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763
发新话题

11#

养肥了来看
renatax 发表于 1/1/2017 8:51:13 PM 卤煮-11楼

以我磨磨唧唧的方式,不知道要养多久呢,不好意思啊,可能等了老久都肥不了啊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2#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4.温度

若干年后中年大叔文质讲起来当时的情形的时候,脸上都是类似于《阳关灿烂的日子》里面的那种灿烂。所有的事情从两个人牵手的时候开始,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天周六一早回乡里的车还没发车。入春,开始黄梅雨季,仍然是湿冷湿冷的。上了车,文质又以同样的方式倚在了窗户上面。文质是那种话不多的人,那个时候是话不多的少年,现在是话不多的大叔,大叔只有在喝酒喝的过了的时候才会话多一点。文质倚在了窗户上,心里各种挣扎,过了春天,就要文理分班了,不知道两个人还能不能一个班,文质自己成绩好,文理都没有问题的,但是男人嘛,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可是豆蔻呢,成绩平平。文质总觉得一提起物理化学,豆蔻的脑子就稀里糊涂的,说豆蔻笨吧,但是她数学还又很不错。文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就一直没动,越不动就越是冷啊。

豆蔻也冷,搓着手,嚷着好冷好冷啊。文质虽然也冷,但是毕竟算是老爷们,所以还嘴硬说:有那么冷吗?你们女孩子就是娇气啊。
豆蔻还嘴说:好冷啊,衣服和鞋子都是潮的,能不冷吗?手好冷啊。
文质:搓搓手不就不冷了?
豆蔻:真的手好冷,不信你试?
说着,豆蔻就把手放到了文质手上……

大叔文质说:尽管那个时候两个人的手都是冰冷冰冷的,但是他心里可激动,可温暖了。
大叔文质还说:我那个时候是真喜欢豆蔻啊,但是你也看得出来,能这么引诱男孩子的女孩子,心思一定不简单啊。我那个时候真是简单啊,我这个人一直就简单啊。

其实文质从来不简单,他只是长得文质彬彬而已……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3#

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周围是山区,还出过个中央干部?  猜不出是哪。有历史的诗书之乡好像都是北方和中原啊。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4#

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周围是山区,还出过个中央干部?  猜不出是哪。有历史的诗书之乡好像都是北方和中原啊。
angelamela 发表于 1/1/2017 9:19:28 PM 卤煮-14楼


哈哈,不要猜了,当成福尔摩斯来看就烧脑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5#

南方一个诗书礼仪之乡,周围是山区,还出过个中央干部?  猜不出是哪。有历史的诗书之乡好像都是北方和中原啊。
angelamela 发表于 1/1/2017 9:19:28 PM
你是北方人吧?
诗书之乡在北方?你爸骗你的还是你妈?
TOP
agree
3
disagree
0
16#

你是北方人吧?
诗书之乡在北方?你爸骗你的还是你妈?
派 发表于 1/1/2017 9:26:49 PM 卤煮-16楼

是你爸骗你的。
最后编辑angelamela 最后编辑于 2017-01-01 21:31:45
TOP
agree
1
disagree
0
17#

回复 1楼8guamen的帖子

5.战争

这年三月,豆蔻他爹收到豆蔻他哥的信,信上说,部队要上前线了。同个新兵连队里面一同上前线的还有同乡的山上村村书记家的娃,也就是文质的大哥。这是三月的第一封信,也是豆蔻他哥的最后一封信。豆蔻再听到他哥消息的时候,他哥就变成了广播里面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烈士了。豆蔻他哥成了对月自卫反击战的烈士,豆蔻他爹算是灭了香火。烈士的爹本来可以昂首挺胸,但是香火灭了,让豆蔻的爹自此以后觉得再也抬不起来头。

这一次,同样的一个连队,同样的一场战斗,文质他哥或者回来了,而且还是广播里面的战斗英雄连队的立了军功的战士。这一次,文质他爹作为战斗英雄他爹,不光在乡里走起路来挺胸抬头。儿子是带着红花参军去,光荣退伍还乡来。隔了一年的光景,县里就安排了文质他大哥作为复员军人进了县里的农机局。大儿子捧起了正经的铁饭碗,文质的爹迈出了心满意足的一大步。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


以我磨磨唧唧的方式,不知道要养多久呢,不好意思啊,可能等了老久都肥不了啊


8guamen 发表于 1/1/2017 8:59:14 PM 卤煮-18楼
那lz别回我了,赶紧写,加油表情
TOP
agree
0
disagree
1
19#

回复 17楼8guamen的帖子

6.高考
1980年文质他大哥复原进入了农机局。这一年的年底,文质他爹给他二哥找了个同族的出了五服的远房亲戚家的姑娘当媳妇,于是文质的二哥和二嫂开始一起修理地球。也许若干年来,文质总是觉得二哥命运不济,所以后来,当大叔文质家成为山上村驻京办事处的时候,二哥家的女儿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三年,一直住在山上村驻京办事处,包吃包喝。

转眼到了1981年春天,县城高中的理科班,文质和豆蔻的爱情已经茁壮成长了两年了,尽管两个人的爹还不对付着。但没有人知道的地下爱情,恋爱双方世仇的枪,反而来得更加神秘和甜蜜。但这甜蜜的爱情也仅仅限于一起学习,一起去食堂,他混在男生群里,她躲在女生堆里,偶尔晚自习后,偷偷送个橡皮圆珠笔当做定情信物,他们的爱情仅此而已。若干年后的今天,教授文质的办公室里面的办公桌总有一个抽屉是锁着的,那里面装着的是不同时代爱过文质的女人的信物和书信。

豆蔻给文质讲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文质觉得这故事结尾不吉利,所以让豆蔻以后少把他们比作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豆蔻不觉得不吉利,豆蔻相信着她和文质的爱情就是那种死生契阔的爱情,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那个时候的豆蔻想的就是将来能够两个人一起上大学,一起成家,一起养儿育女。可是豆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爹是山下村的支书,文质的爹是山上村的支书,也没有想过支书们会让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演绎出当地版。

1981年的夏天,他们一起参加了高考,他们一起报的都是省会里面的那所师范大学。作为县城高中的尖子生,文质没有理由考不上;作为县城高中的中等生,豆蔻很有可能考不上。
TOP
agree
2
disagree
0
20#

那lz别回我了,赶紧写,加油表情


renatax 发表于 1/1/2017 9:44:39 PM 卤煮-20楼

嗯嗯,洗澡回来接着写了,要是没人看,我也就没啥兴趣写下去了,谢谢支持
TOP
agree
0
disagree
1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