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因为Mona Lee Locke 离婚,看了Mona的祖母苗王公主,真是人生精彩

Mona Lee Locke 也离婚了,生了三个孩子。
她的祖母,人称苗王公主,孙科的二太太,在孙科政治生涯中,成事,也败事的人物。
融美丽,智商,情商为一体。



早年家族没落,不得不结婚,婚后有三个孩子,因为丈夫胸无大事,无所事事,离开所谓的豪门,身无分文,净身出户,只身来到上海。
时年20出头。
在上海,人生重新开始。
结实上海各种商界,政界名流。


后来结识孙科,孙中山的独子。
以工作名义,招为秘书。出席各种政治场合。

有了商界,政界的信息,她思路豁朗,开始做起来生意。购买地皮,投资房产。在上海,打造了自己的玫瑰庄园。
自己成为了“豪门”。

后来孙科竞选副总统,为孙科政治竞选鞍前马后,拉拢选票,可,成也萧何败萧何,因为自己的身份,蓝妮事件,最终使孙科落选。
到此,她承担了孙科失败的所有责任,选择了离开。最后到死,两个人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
她和孙科育有一女。
在美国晚年生活,晚年在自己当年建造的玫瑰庄园中过世。

她的一生,也可为传奇。
虽然后来被人说小三,一辈子和孙科没有什么正式名分,但她自己不是曾经没有名分。这些东西,在她眼里,都不重要了。
在那个年代,她就是个敢为,敢做,敢干的女人!














难道嫁豪门就是做生育机器?
  蓝妮出生在澳门,可她却是位苗族人。她的祖先曾是苗族的首领,所以在昆明时,蓝家一直被当做苗王后裔来对待,非常的受人尊敬和敬仰,而蓝妮在民国四大名门之女里,也占据了冰山一棱,成了重要的一位。
  和蓝妮并列的三位名门之女,分别是李鸿章之后张爱玲,孔祥熙之后孔二小姐,还有一位就是南洋巨富之后陈璧君。
  人们都说,在四大名门之女里,最漂亮最妩媚风情的就是蓝妮,此话不假。陈璧君野心勃勃,过于奢狂,没有一点女人的温柔,而张爱玲和孔二小姐呢,一个是冷僻孤傲得不像话,一个是性变态得不得了,论美貌,这三位都不敢恭维。
  只有这个蓝妮,既有才气,又非常的阳光明媚,用现在选美界的话来讲,蓝妮就是一位氧气美人儿,既漂亮,又温柔,诗词文赋,也能对答如流,丈夫孙科虽说是蒋介石手下的重臣,蓝妮却没有参政的野心,她就想着,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成了,非常的自足自乐,是一位过日子的好手。
  蓝妮出生于1912年7月2日,她的母亲方淑贞是一位传统大家户的女儿,知书达理,通晓文墨,至今她留存下来的蝇头小楷,都不输于一些书法大家。蓝妮的父亲叫蓝世勋,早年间追随黄兴的思想,是黄兴部下的参谋长。蓝妮一家之所以从老家云南迁徙到澳门,就是由于蓝妮的父亲参加了同盟会,为了避难,十年前从大陆到澳门定居的。
  关于这个蓝姓,北方人可能听说的比较少,神话传说中有一个蓝采和,毕竟是传说,影星蓝心湄是比较有名的,其实到了我国的南方少数民族地区,这个蓝姓并不少见,尤其是广东分布最多,它的成员大部分是苗族、哈萨克族、瑶族、壮族等少数民族同胞,当然,汉族也有姓这个姓的,不过,应该属于少数民族的分支。
  蓝妮虽说降生在澳门,可却是一个不容小窥的家族,相传她的祖先是苗王,属于当地比较有势力的“土司”,所以蓝妮长大后,人们习惯性地叫她“苗王公主”。
  蓝妮的祖父蓝和光也是一位很有名的人,但是蓝和光和蓝妮的父亲不是很和睦,据史料记载,他们见面就争吵,半句话也不投机,我想应该是蓝妮的父亲和祖父在政治观点上的不统一。蓝妮的祖父蓝和光是云南王龙济光的嫡亲兄弟,龙济光一直对袁世凯的复辟忠心耿耿,蓝和光当上广州任知县,也是龙济光推荐的功劳,而蓝世勋却早年参加了同盟会,对于孙中山的思想很是欣赏,两代人信仰的不是一个思想,所以,也就走上了背道而驰的道路。
  蓝妮自小跟着母亲长大,蓝妮的祖父生怕蓝世勋沾惹“革命”,就派蓝世勋去了国外学习,后来,袁世凯倒台后,蓝和光由于龙济光的事情,也被罢了广州知县的职位,从此后,这位祖父就带着一家老小来到了澳门,专一从事经商创业,最后竟然把家业发展壮大起来。
  直到蓝妮七岁的时候,蓝妮一家才从澳门迁徙到了广东,又来到了上海。蓝妮的祖父这个时候年事已高,非常思念家乡,就独自回到了云南,在云南他老人家还自费办了一所学校,至今那所学校还矗立在建水县,匾额还是老人家亲自写的。
  蓝妮到了上海后,由于母亲的严加管教,学习很努力,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出落得越发清秀可人,皮肤白皙得好像吹弹得破。她的眼睛有一种混血儿的蓝,迷蒙间带着醉人的笑意,是上海智仁女子中学首屈一指的校花。虽然蓝妮很漂亮,可她并不孤傲,每每都能和同学打成一片,当时她的名字叫蓝巽宜,顺口了就成了“烂泥”,同学们用这个外号和她开玩笑,蓝妮并不恼,她还笑嘻嘻地说,叫烂泥就烂泥,把名字改成蓝妮,我觉得这名字更好听。
  于是,“蓝妮”这个名字,就在同学们嘻嘻哈哈的玩笑中被确立起来,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蓝妮的性格是很随和的,她很容易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和人相处也不找理挑刺,拥有出众的美貌,却有一颗平常女孩的心,我想,这也是她今后能够在商业上游刃有余的原因。
  假如生活沿着这一条道路向前迈进,蓝妮的人生应该是顺畅的,蓝妮的父亲蓝世勋从国外归来后,经人推荐,先是被推荐做了常熟沙田局长,在任上发了一笔财,后又做了江苏无锡的税务局局长,蓝妮的两个弟弟也相续出世,作为“官二代”,生活好像把所有的幸运都给了她。美丽和财富,她都拥有,这是其他女孩难以比及的。
  蓝妮的不幸发生在1926年,蓝世勋在和同事外出的时候,遇到了劫匪,同事被乱枪打死,蓝世勋回到家就疯了,他不停地在头上比画着开枪的动作,嘴里喊着“砰砰砰”,这样的状态,没法出去上班了,于是蓝世勋税务局长的工作也辞了,专门在家休养。
  蓝妮这个时候,才十五岁,她用一双惊惧的眼睛,看着父亲用手做开枪的动作,觉得生活是那么的无情,那个慈祥的,很疼爱很呵护他们姐弟三个的父亲不见了,代替的,是一个痴呆的,还留着涎水的老人。
  蓝妮很心疼爸爸,希望父亲快一点好起来。由于蓝世勋失去了工作,治疗精神病又要花钱,所以蓝世勋清楚的时候,很想去催讨以前的一些借款,尤其是一个把兄弟,叫刘德辅的,在香港开着轮船公司,借着自己二十万银子。
  蓝世勋带着两个家仆就去了香港。
  到了香港,蓝世勋的把兄弟一看蓝世勋神志不清的样子,就六亲不认,不仅不承认借过钱,还说自己没见过蓝世勋。
  蓝世勋受了刺激,精神病发作,两个老仆趁机抢跑了蓝世勋一路上买药治病的钱,也溜之大吉。
  蓝世勋受了这个打击后,到了家里,病情加重,连吃饭也需要人喂。蓝妮作为家里的长女,看见妈妈抹眼泪,很心疼妈妈,蓝妮的妈妈也是一位很美丽的夫人,自从丈夫得了病,头发白了好多。
  蓝妮不知道怎么解救这个家庭,她还是一个孩子,正是需要在学校里和同学追逐玩乐的时候,却要分担家庭的痛苦,她觉得天空忽然暗了。
  十八岁的时候,蓝妮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原来是上门为蓝妮提亲来的。
  蓝妮的美貌吸引了同住在上海襄阳南路上的李定国。李定国也属于名门之后,父亲李调生是国民党财政部次长,非常的有钱有势,嫁给这样的豪门,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蓝妮对李定国谈不上喜不喜欢,但是李家却给了蓝家一个看似优待的条件,就是蓝妮过门后,李家每个月交付蓝家一百元大洋,帮助蓝世勋治病。蓝妮为了父亲的病,忍痛答应了李家。
  很多人都羡慕蓝妮嫁入了豪门,真正的苦处只有蓝妮自己知道,她来到李家五年,为李家生养了三个孩子,她就是一个生育机器,不停地生,丈夫整天不务正业,也不工作,蓝妮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更为难堪的就是,蓝妮嫁进来后,时时要受婆婆的气。李家认为蓝妮是他们买来的,每个月要周济他们一百元大洋,就要好好伺候李家,蓝妮在家的时候,母亲很疼爱她,在学校里,同学们也喜欢她,她本来还是一个随和的女人,但是到了李家,就是不能忍受婆婆的指使。
  因为婆婆根本就不给她尊严,动不动就当着仆人的面,大声地骂她,就连丫头仆人也对蓝妮窃窃私语起来,他们也经常欺负蓝妮,给蓝妮眼色瞧,蓝妮受不了这个气,她没想到,豪门的清规戒律这么多,她向往自由。
  蓝妮做梦都想离开这个牢笼,几次和李定国商量离婚的事情,李定国都不同意,蓝妮吵过几次后,李家就故意说,你走可以,不过得把孩子留下,还有钱,你一分也不能拿走。
  蓝妮本来想为自己争取一点抚养费,看到李家这么无礼,她还是离开了。她宁愿一分钱也不要,就是要离开他们。她恋恋不舍地抱了抱几个孩子,作为永别,她非常爱自己的三个孩子,他们一个个长得都很可爱,但是,为了自由,蓝妮还是狠了狠心……
  1933年,蓝妮和丈夫李定国正式离婚,上海市著名律师吴凯声为他们办了手续。蓝妮身无分文,净身出户,身为财政部次长的李调生之子,没有给一分的赡养费用。
  出了豪门,蓝妮长出了一口长气,她心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几个孩子,对李家,她彻底灰心了,此时,她才二十三岁,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过,她想好好生活,以补偿失去的一


最后编辑appleyiyi 最后编辑于 2017-05-02 20:35:55
转发
TOP
0
0
2#

进入合适的圈子,才能遇到“海归男”

  蓝妮离开李家后,精神为之焕发,她在学校时,人缘就好,出来后,具体做什么工作,她听取了几个同学的意见。

  同学们有的建议她去做女工,还有的建议她重新找一个男人嫁掉,另外有些女同学,建议她多认识一些达官要人,这样才能得到自己需要的职场经验。

  蓝妮不愿意去做女工,她觉得做女工太累,而且钱还不多,对于“苗王公主”的称谓,确实有点不相称;她也不愿意随便把自己嫁掉了,豪门深似海,她已经经历了一次,假如找爱人的话,就找一位情投意合的。如今,怎么填饱肚子,是首要的。

  不消说,蓝妮是想过一种自强自立的生活的,在上海这个地方,一个女人要想立足,靠什么呢?人脉,对,就是人脉。假如有了好的人脉,让对方传授自己一些经商之道,不是事半功倍吗?

  于是,“苗王公主”蓝妮开始频频出入于一些社交场合,生育过的身体,并没有臃肿,反而展现了一种成熟女子别具一格的风韵,她娇艳的容颜,如同一盏明灯,照亮了宴会所有的人,走到哪里,她的身边,总会围绕着一些男人对她大献殷勤,她举止优雅,拥有良好的教养,说话不卑不亢,言谈有礼貌,所以她得到了职场精英们的爱戴。

  很快,蓝妮就成为上海滩很有名气的交际花,她成为了报刊封面最受欢迎的女子,那个年代,即使上海属于比较开放的城市,还是很少有女人走进男人的世界,和男人谈论公事,商谈商业机密的。蓝妮办到了,由于她的人缘好,从一个朋友发展成两个朋友,三个朋友……她即使身陷男人献殷勤的包围圈,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男人们为了她,争风吃醋打破头的事情,为了生活,她和职场精英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没有给任何男人承诺。

  这期间,蓝妮照过几张非常性感的泳装照,面对镜头,她甜甜地笑着,丰满的胸部轮廓毕现,圆润而白皙的臂膀,很自然地裸露着,没有任何的紧张。在那个时代,泳装照应该还是一种很大胆的“行为艺术”,蓝妮没有羞涩和拘谨,就好像是一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孩。

  那时候传媒界有一句话说的是:“要想知道西汉赵飞燕,东汉貂蝉的美丽形象吗,只消去看看蓝妮就行了。”

  蓝妮频频在社交界露相的原因,就是想做一些生意,她很想知道,那些精英们是怎么炒股,是如何发财的。父亲蓝世勋的经历,让她感到了人心莫测,不过她没有退缩,她认为,只有身处这个圈子,才能不被坑骗。

  总结起来,她结识的人物主要有:徐茂昌、沈长赓、唐季珊、李润身、李瑞九、吴瑞源、严春堂,以及青帮大亨杜月笙等。

  其中沈长赓是上海滩和黄金荣齐名的大亨,唐季珊是茶叶大王,李润身是房地产老板,李瑞九是李鸿章的侄子,也是富商,严春堂是电影商及吗啡大王,杜月笙是上海最著名的黑帮老大。蓝妮通过结识这些黑帮、巨商、名门之子从而在上海滩奠定了自己的位置,也为她以后从商打下了基础。

  蓝妮的美貌,也引起了杜月笙的注意,杜月笙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是黑社会中著名的老大,他见惯了风月,身边围绕的女子也不少,可是当他看到蓝妮的时候,还是惊为天人。蓝妮的确太美了,他在蓝妮身边鞍前马后,甘愿给蓝妮擦鞋,一时成为当地小报的笑谈。

  另一位对蓝妮下了苦心,就是唐季珊,谁都知道,唐季珊和阮玲玉的故事,他的确就是一位见了漂亮女人就骨头软的男人,尤其是见到天仙般的蓝妮,更是心痒难熬,恨不得日夜厮守,蓝妮轻而易举地俘虏了他们这些商贾的心,从他们口里,她得到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就在她准备大展宏图,在商业上有一番作为时,她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劫。

  那天,同学陆英要蓝妮来参加舞会,蓝妮很爽快地答应了,她穿着滚镶花边的旗袍,身上喷着娇兰Shalimar的香水,来到了陆英的家。她的到来,必定会引起人们的赞叹,很多老熟人向她问好,就在这次舞会上,她看到了一位相貌端庄、气质儒雅的男子,他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她。

  原来,这就是孙科,是孙中山的唯一的儿子,他从小在西方长大,思想和谈吐都比较西洋化。由于蓝妮在学校时,英语学得比较扎实,很快孙科就和她用英语交流起来,他们谈得很投机,蓝妮为孙科渊博的知识所倾倒,她觉得,这个男人和别人不一样。

  一见钟情的恋爱是神速的,蓝妮坠入了爱河,她喜欢听这个男人谈论一些新思想,孙科问她结婚了没有,蓝妮害羞地回答,还没有。

  孙科心里的一根弦拨动了,他的一生中,第一次见到这么美貌又富有才情的女子,虽然他已经结了婚,有了四个孩子,可是他发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眼前的这个华丽出场的美人儿,就是为了配合自己的爱情,一起到来的。

  孙科对蓝妮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蓝妮考虑到他已经结了婚,此时的民国,法律上已经规定,不再允许一夫多妻制,所以,蓝妮拿不定主意。

  孙科看到蓝妮犹豫不决,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他只好婉转地说,你可以帮我办公,我正缺一个秘书。蓝妮考虑片刻,答应了,她也想留在孙科身边,她的情感战胜了理智,她想起了以前的那段婚姻,虽说有名分,可是,还不是一个樊笼,假如两人真心相爱,别的都是次要的。

  蓝妮走进了孙科的生活,她是真心喜欢孙科,她遇到过上海滩那么多的男人,没有一个有孙科的睿智,孙科的明达,很多商人巨贾,都比较市侩,孙科虽然没有多少家产,但是他谈吐风趣,知识渊博,蓝妮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其他男人不具备的优点,她在爱他的时候,希望他对待自己,也是真心实意的。

  1925年,蓝妮以民国立法院院长孙科私人秘书的身份,出现在南京。她细心地照料他的饮食起居,也经常挽着他的胳膊,出席一些公开的聚会。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事实上,她的存在给孙科增加了几分亮色。孙科饱读诗书,身上带有一股诗书的气质,现在红颜在侧,更加显示出他的风度翩翩。

  孙科觉得自己真是娶了一位贤内助。他的夫人,是他的表妹,在家照顾四个孩子,侍奉老母,是一位家里的贤内助,这一位蓝妮,陪他出席典礼,参加重要的外交,属于外交方面的贤内助,这两个贤内助,哪一个他也离不了,当然他最爱的,还是蓝妮。

  蓝妮就这样成为了孙科的第二夫人,对待丈夫的事业,她鼎心相助,不再去上海滩和那些商业大佬混在一起,她和孙科住在了一起,孙科是个善良的男人,他悄悄地办了四桌酒席,请同事们吃饭喝酒,算是给了蓝妮一个交代。

  蓝妮是苗王之女,又长得美丽非凡,趋于人下,也不过是欣赏孙科是一位真汉子,就在两个人你侬我侬、忒煞情多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找上了孙科的门,原来,她是孙科的前任秘书,在做孙科秘书期间,孙科被她的贤惠和沉静所打动,两人发生了“办公室恋情”,已经相好了四年,孩子当然也是孙科的。

  这个女子名叫严霭娟,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在江浙一代,她的家族也算是小有名望。如今,孩子即将出世,孙科又找到了蓝妮,她觉得很委屈,自己跟了孙科四年,什么名分也没捞到,眼看就要失势,为了孩子的将来,她来找孙科,并且要孙科给她们母女一个交代。

  开始的时候,孙科对她还有好感,可是自从她闹了几次后,孙科对她就有点不厌其烦了。蓝妮身处夹层,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她自己的位置还没有坐稳,何况,自己所得到的,不过是虚妄的名分,孙科虽说爱她,摆了酒席,并且和她频频亮相在公共场所,算是承认了她的位置,但是在孙家,孙科的正室夫人永远都是陈淑英,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胡汉民曾形容孙科:因为他是孙中山先生之子,所以有革命脾气;因为他在国外长大,所以有洋人脾气;因为他是独子,所以有大少爷脾气。他有时只发一种脾气,有时两种同发,有时三种一起发。

  话是这么说,其实,孙科是个老实人,他秉承了孙中山爱读书,研究学问的优点,也是一个秉公守法的人士,据说他的老年生活过得非常贫穷,一家人住在四面透风的简易房子里,自己种点地,妻子干家务,几个孩子也是自食其力,搬卸重物都是几个儿子的事。他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优柔寡断,不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在政治上,曾经拥护国共合作,后来到了台湾,又反共。表现在感情上,他也有点意志不坚定,比如他曾经受到日伪特务川岛芳子的诱惑,戴笠还为此很不满孙科的所为。

  此时,蓝妮已经和孙科同住,面对严霭娟的争吵,她考虑良久,觉得自己不应该彻退,因为孙科已经说过,自己才是他最爱的女人,不论是孙科的同事,还是一些政界要人,自己经常和孙科手挽着手参加重要礼仪,已经给孙科增添了知名度,假如自己退了,别说孙科不愿意,自己也走得太不甘心。

  于是,蓝妮先是把严霭娟稳定下来,要她先把孩子生了,还说自己会劝说孙科,把她们的生活费一次结算了。

  严霭娟走后,蓝妮思前想后,她冷静下来,孙科虽然此时对自己不薄,可以说是三千宠爱集一身,但是说不定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第二个严霭娟。怎么办呢?

  怂恿孙科和原配夫人陈淑英离婚,那是不可能的,陈淑英是孙科的母亲眼里标准的儿媳,为孙科生养了两男两女(至今孙家的族谱上,只有陈淑英的名子),孙科虽说风流,可是心底是非常仁厚的,他断然做不出抛弃原配,和自己成婚的事情,那么怎么才能得到自己应该有的地位呢?怎么保证以后不被抛弃呢?

  蓝妮敬重孙科是个君子,所以她才跟着孙科过没有名分的生活,她看惯了上海滩黑帮和商贾对待感情不认真的态度,她喜欢的就是孙科的这种仁厚,她没有大吵大闹,只是让孙科给她写了一张字条,上面是:

  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

  蓝巽宜二太太收执。  孙科卅五、六、廿五。

  卅五是民国三五年的意思,六、廿五代表六点二十五分。

  如今看来,这张字条是很正规的,时间、人名和所交代的事情都很清晰客观。有了这张字条,蓝妮就握住了自己的一生。

  此后,这张字条被蓝妮保存了一生,当她头发花白,八十多岁的时候,曾有份报纸说她是如夫人,蓝妮还拿出了孙科写给自己的字条对证,这字条,是她一生名誉的象征,一个女人,当她握不住感情的时候,一张小小的字条,就是她心口唯一的温暖。

  其实,那不过是一张字条而已,孙家的族谱,没有蓝妮和严霭娟的名字,她们给孙科生育的孩子孙穗芬和孙穗芳,也不能入孙家的族谱,所谓的名分,不过是祥林嫂捐门槛似的自我安慰。蓝妮死守着这张字条,难道,这能代替她凄凉的一生吗?

  以后,蓝妮又正式拜见了婆婆卢慕贞。卢慕贞是孙科的生母,对于蓝妮,没有表示反对,所以,蓝妮也算是得到了婆婆的承认。

  可以说,这是蓝妮为自己的身份下的第二步棋,第一部是孙科写的字条,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是和孙科的原配平起平坐的;第二步就是得到了婆婆的认可,至于第三步,就是以后,为孙科生育了一个孩子。

  蓝妮巧妙地利用这三部曲,把自己的身份确立下来,那个时候,虽说实行了一夫一妻制,但是,一个男人娶两个夫人,毕竟还是常事,更何况孙科是一位国民党的高级官员。蓝妮每一次和孙科出行,都高调亮相,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身份,人们也渐渐把蓝妮看做了孙科的第二个名正言顺的妻子。这一点,是孙科的正室淑英和严霭娟所比不了的。

  新中国成立后,蓝妮被中央统战部邀请,回到了新中国,邓颖超见到蓝妮的第一句话就是称呼她为“孙太太”,这个称呼叫得蓝妮热泪滚滚,多年之后,蓝妮每逢和人说起,还自豪地说,邓大姐叫了我“孙太太”。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生子育女,和一个男人共同生活几十年,最后还要和男人分道扬镳,假如所付出的,能够得到世人的承认,那也无悔了。前面说过,蓝妮最为敏感的就是别人把她叫做妾,叫做情妇,她拥有美貌,拥有高智慧的情商,还能和各路人打好关系,她这样的女人,找个单身男人是很容易的,可是她默默甘居人后,默默地为了孙科的仕途付出那么多年,最后,她的结局和严霭娟也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她是主动离开孙科的。由于孙科的选举副总统事件,竞争方为了诋毁孙科,把蓝妮当做“桃色新闻”扯了进来,以此击败了孙科,从而酿成了蓝妮和孙科永不互相原谅的局面。

  蓝妮遇到孙科以后,再也没有嫁过别人,她就像一朵鲜艳的花朵,离开了孙科,就此萎靡
TOP
1
0
3#

夫妻反目,原来是狗仔队惹的祸

  前面说过,蓝妮和孙科的离异,是因为孙科的选举副总统事件,那么,蓝妮做了什么呢?

  1940年,孙科的妻子陈淑英来到了重庆,蓝妮觉得处境非常尴尬,这个时候,她接到上海的来信,母亲告诉她,父亲的病情加重了,蓝妮又听说前夫家况也不比从前,做了一些生意,都蚀了本,现在连几个孩子的读书都供不起。蓝妮想回上海照顾父母,连着看看以前的孩子。

  面对小三严霭娟的时候,蓝妮毫不退让,但是遇到正室陈淑英,蓝妮很懂得分寸,她是一位有进有退的女人,知道此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选择了离开。

  孙科答应了蓝妮的要求。蓝妮回到上海后,曾经在社交场合认识的一些商业大佬,又开始和蓝妮来往。

  蓝妮去李定国家里看了自己的孩子,三个孩子,一个已经夭折,她的心沉了下来,此时李定国刚刚贩了一轮船的红糖,本想大赚一笔,谁知道,起了飓风,轮船沉没,李家从此一蹶不振。

  蓝妮开始了职场白骨精的生涯,她决定大展宏图。男人办到的,她相信自己也能办到。首先,她卖了孙科曾经送给自己的别墅,拥有了一些本钱,然后,她承包了一些工程,作为一个女人,她忙前忙后,挥汗如雨,做着男人做的工作。此时的上海,处于汪伪政府的统治之下,虽说蓝妮是孙科的夫人,但是很多的伪职首领,并没有为难蓝妮,其原因除了蓝妮具有一定的外交手段,这些官员更是为了自己留条后路。

  蓝妮在这种氛围里,得到了很多商业上的机密,在房产上大赚了一笔后,她又相中了徐家汇外面法租界边白赛仲路(今天的复兴西路)的一块地皮,她特意参谋了房产大王杨润身,杨润身认为这块地皮挨着霞飞路和徐家汇很近,可能会成为闹市区,增值的潜力很大。

  杨润身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毕业,学的是建筑,后来做的地皮生意。杨润身非常的欣赏蓝妮,他认为,蓝妮就是历史上的武则天,既有魄力,又有外交手段,还非常的漂亮,遇见蓝妮,他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当然,也不排除他对蓝妮有爱慕的心思。

  在杨润身的帮助下,蓝妮买下了这块地皮,投资兴建了七栋漂亮的小洋楼,每栋楼房都是三层建筑,施以不同的颜色,欧美风格,非常漂亮。

  要知道,这七栋房子除了杨润身参谋,还请了奚福泉、黄大猷、赵涤和陈植四位著名的建筑师设计,至今,这七栋房子还是老上海的一景。

  与蓝妮相邻的两栋楼房的主人,看到蓝妮的房子比自己的漂亮,就开始制造不和谐的音符,他们说,要么就买了自己住的房子,要么就不让蓝妮的车子过去。

  蓝妮一咬牙,朝朋友借了一些钱,还是不够,她忽然想起祖父还保存着一些陈年的普洱茶,听茶叶大王唐季珊说过,那些茶叶价值非同一般。

  蓝妮找出了尘封的普洱茶,交给了唐季珊,要他帮自己卖掉,唐季珊追美女向来不遗余力,很快,就帮蓝妮的茶叶卖了一个好价钱,她用这些钱,买下了门口的两栋楼房。

  房子建好后,蓝妮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玫瑰别墅”,她把父母和孩子接了进来,分别住进了一号和五号。其余的房子,蓝妮打算出租。

  此时,蓝妮俨然已经成为了上海滩不可小觑的一名富婆,虽然她独自一人,带着几个孩子,是一位单亲妈妈,可是由于她拥有不错的EQ(情商)和IO(智商),所以她的胜利,看似艰难,却是理所当然的。

  当时一个叫支福元的商人租住了蓝妮的一栋五号的房子,当时的房租是旧法币一千六百元,合同定期为两年,谁知,第二年法币贬值,物价飞涨,蓝妮考虑到以后的开销会越来越大,一年期满时,就要求支福元离开,说自己要用房子。

  支福元以租期未满,拒绝搬迁,蓝妮毫无办法。以后到了日期,支福元欺负蓝妮是一介女流,就是不腾出房子,支福元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商人,蓝妮遇到这样的地痞,干生气也撵不走。

  就在蓝妮和支福元为了房子将要打官司的时候,抗战胜利了,孙科回到了上海,看到久未谋面的妻子,孙科很高兴。两人关系重新回到了以前的温馨甜蜜的状态,在蓝妮的要求下,孙科也对支福元使用了压力,要支福元搬迁。

  支福元很精明,他自己本来有一处房子,小人遇到了小人,对方也不肯搬出他的房子。其实这是一出很滑稽的三角债,支福元惹不起自己的房客,就欺负蓝妮。现在看到孙科回来了,知道孙科势力大,于是,他巧妙地把自己的房客告上了法庭,却要求孙科和蓝妮作证,证明自己的窘况。

  这一招不愧是一石二鸟之计。

  孙科是立法院长,不能出庭作证,很是尴尬,很多狗仔队写下了讽刺孙科的文章,说孙科是个立法院长,竟然要撵走自己的房客,同时,狗仔队还把支福元说得穷迫潦倒,没有立足之地。在狗仔队的笔下,孙科和蓝妮成了欺负穷人的恶煞。

  这真是杨白劳讨债,讨债的倒成了孙子,借钱的成了大爷!

  当时的小报说,孙科这么有钱,他不就是一个公务员吗?他的薪水,能盖得起七栋小洋楼,那房子肯定是贪污受贿得来的,更有的说,堂堂立法院长,欺负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真是天理难容啊!

  孙科情急之下,为了堵住众人的嘴,就说玫瑰别墅不是自己的,更没有撵过支福元。

  这样一来,孙科再也不插手这个官司,支福元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蓝妮无可奈何。

  也许这件事就是一个导火索,到了1948年的副总统竞选,在蒋介石的操纵下,孙科运筹帷幄,蓝妮也游走在几个派系之间,为丈夫拉选票。她首先拉拢的就是云南王云龙,他们属于世交,云龙拍着胸脯,对蓝妮下了保证,说我们是亲戚,什么都好说;接着蓝妮又走访了苗族高级将领欧百川,傣族高级将领岭光殿,在家设宴招待了少数民族代表,可以说,孙科的选举,蓝妮是下了一番努力的。

  在日伪统治下时,蓝妮听从了孙科的建议,没有参加政治,当时陈璧君很想拉拢她,但是蓝妮拒绝了,如今为了孙科的前途,她施展开所有的手段,就是想助丈夫一臂之力。

  在她心里,孙科已经是自己的丈夫了,虽然仍旧没有名分。

  选举过程中,眼看胜利的桂冠就要落在孙科手里时,忽然发生了一件“蓝妮事件”。

  很多的报刊写着:“抗战胜利后,中央信托局在上海没收了一批德国进口的颜料,作为敌伪财产处理。可是孙科致函国民大会秘书长洪兰友,说这批染料为‘鄙眷’蓝妮所有,要求发还……”另外,报纸还添油加醋地说了蓝妮的玫瑰别墅事件,把孙科大大地调侃了一番。一时间,“鄙眷”一词竟然成为街头巷尾的一个笑话。很多政治要人,由此对孙科投了反对的票。

  不消说,这些“桃色新闻”就是孙科的竞争对手背后搞的鬼,狗仔队们最喜欢挖人隐私,何况一个是上海著名的交际花,一个是国父之子,更有炒作的噱头。

  蓝妮就这样成了狗仔队炒作的话题,恰恰因为她并不是“鄙眷”,很多人眼里,还把她当做孙科的情人,孙科落选后,支持他的同僚都认为是蓝妮破坏了他的前途,孙科也没有否认,蓝妮就此一气之下,离开了孙科。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蓝妮不过是炒了炒房子,做了些生意,没想到竟然成为孙科落选的导火索,从那以后,蓝妮再也没有和孙科见过面,一直到死。

  这场由媒体炒作,政敌运作,狗仔队瞎起哄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它是孙科和蓝妮之间的导火索,不啻于张柏芝的艳照门,满文军的吸毒门,在遇到丑闻的时候,谢霆锋勇敢地站了出来,挡在了前面,他的形象没有变低;而把罪责都推在妻子身上的满文军,却很难翻身,也得不到人们的谅解。

  在这场狗仔队炒作的闹剧里,孙科没有做“谢霆锋”,而是做了“满文军”,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蓝妮头上,而蓝妮,也不幸成为人们口诛笔伐的“红颜祸水”。

  这份心冷和心伤,岂是一张写了保证书的字条,所能抚慰的?

  后记:

  1990年,上海复兴路的玫瑰别墅,住进了一位老人,她坐着板凳,头发梳得很光,皮肤很白,唇上涂抹着淡淡的口红,看样子是一位很有教养的女人,遇到邻居,她积极地打招呼,偶尔还会冒出几句洋文。

  这座院子,在被政府收回后,终于在1990年给了她,为此她很高兴,美国也住不下去了,来到这里,虽然这房子的周围,盖起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可是她喜欢,她经常瘪着没牙的嘴说,这房子是我亲手盖的。

  1996年6月,这位老人死在了玫瑰别墅里,临死前,她的手里,还攥着那张字条:

  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  孙科卅五、六、廿五。

  这位老太太,就是蓝妮。
TOP
0
1
4#

配图是赵四。。。
TOP
0
0
5#

回复 3楼appleyiyi的帖子

浓浓知音体。

这事情,感觉就是个有点权利的人养的情妇敛财的故事啊。

有什么可赞颂的?

还有那个苗王公主,自封的吧?
TOP
10
0
6#

苗王公主。。。
TOP
0
0
7#

这年头洗白文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不知道若干年后是不是也有类似文洗白叶家的赵姨娘
TOP
5
0
8#

孙科渣男妥妥的,颇有乃父之风。
TOP
4
0
9#

不就是孙科一小妾吗?
TOP
0
0
10#

老说她的身份就没有意思啦。
她能离开第一个婚姻,在第二个婚姻中,虽然屈居名分,把自己变得独立,富有,把女儿培养的也不错。
比我们现代只想依靠男人的女人要厉害吧,为什么不能赞呢。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