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1#

第二十九章
当刘风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一间病房的床上。他眯着眼睛很久才适应了房间里刺眼的灯光,随后费力的扭头打量起四周的环境。他惊讶的看到在病房门口的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位全副武装的皇家骑警,冷冷的望着他。

刘风对骑警道:Hey,where am I now?Hospital?(嘿,我在哪里?医院吗?)
骑警并没有理他,只是按住挂在肩头的对讲机的按钮轻声说了几句话。
刘风闭上了眼睛,努力回忆着过去发生的一切,然后又睁开了眼睛看着骑警,心里充满了迷惑。混乱的思维让他变得烦躁不安起来,他又冲骑警大声说道: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here?(这他妈的是哪里?)

病房的门开了。Stanley走了进来。他冲坐在门口的骑警摆了摆手,那骑警起身离开了病房。Stanley走到刘风身旁,静静的注视着他,一言不发。刘风盯着他道:Who are you?(你是谁?)

Stanley依旧不说话,只是微笑着低头看着他。

刘风感觉到对方似乎是在对他进行心理战,便不再说话,只是回瞪着Stanley,和他进行着眼神的交锋。

就这样僵持了有十分钟。

Stanley终于开口说道:My name is Stanley.And you are Feng Liu.Right?(我叫斯坦利。你是刘风,对吗?)
刘风冷冷一笑。并不回答。
Stanley看着他继续说道:You are the one who caused all of this big mess in our country,right?(你就是这个在我们国家引起这场大混乱的人,对吧?)
刘风的眉毛立了起来道: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Are you crazy?(你在说什么?你疯了?)
Stanley笑了,并没有接他的话茬道:You are in a big trouble ,son.(你现在有很大的麻烦,年轻人。)
刘风有点激动的说道:What do you want from me?(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Stanley摆了摆手道:No,no.I do not want anything from you.On the contrary,I am here to help you.(不,不,我并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正相反,我是来帮助你的。)
刘风道:Oh ,really?(哦,是吗?)
Stanley继续说道:We got all of the proof.The guns you used to kill people.The witness who saw you did so.We got everything that can put you in the jail for ever.(我们有所有的证据。你用来杀人的枪。还有看到你杀人的目击者。我们手头的所有证据可以把在牢里关到死。)
刘风瞪着他道:You know the truth,right?I am not the culprit.The mercenries did everything.(你知道事实真相,对吧。我不是罪魁祸首,那都是雇佣兵干的。)
Stanley微笑着道:I do not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As I said,all the proof that I got has put you on the front.(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正如我所说的,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你。)
刘风深吸了一口气道:So what do you want from me?(那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Stanley道:I do not want anything from you.I just want to try my best to help you.(我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只是想尽力帮助你。)
刘风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Don’t waste your time. You can make it directly.(别再浪费你的时间了。你可以直接点。)
Stanley道:Alright.We can make a deal.If you admit everything in the court ,I can let the judge sentence you to only 20 years imprisonment instead of life improsonment without parole.And if you are lucky enough ,you even won’t have to stay in the jail for all of your prison term.(好吧。咱们可以达成一个协议。如果你在法庭上承认所有的一切,我可以让法官只判决你20年徒刑,而不是不得保释的终身监禁。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甚至不用在监狱里度过所有的刑期。)

刘风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笑的太用力,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疼的他一咧嘴,刚想伸手去捂住伤口,但是手腕却被栓在床边栏杆上的手铐给拽住了。他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后,又睁开了眼睛,看着Stanley道:To be honest,I do not care how many years that I could stay in the fucking jail.And I won’t admit anything that I did not do for any reason.You’d better try to find a better bait.(坦白的说,我不在乎会在他妈的监狱里坐多少年牢。而且我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去承认我没做过的任何事。你最好再找一个更好的诱饵。)

说完,他努力憋住笑声,以防再次牵动伤口,满脸嘲讽的看着Stanley。

Stanley的脸色阴沉下来。刘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在他的职业生涯里,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在他过往的经历中,任何一个人都是有软肋的,名誉、权力、金钱、女色、家人或者自由,这些都可以成为他最有力的武器攻破对方的铜墙铁壁,然而这些现在似乎都无法用到刘风身上。

Stanley停了停道:I think you need to have a rest now.Please think about it seriously and I will come back later and then we can have a good talk again.(我觉得你现在需要休息一下。请认真思考一下,过后我会再来和你好好谈一谈的。)

说完,他转身快步走出了病房。
TOP
0
0
22#

第三十章
Stanley回到他的办公室里,重重的坐到黑皮椅上,从办公桌上的一个木盒里拿出一根雪茄,用雪茄钳剪掉尾部的包烟皮,划着了一根长条火柴点燃了雪茄,狠狠的吸了两口后,吐出了一股灰白色的烟雾。他靠到椅子背上,仰头注视着冉冉升起的烟雾,眉头皱到了一起。随后他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档案袋,抽出厚厚的一叠资料翻看起来。

资料的第一页是刘风的标准证件照,一头桀骜不驯的短发和微微上翘的嘴角露出的那一丝笑意让Stanley总是想起病床上刘风曾经对他流露出的嘲讽的神情。他恨恨的继续翻动着资料,仔细阅读并认真的思考着。资料全部看完后,他也没有想出任何头绪该如何对付这个已经躺在病床上完全处于他的掌控之中的看似瘦弱的华人。

Stanley把手里的资料扔到了办公桌上,又拉开一个抽屉按下里面的按钮调出了隐藏在墙后的大幅液晶显示屏,播放起在Cathy家录下的Cathy和刘风亲热的视频来。看着画面中的Cathy,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吸了一口手里的雪茄,吐出一团烟雾后,闭上了眼睛慢慢品味起雪茄的香味。

在病房里,Cathy正给刚刚醒来的丈夫喂着水。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她放下手里的水杯,走过去打开了病房的门。

Stanley微笑着站在门外看着她道:I heard your husband just came around.I am here to find out if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I can do for him.Can I come in?(我听说你的丈夫刚刚醒过来。我来看看有什么我可以为他做的。我能进来吗?)

Cathy没有说话,低头侧身站到门旁,把Stanley让进了病房。

Stanley走到了病床前,依旧微笑着道:Hi,Sir Jiapeng.I am glad to see you come around.Your wife and me have been very concerned about you.It looks everything is going on very well now.(你好,家朋爵士。我很高兴看到你苏醒过来。你的妻子和我都非常担心你。看上去一切都还不错。)
Jiapeng躺在床上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Thank you,Stanley.My wife already told me about everything.I really appreciate it.(谢谢你,斯坦利。我妻子已经告诉了我一切。我很感激。)
Stanley摆了摆手道:You are very welcome.If you need anything ,please let me know without hesitation.And now ,can I borrow your wife for a while.I need to have a short talk with her.(不要客气。如果你需要任何东西,请马上让我知道。现在,我能借用你的妻子一会吗?我需要和她简单的聊两句。)
Jiapeng又点了下头道:Yes sure.(好的。)
Stanley冲他微微躬身道:Thank you.Sir Jiapeng.(谢谢你,家朋爵士。)
说完,他转身对身后的Cathy道:Please come with me.(请跟我来。)

Cathy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丈夫后,跟着Stanley走出了病房,来到了走廊里。

她低声对Stanley道:What do you want?(你想要什么?)
Stanley微笑着说道:I need you to do me another favor.(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Cathy道:What is it?(什么?)
Stanley道:Your old friend is here now.Please come with me first.(你的老朋友现在在这里。请先跟我来一下。)

说完,他领着Cathy走进了位于走廊中间的电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磁卡,启动了电梯。

过了几秒钟,电梯停了下来。Stanley带着Cathy走出电梯,来到了刘风的病房外。Stanley站到门前,冲Cathy轻轻招了招手,Cathy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也走到了门前,隔着门上的玻璃向病房里看去。当她认出了躺在病床上的刘风后,惊讶的用双手捂住了嘴,差一点喊出声来。

Cathy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差点撞到身后的Stanley。

她转身压低了声音愤怒的对Stanley说道:What did you do to him? What do you want?(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想要什么?)
Stanley伸手扶住了Cathy道: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I did nothing to him.I just saved him.(你在说什么呢?我对他什么都没做,我刚刚救了他的命。)
看着Cathy警惕的眼神,他继续道:Actually ,I tried to help him out of his trouble but he refused me.So I need your help now.I believe you are the only one that can convince him of accepting my advice.(事实上,我尝试着帮他摆脱他的麻烦,但是他拒绝了我。所以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相信你是唯一一个能说服他接受我的建议的人。)
Cathy道:What if I say no?(如果我说不呢?)
Stanley道:Honey,I do not believe so.You do not want to see him sentenced to life improsonment,do you? You know about him,right?(亲爱的,我不这么认为。你并不想看到他被判终身监禁,对吧?你是了解他的,是吧?)
Cathy有些吃惊,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Yes I know about him……(是的,我了解他。)

说话间,她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中。

刘风开着皮卡行驶在高速上,他不停的换着车道在车流中穿行,超过了一辆又一辆挡在他前面的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的Cathy的脸色有点发白,紧紧的抓住头顶车门上方的把手。

终于她忍不住了说道:你能开慢点吗?这样换来换去的多危险啊。
刘风不在意的说道:不是我想这样啊,是他们太慢了,挡在我前面烦死了。
Cathy道:那你就跟在他们后面呗,follow the trafic(跟随车流)嘛。
说话间,刘风又超过一辆丰田corola,他侧头看了看corola的司机,然后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像这种开的这么慢的不是老人就是女人。
继而他又回应Cathy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啊,我怎么会follow the trafic呢?我要走自己的路,我只会按照我自己的规矩做事。
Cathy的嘴撇了一下道:好吧,你就走自己的路吧。
刘风幽幽的说道:孤独如风,无影无形,聚气而生,乱花飞缨,游荡天地,随人品评,阅尽百态,懂我唯卿。风如果被约束起来,那还是风吗?

说着他看了Cathy一眼,嘴角却又露出一丝坏笑。Cathy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

“So you are willing to help me, right?”(那么,你会帮我的,对吧?)Stanley打断了她的回忆。
Cathy回过神来,看了Stanley一眼道:OK,I will try.(好吧,我试试。)
Stanley拍了拍她的胳膊,微笑着说道:I know you can make it, honey.(我就知道你行的,亲爱的。)

说着,他拉开了病房的门,把Cathy让了进去,又示意那个坐在门口的骑警离开了病房,然后在Cathy身后关上了门。
TOP
0
0
23#

第三十一章
躺在床上的刘风听到了关门声,转过头向门口望去。当他看到向他走来的居然是Cathy时,惊讶的张大了嘴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Cathy慢慢走到床前,没有说话,只是深情的注视着他。刘风也静静的看着Cathy。

沉默了一会,刘风说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Cathy轻声道:我也是。
刘风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是他惯有的坏笑,而是Cathy从来没见过的开心的笑。
刘风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Cathy道:这个不重要,以后再告诉你。
她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刘风看着Cathy问道:啥事?
Cathy低头又想了想,然后抬头盯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我怀孕了。
刘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睁圆了眼睛道:你说什么?
Cathy把双手轻轻按在自己的小腹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怀孕了。
刘风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后,深吸了一口气道:哦,恭喜你啊。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预产期……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却看到Cathy的眼圈红了起来,几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刘风愣住了。

Cathy直直的瞪着刘风,用更低的声音但是却很清晰的说道:孩子是你的。

刘风彻底懵了,傻傻的看着Cathy,脑子里成了一团乱麻。他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理清一下头绪。

不等他反应过来,Cathy接着说道:你不必为难。我是基督徒,是不能堕胎的。而且,这是一条生命。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只是,我不希望孩子生下来后没有父亲。
刘风试探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会和我在一起?
Cathy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道:你觉得呢?
刘风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不会离开你的老公的。当然,我是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他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这一切好像来的有点太快了,我现在有点晕,你给我几分钟清醒一下。
Cathy又说道:我先生没有生育能力。这是他们家族的秘密。
刘风又吃了一惊:那,你儿子是……
Cathy吸了一下鼻子道:是我们从国内领养的……

Cathy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肩膀轻微的颤动着,开始无声的抽泣。

刘风不敢再说话,他想去抱住Cathy,但是却因为被铐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Cathy哭泣。

过了许久,Cathy才平静下来,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看着眼前的地面继续说道:这件事是没有可能瞒过他和他的家族的。我不敢想象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我也不能让他成为他整个家族的笑柄和耻辱。所以,我打算尽快和他离婚。

“好啊!”刘风脱口而出,但是又马上闭上了嘴。
Cathy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很开心吗?
刘风一撇嘴,耸了一下肩没有说话。
Cathy叹了口气道:Stanley告诉我,如果你不接受他的建议的话,会被判终身监禁。刚才我说过,我不想孩子生下来后没有父亲。所以,我希望你能和他配合,照他说的做。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是为了孩子,也为了我,请你委屈自己一次,好吗?
说着,Cathy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刘风。
刘风怔怔的看着她,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他长出了一口气,艰难的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Cathy低着头走出了病房,Stanley歪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她轻微的点了点头道:He agreed.(他同意了)
Stanley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用双手轻轻拍了拍Cathy的肩头,满意的说道:Good work.(干的好。)
Cathy瞪着他道:You promise me,you won’t hurt him and help him out of any trouble.(你要保证,你不会伤害他,会帮他摆脱任何麻烦。)
Stanley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把右手举到胸前道:I promise you.(我向你保证。)
Cathy继续道:Furthermore,I do not want him meet my husband before we leave here.(而且,我不想让他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碰到我的丈夫。)
Stanley道:No problem.(没问题。)
说着,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张磁卡,举到Cathy眼前道:All of the elevators and exits are locked. Noboday can go anywhere in this building without this card.So do not worry ,honey.He can go nowhere but only in his room.(所有的电梯和安全出口都是锁住的。没有这张卡,没人能到这幢建筑的任何地方去。所以不用担心,亲爱的。他只能待在他的房间里。)
Cathy点头道:Good.(很好。)
Stanley又说道:How is going on with your husband?Did you talk to him yet?(你丈夫怎么样了?你有和他谈过吗?)
Cathy面无表情的说道:Not yet.He just came around.But I will talk to him soon.(还没有。他刚刚苏醒过来。但是我很快会和他谈的。)
Stanley笑了笑道:Ok ,just take your time,honey.I believe you can make it.(好的,不着急,亲爱的。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说完,他侧身让开通道,把Cathy带进了电梯,送回了她丈夫的病房。

从病房里出来后,Stanley迫不及待的又回到了刘风的病房,面带微笑的走到他床前。刘风斜眼看着他一言不发。

Stanley双手一摊道:Then we can make a deal now,right?(那么,我们现在可以达成一个协议了,对吧?)
刘风哼了一声,依旧不说话。
Stanley并不在意他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Alright.It is not so difficult.You do not need to say anything in the court.I just need you to confess yourself guilty and I will take care of the rest.But keep it in your mind,whatever you hear or see in the court,you’d better keep silent.(好吧。这并没有那么难。你不需要在法庭里说任何话。我只需要你认罪,然后我来处理剩下的事。但是请你记住,无论你在法庭里听到或者看到什么,你都最好保持沉默。)
刘风冷冷的说道:Or what?(否则呢?)
Stanley同样冷冷的说道:Or you will lose your freedom and your lover for ever.(否则你会永远失去你的自由和爱人。)
刘风逼视着他道:I do not care about my freedom.But if you dare touch her even with just one finger,you are a dead man.(我才不在乎我的自由。但是如果你敢碰她一根手指,你就死定了。)
Stanley耸了一下肩道:Well ,let’s see.But we got a deal ,do we?(好吧,咱们走着瞧吧。我们成交了,对吧?)
刘风道:I got only one conditon. (我只有一个条件。)
Stanley道:What is it?(什么?)
刘风慢慢的但是坚定的继续说道:I will undertake all the responsibility by myself.Do not bother my brothers.(我会承担所有的责任。不要找我兄弟们的麻烦。)
听了这话,Stanley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他,半响才说道:Alright.(好吧。)

走出病房的Stanley长出了一口气。转身隔着门上的玻璃又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刘风,自言自语道:What kind of human are you?(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TOP
0
0
24#

第三十二章
Stanley回到了他的办公室里。进门后,正看到黑衣人首领Boss仰面坐在他的黑皮椅上,双腿翘在办公桌上,悠然自得的抽着雪茄,他的眉头一皱,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Boss看到他进来,往空中吐了一口烟雾。歪头看着他道:Hey,Stanley.What is going on?(嘿,斯坦利,怎么样了?)
Stanley不紧不慢的说道:Eveything is going on very well as I planed.Your mission is completed.You guys can go home now.(一切都在按照我计划的进行着。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Boss把双腿从办公桌上挪下,惬意的伸了下懒腰道:Sounds good.(太好了。)
Stanley继续说道:Call all of your guys back to this city.I have arranged a plane to fly you guys to the naval port of Vancouver.There will be a submarine waiting there.And then ,you can enjoy your money back in your hometown.(把你的人全部召回到这个城市。我已经安排了一架飞机会把你们送到温哥华的军港。会有一艘潜艇等在那里。接下来,你们就可以回家享受你们的钱了。)

Boss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站了起来,并拢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举到额头向Stanley敬了个礼道:Yes Sir.(遵命,先生。)

说完,他绕过办公桌往门口走去,经过Stanley的身边时,他停住了脚步,说道:By the way,let me know when the balance of my money is deposited into my account in Swiss bank before we leave.(顺便说一下,在我离开之前让我知道我的钱的余款已经汇进了我的瑞士银行的账户里。)

在说到最后三个词的时候,他特意加重了语气。

Stanley微微一笑道:You bet.(没问题。)

Boss用手一指Stanley,眨了一下右眼,大步走出了办公室。看着他离去的背影,Stanley脸上的微笑渐渐变成了冷笑。

几乎在一夜之间,散布在加拿大各地的蒙面黑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场席卷了整个加拿大的混乱就像落基山的冬雪一样突然降临,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瞬间结束了。加拿大警方重新取得了城市治安的控制权,恢复了秩序。

两天后,一架加拿大空军的专机从落基山东麓的一处军用机场起飞,向西部飞去。当飞机经过落基山脉的上空时,在空中发生了爆炸,飞机变成了一团巨大的移动的火球并迅速解体,碎片散落到了绵延数百公里的落基山脉的深处。军方对此事展开了秘密的调查行动,但是因为无法搜寻到飞机残骸,无果而终。在军方的备忘录中只是做了简单的记录:2018年9月28日,一架空军C-17战略运输机在执行非战斗飞行任务时,因不明原因在落基山地区失踪。救援人员经过48小时的搜救活动后,没有找到任何飞机残骸与幸存的机上人员和尸体。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早晨,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白人男子来到了刘风的病房里,给他戴上了头套和手铐后,带他离开了病房。在电梯里,刘风感觉到他们是在一路上升的,他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时间,大约过了20秒,电梯才停稳。刘风被拽着胳膊领出了电梯,经过一段不长的走廊又穿过一道带锁的铁门后,来到了室内停车场里。三个人钻进了一辆停在那里的黑色SUV,离开了停车场。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SUV驶进了一处戒备森严的军用机场,直接开到了停在跑道上的一架小型飞机旁。三人登机后,飞机很快就滑行出了跑道,升到空中,迎着初升的太阳向东飞去。

当刘风的头套被摘下后,他已经身在一个只有4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里。房间没有窗户,对着房门的一侧墙上固定着一张单人床。床头有一个洗手盆,床尾有一个坐便器,天花板上的吸顶灯下还装有一个360度的高清摄像头。房间内没有任何棱角,所有的墙壁都覆盖了一层软塑胶。站在房间中央,刘风四下打量了一番,露出了一丝苦笑。他躺到了单人床上,看着低矮的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一天后,刘风被带进了法庭。当他走进法庭时,那里早已坐满了各色人等。检控官、陪审团、律师还有旁听的人们就像是一群观众在等待戏剧的主角出现一样等待着刘风的出现。唯一的区别就是迎接他的不是掌声,而是冷冰冰的甚或愤怒的眼神。

站到被告席上的刘风,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检控官面前桌子上的证物。他的VZ58步枪和CZ75手枪。看到那把手枪后,刘风愣住了,不自觉的转头向旁听席望去,努力在人群中搜寻着,但是并没有看到他熟悉的那张面孔。继而他又转回头死死盯着那把手枪,眼睛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在穿黑袍的法官步入法庭落座后,他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在接下来的法庭审理过程中,刘风完全没有在意人们在法庭上说的是什么,他满脑子都在想的就是他的CZ75手枪和Cathy,每当有提问需要他的回答时,他只是机械的应对着。直到在检控官的要求下,证人出庭时,刘风的注意力才被用轮椅推进法庭的证人所吸引过去,当他看清那人竟然就是先前在Costco里遇到的John时,脑子里嗡的一声,不禁感到一阵眩晕,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的心里感到一阵阵无法抑制的刺痛,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Cathy出卖了我?她和Stanley一起下套陷害我?为什么?为什么!
TOP
0
0
25#

尾声
经过一个多月的庭审后。刘风被陪审团一致裁定他的数项二级谋杀罪名成立。鉴于他与检控官在庭外达成的认罪协议,法庭判处他有期徒刑20年,3年内不得假释。加拿大的各大主流新闻媒体对社会公布:以刘风为首的华人枪会是这次加拿大社会动乱的始作俑者,对此次事件负主要责任,立即加以解散,所有成员在限定日期内向皇家骑警登记报到,在全国范围内对参与这场动乱的枪会骨干分子进行通缉。

随后,加拿大政府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调查组。针对这次席卷全国的大规模动乱展开了一系列调查工作。并于3个月后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备忘录。根据这份备忘录,国会内经过投票表决,通过了一系列的决议。由国家出资对在这次动乱中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的穆斯林社区进行赔偿。取缔了加拿大境内所有与枪械射击运动有关的合法社团。加拿大最大的民间枪会组织加拿大步枪协会花费巨资与联邦政府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在半年后还是被最高法院裁定败诉,不得不按照国会决议在规定期限内解散。

一年后,加拿大皇家骑警向国会提出一项关于枪支管理规定的修改草案,草案中把所有中央底火半自动枪械全部列为禁止级枪械,现有的bolt action,lever action和pump action步枪弹容量一律限制为2发并全部变为限制级枪械,需要进行登记。这项草案的提出,引起了加拿大全国境内合法枪民的强烈不满和各种抗议活动。加拿大国会仅仅经过一个月的讨论,就批准了这项修改草案,并于当年11月1日正式实施。由皇家骑警出面,以极低的价格从枪民手里赎买各种变成禁止级的枪械,并对于现有弹容量超过2发的限制级枪械重新进行登记,由枪主自己负担费用,到皇家骑警指定的枪匠处对弹匣进行改造。

又过了一年,在加拿大的全国大选中,现任执政党赢得大选,获得连任。选举结束后,执政党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了一系列新政,其中包括在已有的难民政策的基础上,把每个月无需审批即可进入加拿大境内的难民数量比以往增加一倍,在全国各地由政府投资兴建清真寺,在所有公立与私立学校内推行阿拉伯语和沙利亚法教育,把M103动议升级为法律,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任何反对伊斯兰教的行为和语言都被视为种族和宗教歧视,对当事人追究刑事责任。

在执政党的第二届任期的第三年,由现任总理提出并经过总督批准,召开了立宪会议,对1982年加拿大宪法进行了修改,增加了把阿拉伯语列为加拿大第三种官方语言,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沙利亚法等条款。

加拿大社会从此步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