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中医老许

老许,有一年多没见他了,这是好事,说明我没病。



说起来本猪打小就是吃中药的,感冒发烧什么的两付药下去就好。后来到了加拿大,就没怎么看中医。在蒙特利尔的时候,有一次我老婆脸受风了,嘴角抽搐不止,去看西医,丫说需要打封闭,不能根治。于是我们上网找中医针灸的广告,巧了,有一个女中医,居然是长春中医学院的,跟孩子团聚移民,就住在蒙城,我老婆去针灸了几次,脸就好了,于是她对中医建立起信心。



我老婆可能是水土不服,来加拿大之后肠胃很不好。我们搬家到多伦多之后症状更严重了,西医看了很多次,各种检查,包括什么核辐射检查都做了,查不出来病因。于是我们说试一下中医吧。我老婆的一个朋友推荐了老许,见他前我还上网搜了一下,这厮还真是北京中医中药大学的教授来着,看评论学生们很喜欢他,对他移民了感到可惜。



第一次见老许,他在三九医药坐诊,就是天朝的那个三九,在多伦多开了个分部。望、闻、问、切之后,老许给我老婆开了四付药,让吃着看,吃完之后他在适当的调整药方。话说这才是真的懂中医的人,对同一种病,没有一个药方适用于所有的患者。老许的药方有一个特点,熬出来的药不难喝,当然谈不上好喝。据他说,在天朝的时候,他是给海里的老干部们开药的,太苦了不成啊。



前后调了45 次药方,最后固定下来,我老婆吃了一阵中药后肠胃得到极大改善,而且脸色特别好,应该是被中药条理的。后来老许换了几次出诊的地方,直到自己开了家诊所。



跟他混熟了,发现他是个没正经的主,荤的素的逮啥说啥,见到我和我老婆去他那里,就说你们还没离呢?小猪在外边没闲着,顶不住都是在许哥这里拿药。一次我老婆偏头疼,去他那里针灸,几针下去他说:“一看就是党员啊,痛感低,尼玛要是被抓到渣滓洞,竹签子钉进去都不当一回事情。”



就象我佩服老许的医术一样,老许特别仰慕本猪的渊博,一次我去他诊所针灸,看见一对同志爱人,去他那里开中药条理皮肤。老许说这尼玛都乱套了,早年在天朝是要按流氓罪论处的。我说现在跨性别,跨种族都不是个事儿,跨物种都有,老许说是呀,尼玛植物都参与啊。



老许曾经去日本留学,差一点娶了个日本老婆,气的他爹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汉奸本质,常在我面前称赞大日本帝国,这一点让我很不齿。另外,丫居然是自由党的铁粉,于是我更不齿。所以他对我而言算不上朋友,只是熟人。
转发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