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灌水灌水]

1#

【没有summary,长文慎入】关于护肤理念,转载一篇文章,作者Rox

其实原文的排版更好:https://www.douban.com/note/551134825/  【注:链接对应的豆瓣账户好像不是Rox本人,所以这个链接应该也是转载的】



情怀那些事(1)

当比利时人Julien Kaibeck在Facebook与法国电视台上宣传他的Slow cosmétique(慢美容)理念大获得成功后,很多欧洲人又进一步的放弃了去高大上的商场与香水店买保养品,转向有机,转向天然,转向后工业时代对慢生活的无限向往。这些人到底在玩什么?在现代科学乳齿发达的国家为什么会有人相信这些我们一定会定义为“不科学”的东西?可能只有当代的中国(包括英国和美国)才会为这些事争辩,欧洲大陆的人已经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洗劫后,学会了有各玩各的,争吵什么呢?硝烟过后生活还要继续不是?谁又真的赢过了谁?
欧洲是现代有机保养理念的发源地,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一套有机的理念,发展到后来有了很多不同的有机认证,欧盟相关机构正准备合并这些不同的有机认证,统一为Cosmetics Organic and Natural,于2015年7月发布了2.6版本的标准文档。
这些有机的理念融合了欧洲传统的药草学,精油芳疗,顺式疗法和自然疗法理念,深入了解起来其它包括的东西很多,如果对欧洲传统的历史文化没有了解,一定会觉得这些东西就是胡说八道,但是很多欧洲人如同很多中国人一样捍卫自己传统文化中的一块,用他们的观点——只有英国文化影响的“所谓”现代科学国家(主要指美国,澳大利亚等)才和我们宣扬的理念相抵触,我认识德国玩有机的几位朋友更给了英国人一个爱称——那群住在岛上的猴子们(意为未开化且冷漠),而法国人看不起全世界是出了名的。
与这一切温暖情怀相抵触的正是现代皮肤科医学——很多玩精油芳疗与自然疗法的法国人认为是英国人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了所谓现代临床证明一说,后来被美国人扩大并确立为现代皮肤科医学的标准,而这一套体系确实旗帜鲜明的反对“有机”、“天然”,因为很多产品通不过临床测试或没有统计学意义的数据。但对于某些法国人来说,使用精油药草不论是调理还是治病是药剂师与医生的工作,可以得到很好的结果,并不是美国那些医生所一意关注的临床数据与循证,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象东方的中国传统中医学中药学和印度的阿育吠陀?
法国人坚定的支持自己传统的药草精油学,比如Yonka、Darphin、Decleor、Pranarom、Rene Furterer、Nuxe等使用精油药草的法国品牌,创始人真的是皮肤科医生与药剂师。有段时间我很喜欢Yonka的产品,但是我发现它使用各种精油,就很奇怪精油不是很多医生反对的吗?难道法国的受过现代医学教育的医生不知道,为此我找到了Yonka品牌在中国的负责人,她把我的问题转告了Yonka的法国总部,得到的答复是,精油药草是法国医药学体系认同的,同样法国也认可如理肤泉、雅漾、贝德玛这种非常现代理念中“医生与临床”数据支持的产品,它们至今在法国保持着并行,就像中国医院的中医科室与西医科室一样,各有各的理念与消费者。
后来我有机会去了法国的一个有机种植园,这里供应欧洲很多品牌使用的精油与药草,我询问了相关研发人员与专家,确实他们都是职业医生与药剂师,毕业于法国、美国或瑞士的专业医学院,并不是所谓的有机创业玩家或极端自然主义者,和他们聊起现代基于临床的病理性治疗等,他们知道的远比我多(废话),而同时——这群人发自内心的相信自然疗法会带给皮肤更多改善,特别是湿疹,牛皮癣等现代医学上病理不明的皮肤问题,他们反对使用激素药膏,我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些观点持支持态度。
这次拜访让我开始倾向性使用更多有机产品、精油、酊剂、药草膏等,并非我相信什么或不相信什么,事实上对于我这个人来说,传统的现代的东方的西方的——我都很难相信什么,只是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而已,或最终,我选择性的把一些关于保养的观点全部融入自己的理念中。
最后编辑graceshuaizhang 最后编辑于 2018-06-12 11:53:58
转发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2#

情怀那些事(2)
在科西嘉岛上,有一个有机蜡菊(永久花)种植基地,出产据说是最好的蜡菊精油,每年最多只有10几公斤,成为众多精油玩家梦寐以求的精油极品。北京有一所芳疗培训机构曾经带着它们的学员拜访了这个有机种植园,现场拍摄了很多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显示了蜡菊种植田被围成一个圆形,我很好奇便向她们询问为什么?答案是这样摆放才能达到最好的有机动力种植效果,开出最好的蜡菊。不仅是蜡菊,火炬莲这种花也要种在一定特殊海拨高度,才能得到最好的火炬莲花蜜。
后来我研究了德国,奥地利,瑞士和英国一些有机品牌最深层的理念,所有这些对天然有机植萃精油发自内心的膜拜,都是由种植开始的,这其中以Weleda最具代表。
我对Weleda的产品有种极特殊的情结,如果我开启看成分表模式,它几乎没有一样产品我会选择,但这几年我几乎用遍了Weleda所有的产品,今年去德国我还大买特买了新出的甜扁桃仁油手霜与鸢尾精华面霜,其它包括口腔护理,头发护发,身体护理产品等,临走之前我专门从德国寄了一箱子Weleda的产品到我家里,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想这样买难道不是真爱?说不清它有什么吸引我的地方,但是一直用下来没有挑出不好。我妹妹的两个孩子也是全套使用Weleda的产品,她自己几年对比下来,觉得比我以前推荐给她那些经过皮肤科医生测试的产品要好的多,事实上她现在是这类有机产品的狂热粉丝。
Weleda在巴登-符腾堡州有一个有机种植园,巴登-符腾堡州首府斯图加特,我在德国工作时必须去的地方,斯图加特的朋友知道我很喜欢研究这些,本来说带我去Weleda的种植园,但因为时间没安排好改去了一家同样种植药草植物的修道院,Weleda的种植园只是路过了一下,远远的看到金盏花,洋甘菊等,以及各种我叫不出来的药草。朋友告诉我Weleda的种植园中灌溉系统会收集天然雨水,然后灌溉种植园,还养殖蜂群传播花粉,一切都尽可能的按自然规律去生长繁殖,绝不用农药与现代机器,花朵与药草的采摘都是纯手工的,以求在工业农业都现代化的国度中开辟一块接近原始农耕的乐土,这情杯的一部分就是反过度工业化与现代化,当代中国人肯定不能理解,战后两代的德国人(或者说全欧洲)在工业与经济再度振兴,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之后,对保护自己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更加在意。
这样追求种植与采摘也与植萃和精油活性物组成有关,同样一种精油、纯露或从植物中提取的某种活性物,不同地区出产的植物会略有不同。我曾经看过日本一个测试,分析了世界不同地区出产的玫瑰纯露,其中只有一款保加利亚的Enio Bonchev玫瑰纯露中所含玫瑰精油的浓度最高,最为芳香馥郁,成为很多玩家心头之好,有个玩芳疗的朋友送给过我一小瓶昂贵的玫瑰原精,虽然我不喜欢玫瑰香味,但只要带着这小瓶玫瑰原精走过,散发出的香味便可绕梁三日,我也确实没有再遇到过比这个更加香醇的玫瑰原精了。为了获得不同地区出产的不同原料,欧洲人开始了海外种植,Tautropfen在伊朗拥有一块高山种植园,专门种植自己专属的大马士革玫瑰,Pranarom在马达加斯加拥有一个种植园,提取自己专用的黑胡椒精油,外人想求购?千金不卖,因为产量就那么一点。这时候似乎不应该去考虑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而是感慨上天造物,以稀为贵。
我自己比较喜欢苦橙叶,雪松,生姜等偏辛列的味道,也喜欢白玉兰和晚香玉等较温暖雅致的味道,后面两种顶级精油的价格相当惊悚。我在泰国买了一瓶不错的苦橙叶香枝放在卧室里,如果我去SPA做精油按摩会带点生姜精油,按摩师很奇怪我为什么喜欢这种味道,情怀而已,并不需要每个人都懂。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3#

情怀那些事(3)

早几年前,我在北京见到了一位前来中国交流的荷兰化学家,一位化妆品配方师,他在一所实验室从事化学研究与化妆品配方工作己有十多年,那时候我如同现在一些年轻人一样非常关注“成分表”,也自以为懂得了很多,便和他谈起来当时国际上一些化妆品的理念,功效以及安全性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谈了一会之后,他的翻译用中文告诉他非常反感我这些观点,而且他本人是一位有机产品的支持者,那时候在我的观点中这是对“化学科学”的误解甚至不忠——有机的天然的化学合成的都是化学物质,有机产品在临床观察上实际得不到效果,产品从成分表上就可以看到添加了刺激性物质等等——谈话中,他发现我很坚持自己的观点,便给我推荐了一些有机产品,让我有机会去实验室测试测试,最好再自己用一用,总有一天我会明白为什么。
我当时以为我一生都不会明白甚至觉得自己是完全正确的,可是世事总有转折。
欧洲是现代化学科学与化学工业的大本营,是使用化学合成原料最多的地区,也是反化学合成原料声音最多的地区,所有这些搞化妆品配方的人都知道天然的合成的都是化学物质,这点没错,但为什么他们要抵制一些化学合成物质呢?强生的二恶烷事件可能让很多消费者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知道了这种物质可能产生的危害,但这种物质存在于很多化妆品中,只不过在安全范围之内不用担心。它从哪里来的?如果一个化妆品使用了某些合成原料,它必定含有二恶烷这种杂质,其它还可能包括甲醛残留,特别是某些合成酯,乳化剂,利用化学合成手段得到的这些原料都涉及到一个精炼度提纯度的问题,如果原料品质高,提纯度高,包含的有害杂质少,大部分时候可以忽略,相应的原料价格也极高,如果原料品质不高,提纯度低,包含的有害杂质多,原料价格就会便宜很多,如果杂质达到被检测出超过安全限定,那就可能对皮肤产生危害。想完全避开这些杂质怎么办?有两个选择,一是完全不使用化妆品,二是使用有机化妆品,因为有机产品是不允许使用这些合成原料的。
但也因此,有机产品的一个问题就是——肤感差!这些合成原料可以令化妆品肤感得到极大提升,比如那些丝滑柔润好涂抹的合成酯,抹起来比很多天然植物油肤感要好到天差地别,可以大加赞美之词,所有的消费者都是需要肤感的,有机产品那种又油又涩又闷的质地绝对不能忍,所以这些合成原料还会长期存在下去,只不过我希望所有品牌都使用高纯度高品质的原料,但实际上这不可能。有害杂质——这应该是有机主义者最想说明白但一直没有说明白的事,不是化学合成本身有问题,是化学合成过程中可能残留有害杂质有问题。
很简单的逻辑,我可以用某种品质一般的合成酯为基质,添加某些乳化剂,以保证肤感顺滑柔美,又降低产品整体成本,同时活性成分利用高浓度视黄醇,再添加一些其它活性物做辅助,配方上做好稳定性,不添加香料色素酒精苯甲酸酯等,然后把这样一个产品拿给皮肤科医生做临床,要求在光老化明显的白种人个体上测试,不出意外,只要不大面积过敏,4-6周之后这个样品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改善光老化的结果,于是这个产品就堂而皇之的宣传经皮肤科医生测试效果如何如何,确实这不算忽悠,只是皮肤科医生无法通过VISIA和肉眼观察发现这个产品中含有对皮肤不好的残留杂质,而且产品整体看起来还无香料无色素无BLABLA。
和这位荷兰化学家交谈几年之后,我才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这些梗只有搞精细化工的人才明白,大部分皮肤科医生对这部分知识欠缺,有害物质残留也只能靠专业化学分析得到,光靠涂抹试用更不可能知道,多年以来,我一直对晒产品对比“这个好用”“那个难用”之类铺天益地的信息完全免疫。
当然,我也不相信有机产品宣讲的那些天然无害理念,我一直主张化妆品能少用别多用,所以我对保养的情怀是——根据自己的肤质,制定早晚合理的Routine,能简单就别复杂,尽量选择高品质的产品。管它刮什么爆款护肤品的风我都不理会,什么面膜神器吹上天我也不鸟,唯一的变化是——我在自己的某些保养环节中加入了有机产品,并不是我相信有机产品会怎么样,而是我知道我避开什么,事实上并不是只有有机产品,只要配方上注意的,选料精良的产品都可以,纵然有机原料也有品质高低之分。
有时候,放下自己坚定的轻狂,才能看到事物更多的层面,这句话无关情怀。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4#

情怀那些事(4)

197X年的某天清晨,Silvia Plum女士站在家门口的一个湖畔,看着湖面上升起的薄雾,在湖面与空气交界的地方凝聚出若有似无的水滴,她忽然灵感一现,给她和先生Reiner Plum创立的品牌取名Tautropfen,一滴凝于天界与水面之间的晨露,用以形容极致的空灵纯净,不染纤尘——从那个有机先锋年代直到现在,“纯净(无化学合成有毒物质)”是所有有机精神的集中诠释。
怎么样才能制造出最为有机的产品呢?从种植到采摘,从原料来源到产品的剂型,力求“纯净”让有机从理念到标准,再到实际研发都给了产品发展极大的约束,避开各种合成原料,能使用的活性物更是少的有限,比如视黄醇与烟酰胺是很多有机产品完全禁止的,合成肽更别想,水相溶剂多不能使用丁二醇,戊二醇等,死活只有酒精可用,好容易杜邦搞了一个玉米来源的丙二醇,又被抠成分表的有机人士(要解释这个原料来自玉米需要很多口舌,时间与费用)弄得各种不敢推广。我至今没有办法在有机产品中找出一款乳液面霜肤感好到让我想一直用下去,哪怕可以比美巴黎欧莱雅和玉兰油这样欧美平价产品的,更不用提去比美CPB与POLA BA这样顶级日系工艺制造出来的肤感了。
多年来有机产品很难有确切的功效性可言,卖得就是情怀,当然肤感与功效也一直在进步,得益于更多的有机产品可用的基质和乳化剂不断推出,以及原料供应商提供了更多符合有机标准的活性物。
像Tautropfen,Dr.Hauschka,Logona,Yverum等德国品牌,以及瑞士的Ananné,Farfalla都获得了德国BDIH有机认证,其它如Weleda,Heliotrop,Amala,Trilogy则获得了NaTrue有机认证,Dr.Hauschka同时也拥有此认证,法国的Sanoflore,Biopha,Melvita等拥有法国BIO有机认证,英国品牌Neal's Yard Remedies,Green People,Odylique等有英国的Soil Association土地联盟有机认证。我翻译的《美肌之秘》作者Liz Earle虽然各种宣扬有机且推动各种有机认证,但戏剧性的是她自己的产品至今没有获得Soil Association认证。美国的有机认证名叫USDA,Intelligence Nutrition,John Masters Organics等都是获得了USDA认证的,Intelligence Nutrition的拧巴创始人Horst M. Rechelbacher在全球有机界保养界是名人,各种反化学反到快神经,多年前他把一手带大的AVEDA卖给EL,后嫌EL没有继承他的精神,恨的他在和EL的限制合同一到期就立刻创立了Intelligence Nutrition,发誓要把有机精神坚持到死,去年底他实现了这个愿望,活了73岁。
认证是确保这些品牌得以进入有机销售渠道的通行证,虽然有机产品用感不好,渠道也非主流,但是近几年市场增长速度很快,英国去年有机化妆品销售增幅约为20%,德国市场也差不多,我原本以为只有老年人才会消费有机保养品,后来欧洲业内人士告诉我统计显示年轻人更喜欢,有机消费群体追求“天然即安全”的消费心理,这一心理无关年龄。现在欧洲高档百货商场,香水店,美妆专营店很多都开设了有机品牌专区,我忘记巴黎的老佛爷里有没有看到有机品牌,法国满大街的药店里很多,还有有机产品专营店。
有机品牌最能获得中国消费者心理的应该数孕妇可用[转载]情怀那些事(4)[转载]情怀那些事,几乎所有有机品牌都有这么一系列,专门针对母婴市场,高科技与高大上品牌似乎从不敢这样宣称或做出一系列产品来,比如兰蔻、雅诗兰黛、SK-II等,躲之还来不及,哪敢往枪口上撞。
说到此,回到开头提及的Tautropfen,Reiner Plum先生的妻子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他坚定的反对妻子孩子使用化学制品,便使用在意大利学来的阳光药草浸泡油技术,制作有机护肤品给家人使用,可以说这品牌就是“因而爱生”的,后来他制作的浸泡油及相关产品在德国传开,很多人纷纷求购,他便创立了一个品牌专门生产相关产品,中国人习惯称为德国天露,天露一词就源于我开头说的那个故事。
说到德国天露,又不得不提另一个品牌Martina Gebhardt,这位女士当年非常敬仰Plum先生的有机生活观点,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创立这样一个品牌,开始时她一直在学习模仿Tautropfen的理念,连产品都很相似,后来她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风格,并且获得了号称德国最严格最有机的有机证认——Demeter——比BDIH,Bio,NaTrue都要严格的多的有机认证,也是迄今为止Demeter认证的唯一一个护肤品品牌。这还没完,Martina Gebhardt女士为了追求有机生活与灵魂境界的天人合一,她买下了Wessobrunn韦索布伦修道院(本来想去参观这个但没去成),在这里种植药草并进行相关研究,情怀升华到最后,恐也只有在神的世界中得以超脱。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5#

情怀那些事(5)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追求有机生活(饮食,保养,居家.......)?为什么有些人会矫枉过正的关注“成分表”?为什么消费者会非常在意明星产品与口碑产品?为什么中国市场防晒产品的销售在快速增长?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联系的事件,在我看来都反应了同一种心理——给皮肤有价值的保养。有机主义者在意不添加什么什么,成分主义者强调活性物是什么什么,最好还有所谓“证明”的什么什么……,这些什么什么都是消费者期望从保养品中得到的“价值”心理在驱使。也是我对保养品的期望,给皮肤有限的有价值的东西,同时尽量避开不必要的东西。很遗憾,99%的消费者没办法从避开或看起来有料中获得正确的价值,要知道——成分表不代表配方,配方不代表最终产品。价值的初衷,经不起化妆品行业花样营销与信息爆炸带来的冲击,最终并没有获得所期望的价值,相反还促成了添加激素、铅汞等不法行为的存在。
所以,有机(包括大部分天然类产品)在营销什么价值呢?纯净——暗示安全与温和,避谈明确功效诉求。“安全与温和”是有机最想表达的消费价值。但问题回来了,当消费者面对一堆有机品牌的时候,你说Aesop比Weleda和Intelligent Nutrients哪个更纯净更天然更温和更安全?于是有机品牌集体陷入了一个营销死结——Pure,Plants,Natural,Wellbeing......最后很多花花草草看起来也都是一样的,如玫瑰,芦荟,橄榄,甜扁桃仁,绿茶等,比起神乎其技的生化高科技品牌,对我来说缺少某类消费G点。
但是这些年我却是用了很多有机产品,慢慢的去体去会发现,这些披着质朴田园外衣的瓶瓶罐罐和那些冰冷试管烧杯代言的枝枝管管最终殊途同归。从Juice Beauty开始,到后来Sanoflore,Weleda和Dr.Hauschka,再到后来荷兰化学家推荐的Heliotrop和Santaverde,来自澳洲的Trilogy与Sanctum,还有这两年的新欢Intelligent Nutrients,以及我必定会选择的SPA品牌Biomaris部分产品。
如果一定要说有机护肤品在哪里方面优点突出,我个人觉得是保湿,抗氧化和抗慢性炎症因子,很有趣,除了保湿,其它两方面无从证实,但是我仍然能感到皮肤那些极其细微的改善。
在我保养皮肤这么多年只有两年冬天感觉到皮肤干燥,那时候我用一款无酒精无香料无色素的化妆水,然后使用一款无酒精无香料无色素含有透明质酸的抗氧化凝胶精华打底,还有一款含有高浓度维他命B3的无酒精无香料无色素的保湿霜,以当时的水平来看这款霜还有不错的锁水保湿组方,确实这款面霜一抹上很滋润甚至略有点油,白天搭配防晒,晚间没有使用任何酸类,温和清洁,保湿产品涂抹也够量。但是这个组合在我白天到办公室3个小时左右便感到皮肤干燥紧绷。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北京冬天吹着暖气的办公室是最毁容的,主要是白天抹了防晒之后觉得干燥补保湿担心破坏防晒层,补某些防晒又不能真的强化保湿,晚间在家里是可以随时涂抹更多东西的,也不担心破坏防晒层。后来我观察,有时候防晒浮白屑屑,那时候我还使用纯物理防晒,但冬天不用倒拨干的产品,有时候皮肤油光满面但感觉非常紧绷,有时候两颊甚至还会发红。年轻时我坚信自己的“科学”选择,理由很简单,透明质酸吸水保湿很强,维他命B3是神经酰胺的前体可以强化保湿,再加上面霜的锁水保湿组合,按照常规这样的组合对一个油性皮肤来说已经够保湿了,所有的产品都无酒精无香料无色素,可是那两年我的皮肤前所未有的干燥,还偶尔有不稳定的情况出现,说不清的粗糙发红,一度我以为我已经衰老成干性肌肤了,甚至买了日系高级保湿霜,我把这一切归咎于北京是被大自然拉黑的地方。
事情的转机却发生在我被自己的“科学”拉黑后。那两年后的一个国庆前,一位朋友从欧洲回来给我带了一瓶名不见经传的乳液,她告诉我她在欧洲这几年一直使用这个,秋冬感觉保湿很好,我拿到手一看,又是香料又是金银,然后一些简单的植物油,这种东西能抹吗?不会有细胞毒性吗?虽然心里各种怀疑可是我仍然决定试用一下这个乳液,有趣的是搭配的仍然是和前两年同样的抗氧化凝胶精华,用了一个月左右,北京入冬了,皮肤居然没有前两年那种干燥感了,虽然我也觉得这个乳液的肤感不好,但是我又一次开始反省我相信的那些所谓“科学”的价值,我坚持使用了一冬这款乳液,同时还试了同品牌其它几款乳液,这个值得记住的乳液名叫Martina Gebhardt Sheabutter Lotion。
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我选择的产品并没有真得很好的带来保湿效果,反而让我的皮肤变得不再健康,最终导致我越来越依赖高级保湿霜,那些年我使用了很多类似那种保湿霜的产品,我只关心烟酰胺对皮肤有何好处,只知道无香料无色素无酒精对皮肤有好处,但没有关注一款产品中基质,乳化剂,助剂等可能对皮肤的伤害,年复一年大量涂抹,皮肤早已经开始出现问题,只是春夏季节高温出油出汗让我忽略了,到了冬天天气干冷问题集中表现出来而已。事情曲曲折折又经过了些时间,后来我写了一系列文章,名叫《角质层养护》(发出来的只是一半,还有一半太难懂就免了),应该帮助到了很多人,直到现在才有机会说明这系列文字的由来。
省略18000字说明为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有机保湿乳液最终解救了我,慢慢使用一些简单的产品调理我又变回来今天这样的任性老油皮,我现在皮肤的状态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几年了,这种状态还会维持些年直到我开始完全衰老。我现在日常的护理Routine已经很难为常人理解了,所以没法跟大家再分享什么。比如说我又用回皂基,我会说个理由是夏天皮肤出油多,但实际上真实的理由并不是这个,也会使用某类有机保湿精华,我会说因为它不油腻,但实际上真实的理由也不是这个,要说明这些真实的理由很复杂很复杂,不要看我微博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前言不搭后语,事实是我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只是没法说明白而已,也不想写长篇大论说一些看似真实实则问题很多的东西。
我知道很多年轻人天天高歌着信仰着维他命A如何改善光老化,维他命B3如何美白抗炎,维他命C如何抗氧化......我已经完全不再关注这些了,都是很多很多年前玩翻篇的东西,这些高歌的词藻能从网上扒来8000篇华美文章(你有看到这些文章实际的区别吗?),但和华美文章精神搅和在一起的其它物质,你们找不到论文,找不到原料依据,找不到原料检测报告,对剂型不了解(说个简单的,高级死的透明质酸在凝胶这种剂型中最终保湿效果可能不比甘油强多少),对组方工艺体系不懂,而这样的产品究竟带给你什么样的保养结果,现在都还不知道,好在任何的信息风潮都会有过气的一天,热闹些年之后必然会归于静谧,这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时代在变,总有一天涂抹这个行业也将彻底被革命(比如3D打印)。
我现在的情怀是什么?当然我知道维他命A,维他命C现阶段还能说三道四的老梗死鱼,我手里还有很多实验室和医生们私房的研究结论呢,但这些对日常保养真的没什么指导价值,对皮肤自身,对保养品本身,我也有了更多的理解,这一切都是从一瓶简单的有机乳液改善问题启发了我,只是现在不再有当年的情怀去说明了。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6#

mm方不方便贴个rox在知乎的专栏?我没搜到哎~感觉他讲的还是蛮有道理的。
TOP
0
0
7#

mm方不方便贴个rox在知乎的专栏?我没搜到哎~感觉他讲的还是蛮有道理的。
拉面屁兜 发表于 6/11/2018 10:32:07 PM

哎我发现我张冠李戴了,知乎专栏那个是配方师Rex,本名是胡晓波QAQ

我不是每天追他的文章看,隔几天看看吧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8#

Tata Harper is kind of one of my favorites.
TOP
0
0
9#

mm方不方便贴个rox在知乎的专栏?我没搜到哎~感觉他讲的还是蛮有道理的。
拉面屁兜 发表于 6/11/2018 10:32:07 PM
rox自己有微博,ID是-Rox-
苟(いやしく)も国家に利すれば生死を以てす、豈(あに)禍福に因(よ)りて之(これ)を避趨(ひすう)するや
(国に利することであれば命をかけて行う、自分の禍福を理由にそれを避けたりなどしない)
TOP
0
0
10#

好的,谢谢mm



rox自己有微博,ID是-Rox-

graceshuaizhang 发表于 6/12/2018 1:53:00 PM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