支书,但是从文革开始也一直当到了文革结束,一直当到后来文质大学毕业。文质他娘呢,其实是文质他爹隔了一层的表妹,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血缘关系的。文质的爹娘一起生了五个孩子,文质是老四,最小的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二哥从小呢,就多多少少看起来缺心眼,大概智商稍微欠费一点,但是也算不上傻,多年后,文质的女儿提起这些的时候,还总会提到说是因为自己爷爷奶奶近亲结婚的结果,但是文质总会反驳到:那你爸爸我不是照样考了大学,读了博士,当了教授吗。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

    最后编辑8guamen 最后编辑于 2017-07-30 01:33:24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6
    disagree
    2
    2#

    好看。楼主请继续。
    TOP
    agree
    0
    disagree
    0
    3#

    好看。楼主请继续。
    queiny 发表于 1/1/2017 8:10:20 PM 卤煮-3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4#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1. 豆蔻

    文质在乡里念中学的时候,每天其实是从村里走个几里山路的,他爹是山上几个自然村组成的行政村的书记,村子就叫做山上村吧。从山上三五里可以走到山下,山下的行政村挨着乡政府,也挨着乡里面的中学,山下的这个村就叫做山下村吧。县城里面的公交车,每天的终点站就是山下村,山下村的条件比较好,毕竟是通了公车的啊,进城下乡做点小买卖什么的也比较方便。

    山下村的村支书有个闺女,这个闺女长得十分水灵,十三四岁已经出落的相当高挑了,虽然是个女孩,但是由于当地人重视教育,又加上家里面条件不差,爹妈是想供着读高中的,或者读个师范中专,分配到县城里面的中学,教书也是个铁饭碗。豆蔻上面本来有个哥哥,所以也是被全家捧着的小闺女了。豆蔻他哥,后来带着红花去当了兵,再后来又带着红花上了老山前线,再后来的后来,就是政府送回来的哦带着黑白花的骨灰盒了,好在还有名有姓没有无名烈士埋在前线。

    总之,豆蔻这年十四岁,也在乡上的中学念初中,豆蔻的同桌就是山上村支书家的儿子文质。
    TOP
    agree
    1
    disagree
    0
    5#

    顶上
    TOP
    agree
    1
    disagree
    0
    6#

    回复 4楼8guamen的帖子

    2.支书

    文质他大哥和豆蔻他哥是同一年参军的,当时这也算得上是乡里的新闻了,乡里一共就留个行政村,山下村和山上村都是大村,两个大村的支书都把自己的儿子送上了前线,这在当时绝对是党员带头的先锋模范楷模效应啊。按理说,都是乡里的干部,豆蔻他爹和文质他爹算不是莫逆之交,也算是革命工作中的战友同事了。可是,这两个村支书是全乡人民都了解的死敌,就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死敌,原因呢,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个每天只有一班的从县城到乡里的公交车。

    修公路的那年,70年,县里本来是计划路一直就到山上村的。这样的话,山上村的老老少少出门也方便,行政大村,少说也有两千口子人呢,况且这两千口子人,百分之七十都是一个姓,文质他爹就是这个姓里面说话算得上数的少壮当家人。

    修路这是本来是个好事,从山下村穿过一直修到山上村。但是要修到山上村呢,要么穿过山下村的一片祖坟和祠堂,要么要沿着山开山。开山呢,县里没这个钱,也没有这个预算;从人家祖坟过呢,山下村也是全村半数以上一个姓,豆蔻她爹这个姓的领头人,半数村里人的八辈祖宗都埋在这片坟地里面。豆蔻他爹就一个话:要么这路就修到山下村为止,要么这路从山下村老老少少的身上修过去。祖坟不能破,祠堂不能拆。

    于是,山下村和山上村这位这条路,虽然没有武斗,但是各种斗争已经白热化了。文质他爹为了这条路告到市里,要破除牛鬼蛇神,搞好社会主义建设。豆蔻他爹直接找到了中央,倒不是因为上访,而是因为山下村里面出了一个中央级的领导,领导也姓的是祠堂的那个姓,还在家谱上。这样一来,中央大领导给了指示,路呢,最终就只到了山下村。那一年,路通了,车来了,山下村敲锣打鼓,一半是因为通了公路,一半是因为幸灾乐祸。
    TOP
    agree
    1
    disagree
    0
    7#

    哈哈,谢谢,我慢慢写着啊……
    好看。楼主请继续。
    queiny 发表于 1/1/2017 8:10:20 PM 卤煮-7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养肥了来看
    TOP
    agree
    0
    disagree
    1
    9#

    火钳留名。。。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0#

    回复 6楼8guamen的帖子


    3.爱情

    1978年,在乡里上了三年初中之后,文质是以乡里第一名的成绩上了县城高中的,又加上文质的大哥也是这年入伍的,文质他爹觉得这个事情有面子啊,整个家族里面摆了一天的流水席。文质的二哥呢,这个时候早已初中毕业,开始耕作地球了。他爹准备过两年老大退伍之后,政府给复员军人安排个工作,文质考上大学,再给老二娶个媳妇。

    豆蔻那年是以刚刚够的成绩进了县城的高中的。

    所有的事情,都在豆蔻和文质上了高中之后发生了变化。两个人是知道家里面的爹之间的关系的,所以以前在乡里面念初中的时候,虽然彼此是同桌,但是也是一天到晚连话都说不过三句的。况且向里面的初中,毕竟都是各个村的孩子,家里面多少都是亲戚啊,同村啊,有个啥传闻的也不是好事。

    可是上了高中就不一样了,周围再也没有盯着的眼睛了。从乡里到县城就那么一辆车。全乡就她们俩去县城读高一,而且两个人还在一个班,所以故事就从上了高中之后的开往县城的公车上开始了。

    南方的冬天湿冷湿冷的,七十年的末的公车,开起来,窗子缝子进着呼呼的校风,这个时候就更冷了,要是月末一同从县城回乡里的时候。车总是满的,但凡两个人都有座位且坐在一起的时候,文质总是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带着他爹给买的雷锋帽,倚在窗户缝上面。
    最后编辑8guamen 最后编辑于 2017-01-01 21:26:39
    TOP
    agree
    1
    disagree
    0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