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琼瑶的那点心思,钱钟书刻画的淋漓尽致


何况汪处厚虽然做官,骨子里只是个文人,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殡仪馆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会向一年、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陈死人身上生发。“周年逝世纪念”和“三百年祭”,一样的好题目。死掉太太——或者死掉丈夫,因为有女作家——这题目尤其好;旁人尽管有文才,太太或丈夫只是你的,这是注册专利的题目。汪处厚在新丧里做“亡妻事略”和“悼亡”诗的时候,早想到古人的好句;“眼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只恨一时用不上,希望续弦生了孩子,再来一首“先室人忌辰泫然有作”的诗,把这两句改头换面嵌过去。这首诗至现在还没有做。
转发
TOP
6
0
2#

只可惜这个老不死的不配合,迟迟不咽气,琼奶奶满肚子文采无处发泄,渐渐变成怨气,怪不得琼瑶心急
最后编辑shitaina 最后编辑于 2017-05-02 22:18:44
TOP
9
0
3#

好帖顶
TOP
0
0
4#

哈哈   精辟
TOP
0
0
5#

所以好的作家一定要有点阅历,和通透,围城真是经典,处处金橘。
TOP
6
0
6#

钱钟书的围城够损,也的确写出某些人的嘴脸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TOP
1
0
7#

回复 1楼shitaina的帖子


从大学就立志要读完钱钟书的名著围城,到现在快二十多年了,开头了很多次都没有读下去。实在是没有那根mean bone,也完全get不到把别人想的那么复杂究竟有何乐趣,究竟是别人复杂,还是透过别人那扇镜子看到的其实是自己?如果真是自己愚钝,那我倒是要感谢神让我能活得如此简单。
TOP
6
16
8#

回复 1楼shitaina的帖子


从大学就立志要读完钱钟书的名著围城,到现在快二十多年了,开头了很多次都没有读下去。实在是没有那根mean bone,也完全get不到把别人想的那么复杂究竟有何乐趣,究竟是别人复杂,还是透过别人那扇镜子看到的其实是自己?如果真是自己愚钝,那我倒是要感谢神让我能活得如此简单。

sweetgrey 发表于 5/2/2017 11:10:46 PM
更加没兴趣看了
TOP
0
1
9#

回复 1楼shitaina的帖子


从大学就立志要读完钱钟书的名著围城,到现在快二十多年了,开头了很多次都没有读下去。实在是没有那根mean bone,也完全get不到把别人想的那么复杂究竟有何乐趣,究竟是别人复杂,还是透过别人那扇镜子看到的其实是自己?如果真是自己愚钝,那我倒是要感谢神让我能活得如此简单。

sweetgrey 发表于 5/2/2017 11:10:46 PM

如果真是自己愚钝,那我倒是要感谢神让我能活得如此简单。                                        
TOP
0
1
10#

琼瑶这事,跟钱这里说的还是有不同的。这里说的是祭文,历史上文人辞客擅长/喜欢写祭文的的确很多,写“十年生死两茫茫”的苏东坡,不管后人如何揣测他的心意,不可否认他写的很感人。
TOP
1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