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原创艺文]

1#

《山麓街纪事》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张老师一口气跑上了初中楼的三层,连气都顾不上喘,就往教研室的方向冲了过去。教研室里空无一人,而年级组长雷老师的桌面像往常一样,堆满了各个班收上来的作业本,考试卷子和历届学生送的纪念品。张老师环顾着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教研室,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疏离感。走廊里学生喧哗打闹的声音令他的脑袋轰轰作响,可他的身体却好像在逐渐从这熟悉的喧嚣中剥离出来。他的眼睛开始发酸了- 教研室的墙壁新粉刷过吗?为什么白的这么刺眼?

            “张老师,张老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而降。他打了一个激灵,发现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姜建国正朝他走过来。

            “张老师,不是我说,你们班这个许思正,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哎,就刚才,下了课间操那么一小会儿时间,小兔崽子跑到学校后门那,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我走过去一看,外边一骑摩托车的社会青年给他从栅栏里偷摸着递了一大塑料袋。我给他来了个一声棒喝,让他原地给我站住。没想到小子撒腿就跑!嘿你说这给我气的哟,哎我说,你回头赶紧到班里看看去,看这小子一天到晚在搞什么鬼!”

            “哎,哎,姜老师,您费心了。”张老师心不在焉地勉强支吾了两句。要放在平时,他非得立马冲进班里,揪着许思正的衣领把他拎出来批评一顿不可。但他现在是自身难保,年级组长雷老师又不见了踪影,哪里还顾得上替别人教育孩子。

              上课预备铃响了,他回过神来,从桌子上抽出一本教案,往教室走去。走廊里拉拉扯扯,嬉笑打闹的学生们丝毫没有回教室的意思 这种嘈杂和调皮无疑是令人心烦的,但又好像是一股暖流一样,紧紧地包裹着他,让他真切地意识到本体的存在。他刚一走入教室,鼻腔里马上涌入了饭菜的香气。想到同事的话,张老师立马朝许思正看了过去。只见许思正头埋在位斗里,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他的同桌看见张老师,马上用胳膊肘碰了过去。许思正一抬头,赶忙就把手里的东西往位斗里面塞,说时迟那时快,张老师一个健步冲过去,把同桌扯到过道里,一把就掀翻了许思正的桌子。嘭的一声,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纷纷侧目,只见位斗里咕噜噜地滚出好几十个白白胖胖的大肉包子来 这是全班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原来,每天课间操后的两节课,其实是大家最为饥饿难耐的时光。初二六班,既不是第一批开饭的毕业班,也不是实验班,  轮到他们开饭的时候,往往已经快一点钟了,食堂里剩下的,也基本是一些味如嚼蜡的残羹冷饭。因此,许多学生都会想方设法地在吃一些零食垫垫肚子。刚一进校的时候,大家都会哄抢学校小卖部里的烤肠和干脆面。没想到,后来小卖部被一个学校领导的小姨子承包了,为了降低成本提高利润,烤肠不做了,进了一些山寨的小作坊零食,让广大学子们叫苦不堪。虽说买的人倒也还不少,但大家基本是一边吃,一边骂学校领导和小姨子的黑心。许思正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头脑却很活络。他从小在天宁市南城的化工厂家属院长大,结交了一票和他志趣相投的朋友。化工厂家属院拆迁后,他的许多朋友家里一夜发了点财,不少人就做起了小本生意,在天宁市及周边的各大学校附近开起了饭店,KTV和复印店,瞅准了学生群体。开着摩托给许思正送包子的,就是他开饭馆的发小之一。 每天,许思正会在下课间操的时候从学校后门接过一兜子新鲜出炉的热包子或者鸡蛋灌饼, 熟练地讲校服拉链拉开,把塑料袋藏在校服里,从教学楼的消防楼梯一口气跑上去。在接下来的一节课里,许思正会趁老师背过去写板书的时候借助同桌的帮助飞速把一个个包子,一张张灌饼传递到难兄难弟们的位斗里。许思正为人大方,有时候兄弟们差个一两块钱的,也不计较。别的班的人眼馋六班的热包子,也打起了这个生意的主意。可是,学校后门的保安可是毫不留情,许思正的包子能递过来,其他人的就不行,只能眼红。原来,许思正的发小每个月都会给学校的保安队长进贡一条软蓝芙蓉王,逢年过节的还会塞个红包,当然能芝麻开门。

张老师盯着地面上的大肉包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许思正,你,给我出去站着去! 学校三令五申了多少次,不许带校外食品进校,像什么样子!”许思正嬉皮笑脸的,转身就从教室的后门出去了。张老师大喝一声:“你给我回来!让你站出去是让你撒野吗?把笔记本拿着,教室后面站着去,老老实实给我听课!”许思正在书包里翻了半天,就是找不出来笔记本。班长赶忙从自己的本子上撕下一页纸,递给了他,用眼神示意他快点从张老师的视线里消失。许思正笑嘻嘻地接了纸过去,弯腰给班长行了个滑稽的脱帽礼,差点没把张老师活活气死。

我们班有些同学,真是不知廉耻!你耽误了大家一个人五分钟的时间,全班四十六个人,就是二百三十分钟 的时间,将近四个小时。请问,你怎么去弥补大家失去的时间?这种同学,来上学的意义何在?家长花时间,精力,给你交学杂费……” 学杂费,学杂费,儿子张晓宇的学杂费没有着落了!张老师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脑袋里的思绪开始疯狂地张牙舞爪。他感到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只剩下他口干舌燥地站在讲台上。雷老师,王姐,都不见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也化为了泡影。怎么办,怎么办,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戏弄人!不知过了多久,张老师回过了神,看着台下同学小心翼翼的样子,草草地接着刚才的话说了几句。

“家长们给你们交了学费,把你送到中学里学习,就是希望你能考上高中,将来上大学,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你倒好,不光辜负自己家长的一片苦心,还要祸害其他同学,于心何在!许思正,你下课后到我办公室里来!其他的同学,打开一日一练昨天作业的C组题,我们挑几道难题讲解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回到办公室,张老师才发现自己早已是一身冷汗。他刚从西装裤里掏出了几张餐巾纸,打算抹抹头上脸上的汗,就看到许思正好死不死的趿拉着脚上的板鞋进来了。他看着许思正漫不经心的表情,不禁感到了一种荒唐和徒劳。

“你回去把课本上关于二元一次方程的题都做一遍,明天交给我。还有,让你家长有空过来一趟。

张老师,我家长在外地做生意呢,家里没人。“

             “家里没人?那你跟谁一起住?你爷爷奶奶?让他们抽时间过来。“

            “我爷爷奶奶早就没了,我自己一个人住。“

             他虽然怀疑许思正在扯谎,但却无心纠缠下去,只好训斥了两句,放他回去了。许思正转身刚一出去,同事姜建国就把办公椅转了转,凑了过来。

            ”哎老张,你听说没有,雷老师请了一个月的假。

            “请假?请什么假?那他带的学生怎么办?我们年级的政治课还上不上了?学生马上要会考了。“

            “那你是不知道,我听说啊,” 姜建国向四周瞄了瞄,压低了声音,耳语道: “老雷他老婆,就上次开教师联欢会咱们见过那个,好像姓李还是姓王,是个搞传销的!听说这两天不少人报案,上边有人查呢,他老婆都跑回娘家去了!这姓雷的怕别人到单位来搞他,早就躲起来了。还真是骗子不如傻子多,听说这一把就弄了好几百万!反正学校也怕惹出一身骚来,巴不得他赶紧回家待着呢。要我说啊,最好辞职,省的给我们三中抹黑!“

            张老师一听‘辞职, 躲起来了这样的字眼,就好像登时被人下入了油锅一般。

辞职?那怎么能行!那怎么能行?他的声音竟带了些哭腔了。看着姜建国好事的嘴脸,他连忙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辞职,他辞职了孩子们怎么办?政治课,政治课还是蛮重要的!你说他老婆跑回娘家去了,你可知道她是哪里人?

            “听说他老婆娘家离这儿还挺近,好像就在清水县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不过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怎么,你还认识他老婆?”

            “嗐,这我哪儿认识,不是闲问嘛。我家有个亲戚,听说也被人骗了,就是打听打听是不是一个地方的。他连忙解释起来,生怕被人看穿了他就是那上当受骗的傻子之一。

张老师心不在焉地上了一天的课,进了家里的单元楼楼道,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四处环顾了一圈,发现许淑琴还没到家,不禁松了一口气。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乱码一样的号码,他摁下了接听键,儿子张晓宇“喂,喂”了两声,又挂断了。不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老爸!你下班了没?我们昨天第一天开学,晚上又和同学在图书馆学习,现在刚回宿舍,想着给你打个电话。你和妈妈都好吗?妈妈到家了吗?

喂,儿子啊,你妈还没回来呢,估计在菜市场买菜呢。我们都挺好的。你那边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一天要睡够八个小时,才能集中精力,上课聚精会神地听讲。刚开学,认识了几个新同学?都是中国人吗?你也要多跟美国人交朋友,这样才能练习英语。别操心我们,出去了就好好学习,听见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老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 GPA 4.0!那这样,等周末再给你们打电话。对了,学校下个月住宿费的账单发在我邮件了,回头转发给你,别忘了给我交啊!“

               ”住宿费?不是第一个月的才和学费一起交过去吗?怎么这么快又要交费了?你把邮件转发给我,我仔细看看,回头下周让你妈给你打过去。你专心学习,啊?有什么不懂的,多问问老师。你们那老师都是正规大学教授吗?讲课你能不能听懂哇? “

            张晓宇听着这熟悉而亲切的唠叨,透过宿舍窗户外看着银盘一般的月亮和静谧的星河, 心中生出别一番的滋味。虽然,大学的第一天充满了劳累与困惑 教微积分的老师一上来就在黑板上抄课本上的公式,一节课只说了三句话。英语语言课的老师是个口音独特的印度裔老师,而物理课最令人胆战心惊,一上来就发了张卷子进行摸底考试 他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这里是美国,从此,他和天宁市的距离,是长长的跨越了太平洋的一万三千零五百四十公里,也是短短的一根电话线;是被憧憬坠得沉甸甸鼓囊囊的万重重山川河流,亦是难以言喻,无法度量的乡愁与愁思。
转发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