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原创小说连载 - 不知不觉

原创小说连载 - 不知不觉

鼓励,支持直接在网站开账户写小说!







(一)
北京首都机场,出国的人们的最后一站,精疲力竭的办了一天的出国留学的手续,成帆躺在床上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憧憬起在机场离开的一幕,想象着上飞机那天会跟电影里一样,情感大戏在那里上演,亲人一步三回头,情人呢则含泪吻别。
离开的日子终于到了,等到了机场候机楼,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一堆的人和一堆的包,这里除了大理石地板和旅客比火车站的地板和旅客干净点儿,也没太大区别,成帆才发现当前要紧的是怎么把他们那四个撑的要炸开的大箱子给托运了,而又不用交超重罚款。被褥,菜刀,炒锅,牙膏,肥皂,以至于牙签,他和老婆姜华把半个家都装里了,就凭这四个大箱子,不夸张地说就算把他们扔到荒岛上,他们也能幸福地活一辈子!
成帆知道他们去的不是南极,美国也卖日用品,但这边带了那边就不用买了,所以这么说那带的不是炒锅,那是美元!但显然他们的贪婪已经超重了,成帆凝视了箱子一会儿,炒锅不能丢,罚款更不能交,怎么办呢?他心说今儿我豁出去了一身痱子了,然后打开箱子不顾正直三伏,从箱子里抻出件厚夹克衫套在了身上,这把旁人吓了一跳,觉得这人是不是正打摆子呢,传染吧,所以人们都绕行了。因为手提帆布包不用托运,成帆继续把东西从大箱子里往手提包里倒腾减轻重量,见缝插针,塞了手提包个瓷实,原本一个软塌塌的帆布包塞得愣直挺挺地立了起来,成了条长方的墩子,结果随身的提包也不比托运的大箱子轻,区别是这个得他们自己"拖运"。捣腾行李流了一身臭汗之后,就是赶快买机场建设费,换登机牌,排队入关,风风火火东跑西颠像只飞来飞去的苍蝇,一套折腾下来也成了待发的包裹,没了生气,哪还有什么情感大戏的心情和时间,他们只是跟家人简单拥抱了一下,重复着“放心吧” “放心吧” 就入关了。但在最后转弯的一刹那,成帆还是透过关口的玻璃墙回望了一眼家人,家人还在远处倾身努力的目送着,这一瞥象相片一样永远地印在了成帆的脑海里。
又排队添了各式表格,然后再排队到柜台前等海关人员核实,虽然出境大厅里人们多得已经排成了好几条长龙,但没有火车站候车大厅的喧嚣,而是出奇的安静,只有劈劈啪啪盖章的声音在大厅里回响,像几个木匠在一个空屋子里敲敲打打,人们都在焦急而又平静地等待着通向自己未来的这盏最后的绿灯。
成帆以前是去美国出过差的,出美国的国境是什么签证检疫表格都不需要的,拿个护照就可以大摇大摆地上飞机,就差机场工作人员背后跟你说,慢走,不送哈,对出境人员不同的手续凸显国际交往的态度,我们的原则就是严防死守自己的漏洞,千万不能给别人家添麻烦,当然这说的都是好多年前的旧黄历,现在简化多了,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表格了,为什么?人有钱了就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就是这个道理。
通过了一道道检查,夫妻俩终于过了关坐在了候机厅的椅子上,成帆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口气是发自肺腑的,让每一个毛孔都松弛了。考试,申请,签证,辞职,成帆觉得自己就像游戏魂斗罗里的战士摸爬滚打过关斩将,但电子游戏里有三条命,成帆就一条命的机会,折了就算放弃了,每一关除了打拼还有等待,这可是电子游戏里没有的,现在可谓是两件行李提不动,但轻舟已过万重山。
“老婆,想什么呢。”成帆努力控制着脸上的笑,情意绵绵地看着姜华。
姜华什么也没说但眼睛流露出了甜蜜地微笑。
他刚离职的公司是个美国公司,不久前刚去美国出差回来,但这次他还是坐在靠窗的座位,抻着脑袋看着舷窗外的景色,心里感叹真不知什么时候再见了,已然作好了少小离家老大归的准备。
回想起上一次他去美国坐的美国的航班,一上飞机发现怎么没空中小姐全是空中大妈呢,本来还想享受一下金发美女的服务,结果变成了满脸褶子的白妈白婶,立马觉得忒失落,当时他心里纳闷了,美国这美女都干嘛去了,难道人家美女都不干空姐?美女不都想干这个吗?!航空公司搞什么怪,还想不想开张了?!带着一大串愤懑的为什么,开始了他的长途飞行,后来明白了乘务员的脸蛋儿在疲惫的长途飞行中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服务是不是真诚和体贴,白妈白婶时不时地嘘寒问暖,还真有点儿到了亲戚二婶儿家的感觉。
这次离家出国坐的是国航,倒让他不禁怀念起上次美航的大妈来了,国航的小姐虽然个个是婷婷玉立,秀色可餐,但美人必须高冷,皮笑肉不笑的服务已经暗示您了:“本小姐为你端茶倒水已经是你的荣幸了,要再提别的要求可就是你不懂事了啊。” 所以每次空姐给倒水,成帆居然有被临幸的感觉,不自觉地点头哈腰的。当然了,这是N年以前的老黄历了,现在国航的服务也规范了接轨了,空姐是又水灵又体贴,还真能让你找到爆发户的感觉。
成帆和姜华互相倚偎着,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睡着了,作着一个崭新的梦。
飞机降落在美国西部的一个机场,过关的时候海关的officer面无表情问了几个问题,机械地在他俩脸上扫了一遍,接着卡卡的一通在护照上狂盖,然后把头一扭,“Next!",他们这就算正式的踏上美国的土地了。
“怎们连Welcome to America都没说”,成帆边走边跟姜华叨咕,“这跟电影里不一样呀。”
“你别贱招了啊,人家没搭理你就万幸了。”姜华白楞了成帆一眼。
从候机楼出来一路到处都是别着枪,戴着墨镜,双臂包胸站着的警察,别说有事儿,没事都得让他们看毛了。出关在警察们虎视眈眈的监视下就像是进监狱,从某种意义讲,是进了无形的“监狱”,那是后话了。
“姜华!成帆!”,姜华的姐姐老远就在出口喊他们的名字。她姐姐早就来美国了,后来嫁了个老美,现在过着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他们上学就是找了一个跟她姐在同一个城市的学校,好有个照应。把四个大的箱子放上她大号的林肯SUV, 一行人就开足马力就奔着那个城市去了。
姜华姐姐边开车边介绍这里的情况,在他们来之前她就帮着租好了一个离学校近的公寓,还有公汽直达学校。成帆心说还得是实在的亲戚,办事不遗余力,来这城市,这棋算走对喽。
随着姜华姐姐的一路讲解介绍,成帆也“谢谢”不停地说了一路,她姐一看再不打住成帆就要感激至涕零了,淡淡的笑着说,“不用谢我了,等你们混出来了,对我也有好处啊,现在帮你们这也是投资呀。”
“哦,对对,美国什么地方都讲business吗。”成帆傻兮兮地接了一句。
“呵呵,这话你算是说对了。”她姐禁不住笑了出来,瞥了一眼反光镜,给了一脚油门,大林肯轰的冲了起来,在高速上飞驰而去。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