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小说 《北纬37.5度》 12/14日 2

好吧,我知道《不谈感情》还没写完,可是《北纬37.5度》实在太应圣诞节的景了,忍不住要写出来,《不谈感情》会在情人节左右完成来应景。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18-12-14 16:33:26
转发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2#


又快到圣诞节了,我有一个故事要告诉大家。每年的这个时候当圣诞乐响起的时候,我
便会想到这个故事,我觉得每一年我都会说一次,说一次。

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个好朋友江思齐。

江思齐是我的中学同学,性格不温不火,大大的眼睛,圆脸小下巴,笑起来有两个小酒
窝和上翘的嘴角。上高中那会儿,她古灵精怪的,不太爱学习。每次一到数理化的课,
她就坐直装作认真听讲,但是拿个笔,轻轻的在课本的空白地方哗哗的画。她画的有漫
画,也有卡通,或者速写,各种题材,想到什么画什么,但总是很有表达力和感染力。
记得有一次她给我看画的数学老师讲课唾沫星子乱飞的样子,我哈的一声就笑出来,想
忍住用手捂着最,却还咯咯的,最后笑到仰头看天花板。被数学叫起来,但是看着她的
脸,我更忍不住。结果就是叫到办公室,然后被罚写检查。

高三那会儿,她跟我说想考美术学院的插画大专班。我觉得她应该很适合。但是她妈是
一个非常非常强势的女人,粮食局里的科长,管很多人,家里也她说了算。包括江思齐
和她爸早饭吃什么,头发什么发型,冬天夏天穿什么,里里外外,事无巨细。江思齐想
考美术大专的事情当然是被她妈直接否认了。在她妈看来,美术能有什么出息,还是插
画,出版社倒闭那么多,说不定今天找到工作了,下个月就下岗了。她妈告诉她必须考
会计,没有商量,连毕业之后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在某个大银行,铁饭碗,旱涝保收。

江思齐虽然性格活泼,但是在她妈面前很是逆来顺受。她从小到大什么都是被安排了,
没什么商量的余地。毕业之后当然也是进了安排好的银行。不像王枫,丛小丽和我,我
们几个辗转了私企,合资企业,到后来自己创业。十年过去,大家的生活变得非常不同。

王枫现在是外企高管,她从小的志向就很明确,好好学英语,进入500强企业,一展女强人风范。她爸以前自己有过企业,被人骗了产品专利以后一蹶不振,然后一个偌大的公司就变成小作坊维持着。她没什么大小姐脾气,刚毕业那会儿让干什么干什么,进入轮胎公司人家让她布展,她就一个小姑娘拎着轮胎爬上梯子,放到最高的玻璃窗架子上。让测试轮胎,她就一个个推着轮胎看摩擦力。但是毕竟是从经历过大场面人家出来的,她继承了她爸为人处世老练的风格,即使从最苦的活儿做起,十年不到,已经是中国大区总监了。她可能是该公司史上最年轻的大区总监。

丛小丽一直朝嫁得好的方向努力。在我们读书那会儿,她每个寒暑假就开始了漫长的整容历程。工作以后更是在这方面投入巨大。付出总是有回报的,那时候还不流行网红脸,她也整成中规中矩的美人。在一众追求者中,她选择了官二代。现在的日子过的悠闲又有点无聊,巴不得每天跟我们聚会。没有聚会的时候呢,就去上上珠宝鉴赏课,或者是专门为她这种实在没地方打发时间的主妇开的私塾讲堂,学学《论语》什么的,以保持一颗文艺的心。

我则是海归创业典范。大学刚毕业的时候随着出国大潮到美国读了个学位,然后又赶着风投回国搞产品。跟我一起回国的藤大念书时候认识的男友,他做技术我做市场。刚回来那会儿,晚上赶PPT,白天一天见十来个风投,每个风投做一遍演讲,回答问题。我们的产品不是高科技尖端,但是我们对远景很有信心。人家投资,毕竟还是看你的想法是不是能跨过10年看到以后,还有你对人性有多了解,能够熟知人的每一个行动的动机是什么。这种东西不是量化的,你必须通过口才去说服。我们折腾的很欢,后来在红杉拿到了种子基金。

这几年来唯一不变的是思齐,一直在银行上班,一直就干着前台。我刚才说了,思齐长的挺可爱,但是如果你去银行看到她,就总能看到一幅恹恹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盼着下班,不盼着聚会,也不盼着任何事情的发生。她之前是做会计的,后来人家都提拔上去了,做小组长,做经理,她也不知道是不擅长周旋还是不肯提高业务水平,反而被调到了前台。她也不生气,反正在哪做都是一样做。

以前看到过一个讨论说,被安排好的人生是不是好。其实我们有时候挺羡慕她的平顺的。王枫家里起起落落,全靠她一个人打拼;丛小丽可不是嫁进豪门就可以享福的,她要斗婆婆看紧老公,上嫁省了奋斗,但是不省心;而我吗,出国的辛苦就不用说了,兜一转回来还得重新创业。但是思齐好像不那么想,她没说,但是从每次聚会她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从不插嘴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不怎么好。

聚会的时候,我们会谈香奈儿、正宗的法国餐、意大利南部小镇的太阳,她便默不作声。有时候她会跟我们嘀咕说:你们每个人都风光,瞧瞧我,把人生活成了无趣。我们便会赶紧说,你还抱怨个啥,想想你们林帆,多好的男人。

林帆是思齐3年的男友,一个在投行工作的青年才俊,一有空就到思齐银行下面等她下班,一起去吃晚饭。一提到林帆,思齐就会微笑。毕竟吗,他是她的骄傲。王枫还没男朋友,丛小丽大半时间见不到她老公,而我总是跟男朋友拌嘴吵架,他一点不顺着我。林帆就是一个很温顺的男人,每次小心翼翼的送她回家,生日时候送她个礼物。这年头,那么踏实的男人很少见了,我们都总是催着她早点结婚。

好了,现在该介绍的已经介绍完了。故事就要开始了。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3#

好看,继续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TOP
1
0
4#


那一天,思齐记得很清楚。十月底的一个周三,下午银行里人不多,大家都有点懒懒散散。几个柜员开始聊会儿小天,相互之前推荐一点最近找到的好吃的小食。这个时候,思齐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林帆的短信:“我最近要忙一个公司的项目,没有办法来接你去吃晚饭了。不过,我定了下个星期去法国的一周游,巴黎是你一直想去的地方。”

江思齐有点诧异的瞪着手机。最近林帆一直很忙,两个人甚少见面。他不接电话也常有,原来是在做项目。两个人约会三年,还是第一次说要去旅游。而且还是境外游,那么突然,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但是为什么突然要去巴黎?




江思齐赶紧到四个人的“女人话多”群里,给三个好友发微信:林帆下周要带我去巴黎,我怎么说?

“啊?”丛小丽不仅秒回,还大呼小叫的发了个表情图,“赶紧答应啊!”
说完,还@了王枫和程洛冰(也就是我),“一起给她出主意!我们姑娘要嫁了。”
这一@,大家就立即在办公室找了个借口上线了。我群的宗旨是,一@必有急事。王枫跟前台小秘说她有个电话会议,让小秘安排了个会议厅,锁定,谁都不能进去,她就自个儿进去一本正经的拿了手提电脑在里面上微信。程洛冰正好在给初创团队培训,看到事出紧急就宣布coffee break,到隔壁储藏室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开始回短信。

王枫:思齐,感觉他是在安排求婚啊?
程洛冰:巴黎这种地方,浪漫啊……桥墩边上走走路就给跪下来了,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丛小丽:我说吧我说吧,你先赶紧答应,然后我们帮你安排。
江思齐:为什么事先啥都没说呀?
丛小丽:不就是要惊喜吗!
王枫:先跟公司请假,然后去买几套漂亮衣服。
程洛冰:小子平时不温不火的,关键时刻倒是行动挺快。
丛小丽:钻石不大别答应!
程洛冰:他们林枫投行的好吧,买个戒指怎么会手软。
王枫:得有人拍照留念啊……不过惊喜求婚,你也没法安排摄影师。
丛小丽:你爸妈知道了吗?
思齐:还不知道呢,我不是先来跟你们商量吗。
程洛冰:我们这里一致的意见是,你一定要去巴黎,而且要漂漂亮亮的去。先去请假,买衣服,具体细节我们帮你落实。
丛小丽:拿到机票以后告诉我时间,我送你去机场。


正聊着,窗口来了个客人,一个60开外的大妈,手里拿着一张单子,朝着柜台走过来,旁边几个柜员正在聊着天,没有看到,大妈就朝着思齐这边走。

“喂~”大妈一边叫,一边用手敲着窗口。
“您好,”思齐猛的从微信中被惊到,赶紧抬头,看到脸皮耷拉的大妈,赶紧道,“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那,把这个给我结了。”大妈说着,递进柜台一张纸。

旁边的几个柜员还在相互轻轻的开着玩笑,没打算回原座。这年头,就柜员吧,还都是靠关系托进来的。长头发在修指甲的是行长侄子的女朋友,喜欢大红唇膏的阿姨是兄弟行副行长弟妹的小姐妹,那个刚毕业的帅哥是一个大客户的干儿子,谁背后都有人。思齐的妈已经退休了,能罩她的也换了岗位,所以现在基本上在柜员里面,她是最没来头的。

思齐接过单子看了看,“您那是外汇转账,不是这个单子。另外,您现有的户头是人民币户头,暂时不能用外汇结算。”
“不对,这个户头原来开户的时候是人民币和外汇联户的,你不要糊弄我。”
“对,外汇联户指的是境外可以提取现金,但是您户头里没有外币,必须要先兑换外币才能转账。”
“境外可以提取现金,境内不能寄外汇,你是在说中国话吗?”大妈提高了嗓音,“什么道理?”
“对、对不起,这是规定,我们也没办法。您必须先换外币。”
大妈横眼看了一眼思齐,“那如果人家拿了这张卡到国外取钱呢?要先换外币吗?”
“不用,可以直接取。”
“那我现在也是让人在国外直接取,为什么一定要换成外币?”
“这个……不在我们的业务范围……”思齐道。
“不,今天得告诉我,为什么都一样是直接取,我就非得换外币了?你那么故意折腾人有意思吗?”
“不是我要您换外汇,是往外寄必须是外汇……”思齐有些被大妈的气势吓到了。
“你不是在刁难人吗?噢,故意绕个弯,看人跑来跑去好玩是吧?我可告诉你,当初我开这个账户的时候,你们行里的人说了,是外汇账户,可以直接转。”
“是可以直接转……但是您要有外汇在里面。”
“看看,你都说能直接转了,还让我换。我跟你说,这位小同志,你的做法是不对的。你们明明说好了我能直接转账,你却非要我先去换外汇。你们的规矩不能一天一变。麻烦你现在帮我把帐给转了。”
“不,您得先有外汇我才能帮您转啊。”
“嘿,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讲道理呢?我心平气和的跟你讲道理,讲了半天了,你就是不听是吧?你看看你,什么服务态度?啊?连你们自己定的规矩你都不熟悉,还业务业务的,你根本就是不懂业务。”
“不是……”
“我说你不能那么那么不讲道理,不知道的人还被你耍着玩儿呢。“大妈提高嗓门,“大家说说是不是那个理儿,办卡的时候什么都好说,转账什么2分钟,一转眼,嘿,非要我先换汇。我今天就是不换了,就是要直接转账,马上要!”
“这个……”思齐为难的看了一眼周围几个柜员。大妈那种上来就找架吵的,谁都不愿意去惹事。“我们实在……”
“你甭跟我废话,我今天就一定要转账!”大妈的嗓门大起来,搞的保安都走过来看。刚进门的几个客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站在原地看着大妈发飙。“糊弄人是不对的,你必须认真的对待顾客。今天要是你不给我办了,我告诉你们领导,告诉消费者协会,你们大家看看,这小姑娘欺人太甚,非得给我折腾一圈,哪有那个道理!”

大妈嗓门一大,前台小姐赶紧拨通了楼上经理室的电话。经理登登登的就下楼了。
“思齐,怎么回事?”经理瞪了她一眼。经理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经常皮笑肉不笑的,据说以前是中专毕业,分配到后勤组负责接收信件的,一路奋力拍马屁爬升到经理位置。他对下属的态度很明确,分能够让他继续攀升和跟他攀升没有屁用两种。
“那个,这位女士的账户是人民币和外汇联户,但是里面没有外汇,她要转外汇出去,我说要先换汇……”
经理给了个白眼,不搭理她,然后赶紧转身对着客户,“不好意思啊,我们这位同志没培训好,可能不懂操作流程,我现在马上让她给您办理。”一转脸,立即拉下脸,隔着玻璃窗小声训斥道,“啊呀,那么点小事你都没脑子,她要转多少你先给她换了不就是了吗?一定要搞到客户不开心吗?”
“可是她没有填换汇单,我怎么换?”思齐道。
“从人民币户头转到外汇户头,还要我教你吗?”
“但是那样换也是要单据的呀……”
“你真是……猪脑子吗?”经理咬牙切齿,一副看着思齐就来气的脸,“算了,Wendy,你来搞定吧。思齐,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思齐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叫去谈话。按说反正也没做错什么,顶多就是跟平时一样被经理说一些道理,然后让提高觉悟,再让提高工作积极性。只要脑子里想些其它东西,半个小时的训话应该很快过去的。有时候思齐会在脑子里勾画一个张牙舞爪、爬牙的形象,经理一说话,那小人儿就开始挥舞手臂,这哪里是漫画啊,简直是动画。

而且今天本来也是要去经理办公室请假的,不如就一起吧。

走上二楼,进了了经理办公室。经理的脸拉的很长。

“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
“是因为…”思齐咬了咬嘴唇,心想是你叫我来的还问我为什么,“在接待客户的时候没有随机应变吧…”

砰的一下,经理拍响了桌子,“胡扯!你到现在都不动动脑子,一点记性都不长。我们分行在哪?在市政府家属楼旁边啊。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态度要好,客户有什么要求要满足。你的脑子怎么长的?”
“可是,您也说过要符合规定吗…..”思齐小声道。银行体统,出了错除了自己,往上扯三级,所以大家没事都不会绕过规定给自己惹事。
“我说到现在你还没明白呢?刚才的客户是谁?那是直管金融系统的副市长的二姐,你昏了头了敢那么对她说话?”
“可是我也并不知道呀……”
“那别人怎么都知道?啊,不说别人,就说我,我怎么就知道?江思齐,不是我说你,都到这把年纪了,你混不上去怎么也不找找原因?整天就知道思想开小差,上班时候看手机的事儿我就不说了,啊,可是你做事总得用点脑子吧?上次她来开卡,信用额度开错了,她打了个电话抱怨了一下,那个给她开卡的小李就被调到郊县的支行去了。那个还要我教你吗?做事看人,那么简单的道理。你说要是今天不给人家汇款,你是在拿我的脑袋往斧子上顶。要我说,你怎么就到我手下了呢?我早晚要被你个驴脑子害s。
我说江思齐啊,你多大了?都三十二了,跟你一起进来的、年龄一样的那几个,都升了正科级了,你还是一个柜员,你不觉得丢人吗?不说我们行里,就说你同学里几个,十年还跟人家刚毕业大学生做一样事情的,有几个?你去同学聚会还抬得起头吗?换别人大概觉得脸都丢尽了。”
“那有什么可丢人的……”思齐嘀咕了一句。
“嘿,你不嫌丢人,我还替你嫌呢。一三十二岁的人了,大事办不了,小事办砸了。怎么个不丢人?”
“经理,您别老拿年龄说事儿行吗?”
“怎么就不能用年龄说事儿了?你看看人家小景,才进来两个月就学会看人了,人家才22岁呐。为什么不能说你的年龄了?那只是我婉转的告诉你,你这十年白活了,还及不上一刚毕业的学生。人的失败都是有原因的,你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却总是跟我唱反调,有意思吗?我现在找你谈话也是为你好。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同样年龄的人都提干了,就你一人还留前台?别说在行里,你怎么不想想你都这年龄了,还大龄单身一个没人要,难道不是你的性格有问题?好女人哪,二十五、六的都被抢走了,你被挑剩下了,还不反思自己为什么失败……”
“经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下去了。对了,下个星期我要请一周的假。”
“不批。”
“为什么不批?我今年没拿过假期,而且现在不是旺季,昨天小张请假都批了。”
“你甭管为什么,我就是不批。”
“可是经理,下周很重要,我真的需要请假。”
“没门儿,要拿假期,除非你不想在这儿干了。”
“那好,我辞职。”思齐淡定的说,话一出口,她自己都有点惊讶为什么那么镇定。或许是因为厌烦了工作,厌烦了经理的嘴脸,或许是因为林帆能够让她扬眉吐气的走,走的漂亮,再也不用受那个气。
“你说什么?”经理眯缝着眼,那坐在椅子里的身子还驼着背,脑门往前冲,一副赌场混混不相信刚翻出来的牌的表情。“江思齐,你说话可要注意后果。像你这样的员工,我们到大学一招就是几千个报名,没人会拿你当宝。现在收回还来得及,我当没听见。你写个检讨就行了。”
“我说我辞职了。”思齐把声音放高一点,“我要结婚了,我未婚夫是中金投行里面做的,下周去巴黎。以后不用再看你的脸色了。听见了吗?听清楚了吗?”说完,她给了一个微笑,仿佛一个胜券在握的赌受,翻了一把同花顺给对手看。
经理的小眼一下子瞪大了,嘴也跟着长大起来。打s他都不会相信江思齐会辞职,这个没脾气的小姑娘会叫板,而且平日里看着孤单一人的她,居然马上要结婚了,而且中金是他们行赏饭吃的上家,这下都不知道得罪谁了。他一脸的惊讶夹杂一点后怕,再加上被下属翻脸的愤怒,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思齐微笑着看着他。经理脸色越是尴尬,她就越是从内心感觉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气。

离开分行的时候,思齐只有带了一个购物袋的东西,就是她平时的一些桌子上的小装饰品,和一本她随手画的卡通漫画。

众人显然是很羡慕她的离职方式,她一路走出大堂的时候,迎来的都是赞许的脸。

走出分行,她感觉外面的天空都是亮的。希望巴黎下周的天气也这么好,她想。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18-12-03 13:25:01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0
0
5#

写的真好看
TOP
0
0
6#

真好看!呼唤楼主,下文呢
TOP
0
0
7#

天呐希望这个不是那男的发错给女主的短信
TOP
0
0
8#

写得真好!楼主继续

TOP
0
0
9#

继续。pls
TOP
0
0
10#

写得真好!继续
安静 平和 与世无争的生活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