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2627282930313233 / 3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321#

有个别音是有点奇怪 忽然蹦出来一个怪发音。但颜值还挺适合凉生的


马天宇说话的发音感觉怪怪的

workinghands 发表于 10/14/2018 11:52:00 AM

面包集团成员之抹茶
TOP
0
0
322#

对啊 本来剧情就慢 更新又慢 快弃剧了


这片子更新太慢,情节又一般。靠着小哇我还时不时刷一下。电视台是不想放了?

落地生财 发表于 10/14/2018 11:57:00 AM

面包集团成员之抹茶
TOP
0
0
323#

天佑和姜生 俩人都好瘦好瘦啊
面包集团成员之抹茶
TOP
0
0
324#

说起现在这种播放模式真是一言难尽,据说十月到十二月按广电的要求都要播任务剧,湖南可能想打擦边球,十月底凉生播完之后再接任务剧,但最后没扛住,匆匆改凉生到周播剧场,但原来播的周播剧还没播完,只能两部剧你两天我两天。简而言之就是这样安排一下毁了三部剧。本来凉生接档之后,黄金剧场收视已经回暖,结果许多年一上,湖南卫视的收视立即又打回谷底。湖南卫视不作不死,凉生先网后台,更是深受其害


这片子更新太慢,情节又一般。靠着小哇我还时不时刷一下。电视台是不想放了?

落地生财 发表于 10/14/2018 11:57:00 AM

TOP
0
0
325#

30集以后终于开始好看了
TOP
0
0
326#

贴一个巨搞笑的视频
用《万万没想到》的方式打开 富二代矿总·程天佑和保洁小妹·姜生的爱情套路,满满都是糖 甜柚女孩来认领你家程大锤啦!
BY 栖月大人

https://youtu.be/DNqLX6C8kB4
TOP
0
0
327#

天恩只是不想姜生和天佑在一起。他是爱天佑的。虽然有点自以为是,但是确实不是想害天佑。天恩希望天佑和宁信在一起,我也希望啊


天恩是变态吧?他啥心理?是不是就是不希望天佑幸福而做出这么多事情?
他对金陵是真感情吗?看不懂

BlueTooth 发表于 10/14/2018 9:13:00 AM

TOP
0
0
328#

这部剧被湖南台害死了。变成一周四集后,为了补偿网站,只好变成先网后台。结果成了一周四集的先网后台的电视剧。这个播法前无古人,相信也会是后无来者。
TOP
0
0
329#



《史记—程天佑列传》

@Heidi19741130

程公子天佑,申城程氏长孙。执掌程氏基业,富贾一方,智略过人。其人黠而多谋,决断霸气,英朗清举。
姜氏夫妇,魏地人士。家贫寒微,敦厚呐言,育有一子一女,名曰凉生、姜生。兄妹皆长于寻常巷陌,衣食于奔走,未曾一日懈怠。后父母双故,墙倾楫摧。姜凉身世相怜,互为温暖,不离不弃。年十七,二人同赴申城太学。
春,姜佑偶遇于途。冬池宴,初相见,青衫如墨,酒痕尽染。佑以君子之礼下之。他日再见,女子天真无畏,似柳枝将舒未舒,清新如画。佑才略过人,质傲自矜,惟姜乱其盔甲,一见倾心。
二人欣于相遇,相见日深。共襄一骑,疏星渡月;共奏一琴,流水叮琮。落英缤纷,清朗如画;赏花买酒,心意自知。二人每每彼此促狭嬉闹。姜以“叔”戏之,实则景慕其才华气义。佑顽谑捉弄,实则爱之以殷,忧之以勤,尽为拳拳之心。春去秋来,欢然无间,不知祸之将至。
程氏深宅,机关重重;各怀心事,窥伺一方。方正者,天佑祖父,声色不露,尽收眼底,逐疆场之利,重门户之尊。程卿者,天佑姑母,晓畅文章,大气温婉。负气离家,晚景成谜,膝下一子,未知所踪。天恩者,天佑胞弟。自幼断足,阴鸷不羁,残缺之体,不平之心。妒宠负恃,暗生祸心,构陷于姜,尽肆其意。宁信者,天佑知己。成就其业,如友如宾,思慕之心,相随一路。未央者,太学同门,倾慕凉生数载而不得,迁怒于姜,毁之间之,恶意滋蔓。武、九、金陵、文隽、钱至,一干人等,敌敌友友,亲亲仇仇,相时以动,各为江湖。君子与君子,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同利为期。
天佑素与姑母亲厚,誓要查其身后事。穷力追查之下,竟见惊天错局。天不兼复,地不载周。凉生惊诧,廿年一梦,身世浮萍,风雨骤至,无以为安。天佑惊诧,凉生竟为宗室,程氏另有一枝。目之所及,滚滚惊心。姜生惊诧,生而骨肉,实为陌路;廿载情愫,疆界荡摇。天降迷局,不知何从。
姜、凉、佑,三人困为一局,故事次第而出。一人以亲情为藤蔓,相伴相依,水滴石穿;一人以细雨润江南,爱以宽厚,静待花开。一人醉于旧时山水,步步皆忆;一人走马西风弄影,自成江山。礼者易,情者难。欺于人易,欺于心难。姜两处羁绊,两处荡摇,进退不舍,力竭心疲。世间安得两全,不负彼此。
众人或为宗族,或为私利,万端俱起,讥议四方,善者以隐,恶者以肆。姜佑裹挟其中,无以自安。祖父、手足、姜生、时风,佑爱之重之,皆欲护以翼下,尽纾其患,奈何落落难合,无力回天。
一役,凉为人所袭,重伤之下,尽失前事,不辨人物,随程氏族人赴医重洋。姜不得见,负痛而去。三人天各一方。然佑未曾一日相忘。梦回人远许多愁,只在姜花风雨处。
一别经年,玉关重见。姜返申城,佑以赤诚消融冰雪。为其煮羹汤、葺姜园、寻医者、救水火。饲其冬菇,采其杜若,一应照拂,奔走晨昏。堂堂一军之帅,万事急于星火。然,事关姜者,蝉翼亦为重;无关姜者,千钧亦为轻。奈何姜生朝秦暮楚,忧惧得失,两处荡摇。佑一再宽之、宥之、信之,一任善遇之,许以婚约,生死不相背负。姜一再轻之、怠之、虑之,不计曲直,不定犹疑,堕其骨肉,蔽其心志,心筑藩篱,信不由衷。诗云:何草不黄?何人不疆?正月繁霜,我心忧伤。几度诛心之下,佑终背城而去,奋见于事业,了无尘隔。
凉病愈,娶未央,临行悔之,复示爱于姜。风波漫天而来。三人故事,反复经年。相守何恩?弃之何咎?此中连环,何人能解!
夫庸人之爱皆有所图,君子之爱尽以成全。天佑其人,贵于天下之士者,气度也。将军一怒,满目肃杀,天下莫与之争。非不能也,不为也。万般方寸,以君为重。佑尝以一言赠姜“天下无不可化之事。斯人伴君十七载,吾愿伴君七十载,愿与君相养而生,相守而死。奉吾姓氏,此生不悔。” 奈何姜羁绊重重,绝然而去,再无一顾。都缘离愁,空余长想,恨与闲花俱谢。
征鸿过尽,前事休评。一十八年秋,姜遽然坠海。绝壑万仞,莫测其穷,波恶涡诡,惊涛拍岸。佑怒马独出,狂奔而下,救之不辞。重伤失明,不可视物。后徙之重洋,惆怅独行人间。
拳拳之心,点化草木。姜之犹疑,举为灰烬“君之心,日月之上;君之量,包容天地。”追思昔游,犹在心目;终其一悟,辜负最苦。
俯仰之间,杜若次第而开。失路之人,越过万里关山。姜开张心颜,辗转寻来,鸟倦飞而知还。旧游无寻处,惟有少年心。佑无变其初,笑而叹曰“佑知君来,侯之久矣!天厚我如此!”当其一霎,忘怀得失,携子之手,以此为终。言爱自是未迟,但求无忧于心!
太史公曰:佑负超世之才,亦以度量雄天下。轩昂磊落,勇于为人,用情至深,进退有度。风雨不能易其志,天亦感其至诚。四海之大,有几人欤?
谨以此文献给钟汉良先生作品《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