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点击关闭鉴定图章

【又文艺又八卦之澄心如画】他凭什么让齐白石和李香兰青眼相加?

号外号外!在微信中搜索“澄心如画”就可以关注了!抱歉华人上排版有些乱,公众号中好看很多哦!


开始今天的正文


When an artist stops being a child, he stops being an artist.

-Isamu Noguchi


知道Isamu Noguchi(野口勇,1904-1988)的设计师身份要远远早于他的雕塑家身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无可救药地爱上Mid-Century Modern (MCM)风格的设计(这里跟我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肯定不少),野口勇当然是其中响当当的一个名字。他在1947年为Herman Miller公司设计的Noguchi Table是工业设计史上永远的经典。




Noguchi Table是工业设计史上永远的经典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

    最后编辑澄心如画 最后编辑于 2017-09-13 12:45:01
    转发
    TOP
    0
    0
    2#

    先提一句Herman Miller公司。他家是美国MCM的业界先驱,在四、五十年代生产了太多经典家具,比如Marshmallow Sofa和Eames Lounge Chair,更牛的是,现代公司摒弃独立办公室而使用隔间(cubicle)就是他家的创举,被一直沿用至今。


    布鲁塞尔地标建筑原子球里供游人休息的Marshmallow Sofa

    TOP
    0
    0
    3#

    他们看上了野口勇为MOMA创始人Anson Goodyear(别惊!就是满大街卖轮胎的Goodyear)设计的茶几,被它优美的造型和流畅的线条折服,恳请他以此为蓝本重新设计一款用于投放大众市场,于是就有了今天山寨遍天下的Noguchi Table(我这种骨灰级粉当然也毫不犹豫入了一个)。1947年Herman Miller在图录中称它为“实用的雕塑”,诚哉斯言。野口勇的这款茶几凸显了他雕塑中最经典的元素:简洁有力。


    The White Gunas,中文译作“三体”最贴切

    上期安利的Norton Simon Museum现代厅正中就树立着野口勇的经典雕塑The White Gunas。Guna是印度教的三相神,“梵天-毗湿奴-湿婆”三位一体,掌管宇宙间众生从生长到寂灭。野口勇把五片白色的大理石打磨得没有一点棱角,并连接成一个整体,让人想起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开篇写下的全书纲领: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最后编辑澄心如画 最后编辑于 2017-09-13 12:30:37
    TOP
    0
    0
    4#



    本文男主在工作室,大师目光深邃,脸上的线条犹如浙派的斧劈皴

    大师的人生往往是传奇的,但野口勇这样传奇的也是少见。他是日本诗人野口米次郎在美国混的时候跟美国女作家Léonie Gilmour的私生子。咱们的鲁迅先生在日本留学还跟这个米次郎有所过从。在他妈还没发现怀孕时,日俄战争爆发,他爸就离开美国回日本去了。当他爸得知儿子的出生后就邀请他们母子去日本,当他们到达横滨时却发现他爸已经跟其他女人结了婚。基本上,他爸除了给他取了个日本名字“野口勇”以外在他的人生中没出现过。
    TOP
    0
    0
    5#



    2010年好莱坞给他妈拍的电影,
    一个人要有多传奇好莱坞才会拿来拍传记

    于是,他和他妈在日本颠沛流离十几年,中间他妈还跟不知道谁生了个女儿Ailes Gilmour,这个女儿后来还成了美国现代舞的先驱。这个单亲妈妈太牛,她如果出育儿书,我一定会买一本来看。可惜他妈在60岁时就去世了,没能看到他成名。不过阿勇能成有后来的成就跟他妈从小的训练不无关系。他们因为穷,没钱买房子租房子,只好用简单的材料徒手造了一个家。这个家虽然简陋,但无疑给阿勇的内心埋下了手作的种子。
    TOP
    0
    0
    6#



    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野口勇设计的“和平花园”

    他妈很早就发现他有艺术天分,但她没有把阿勇送去上美术班(没钱),而是把打理花园的重任交给了他。殊不知这正是最好的艺术启蒙课。园林作为一种空间综合艺术,包罗万象,是人类审美的无尽藏。想要塑造孩子高雅的审美趣味,多带孩子去园林里走走吧!在阿勇十几岁时,他妈又送他去跟当地的日本木匠当学徒。正是这段经历,野口勇得以深入体验日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并恪守一生。
    TOP
    0
    0
    7#



    大都会永久陈列的野口勇雕塑“清泉石上流”(Water Stone)

    野口勇玩雕塑的起点极高,他高中毕业后跟的第一个老师就是Gutzon Borglum大师。大师的名字不熟没关系,大师的作品你一定熟。Mt. Rushmore! 对的,就是那座刻着美国最重要的四个总统大头的山。


    南达科塔州的总统山就是野口勇启蒙老师的大作
    TOP
    0
    0
    8#

    1926年,野口勇拿到古根汉奖学金去巴黎接受雕塑训练,年轻人当然赶潮流,一开始玩抽象雕塑玩得不亦乐乎,结果好不容易在纽约开了个展,却一件都卖不出去。他倒很识时务,调转车头改塑人像,马上接到很多土豪的订单,没几年就攒够了旅费。攒旅费要去哪儿?去亚洲啊!他精神的家园。本打算先去日本,但接到他爸的消息叫他别去,他一气之下去了北京,然后整个审美观都改变了。因为他遇到了齐白石。


    野口勇水墨人像作品,角上的印是齐白石刻的,现藏纽约野口勇美术馆(The Noguchi Museum)



    1930-31年他在北京待了六个月,虽未正式拜师,但跟随齐白石学画,视齐白石为人生导师。齐白石也对他一见如故,引为忘年交。纽约某华人日报称:“齐白石轻轻一点,野口勇顿悟一世。”虽有夸大其词的嫌疑,但从野口勇的作品来看,齐白石对他影响至深。齐白石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追求“笔愈简而神愈全”的境界,无论绘画、雕塑、设计,野口勇终身奉行着这一信条。
    TOP
    0
    0
    9#



    与周璇齐名的歌后李香兰


    野口勇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老婆:李香兰(山口淑子)。也许你不清楚李香兰是何许人,但你一定听过《夜来香》吧?原唱就是李香兰。1951年他们结婚时,李香兰正以Shirley Yamaguchi的名字在好莱坞和百老汇崭露头角。我猜野口勇一定也被《夜来香》麻酥了骨头。可惜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五年,之后野口勇终身没有再婚,但他后来跟墨西哥最出名最传奇最有style的女画家Frida Kahlo有一段短暂但激情迸发的恋情(以后写Kahlo的时候再详细写,我真是太八卦了)。



    墨西哥最出名最传奇最有style的女画家Frida Kahlo

    TOP
    0
    0
    10#

    宜家的纸质灯具以它优美的造型、朦胧的照明、便携的设计、低廉的价格风靡世界,可小伙伴们是否知道,它是野口勇的名作Akari灯的山寨版!1950年代,野口勇受到名古屋北部岐阜市传统纸灯制作的启发,决定对它进行现代改良。野口勇称他的作品是“诗意的、短暂的、充满不确定性的”。这些灯具是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抽象的几何线条在柔和的暖光中将每一个面勾勒得清晰明了,毫不拖泥带水,它不单是灯,更是光影雕塑。


    野口勇和Akari灯们,左边墙上挂着齐白石的画

    桑树树皮和竹纤维造出的绵纸色白而韧,在任何空间里和谐度和融入度都极高,正好体现了野口勇“艺术作品应该跟环境浑然一体”的理念。命名为Akari也颇有深意。Akari在日语中意为“光”,特指月光、烛光等柔和的光,跟作品的气质非常搭调。所以大家千万别小看宜家20美刀的纸质灯具,它凝聚着大师的智慧,在1950年代犹如一阵清风吹入MCM设计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仍然让世人心折。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