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终南山,你根本不知道会遇到何方神圣

终南山,你根本不知道会遇到何方神圣[url=]鹿苑精舍[/url]

投稿邮箱:1722406600@qq.com



终南茅棚听故事

唯心所现唯识所变两则


   一

转变就在一念间


铁寺是终南一处较大的茅棚寺院,常有四方云游师父和挂单居士,有的是准备出家的居士。这里本来没有寺院也没有人,皆是因为那里一位老和尚五十余年不曾下山,默默无闻的隐迹修道,德被四方感召了如今的山中丛林。


老和尚是临济禅宗一脉传人,道风以语默动静无非是道著称。平常心是道,农禅合一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朴实无华的真实。所谓担水烧茶无非神通妙用,时而也有一些不可思议,透漏些色空消息。


一日,经过连续的狂风暴雨终摧折,雨后大家收拾四处刮倒的物件,发现寺院里正对寮房的一株古树,狂风加上水土流失,大树已经倾斜到了一定角度,并且看似很危险,因为那树倾斜的趋势是向着寺院里大众居住的寮房,正是雨季,恐怕不日将倒下。


大家顾不得收拾别的东西,七手八脚的就都围拢过来,商量着出主意,看有何办法将树扭转趋势,以使它别造成危险。


可是谈何容易,那树已不知生长了多少岁月,其重量若是倒下,寮房连同大殿就会压平,关键是不知道它啥时候倒,万一再夜晚大家都睡着了,这么一倒可就完了。就有的说人工搬到它,省的出事,有的说用锯子,有的说用绳子,可是老虎啃天总是无处下牙,光说说就感到很难控制树倒得趋势,谁也没把握动。


可是怎么办呢,愁死了,难不成晚上都搬走,等看着树砸房子吧!山上搬运点砖石建筑材料难的很,都是人力,再建造谈何容易啊!



大众正议论纷纷,就有一位老师父说了句话:咱们去请老和尚办吧!


大众就哗然:咱们这些年轻力壮的还没辙呢,老和尚九十岁了,你这不说笑么?


那师父笑笑说:老和尚的厉害你不知晓。他是悟了的圣者,起个念头不可思议!


说着大家就跟这师父去了方丈,只见老和尚正在闭目打坐呢,我们等了一会,老和尚睁开眼睛了,笑了笑没说话,那笑容像个孩子似的。提议的师父就给老和尚顶礼了一面立,跟老和尚禀报了这个事情,老和尚不假思索,念出了一首佛偈“前殿由他倒,后墙任他坏。我也省闲事,心底常自在”。


我们一听,顿时感受到老和尚无我的情怀,老和尚抬头对提议师父说:“你这是想叫我打个妄想么?”


大家正无语以待,老和尚忽然又自言自语道:“虽得如此,也可一看”,说着他就下来走了,我们后边跟着又回到树前,老和尚拄拐杖围着大树转了一圈,站在树前看着寺院对面空地,拍树指着对面自言自语道:“后边多宽敞,往那边倒痛快点”。说完老和尚自己拄拐杖回屋了,大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就各自散了。


但是这个当夜呢,除了老和尚和那位提议师父,每个人都没睡觉,不怕死那是哄自己的,真到时候还是怕,所以呢每个人都坐着念佛,实在不行了就死命念等佛来接吧!半夜里呼啦一声巨响,大家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都跑出来了。大树果然倒了,真的是痛快的倒在对面空地上,不可思议就这么发生了,只是有点太平常了点。



另一件事也是这样的朴实无华,但我认为能够解答一些高层的疑惑,今录在这里供养大众开悟顿悟恍然大悟。


一天,老师父生病了,好像病的很厉害,有句土话叫破罐子熬过柏木杓,意思是破瓷罐子破了也比柏木的木头杓耐久,人往往这样,平时药篓子的还挺能熬,平时无病的,突然有病就很厉害。


老师父就这样的,平时感冒都没有过,这次半夜里一难受,忽然就病倒了,拉医院里检查住院折腾了一月,回来将养了,中风脑溢血偏瘫半身不遂,好在嘴没有歪还能说话,就躺在床上,自己倒是悠然自得,闭目修定或者喃喃念佛,有时也自言自语两句。


但是做徒弟的都愁坏了,有单纯者就找方子给老师父辅助治疗,有复杂的就胡思乱想乱了道心,更有那所知障者干脆疑师疑佛了,说这个老师父可谓修行开悟的圣者,忽然就得了这个厉害的病,在床上躺着也不能动,看来时日无多,这个修行到底修的什么啊!到底真的假的,就好似古德的那个大修行人还落因果么?那个野狐禅公案,此刻很多弟子都在困惑,这个困惑很难受,比干活下地更难受,叫你吃不下睡不好,就像鱼刺卡了喉咙,吐不出也咽不下。


说实话我也算如阿难这个帅哥祖师一样多闻强记,但是一样也是所知障的难受。经过多年经历,信我是深信不疑,但还是对于现实的生老病死转化肉身这个问题,尚存疑惑,理上信事上我不知可否,既然唯心所现为何肉身依然转变不了呢?这些困惑梗在心里,对于自己吃几碗饭还是清楚的,瞒得了别人瞒不了自己。


古德说善知识就是你的佛,此理诚然。



大手段的宗师往往都是,既有杀人刀也有活人剑,平常中示现给你,悟不悟由你!


老师父德高望重,病倒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山中禅师包括道长都来了,有的还带来了针灸和草药。


有一天来了一位谁也不认识的老和尚,蓄着大胡子黑灿的面庞看不出多大年纪,一见知是禅宗老禅和子。因为素来知我是参禅出身,就由我陪同老和尚去方丈看望老师父,一见老师父,黑和尚黑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马上叫了师父的外号,老师父一看见他也是一喜,咯咯笑了起来,张嘴就是你个老不死的还没死啊!两句话把我逗乐了,心说这俩老小孩,这么开玩笑。但是那种无所拘束的自然,也是世俗之人不敢也不愿的。


黑脸和尚坐在老师父床前,大大咧咧的就说:“你个老头子躺床上偷懒,还不快起来,让后生们怀疑”。


老师父的侍者忙说:“老师父偏瘫了住院一个月刚回来,右半个身子不能动”。


话没说完,黑和尚瞪眼就呵斥他:“你个小崽子懂个屁,你师父装样子呢”。


说话回头就问老师父:“你个老头子,谁让你病的,说!”


老师父煞有介事的就说:“我!我叫我有病来着”。


黑和尚眼睛本来就大,这时候一瞪挺吓人的,“你这么大能耐,你能叫自己病,不能叫自己好吗?”


老师父好像有所开悟,猛一惊的样子说:“是啊!生来死去上天入地都是我,既然能病那也能不病啊!我好了!”,说话间老师父就从床上自己起来了。


侍者想搀扶,黑和尚一把把侍者推出去了,差点摔地下,老和尚没费劲,自己就起来了,伸手去拿床边的拐杖,谁知那和尚一把抢过来拐杖,双手加膝盖一使劲给掰断扔一边了。


黑和尚说:”老衲今年一百一了还不用三条腿呢,你个年轻胡装样子“。。。我和侍者在旁边听着,头上直冒冷汗,老师父今年九十岁,跟这老佛一比真年轻胡了。我俩一看这是俩佛啊!百千万劫难遭遇,赶快跪倒地上小心伺候着。


老师父看看拐杖扔了,没说什么,双手合什对那老佛笑了笑,闲庭信步,推门就走出了方丈,大众一看,欢呼雀跃惊奇的目瞪口呆,一会功夫,老师父跟没事人一样出来了,不可思议叹未曾有!


光顾着围着老师父问长问短,我突然想起来,那老佛还在屋里呢!怎么没有人招呼一下,叫上几位年轻的师父,我们就准备去顶礼那老佛,谁知进去屋子一看,人影也没有了,我和侍者眼都直了,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个梦。


后来老师父就好了,好的比以往还硬实。很多人包括我不止一次都问起那位老佛,老师父每次都是笑笑打岔,问遍山上很多禅师,根本没人知道那老佛是谁。




   二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摸摸他


终南圣地,千百年来以闭关隐逸的茅棚文化,吸引了无数的修行人和善男信女,也使得秦岭一脉,山居人民多数信佛修道,终南附近的村庄里,居士也很多。古德说:在家人修比出家人得力二十倍!这是一句实话,也是一句鼓励在家人修行的深刻道理,尤其当今时代,在家居士多,出家人少,居士正信修行也就是佛法得命脉,在终南山也有很多修行有明证的老居士,他们或是参禅开悟,或是念佛三昧,也有示现不可思议境界的老菩萨,这都是启迪我们坚固信心,显示给我们真实法界,指引我们参悟甚深法意的菩萨。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过之犹不顾,郢人哪得苦追寻。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去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许多闭关禅宗师父,专挑人迹罕至之处筑庵修道,故而胜迹多是听说,而这个故事是惭愧亲访,因为这是一位老居士,生活看似和我们相同,三餐一宿晴耕雨读,但是凡圣区别在心,内心契悟空性,所以现实示现了不可思议!



那是一个初一,每逢初一十五佛菩萨圣诞,虽然山路崎岖,也总有一些居士上山供养三宝。上山的居士拜佛供僧后,坐在崖边古树之下,天然的石桌凳上喝茶闲聊。


一位居士说:近来头晕眼花,走路四肢无力,怀疑是得了高血压之类疾病,今日上香求佛问师父,师父只叫老实念佛,话是千真万确,念佛三昧升起,整个法界众生都得益处,这个道理听似难信,但是真实。比方说鱼在水中而不知水,人在气中而不知气,那么气就如水,众生身口意皆有各种善恶力量,发出来就如同水里扔进了石子,那么水就会出现涟漪,假如没有阻力,这涟漪会一直延续,波及水中一切物,人之有漏无漏善恶业,也是如此,能够波及一切,这个比方虽说并非全部,但也可见一斑!


可是真能老实,了生脱死就在脚下,但是就这个老实何其难啊!做不到,念佛三昧不能升起,身心依然涛声依旧,病也好不了。老居士愁眉苦脸,这都是信佛修行一辈子的老居士了,我听到此处不由得,想用祝由法术给老居士治疗下,惭愧是大乘菩提道的忠实信徒,正是夙世发心利生于现实,故而发心修道法以助行,进而发现三武一宗灭佛后,一些禅密唐密大法在道门传承发展,因为玄门有广博实用得思想积淀。所以坚实了惭愧以寻访秽迹普庵两法传承,发心正本清源的菩提正路,在这个寻访过程中,我也尝试着以所修帮助有缘修行人。


我正想开口询问,这时另一位居士说话了:你怎么没去石裕张老菩萨那治疗?


那居士说:张老菩萨?我不知道啊!


另一位居士就劝他去石裕看看,说是位开悟的老居士,早年遇见大师传授,为人治病神通法术特别灵验。听得此言我和那位居士都感兴趣,问清了详细地址,我俩立刻就去了。


石裕并不远,就在半山腰一片山村,进村一问就找到了张老菩萨的院落。这是一座石头院子,里面是三间石头屋子,小院不大全是山石垒成,清清静静的院子里,角落处有个花圃,种着不知名的山花,微风袭来一阵芬芳。进得院子,就听见西屋传来佛号,我们闻声前去,看到佛前跪着一位老太太,搭着海青闭目念佛。


我俩也很懂规矩,在门前弯腰一拜,进去跪在老菩萨身边,跟着念佛。对于我们的到来,老菩萨毫无反应,声音依然没变,这是真实念佛,正念佛时纵然雷打也不动心,当下往生也不起心动念!


老菩萨浓重的陕西方言版佛号很是摄心,跟着念自然的入了定,只觉得宇宙内外皆是佛号。难怪二十五圆通中,佛祖称赞观音法门是最适合人类修行的。


老菩萨念佛结束,小心翼翼的脱下海青,顶礼再三装在香包挂在墙上,临了还顶礼一拜,那种虔诚状态,使我信服。很多居士都有海青,但却从未有人如此尊敬,也许人家的灵验就来源于这份诚敬,如人撞钟十分力就有十分响!



询问了来意,老菩萨直接就问有病居士,给你看病不难,你信我么?居士一听就想下跪表决心,老菩萨一把就扶住了,说好吧随我来,我们就童老菩萨来到了佛堂蒲团上跪着,我心说给那居士看病,我跪着干嘛?但是看老菩萨意思,是必须的了。老菩萨闭目念叨着,就伸手对这所供的菩萨做个捧东西的手势。回来就还是念叨着往那居士头上捧,来回这几个姿势做了三遍,然后老菩萨说:你这个是糖尿病,原因是你以前杀鸡鱼所致,好好跪着念佛,念到汗流浃背为止。居士跪着念佛,然后老菩萨附耳在我耳边,教给了一句咒语,然后告诉我,你是四处学法的,这个咒语很灵验能治病,今天就传给你了。事先没有任何准备,我忽然就得了人家咒语,很是激动,就询问了一下。老菩萨叫我跟她到了客厅,就讲了此法来源。


几十年前,老菩萨还年轻的时候,经常上山拜佛供僧,一次下山晚了点,迷路走到了一个山洞,洞里边有一位老尼,俩人一见很是投缘,尼师就教给老菩萨一套法门,又指示了正路。


等老菩萨再来拜见,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山洞了。



一面之缘,人不可复见,法也依稀忘记,凭着当时的记忆,老菩萨记起了一些经文,可能那尼师是南方人,口音方言传下的经文,老菩萨就完全模仿着念诵,也不懂其中含义,只是坚持念诵每天多多益善的念。我一听就明白,这叫暗合天机。这种模仿师父方言,其实就如同道家过执和禅密灌顶,带有传承的力量也带有祖师的加持,因为一代代就那么传承下来了。


后来老菩萨念着念着,有一天就破句开悟了一个治病的法门,给四邻八舍亲朋好友的试验下,煞是灵验,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开了,越用越灵。老菩萨说跟那尼师有缘,我问什么是缘,老菩萨说:信就是缘!此理此言振聋发聩,世出世间皆是如此,包括情缘亲缘也是如此,信就是有缘,不信就是无缘!


大约差不多了,我们去佛堂看那居士,只见那居士满头大汗,跪着摇晃。老菩萨对那居士说:出汗了吧,你好了!你自己说说感觉啥样?那居士笑笑顺口就说:好多了好多了!老菩萨脸一沉:好好感觉,我问你感觉咋样?那居士还是腼腆的笑笑:好点了好点了。我在旁边也听出门道了,急得就想说话,老菩萨却拿眼一瞪,我没敢说。


老菩萨太慈悲了,又问了一次,你好好说:感觉咋样?那居士出汗更厉害了:好点了好点了。没有办法,这种长久以来的世俗习惯和伪装的客套与谦虚,根深蒂固不是容易改的。


老菩萨无奈的说:好点就好点!回去好好念佛吧!自始至终这居士也没悟出来。好了就好了,好点了就好点了,这个法界,话也不是空说的,行也不是空做的,念也不是空起的,如是因如是果,所以说好话存好心办好事,这个里边都有力量,如同我们的老祖奶奶,虽然没见过,但是确确实实存在。


老菩萨确实有境界,没有他心道眼我不知晓究竟如何,但是老菩萨和老师父一样。时刻慈悲示现给我们真实的色空法界,觉悟真实就是开悟正果。包括她的治病咒语,其实无甚奇特,只是一句常用回向偈,方言加无心,给破句开悟了,我一并写出其中关键一句,有心者能从此处顿悟,则能亲见十方三世一切诸佛。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摸摸他(其实是一切菩萨摩诃萨,方言加开悟破句成咒)。一切菩萨摸摸他,治病疗疾了生脱死都不在话下,那力量真实很灵很强大!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摸摸他!



仙凡影尘录

一名道士的三十年灵异经历



转发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