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zt:十倍高价聘低技能美国人?富士康就这样“骗”了特朗普41亿美...

微信上看到的。有康州的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hare?pageType=1&isBdboxFrom=1&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9585996546570772731%22%2C%22sourceFrom%22%3A%22bjh%22%7D
去年7月26日,一份写在餐巾纸上的协议曾令整个美国沸腾:
富士康将斥资100亿美元建造一座10.5代LCD工厂,面积是五角大楼的三倍,并将为美国人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还承诺这些岗位的平均年薪近5.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4万元,而目前美国民企员工平均年薪仅约4.7万美元)。
最后一条不仅令美国人民沸腾,连中国人民也沸腾了。37.4万的年薪是个什么概念?国内的富士康厂,一名普通流水线工人的工资也就是这个的十分之一左右吧。
去年8月2日特朗普再向美媒“爆料”:“郭台铭说,美国新工厂的投资额其实是300亿美元,是上周公布的3倍。不过他是私下告诉我的,所以我保证说不会告诉其他人。”
到了今年6月,特朗普亲自到威斯康星州出席富士康工厂的动工仪式,为郭台铭创下“罕见先例”,还大赞该厂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当时大家都猜测这笔交易可能会将苹果的一整条产业链带到威州,创建一个“威斯康辛硅谷”。对于这个和高科技八竿子打不着的州,这绝对是爆炸性的大新闻。特朗普当然拼命往自己身上揽功劳:
“如果我没有当选的话,他(郭台铭)肯定不会投资。”
然而短短几个月后的现在,富士康被指耍了特朗普和美国人民,还把特朗普的脸打得啪啪响。别忘了,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也是富士康项目的重要促成者。现在美媒一边倒地称这是“世纪大骗局”、“经济核弹”……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美图
1. 富士康案遭批“钱坑”:百亿美元投资缩水成25亿
美国人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要为此付出的是41亿美元补贴(约合人民币285亿元,还有最新报道说实际数字是45亿美元,绝对是美国史上最慷慨的一次),而富士康工厂频改规划、规模缩水的报道频繁见诸报端。昨日(11月7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因为在当地难以招到熟练工人,富士康准备空运中国人过去。
虽然富士康随后否认正在招聘中国工人,但最近的一些报道让人不得不怀疑郭台铭口中的“威谷(Wisconn Valley)”计划真的在缩水:
富士康此前承诺建设10.5代LCD工厂,媒体称现在变成了规模小得多的第6代LCD工厂。专家指出,新计划只需大约25亿美元的投资,而非最初承诺的100亿美元。而且新计划只需招3千人而非1.3万人,且九成将是知识型人才。
今年5月《日经亚洲评论》称,富士康正大幅缩减在美工厂计划。当时富士康“断然”否认,但今年6月底,该司官员承认不会建设郭台铭最初承诺的那种工厂。
8月底,郭台铭的特别助理胡国辉(Louis Woo)告诉《拉辛时报》,富士康不会在其拉辛园区增加10.5代LCD工厂,甚至第6代LCD屏幕也可能不会在拉辛生产太久。
富士康称其要建的不再是一座75英寸电视面板制造厂,而是一个“生态系统”,为了说服州政府,公司高管还用“AI,8K+5G”之类让人不明觉厉的流行词。
黑历史被扒出:富士康曾承诺在印度投资50亿美元、创造5万个岗位,但结果只兑现了其中一小部分;在2007年曾承诺在越南投资50亿美元;2011年说要在巴西投资100亿美元;还承诺过要在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投资3000万美元并雇佣500名工人,但这些承诺从未兑现。
2. 特朗普梦碎,悲剧还在延续
当初吹嘘得有多好,特朗普的脸就被打得有多响。
威斯康辛州一直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争夺选票十分激烈的“选战州”。能帮助当地低技能、少数族裔工人在富士康工厂找到工作绝对能拉拢民心。但是,富士康的计划调整意味着所需要的装配线工人将比原先少得多,而且胡国辉称几乎所有的实际装配线工作都将由机器人来完成。
特朗普还希望富士康能产生榜样效应,吸引制造业回归美国。以富士康的规模,许多元器件生产商理应会跟着搬到美国,从而初步解决美国制造业“集群不足”的问题。特朗普的终极目标是让美国制造占全球制造业的40%。但如今富士康的投资计划大幅缩水,榜样效应从何而来?就连本土的康宁公司都不愿在富士康附近建厂。此前的10.5代线计划需要的玻璃无法长途运输,富士康曾希望康宁在附近建厂。
目标遥遥无期就算了,特朗普和威州州长沃克还惹得一身骚。富士康案在州长选战中也被大做文章。
美国研究机构专家估算,按照41亿美元的补贴计算,威州每户要平摊1774美元。富士康在美国每创造一个就业岗位,就会得到超过30万美元的就业补贴,这种幅度的补贴令当地政府25年内都不可能回本。由于州长沃克在2011年将本州的企业所得税降至零,这意味着,41亿美元的补贴将由富士康员工缴纳的所得税偿还,投资回收甚至将晚于2050年。
当地居民已经揭竿起义,因为州政府一直在说没钱建学校、没钱修路、没钱提供医保,但富士康来了之后就突然有了41亿美元。威斯康星州大学商业学院的一群教授算了一笔账,如果把这几十亿用来支持当地的小企业主,能创造超过9万个就业岗位。
不仅如此,现在环保人士也不停地找特朗普的麻烦。沃克政府此前为富士康大开绿灯:豁免了对其进行环境影响评估、允许富士康拥有4.5平方英里的土地(大部分是农田)、特许富士康从密歇根湖取水、允许这座工厂每年排放229吨氮氧化物、240吨一氧化碳、52吨颗粒物、4吨二氧化硫和276吨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些待遇可以说是彻底推翻了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污染标准。这种放宽环境监管的先例被指后患无穷。
3. 商人大对决:郭台铭利用了特朗普的急功近利
在特朗普看来,富士康的美国项目意义非凡,不仅可以创造上万个就业岗位,协助共和党保住在该州岌岌可危的选民基础,也能向外界证明他所提出的利用贸易保护措施促进制造业回流的策略可以奏效。然而,特朗普这种焦急的心态也很容易被人利用。郭台铭可能恰恰抓住了他“用钱买投资”、急功近利这个软肋。
过去就有企业把如何套取美国更多政策红利作为主要目标的先例。这样的项目通常都难以长久,投资人在获得全部补贴或补贴减少时就会另寻他地。想想当年密苏里州的Mamtek糖厂也让美国人民后怕。当时该项目诱使美国地方政府发放了3900万美元特别债券作为启动经费,并提供了1800万美元的税收补贴。但该项目很快被证明是一场骗局,投资方不久之后就辞退了雇员并宣布破产,给当地政府留下了数千万的债务。
虽然说富士康不是一下子就能享受这41亿美元,但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经在富士康所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了巨资,使用征用权来购买房屋,并将拉辛县的居民驱逐出去。即使沃克无法连任州长,民主党州长上台也很难取消这一协议。
何况,虽然威州政府设有保护条款,假设富士康无法达到投资和招聘目标,就必须偿还所有的赋税优惠,但这个条款到2023年才会生效,这表示富士康在投资案启动5年内都没有违约风险,却可以享有税赋优惠。
4. 郭台铭留了一手 富士康的美国故事才刚刚开始
至于富士康食言的原因,也是有根可循的。想当初郭台铭也不可能只为了这41亿美元补贴就跑到威州去,他们太渴望撕下自己身上“iPhone代工厂”的标签,转型成为更高端的制造企业。资本密集型的“无人工厂”才是未来的主流模式,这本身就与特朗普寻求借助制造业大幅创造就业的初衷相悖。
而且特朗普说了:“从国外向美国回售产品的企业,我们即将征收35%的关税。”在特朗普“红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下,富士康当初到美国建工厂或许只是随大流。而且,把厂子搬到美国,出口转内销,也有利于富士康提高价格、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
可如今特朗普加剧了美国商界的政治化,而当前美国政局又摇摆加剧,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很多政策和许诺或许无法长期延续,特朗普反对自由贸易还可能给美国制造业设置“天花板”。面对这种长期不稳定的政治环境和不可预期的对外经贸政策,或许富士康只是在“押宝”,毕竟被打上政治标签的巨额补贴很可能打折或被取消,因此只能留一手,保留未来追加投资的余地,进而保留与下一任地方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
刚刚当选威州新州长的民主党籍艾佛斯(Tony Evers),已经在选前放话要与鸿海(富士康母公司)重谈条件,而艾佛斯重视公共建设和环境评估,可能对鸿海集团采取有别于沃克的态度。总而言之,富士康美国工厂投资案依然变数多多,但仅靠减税政策和地方政府的积极补贴,特朗普恐怕难以让美国制造业重现上世纪50、60年代的战后黄金期。
转发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