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908909910911912913914915 / 915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9141#


TOP
0
0
9142#


TOP
0
0
9143#


TOP
0
0
9144#

《所谓哥哥》
小天孙心急如焚地赶回洗梧宫时,一进门脚步还没刹住,就看到位没见过的老奶奶抱着他那穿着小红袄的妹妹。小天孙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冲过去要抢回他的妹妹。

他虽才小小年纪,但这些年经过他父君的调教,身手也算很是了得。他以为他这一跳是能把他妹妹抢回来的。不曾料到他这来势冲冲的架势也吓到了这位老奶奶,这老奶奶往边上一闪便闪开了,他连他妹妹的衣角都没摸着。小殿下不过是个小娃儿,个子方及老奶奶的腰,自然是够不着他妹妹的,便用力跳起来要抢回他妹妹。但这位老奶奶回回都能躲了去,小天孙只能便用力扯老奶奶的衣裳,指望着能把老奶奶手里的妹妹抢回来。

他越是这般着急乱拉乱抢,老奶奶将他妹妹抱得越发的严实,他跳了几回拉了几回一回也没碰到他妹妹的衣角。

老奶奶一边护着他妹妹往后退一边责问:“这是哪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刚出生的小孩子可不是能给你玩的。”

小天孙殿下眼看着老奶奶就要退出门口了他也抢不回他妹妹,一手拉着老奶奶的衣裳一手掰住旁边的门槛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需知,小天孙殿下虽然没少受他父君欺压挤兑,但其实是他父君的心肝宝贝。他父君打小将他捧在手心里,除了棺沉无妄海时让他伤了心,平时没让他受过什么大委屈。在外人面前他时刻记得他是天族太子的长子,断不能落泪丢他父君的脸。在他父君面前他撒娇时也就扁扁嘴做出一副要哭的模样骗他父君心疼。让他父君呵斥时也是委委屈屈地包着一包子泪哽咽几声,控诉父君不心疼他了,轻易没有嚎啕大哭的时候。

他如今这哇的一声大有撕心裂肺之势,便要赶上他父君当年棺沉无妄海时那喘不过气的悲痛,一下子就穿透了整个洗梧宫。

惊动了此时正在灶头前给他娘亲熬羹汤的父君,他第一声哇了之后,气还没喘过来时,他父君带着一阵风提着个汤勺就到了他面前,汤勺上的汤汁滴在他父君那绣着龙纹的鞋面上。

他这悲痛欲绝的架势把他那向来都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父君吓了个通透,汤勺往地上一丢便搂过他,一边上下检查他是否是哪里伤着了,一边问他:“阿离怎么了。”

那小天孙是哭狠了,岔了气,趴在他父君怀里哭得是一个字也说不清楚,倒还记得紧紧抓住那老奶奶的衣裳不让走。把他还在坐月子的娘亲也吓到了,才穿了一只靴子便跑了出来,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他指着被他哭得不知所措的奶奶,终于从抽泣中说了两个字:“妹……妹妹。”又抽了几下,才顺了点,就着鼻涕说:“妹妹,妹妹不送人。”

他一双父母在他又哭又说下理了很久才理明白,他说的是:“妹妹不送人,送给谁都不可以,不许将他妹妹抱走。”

他父君虽然十分怀疑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脑子,但还是赶紧抱回他妹妹说:“好端端的怎会将**妹送人,这是你凤九姐姐的姥姥,特意给**妹送小衣裳来的。”

小天孙殿下警戒地看了看老奶奶,觉得他虽然不像凤九姐姐,但的确很像他二舅娘,这才稍微宽了心,还知道行个礼叫姥姥。

她娘亲哄他说:“妹妹是父君和娘亲的心肝宝贝,怎么会送人呢。”

小天孙殿下现在知道丢人了,抱着他父君的腿,脸埋在他父君的腿上擦鼻涕说:“弟弟也不能送。”

想了想并不放心,在他娘亲的门槛上坐着,谁也不让进,受了他父君许多白眼。

夜华君初为人父时,因妻子跳了诛仙台,他做了许多年衣不解带夜不合眼的奶爸,十分凄凉。这喜得龙凤胎时,又因小殿下抽了魔风,累得他又衣不解带夜不合眼地做了许多年奶爸,十分凄凉。

本以为这是个好哥哥,必定是兄友弟恭什么的。可许多年后他偷他妹妹的丝帕送给漂亮的女娇娥让他妹妹追着打时,他就会说:“不过是条丝帕,早知你如此小气在你丑不拉几时就该让人抱走算了。”

唉,又让弟弟妹妹按在地上揍了一顿,谁让人家是一起出生的,比较亲呢。
TOP
0
0
9145#

《所谓哥哥》
小天孙心急如焚地赶回洗梧宫时,一进门脚步还没刹住,就看到位没见过的老奶奶抱着他那穿着小红袄的妹妹。小天孙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冲过去要抢回他的妹妹。

他虽才小小年纪,但这些年经过他父君的调教,身手也算很是了得。他以为他这一跳是能把他妹妹抢回来的。不曾料到他这来势冲冲的架势也吓到了这位老奶奶,这老奶奶往边上一闪便闪开了,他连他妹妹的衣角都没摸着。小殿下不过是个小娃儿,个子方及老奶奶的腰,自然是够不着他妹妹的,便用力跳起来要抢回他妹妹。但这位老奶奶回回都能躲了去,小天孙只能便用力扯老奶奶的衣裳,指望着能把老奶奶手里的妹妹抢回来。

他越是这般着急乱拉乱抢,老奶奶将他妹妹抱得越发的严实,他跳了几回拉了几回一回也没碰到他妹妹的衣角。

老奶奶一边护着他妹妹往后退一边责问:“这是哪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刚出生的小孩子可不是能给你玩的。”

小天孙殿下眼看着老奶奶就要退出门口了他也抢不回他妹妹,一手拉着老奶奶的衣裳一手掰住旁边的门槛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需知,小天孙殿下虽然没少受他父君欺压挤兑,但其实是他父君的心肝宝贝。他父君打小将他捧在手心里,除了棺沉无妄海时让他伤了心,平时没让他受过什么大委屈。在外人面前他时刻记得他是天族太子的长子,断不能落泪丢他父君的脸。在他父君面前他撒娇时也就扁扁嘴做出一副要哭的模样骗他父君心疼。让他父君呵斥时也是委委屈屈地包着一包子泪哽咽几声,控诉父君不心疼他了,轻易没有嚎啕大哭的时候。

他如今这哇的一声大有撕心裂肺之势,便要赶上他父君当年棺沉无妄海时那喘不过气的悲痛,一下子就穿透了整个洗梧宫。

惊动了此时正在灶头前给他娘亲熬羹汤的父君,他第一声哇了之后,气还没喘过来时,他父君带着一阵风提着个汤勺就到了他面前,汤勺上的汤汁滴在他父君那绣着龙纹的鞋面上。

他这悲痛欲绝的架势把他那向来都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父君吓了个通透,汤勺往地上一丢便搂过他,一边上下检查他是否是哪里伤着了,一边问他:“阿离怎么了。”

那小天孙是哭狠了,岔了气,趴在他父君怀里哭得是一个字也说不清楚,倒还记得紧紧抓住那老奶奶的衣裳不让走。把他还在坐月子的娘亲也吓到了,才穿了一只靴子便跑了出来,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他指着被他哭得不知所措的奶奶,终于从抽泣中说了两个字:“妹……妹妹。”又抽了几下,才顺了点,就着鼻涕说:“妹妹,妹妹不送人。”

他一双父母在他又哭又说下理了很久才理明白,他说的是:“妹妹不送人,送给谁都不可以,不许将他妹妹抱走。”

他父君虽然十分怀疑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脑子,但还是赶紧抱回他妹妹说:“好端端的怎会将**妹送人,这是你凤九姐姐的姥姥,特意给**妹送小衣裳来的。”

小天孙殿下警戒地看了看老奶奶,觉得他虽然不像凤九姐姐,但的确很像他二舅娘,这才稍微宽了心,还知道行个礼叫姥姥。

她娘亲哄他说:“妹妹是父君和娘亲的心肝宝贝,怎么会送人呢。”

小天孙殿下现在知道丢人了,抱着他父君的腿,脸埋在他父君的腿上擦鼻涕说:“弟弟也不能送。”

想了想并不放心,在他娘亲的门槛上坐着,谁也不让进,受了他父君许多白眼。

夜华君初为人父时,因妻子跳了诛仙台,他做了许多年衣不解带夜不合眼的奶爸,十分凄凉。这喜得龙凤胎时,又因小殿下抽了魔风,累得他又衣不解带夜不合眼地做了许多年奶爸,十分凄凉。

本以为这是个好哥哥,必定是兄友弟恭什么的。可许多年后他偷他妹妹的丝帕送给漂亮的女娇娥让他妹妹追着打时,他就会说:“不过是条丝帕,早知你如此小气在你丑不拉几时就该让人抱走算了。”

唉,又让弟弟妹妹按在地上揍了一顿,谁让人家是一起出生的,比较亲呢。
淼垚 发表于 3/1/2018 2:00:57 PM
好看. 有点象原作者的风格.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