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灌水]南方南方南方

自小一直喜欢跟父母出去,觉得“外面”,“远方”,“玩儿”,都是让人激动得肚子疼的语言,从学校毕业之后就没少出去玩儿,以至于很多年都从来没回过家。:(这里贴一些游记,全都是以前在别处灌水贴过的,很多还没写完,大家随便看看吧。:)


(唯一一篇算正经写完的东西)

—— 螃蟹,龙虾,以及烤肉的ACADIA


阿葵堤涯[1]据说是全美游客前二十名的国家公园之一,位处缅因州[2]东边
的海岸上,里面有岩石海滩,渔船港口,淡水湖,还有蜿蜒的青翠山谷,是户外活
动的好去处.我们去之前没有预定营地,不过因为是半夜开车一大早到,在先去先
到的海城营地[3]还有很多空位.另外从车程从波士顿开是四个小时,但是要多
计划上两个小时的堵车时间。因为游人很多,并没有西部国家公园荒凉的世外桃源
感觉,只觉得象民风朴素的东部小镇。可是等到日光淡去,在海水和岩石周围跑来
跑去,又有故乡的味道----这世界太小了。

从八月三十号半夜出发,凌晨到海城营地,一些人睡觉,另一些人去海边钓鱼,中
午去南边的鲶鱼港[4]找鱼和螃蟹,顺路去看看灯塔,然后绕上去长塘[5],
回音湖[6],傍晚回到海城,第二天在东北部的环园公路[7]转一圈,沿佩西
排山路[8]爬上山顶,然后跑下山去看几个著名景点儿,下午回去长塘划小船到
日落,又湿又冷地去春墩桥龙虾店[9]大啃龙虾,回去继续BBQ大块儿的肉。
次日中午急急忙忙赶回波士顿。全程大概750英里,如果不算租车/超速罚单/
突然坏了的数码相机的损失,一人消费大概六十块钱。另外注意:下次野营一定要
多带些换洗衣服,和暖和的毯子。


*我们这里没有鱼

在深夜里开始的旅程,第一天总是只有很迷糊的回忆,我们一路瞪着漆黑的I95
数过三个洲,终于到了营地的时候已经东倒西歪,不顾门口贴的种种指示(后来的
惊险故事证明,门口贴的东西还是应该花点儿时间拜读),找了两块空地搭上帐篷,
一头倒进睡袋里。

居然有人丝毫睡意没有,还兴致十足地拿了鱼杆去旁边的海岸钓鱼,不过这个岛上
的鱼根本不吃城里鱼的面包和鸡腿,钓鱼的人在天亮之后提了四只螃蟹回来,营地
里开始冒出方便面的香味儿。跟营地管理人员交涉半天后,一干人被赶到另外一个
营地,重新搭帐篷倒进睡袋,还有人有精神生了一摊篝火烤腊肉,烟呼呼地往外冒,
同时也注定了“吃”成为我们这次旅行挥之不去的主题。

快到中午,终于每个人都填饱了肚子也强行睁开了眼睛。拿上地图(真应该准备一
份“鱼图”)和鱼杆,重新出去到这个依山傍水的小岛公园里。

这个地方水多而清澈,随便找一条小路下去就是一汪静寂的湖或海港,出发之前在
家门口的小渔具店打听消息,店主一提起缅因就两眼放光地说“Stripers!
缅因海边上多得是stripers!”,(据猜测,stripers是一种海
鱼),于是钓鱼的人从天还没亮就在车里有点儿痴迷地形容着将要上钩的鱼们,然
后梦想了很多种鱼作的晚餐,终于在鲶鱼港旁边找到了一个木头港口,一群人拎着
鱼杆螃蟹笼冲将下去。之后征战四方周折了几个小时后发现,鲶鱼港其实没有鲶鱼,
倒是有很多螃蟹。

在吹蒙码头[10]旁边看到出海钓龙虾的渔人回来,大家围上去流了一笼子的口
水,突然看见他船里的桶装了很多腥臭的鱼块儿,就讨了一些作饵,这东西还是不
招鲶鱼,但是之后两天那种臭鱼的味道传染到车里的每一个袋子,挥之不去,甚为
恐怖。


*比扑噜还顽固的螃蟹

收起鱼杆去看看风景,在漂亮沼泽[11]翻过一座小山去看蓝得要死的湖水,又
走了几个地方,但大家心里还是想着鱼,天色渐晚,眼看这次野营的晚餐里将要没
有一点儿海鲜味道,决定回去他们早上捡到螃蟹的海城去碰碰运气。

海城海滩就在营地的马路对面,是一大片由潮湿岩石和光滑水草铺开来的海岸线,
也是捡螃蟹人巨大的游乐场,傍晚潮水褪下时,突然多了一群人在石头中间跳来跳
去,抛出螃蟹笼和鱼线对着海水发呆。――不打滑又不怕踩到水里的鞋在这个地方
很重要,水草和水草之间都是小小的海水坑。

后来发现其实笼子也是不必的,很多螃蟹还不紧不慢地在石头缝里溜答,大概他们
不知道短短时间里外面的世界已经完全转变,海水越来越浅而猎人越来越多。大家
捡到了几个迷路的螃蟹之后兴致大发,开始认真地趴在石头上研究,螃蟹们很顽固
也很笨,死命抓紧了石头不肯出来,突然想到扑噜挥舞着爪子不肯去托儿所的样子,
只好转头往回走。

――螃蟹比扑噜好吃多了,夜深的时候大家挤在篝火旁边,烤了大块的肉和大只的
鸡,另外用大锅煮了热气腾腾的螃蟹。打开几瓶啤酒,突然有人看到天上很多星星,
肚子鼓鼓地钻进睡袋里,有点儿累可是幸福极了。


*爬一座小山然后划一片大湖

决定螃蟹是吃够了,第二天爬起来,趁精神好去爬山,这个岛上东边的一圈环园公
路,绕着一座比较矮但是很秀丽的卡地拉克山[12]转下来到海边,每开一会儿
停下来,看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景。我们在佩西排山路的入口处停下来,挽起袖
子爬到山顶。远处的海还是一种有暑热的蓝,大家分一个桔子吃,得意的四下张望,
一致同意回去的路是爬不动了,绕远走比较平缓的路下去。

另外说佩西排山路有一部分路是活生生从悬崖上雕出来的,还有些真的是要手脚并
用地“爬”上去,虽然有铁栏杆嵌在石头里保护,看到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矮小得
够不着栏杆的小妹妹走过,还是很让人提心吊胆。不过后来看到上面的栏杆上还吊
着很多小孩子,漫不经心地爬下来,又觉得自己这么顾虑比较多余。

爬完山照例要看看海,换了不臭的凉鞋和裙子,去另外一个波涛汹涌的岩石海岸雷
鸣洞[13],其实是很优美,但是游客太多,挤出来,觉得爬山只是腿部运动,
应该锻炼一下胳膊,回去昨天看到的长塘划船。

长塘旁边的小店租船价钱非常公道,拿了一堆双人扁舟推进湖里,再丢一包零食进
去船上。这时候太阳已经微斜,湖面上也有些缓慢而微斜的浪,我们划出去到湖中
间,打开湿乎乎的包吃东西,这时候刚换的裙子已经全都湿透了,咬牙切齿地拧出
一滩水,再往更远划,夕阳慢慢下降到树林背后。收了桨在湖中间打转儿。如果没
有我们的吵闹,这个平静而迷人的地方应该是修行的好去处。

但是零食终于吃完了,划回去岸边哆哆嗦嗦地换回去刚才的臭袜子和脏裤子。还是
很冷。正是去再大吃一顿龙虾的时候。


*龙虾烤肉啤酒的夜

这个岛入口处的乡间公路上一个接着一个,全都是挂着红色龙虾的饭馆儿,我们听
从朋友推荐,去了一个人最多龙虾味道最浓厚的春墩桥龙虾店,这饭馆大概没有大
厨,除了清蒸龙虾和几种下酒的海鲜就没有别的菜了。所有顾客都在手忙脚乱地敲
打撕扯着一大盘子龙虾壳。大家看上眼的龙虾从一个大冰箱里被吊出来,在厨房的
门口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浑身通红还有香味儿。我们心满意足地抹着嘴巴跑过马
路的时候,天已经黑得不象话了。

又生了更旺的火烤了比昨天还多的大块儿肉,――看来龙虾是好吃而不顶用的食物,
深夜的风有点儿冷,脱下湿袜子一头躺倒。

半夜有人听到帐篷外面神秘的脚步声,揉着眼睛爬起来走了一圈儿,发现一包零食
忘了收,被神秘小动物抓去偷吃了几口,只好又强打精神把所有东西收拾一遍。爬
回帐篷,外面又开始有脚步声!种种在《野外杂志》上才会出现的可怕故事在脑袋
里面打了一个转儿,真的是吃这么多肉受到的惩罚?但是实在累得连害怕都没有精
神,在帐篷里面留了一个灯昏昏睡去。早上睁开眼睛,所有好吃和不好吃的人都还
在。

后来才知道营地门口特别贴着一个条子,说这地方山鼬特别多,请游客争取跟他们
相安无事,不要喂也不要吃他们云云。大家作了一点点自我批评,把东西收进车里,
摸出地图和CD南下,离开这个有螃蟹龙虾和烤肉味儿的小岛。路上发现有些树已
经开始有泛红的枝叶,在阴雨天气里飞车然后堵车,夏天沿着I95的海岸线一路
远去。


[1]Acadia National Park
[2]Maine
[3]Seawall Campground
[4]Bass Harbor
[5]Long Pond
[6]Echo Lake
[7]Park Loop
[8]Precipice Trail
[9]Trenton Bridge Lobster
[10]Tremont Wharf
[11]Pretty Marsh
[12]Cadilac Mountain
[13]Thunder Hole
转发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2#

020604

7.21夜出游

charles river只有印象中的一排车密麻地排着,笨手笨脚地把借来的敞
棚车挤进去,太阳镜里每个人的皮肤都是很健康的咖啡色,夏天在太阳落
下之际打着哈欠拥抱那个城市.有时想,每一年再回来的那个夏天,虽然一
样地落着雷雨,开着一样的perinnial,定不是来年里深爱着我们的那个.
所以这里炎热潮湿的夏天,也定不是东海岸上随流光微笑着的那个.

 *         *         *

  有一年夏天我也有红色的项链
  在cambridge街边转了三个圈
  那条可以回家的路,却在中间

  很有礼貌地让过每一个行人
  不顾他们微笑,招手,或着默默
  因为迷路在异乡,心里很不安分

  开始是因为要找一个古旧的书店
  所有的顾客停步在门口熄着烟
  趴进太贵的图册,装成是很有钱

  有一年夏天我迷路了,身无分文
  地图上的标识总是太过认真
  还偷吃着已经在滴答着的冰棍儿

  又一年夏天仍有不眠的夜晚
  身边的朋友们醉着指点出城的路
  地图就在座位底下,可是我不肯看

  高速离开这地方渗入筋骨的暑热
  挤过开得很慢还直摇晃的卡车
  去那个也不是家,但有床的地方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5-27 17:11:49编辑过]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3#

030818


—— 陌生人眼里的波士顿

(一)

我们在新建的机场大楼里排队, 他笑说天底下效率最低的机场关口
终于建好了, 可是我回头看看这个拥挤而可爱的城市, 我们一再路
过的蓝色河水, 如爱护小朋友的老人, 每一次都有不同的糖果藏在
口袋里, 有的时候是烟花, 有的时候是缓缓睡去的帆船, 有的时候
是鱼线上挣扎的淡水鱼.

(二)

那么就慢慢排队吧, 我想我太迷恋这城市, 以至于满足在仅有的回
望里, 觉得离去也是无妨.

(三)

这河里经常会找到被水草纠缠的购物推车, 在急流里侧身而躺, 让
人背后一冷地想起某个谋杀故事的情节. 购物推车为什么会跑到河
里去, 和查尔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一样, 是个不如不去寻找谜
底的问题.

(四)

和所有在城里东张西望的陌生人一样, 我们既没有去过著名的植物
园, 也没有去过著名的博物馆, 只是每次开车下去同样的路, 去同
样的电影院, 台球厅, 和小饭馆. ----他空有一后座的地图, 只认
识去这几个地方的路.

有的时候我们冒险走一条不熟悉的路, 在六字路口中间犹豫, 六字
路口和单行线一样是这城市为陌生人埋下的网.

(五)

路上不断见到交通警察, 突然想到我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在市郊的小
镇无照驾驶, 去看索罗的湖和Bauhuas的小楼房, 再到Dunkin' Donuts
喝一杯咖啡, 觉得这样的美国生活很闲适自由. 那时候从来没想到
警察还会抓人,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明知作错都不怕. 小楼房们平淡
简单, 这不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城市.

(六)

我们想要去看看这里的旧书店,打印了一张地图开到Newburry街,
这街上有一整排旧CD店,小小间风格大胆的时装店,装潢高级的
地中海餐馆儿,以及一个上下三层的旧书店,可是就是没有停车位。
绕着街区开了几圈之后,冲下旁边大楼昂贵的停车场,再拉紧外套
在风里走到书店,没有窗只有顶天立地的书架,天昏地暗地挤了很
多排。我们失踪在书架中间,但是很快就被店主抓出来,说再看五
分钟就关门了。

不太情愿地回到停车的Prudential Center, 在楼上快餐区吃一碗
令人摇头的面,下去找车,这个大楼的停车费比面还贵。

(七)

Cambridge Square旁边另外有比较宽敞的旧书店,但是存货并不新
鲜。倒是那里的新书店,都面向专业的读书人,通常高级而丰富,
我们不算读书人,路过几次,只是在外面瞟一眼,还是把钱都浪费
在隔壁街咖啡座卖的甜腻的意大利蛋糕上。

(八)

去了太多次Main Street上那家门面不太起眼的小餐馆,习惯到每
次坐下都点同样的菜,走的时候都从柜台上偷几块同样的糖,却还
是习惯性地读一遍菜单,好像里面会突然增加什么令人兴奋的变化。

不用看菜单的餐馆是件让人很有安全感的东西,那些每次点同样东
西都吃不厌的地方才能算真正的好餐馆。

(九)

在雨点儿里开去机场旁边的Revere海滩,----其实是去探查鱼情,
有点儿灰冷的天,却还有人就穿短裤抬着鱼杆,往深处走到海水没
肩的地方。大西洋边这段海岸线是生长淹没渔人和水手的地方,我
喜欢这种故事的浪漫却不敢吃鱼。

(十)

走路回家的时候突然发现拐弯过来这街上的邻居都很精通园艺,一
家门口有香味浓郁的合欢树,垂了一路柔顺的红色绒须,还有高大
的热带植物。另外一家则有头发整齐精致的矮小灌木。这个地区大
部份住户只有疯长的草丛,和杂乱停车棚里一辆部件不太齐全的经
典跑车,尤其外籍住户的车通常装了形状独特的尾灯。大概车和房
子都是生活里值得钟爱的一部分。

他的家草丛疯长而车锈落,门口竖着一把猎枪和一枝鱼杆,窗前的
花头发垂地,跟这个城市十分和谐。

(十一)

去城里看了两出音乐会,可巧风格截然不同却是在同一间剧场,那
还是能冻掉耳朵的冬天,剧场本身非常古旧失修,只有一圈狭窄的
楼梯盘旋上顶台座位。随人流慢慢挤出门的时间很适合研究陌生人,
同时验证不同人群对一个地方的影响力,同样剥落的旧墙边,若到
处都是有光滑卷发说法语的美女,就很适合叫做theater, 而换了
头发长长摩托车手样的男人,就不得不称它做venue.

(十二)

我们发现华人超市有卖一种非常好吃的豆腐干,所以每次在炎热的
下午跑去那里买几包各种味道的豆腐干,然后坐在旁边的快餐区喝
珍珠奶茶并且参观路人。----陌生人的眼光是无情的,我们觉得一
边喝这种女性化的饮料,一边嘲讽排队人的长相是个不好的习惯。
但是那些豆腐干真的很好吃。

(十三)

和所有的陌生人一样,最后我总是带着豆腐干离开这个城市,回到
夏天尽头,一只孤独的小猫身边,那小猫无情而满足,只深爱此刻
生活,偶尔沉浸在片断回忆里,也觉得离开其实不难。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4#

010321

  —— 一个丝路的故事

那年夏天我十九岁,半夜失眠在嘉域关到敦煌的长途汽车里,月亮的圆脸就垂在大漠的
尽头,汽车象不肯睡的猫飞速地穿过平原,可是四周漆黑一片没有动静,所有东西在星空
下凝固,连同身旁沉在梦境里深爱的人,连同一车沉在梦境里的过客.

探着头进石洞里是斑驳的壁画,因为光线暗淡看到头晕眼花,洞外游人喧攘,我发现我其
实并不关心壁画的色彩缤纷,工笔的细致.我想要扔了那瓶水,拉他的手高声叫着跑过风
沙漫起的公路.让那些宫女们在天上飞舞吧,从年少时虚幻的梦到现在头发里的沙土,从
唐时大车人马远征到我们的两个书包在汽车顶上摇晃,这里是远方了,我们可以自由地
奔走了.

沙漠在那里都是这样的,有晒不完的太阳,有曲折起伏如美女身姿的沙丘,还有一匹可怜
地垂着头的骆驼,死死地抓住了它后背上系的那条绳子,啊已经给了十块钱了,再怕也要
骑着它,一同去沙丘背后,突然澄清一片有小树生出在两边的,月牙湖.

动物是不是跟我们一样地期盼自由,想望异地迷失的心境呢?无从而知了.但是回去的路
跑跳着在一旁,暗地希望它的负重没有那么难承担.我们可以放了手,爬上下一辆出关的
汽车往西边去,它却要老死在这湖畔,到背上的驼峰被压扁,到沙丘被风吹得失去了形状.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5#

030708

   —— 从日出到日落


前几日看的图片书里说到日光的颜色在早上冷淡, 傍晚温暖, 算来
到这里也有六年了, 却从来没有机会在同一天里看到日出和日落,
--大概可以怪罪于美洲大陆的宽广, 又看了一下Cape Cod的地图,
原来我们一直守着一个形状完美的半岛, 却每一次错过日出日落在
窗帘后.


因为生命之短, 我害怕错过任何一场烟花, 其实错过是件有趣的事
情, 大部分计划如果顺之自然都会错过, 反之若编排详细而期望太
高, 终还是会有错过的感觉, 只有在瞬间而生的impulse作出的事情
不算错过, 但是我们已经没有精力将每个impulse付诸行动, 大概这
就是衰老的迹象.

所幸我们没有错过烟花而且喝了足够咖啡来冲动, 打出三份地图,
再带上夏天衣服和鲜艳的沙滩毯子. Cape Cod半岛东边沿海一片都
是National Seashore, 有踩不完的细软沙子, 还有很多潮湿清晨里
的小虫子, 我们在Coast Guard Beach下来, 沿着五点钟的海岸线走
下去, 朝粉红色的太阳踢踢沙子, 早上的日光颜色真的是有些清冷.


再往北一点儿的Nauset Light Beach有走下去沼泽边的小路, 一路
上都是一种白色野花的芬芳, 还有露水浸润的绿色沼泽, 在沙滩上
雕塑裸女像留念. 去岛对面的一个Wellfleet Bay Wildlife Sanctuary
喂蚊子, 门口牌子上的种种野生动物一定是还没起床, 沿trail走了
一圈, 共计看到海鸥两只, 蜜蜂一只, 蚊子无数, 倒是后来跑回去
门口的游客中心, 有一间把人关在里面看外面的飞鸟的observatory,
又看到五种不同的鸟, 小兔子一只, 小松鼠一只.

累得不行, 开到北边岛的尽头, Beach Forest Park有比较阴凉的停
车场, 扳下车座睡一大觉, 被小孩子的嚷嚷声和强烈日光晒醒. 决定
去看看人类文明.


这半岛尽头的provincetown能拿来当做人类文明的浓缩, 这个海滨小
镇上住的大半人都是身材非凡的同性恋, 在码头上脱下上衣勾肩搭背,
我们看码头和海看到要晕倒, 回来街头上吃最大碗的冰激凌, 坐下再
看美女和同性恋, 不同大小和可爱程度的狗, 一个老头子在旁边忿忿
地用电子琴弹出宗教音乐来卖艺, 很久不见人来丢铜板, 后来却在昂
贵的龙虾餐厅里又看到他一个人独饮, 也许他也曾经有惊人身材, 和
爱人拉手经过这些街头, 不过, 吃龙虾卖艺的生活当是特别享受.


阳光渐弱, 再去Race Point等待日落, 在沙子上写一个人的名字, 趴
在救生塔下作梦. 等到云浮上海面潮水褪下沙滩, 在回家的路上停下
来买草莓, 又在都市里迷路, 漫长夏天里的二十四小时, 就是这么短暂.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6#

没有写完。。。:(

030622

    —— 仙人掌汽水和六月之旅

[路]

六月之旅共记2080英里车程, 大部分在人类文明象征的高速公路
上渡过, 租来的一辆现代牌accent小汽车足以应付, 其中有几处
很是盼望有一座houseboat, 两辆自行车, 或者一辆RV. 另有一处
忍不住照着路牌开下给4WD开的小路, 撞进几块大石头之后沿着坑
坑折回到大路上.

临走前买了一本有漂亮照片的国家地理杂志Guide to American
Outdoors Southern Rockies, 里面有各个国家公园的campsite,
hiking trails的介绍, 在飞机上安排了一下路线, 另外花两
块钱买了一张美国西部的交通图[1], 这些加上在各公园入口处要
来的地图足够用了, 其中开了一小会儿GPS增加信心, 但是GPS
远不如良好的方向感有用.

旅程从New Mexico开始, 向西穿过Arizona到flagstaff, 北上
大峡谷, 露宿一夜, 再北上Glen Canyon NRA, 露宿, 往西北方
向去Bryce Canyon, 之后穿山去motel住一晚, 再往西北去Capital
Reef搭营, 绕一个大弯儿往西去Arches搭营一晚, 最后西行去
Colorado的Mesa Verde, 在durango住motel一晚, 然后回去NM
各奔东西. 四个州的大路都笔直无阻, 警察对超速的人们也视而
不见, 通常到了公园路口才有小段险峻的山路, 现代牌小汽车到
了这些路有些呼哧, 需要换下低挡才能安全上下坡.

[食]

在Arizona吃了两个burrito之后饿了一晚, 跑到Glen Canyon旁边
的page城看到四川饭馆儿, 一激动就吃了一顿, 觉得不妥, 出去
野营怎么还能吃饭馆呢, 开始找炉子. 在旁边的Walmart里找到一
个Peak 1牌子的野营用炉, 结构非常复杂, 当天晚上大风, 在账篷
旁边点火, 怎么也点不着, 只好缩到睡袋里饿着肚子吃玉米片喝
啤酒, 第二天回到Walmart愤愤然把炉子退掉是后话.

还是饿, 在去Bryce Canyon路上的小镇里找到野营用品商店, 这回
买了一个烧butane有点火器的炉子, 搬到Bryce Canyon的sunset
point野炊处, 摆出方便面, 调料, 香肠, 蔬菜, 狠狠煮了一桌东西,
炉子的火很旺, 非常适合炒菜, 又发现锅有点儿小. 不过作两个人
的温馨午餐已经绰绰有余. :)

方便面作为味道丰富的快捷食品, 带去野营是最好不过, 加一点儿
蔬菜和香肠就是营养丰富的大餐了, 后来买了一种green beans带去
Arches NP, 炒了半天发现它很难熟, 只好统统扔掉, 看来有些蔬菜
不是好惹的.

用玉米片配啤酒在星光下痛饮是人生乐事, 只是疲惫不堪的游客们
都有点儿喝不动, 所以平均每晚喝半罐啤酒已经很了不起了. 另外
路上喝了一大桶白开水, 后来有人发现连汽水都喝不动了也是后话.
除去特别惊险的片断, 登山的路并不算辛苦, 剩下两块powerbar只
好在飞机上吃.

[衣]

下决心要晒黑一点点, 带了很多没有袖子的衣服, 刚下飞机场就差
点儿晕倒, 这个星期拍的照片曝光统统减了one stop, 因为西部阳
光连数码相机都对付不了. 还好还有防晒霜, 宽沿儿帽子, 太阳眼
镜, 后来在moab买了一件长袖衫, 总算没有晒成煤球, 可是忘记涂
防晒霜的耳朵在第二天就开始痛痒不止. 所幸大部分衣服还算凉快,
特别谢天谢地带了舒服的拖鞋, 和可以从山上一直穿到睡袋里去薄
软的裤子.

还带了什么爬山衣服都没带的人去walmart买一身短裤上衣, 去另外
一个超级市场买拖鞋帽子, 这说明准备工作很重要, 但也不是必不
可少的. :)

其它需要感谢的accessory有, 能背两个水壶和一个三角架还不让人
背疼的腰包, 不太打滑的球鞋, 有指南针的电子手表, Depeche Mode
的两盘CD, (这个在山路上听, "you are behind the wheel", 非常
合适). 后来想其实人是不需要这么多衣服的, 有两件容易洗很快晾
干的衣服足矣.

[住]

不能不说作为城里人, 我们对野营的概念只是一个浪漫的名词而
已, 国家地理杂志的旅游手册上有很多野营地的介绍, 一路开下
来, 感觉如果个人卫生不是一个重要问题的话, 可以花很少钱纵
横整个美州大陆, 开始野营的第一天晚上就发现问题, 有的地方
太冷而有的地方太热.

在NM和AZ的州界处买了一条印第安人的线毯, 当然印第安只是一
个促销手段而已, 线毯还是墨西哥制, 这条线毯加上带去的两个
不够专业的小睡袋, 在高原的夜晚来回包了几圈儿在身上, 还是
不够温暖. 就这样, 早上醒来也不是被冻醒的, 而是被晒醒的.

第一天夜里开到大峡谷的Desert Point野营处已经半夜, 在营地
里转了两圈儿没找到空位, 幸好有一队巴西人刚赏月回来, 跟他
们借了一小块地盘开始搭账篷, 发现夜很黑, 好心的巴西游客先
借了一个手电筒过来, 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 忍不住又过来帮我
们搭账篷. 并且指教一番. 很不好意思地蹭了一晚上营地, 之后
几夜又摸索出来一些经验:

首先账篷要搭在平地上, 不然会有站着(或者倒立着)睡觉的感觉,
其次, 账篷要搭在早上晒不到太阳的地方, 最重要的, 账篷不要
搭在风口... :)

13jun03

本来是这晚到新墨西哥的飞机被担搁在亚特兰大, 于是十三
号星期五不用也不能有太多惊险, 使劲儿啃玉米片, 一边翻
读国家地理杂志的西南部旅游手册, 开篇罗嗦了很多, 大意
是,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而西部的克罗拉多高原(其实这片
高原属于尤它州)是整个美洲水土流失(书上叫erosion)的最
好见证. 也是大陆版块漂移和流水冲洗一切的实例. 于是在
地图上划掉新墨西哥, 决定去尤它探望仙人掌.

坐飞机回来的路上又读了一遍这本旅游手册, 发现我们还是
错过了很多地方, 这城市的九点钟象每一个六月一样低垂着
夕阳, 坐在朋友的车里暗自想着过去七天七种不同的夕阳,
这就是所谓的时光灰烬.

14jun03

Albuquerque NM - [I40] - Flagstaff AZ - [Hwy180]
- Canyon Villiage AZ - [Hwy64] - Desert View Campground

[出行远方和黑豆卷]

从新墨西哥出来已近黄昏, 急急赶去大峡谷安营搭寨, 没有
时间检查注意事项, 一路上咬着墨西哥黑豆卷和一种很辣的
蔬菜汁追赶夕阳, 这条路是穿过印第安人聚集的开阔平原,
有人在AZ和NM州界处看到纪念品店, 看起来好象小时去过的
风景名胜, 有人在旁边搭棚子挂了很多东西卖. 兴奋不已,
就作了半个小时游客, 下去拍照片一圈儿, 买五块钱的毯子
一条, 后来同样的毯子在尤它州看到要十块钱, 觉得赚了大
便宜.

[黑黑峡谷和新账篷]

Arizona的夕阳是用数码相机拍不出来的火红颜色, 后来大家
笑说这四个州里, AZ是红色的, UT是黄色的, CO是绿色而我
们没来得及仔细观看的NM还是白色的. 除了眼睛被晒得很不
舒服以外, 这里傍晚的颜色变化令人感觉仿佛在开往世界尽
头, 南方平原地平线掉落的上方还漂浮着浅蓝和桔红的雾气.
和每个世界尽头一样, 路边上有恐龙动物园. 我们终于赶到
大峡谷的据点小镇flagstaff, 穿过漆黑一片的Kaibab国家公
园, 有人不合时宜地望着身后的满月联想起大饼.

盲目相信公园门口的小黑板, 决定去峡谷东口的Desert View
营地, 中间停车探头望了一眼灰黑安静的谷底, 有点儿怕怕,
跳上车继续, 在半夜时分赶到营地, 绕了一圈找不到空位,
有人勇敢而厚脸皮地跑到唯一亮着车灯的营地, 跟他们讨了
一角地盘. 把账篷从车里拖出来, 两个人对望了一下, 又傻
眼了, 虽然月光明亮得足够对望, 还是不太够搭一个可能需
要看说明书组装的账篷. 最后还是借地给我们这两个外国人
的外国人很友好地带着手电筒来帮忙.

长夜的最后一分钟, 拉开窗帘缩进睡袋里看着头上的星光,
夜很快侵染进来, 带我们去有仙人掌汽水的梦境.

15jun03

Canyon Village AZ - [Hwy64] - Cameron AZ - [Hwy89]
- Page AZ - Glen Canyon NRA AZ/UT - Wahweap Camp ground

[印第安人的川菜馆]

Desert View开出去有很多可以爬下去大峡谷底的小路, 不过
这个走马观花二人团饿得不行, 就知道吃早饭去尤它, 书上
说要去看大峡谷应该去北边, 站在南边的View Point上看了
一会儿, 决定下次背大书包去谷底的小溪旁搭营.

北上的八十九号公路一路上都是小型号的峡谷, 有地层断裂
的惊险景观, 天气干燥炽热得不得了, 一边狠命喝水一边往
地图上有湖的地方去. 一路流过来的Colorado River, 正好
在北边AZ和UT交界的地方, 被拦腰截住变成大湖, 决定去那
里看看.

Glen Canyon Dam身后的Lake Powell以前据说也是壮观的峡
谷, 在很多人的反对下被蓄水成湖, 现在是划船的好去处,
但是也有人说还是把水放了让大家回去峡谷, 这个故事听起
来有点儿象三峡, 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找一只船漂下曾经的滔
滔江水, 凝视湖底险峻的山谷.

Page是之后整个星期见到最大的城市了, 居然有超级市场和
中餐馆儿! 去超级了一下, 又吃了一顿川菜, 不太正宗, 沿
水坝上的公路下去告别人类文明.

[泡微凹湖和夜色]

在营地转了三圈后找到面对湖水的理想地盘, 扎好了账篷出
去问了一下才发现还要给钱注册. 这个marina是有钱人呆的
地方, 转下去看了一圈, 全都是私房船, 不过另一角码头有
租船的地方, 说沿湖北上怎么也要一两天才能看够风景, 大
家掏掏钱包, 决定去旁边不要钱的湖畔游泳.

很久没有这样依山傍水的感觉了, 其实整个科罗拉多高原上
的峡谷, 数千万年前也曾经是海底, 人类所有的力量, 比不
过一条小河后来流过缓慢漂移挤压着的大陆. 我们在湖边弄
了一脚沙子, 开出去看夕阳里的人类创作, 大坝顶端的高速
公路.

天黑的时候回去账篷, 这回总算有了手电筒, 却发现新买的
炉子在夜风中点不着火, 看着山下星星点点的船灯有点儿着
急, 一气之下钻回睡袋里饿着肚子喝啤酒兼吃玉米片. 湖边
的夜晚有点儿冷, 再次陷入仙人掌花的梦境.

16jun03

Glen Canyon NRA AZ/UT - [Hwy89] - [Hwy12]
- Bryce Canyon NP UT - [Hwy12] - Escalante

[新炉子和小小峡谷]

一路走一路看着地图计划明天路线的日子很有自由感, 前夜
看起来景致优美的搭营地在早上被晒得象蒸笼, 收起账篷穿
过Page, 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决定买一个在风里面也点得着
的炉子.

绕着尤它这几所国家公园的小镇都小得几乎可以溶化进高速
公路, 从进城的路能一眼望见出城的路, 还好都不缺旅游用
品商店和咖啡店. 在这样的一个旅游用品店兼咖啡店里看了
一圈儿炉子, 买了一个架在燃料罐上据说不怎么需要保养的
小炉子, 顺便坐下来边喝咖啡边看尤它照片集. 得出结论,
旅游摄影真是件很无聊的事情, 大部分好风景已经被所有人
从所有角度照过无数遍了, 不如买套明信片回家.

之后北上穿过Dixie National Forest, 红色山谷围绕着一
滩鲜艳的绿色, 我们平生没有看过这样炎热多变的山, 激动
得只能用哇和啊来代替赞美之辞, 又忘了刚才的结论, 掏出
相机咔嚓乱拍了一气.

[先把他们饿上两天]

在Page的超级市场买了一堆好吃的, 生菜, 方便面, 素的和
荤的香肠, 蜜瓜, 进Bryce Canyon NP门口的时候却看到路
边一个小牌子, 说今日山火危险很高, 绝望地拉着Park Ranger
问野炊事项, 发现有一个sunset point可以安全作饭, 赶去
一看, 设备齐全还很阴凉, 就摆出一桌子家当作了足够四个
人吃的东西. 并且发现, 什么东西饿上两天吃起来都有山珍
海味的意思.

Bryce Canyon游客挺多, 我们在游客中心转了一会儿, 看到
还有免费的shuttle来回各个景点之间, 就灌足了两瓶水弃车
而行, 后来才看到shuttle就来回到五点半, 不太够看日落的.
不过那时已经坐到峡谷另外一边的Bryce Point, 大家跑上山
看到峡谷又开始哇啊赞赏, 就没顾得上想回去的路.

据说Bryce Canyon的地质和其他尤它峡谷略有不同, 是一种
叫Claron limestone的石头构成的, 质的较软颜色鲜艳. 站
在Bryce Point还可以看到远处山谷, 很多年前一个叫Bryce
的摩门教徒家族放牧的地区. 我们沿着碎石和土铺的山路走
下去一点点儿, (其实可以沿rim一直走下去), 太热, 还是等
日落时好好走走.

[再把他们吓死]

DoTaNN认为我们的二人团是由"有相机的人"和"喜欢走路的人"
而不是"摄影师"和"爬山爱好者", 可以想象又背着三角架走
了两个处峡谷的景点之后, 大家鼻子上的汗. 正好这时来到
著名的Sunset Point, 有一条小路环绕下去谷底, 决定就在
这里看日落了.

走下去四周围黄黄石头的深谷, 有一圈儿可以仰起头来看天
的小路, 夹道狭窄而安静, 穿过去这段就是有些稀疏树林的
under the rim trail, 那些外表险峻的石头走近了细看才发
现其实非常松软, 有些岐岖的松树从石头中间硬钻出来, 旁
边一地碎石和灰土. 还有几座人形的岩石, 一脸不高兴的样
子站在山顶上.

这地方幽静得有点儿吓人, 走到trail的分叉路口, 前面指
着说有一个twin bridges, 再走一英里多, 正好上回山口去
看夕阳.

twin bridges前面有两条小路上山, 被一座高大的岩石分开
大家认为twin的意思就是两条路上山之后还会合并, 于是选
了那条看起来没人走过的路, 吭哧吭哧就跑到了半山腰. 接
下来的路, 看起来有点儿陡, 路面上除了碎石就只有一些很
瘦弱的草, "喜欢走路的人"发现借助一点儿惯性, 手脚并用,
还是能爬上去的, "有照相机的人"就跟了上去.

又爬了一会儿, 出现两个问题, 第一是刚才路中间有块岩石
挡住了没看见, 这条路到顶明显是不通的, 第二是大家的惯
性突然消失, 开始往下滑.

回头看了一眼刚才上山的路, 所有人都突然有要晕倒的感觉,
往下五十多米的山上, 除了我们正在用手脚使劲抠住的一块
石头, 一点儿结实的东西都没有, 再往下还有凶巴巴的大石
头等着有人撞上去. 有人开始乱抓山上柔软的小草, 小草们
纷纷被拉断, 还是有往下滑的趋势.

很绝望

很绝望地在书包里狂乱翻找能挖点坑的东西, 同时想象并商
量几种不同的滑下山的办法, 终于找到一人一支园珠笔挖土,
奇怪这种柔软的石头在关键时刻又不软了, 只是一个劲儿往
下掉小石头块儿. 很绝望地计划等会儿安全出山之后要吃点
儿什么好吃的.

"有照相机的人"终于找到一块儿大石头, 用它刨了一系列放
脚的坑儿, 大家用肚皮贴住山增加摩擦力慢慢下降到另外一
块安全的石头, 哆嗦着拍了几张照片. 半个多小时和一长串
小坑儿之后, 回到山底那块骗人的牌子前面.

如果你在一个夏天的傍晚某个国家公园里, 看到两个浑身是
土一脸疲惫的人走过来, 手里还拿着块大石头, 请原谅这些
贪玩儿的人们吧, 他们不太会爬山也本来没打算偷石头作记
念, 他们还误了最后一班回去游客中心的shuttle.

[追赶夕阳和享受旅馆]

另外一条上山的路平坦得不象话, 大家一溜小跑回到日落处,
正好赶上峡谷夕阳投射下来, 赞叹一通风景和我们运气的完
美之后慢慢散步回去游客中心, 旁边的树林里还有小鹿跑过,
这地方搭营该很不错, 不过谁都不提搭营的事了, 决定去下
一个小镇找间汽车旅馆, 好好洗洗身上的泥然后再好好吃一
顿.

这一找就又走了一个小时多的路, 才看到前面有一个空荡荡
的小镇上有一家空荡荡的旅馆, 扔下箱子出去转了一圈儿,
不但没有饭馆儿开门, 连加油站都关了. 还好能洗澡已经是
很了不起的享受了, 有人居然还有精神在门口架起炉子煮了
两碗方便面, 大家一边捧着面呼噜, 一边觉得人生幸福极了.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7#

030531

—— 这个春天有点冷, 以及L.Cohen的纽约城

多雨多灰尘的春假, 大家在地图前面商量, 决定是去东海岸的好时间, 可以去
大西洋边等待日出, 或者, 挤进曼哈顿出租车横行的街道看一眼这个光辉城市,
或者去吃.

穿过坑坑洼洼的高速公路出口, 穿过湿暗拥挤的海底隧道, 穿过L.Cohen的声音,
"New York is cold, but I like where I'm living", 穿过最后一段五月天,
突然眼前, 有霓虹灯的街口, 就是我们要去的府拉省, 黄昏时分, 歪歪斜斜平行
趴在短街上, 朋友的电话没人接, 有人提议说去散步, 被批评说在居民区里散步
是外地人才作的事情. 还是很不情愿地散了一圈儿, 走到红绿灯下, 朋友推开铁
门, 大家拥进去, 瞪圆了眼睛听他拨弄电吉它. 几曲过后, 刚好是晚饭时间.

还认识了一个东西叫GPS的, 有很多地图, 会坐在一边指点路线, 方向感很好也
从来不发脾气, 后来救了我们很多次. 回到波士顿后两天走的好几十里的冤枉路
上一直在惦念着它.

去全纽约最正宗的川菜馆, 被招呼到楼下雅座, 流着口水点了一桌子红油翻涌的
东西, 花椒和辣椒都够分量, 抹着冒汗的鼻尖跑出去, 去买蛋糕拿到街对面天价
的中文书店. 府拉省的街道象极了北京街市, 包括路上的积水, 提着塑料购物袋
的人群, 和店门口摆的一片有点儿委屈的水果们. 可是书价钱还是太贵, 决定去
看不花钱的东西, 比如说更多都市夜景.

终于穿过H.Crane的布鲁克林大桥, 因为不用看地图, 对路线概念始终模糊, 只知
到后来要拍夜景照片, 又穿了一次隧道去对面的新泽西某公园, 绕过拦路桩子,
海水另外一边浮动着一片光影, 就是我们的城市了. 本来空旷吓人的公园一下热
闹起来, 有人在墙角随地小便, 有人打闪光灯拍照片, 有警察车跑过来用大喇叭
叫我们出去, 有人匆匆上了车逃跑, 觉得没看够, 再跑回去曼哈顿岛有点儿荒凉
的财政地区去散步.

去看曾经有双塔的地方, 现在只有废墟, 塑料花圈, 和钢筋的十字架, 对面的高
极百货公司挂着重新开张的牌子, 走过去, 更多钢筋水泥丛林背后, 就是华尔街,
一个流浪汉倚在银行的门口找我们要烟, 在这个城市里, 外地人比流浪汉更容易
辨认.

到另外一个海边公园去探出头去看自由女神, 岸边夜钓的人一直在大喊有鱼上钩
了, 摇了很多遍都不见鱼尾巴, 我们想到鱼, 决定去另外一个chinatown开门到四
点钟的海鲜酒楼去吃夜宵. 夜深得要死了.

初到异地的时候醒来总忘记自己在哪里, 习惯性地伸手找闹钟看时间, 不知道东
海岸的气候是不是一年到头都这样阴雨, 总之, 我开始流鼻涕. 去全纽约最正宗
喝早茶的地方吃点心, 慢慢把一壶铁观音冲到没有颜色, 于是就忘了那个餐馆的
名字.

我们不能再跟出租车司机斗智斗勇, 弃车而行, 在地铁上拥着给好看的人拍照片,
帮不好看的人梳梳头发, 把鼻子贴在窗户上看阴沉空气里的商店招牌, 乘客越来
越多穿着越来越考究, 在Grand Central Station挤下去换车, 再坐几站, 大概
可以在开始下雨之前赶到大都会博物馆.

大都会博物馆的门口站了很多在野艺术家, 卖照片, 水彩画, 内画瓶子, 俄罗斯
娃娃的, 很多人顾不上看出名艺术家, 站住了研究人家照片构图, 摸摸俄罗斯娃
娃的头往前走, 都告诉过他们啦, 总有一些会被重金买下挂于高庭, 更多会被时
间潮水洗掉, 艺术真是个不讲情面的东西.

开始掉雨点儿, 艺术家们着急地往作品上盖塑料布, 我们跳上楼梯挤进高级的艺
术馆. 去找Manet和Velasquez. 站在名画面前说一个偷画的故事, 走过现代艺术
厅, 觉得现代艺术不可思议, 还是去看雕塑, 又开始讨论古人拖鞋的式样, 艺术
馆很不高兴地关门, 我们被赶出来, 在微雨的第五大道街头, 沿着在野艺术家的
作品摊们走下去, 一幅水彩画被浸湿. L.Cohen在耳边底声唱道, "那一块碎片被
从清晨身上折下, 它被高挂于冰霜的艺廊..."

初到异地要看遍名胜才好, 坐了几站公共汽车, 又下来穿过第五大道, 街边商贩
用一个挎包在卖的名牌手表皮包, 刚刚好是旁边辉煌商店里产品的翻版, 这好象
在大都会博物馆门口卖莫奈和毕加索油画的偃品. 我们也决定进去一家店看看原
版, 发现是家电器店, 大家轮流坐了一下舒服的按摩椅, 跳出来继续往前走.

要去看St. Patick大教堂, 在路前边看到另外一个比较小的大教堂, 顺便进去看
看, 有人吓唬说在这里拍照会被打进十八层地狱, 还是有人照拍不误, 有神情庄
严的人朝我们的方向看来了, 跑下去一个街口看白色屋顶gothic模样的St.Patrick.
里面正好在作晚祷, 众人齐声唱着一首听起来悲伤的圣歌, 也有人跪下祈求幸福
平安, 管风琴慢慢停下来, 然后主教用平仄均匀口音的英语开始说话, 我们听不
太懂他在说什么, 大意好象是, "不相信上帝就得下十八层地狱!", 晚祷结束.

再走下去时代广场, 天色渐暗, 去chinatown装璜暧昧的小餐馆吃南方菜和珍珠奶
茶, 外面就是little italy, 卖巨大香肠和俗气可爱的小玩具的街头市场, 停下
来在路边烟店里买三支雪茄, 并且为茄字的发音争执了一番之后, 街头市场也渐
冷清, 讲着一个黑手党的故事回家.

到Shea Stadium停了车的地方, 几个人在地铁站门口迷路, 看着车就是找不到下
楼的路, 结果拿着烟也没给票就跑进了地铁站, 被警察追过来拦下, 这是后话.

还有一些时光总不必记述, 总之又睡过一个多雨早上, 醒来已经可以去吃午饭了,
回到府拉省中心一家素菜餐馆, 叫作佛菩提的, 去吃一些豆腐作的种种, 还没有
吃完, 又有人觉得还饿, 另外带他们去大街另外一边的food court吃著名的兰州
拉面和烤羊肉串, 心满意足地出来走走, 继续买蛋糕和看买不起的中文书.

磨蹭到天晚得差不多可以在曼哈顿找到停车位, 重新开车进城停到华盛顿广场下
来走. 旁边NYU和SOHO的灯光有点儿桔红, 各种时尚商店锁上门, 留下橱窗里没有
表情的模特儿对着街心, 坐下在一家有整面墙杂志的店喝咖啡, 不太正规的巧克
力咖啡和纸面光滑的照片, 后来觉得不妥, 开了这么远的车来看照片, 出去再走.

走到累了, 想起来家里还有两只兔子和一条鱼, 大家一下生了归心, 跑回家去把
兔子们切块儿炒成一道名菜, 把鱼炒成另外一道名菜, 不会作菜的人围着锅拍了
很多照片, 搬到楼上, 发现我们在吃全纽约最正宗的一桌晚饭. 这两只兔子在回
去波士顿的路上被人惦念很久, 而同伙谋杀兔子, 一起出去游荡, 兼作照片模特
儿的朋友, 之后很久大概会被人和兔子联系在一起吧.

为了赶在上班人群的前面回家决定连夜北去, L.Cohen的纽约, "It's four in the
morning, New York is cold now", 念着地图上的出口, 放一张新的CD, 窗外春
光渐亮, 一车人东倒西歪地睡着, 微白天空下的高速公路感觉无比安全. 绕过有
点儿不平稳的大卡车, 再出两个出口, 停车在家门前, 却忘了自己还是在异乡.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8#

也没写完。。。:(

010729

  —— 白水行舟

州境外的48小时
————————
10小时: 开车去
2小时:  找地方,买酒
1小时:  搭账篷
5小时:  喝酒
5小时:  睡觉
10小时: 下雨
3小时:  看着一整只烤猪发呆
10小时: 开车回
————————
结局:   累死

白水行舟的48个小时,现在除了划浆的那边的手和肩的酸痛,一整天水泡雨
淋发烧的低温,吃了太多乱七八糟东西以后注定要拉的肚子,和书包里没有
拍完的半卷照片,已经记不得什么.

              ~              ~              ~

从这里南下到west virginia要十个小时,new river在我们的地图上根本没
有标志,于是就把地图全都给了前面的车,让他们去操心路的问题,车里三个
没有油门可以踩的人,东倒西歪地晒太阳.

对讲机的声音效果不太好,却一直能收到路上卡车司机cb radio的信号,很
有兴致地冒充了外地人的口音跟他们搭讪,然后说了几句就吵起来了,对骂
了一会儿以后加速,逃离现场.

开了很久旁边还是midwest平坦无力的风景,或者所谓风景,不过是高速公路
旁边散乱开着的野花,被朋友指正是害草的那种,麦当劳的牌子长得比别人
都高,伸了脑袋勾引啃花生的人,中午开到一个很象我们住过的城市,开始疑
心怎么走都是到不了图片上狂流的那条河.

但是再吃几粒花生的工夫,耳朵开始在上下山的坡度上听不清楚东西,本来
很大声的音乐也变得很遥远,两边的视野里山的形状,有各种字体的ADULT
VIDEO的广告牌躺在山脚,大家开始激动地四处张望,找厕所和吃东西的地方.

              ~              ~              ~

west virginia的高速公路大概都是从山石上刻出来的,再远一点儿深绿色
的山林上,还可以看到拉电话线过的一条一条的残缺.前面的车在慌张之余
拐错了一个弯,绕进山里一个精神病院去掉头,居然幽静得象祠堂,低矮的窗
都拉起着干净的窗帘.于是又有人在计划要把哥哥送来这里将来可以借机来
探访了.

继续往南开,一切都绿得不象话,可是天渐渐要黑了.charleston的城外区在日
落下很阴暗地欢迎我们,州政府金色的尖顶,从破落的厂房和居民区里探出头
来.但我们只是急着要到那个警车纵横的小镇里买酒,买大包的麦当劳,然后
去搭账篷.

到camping sites时已经有人帮我们起了篝火,另外一车的账篷足有一间平房
那么大,也复杂得需要两个博士学位来搭,围了一圈傻看了半天以后,居然搭
好了.然后忙着找树枝烤棉花糖巧克力饼干.凑了六块钱买篝火的木头,因为不
能随便砍树下来烧,夜晚随着蚊子的声音安静下来,只有我们大声地说着不合
时宜的肮脏笑话,很快就有人过来骂了.

半夜开始下雨,然后就一直下到我们离开west virginia的晚上.印象潮湿地打
着喷嚏,从骨里疼痛地刺进皮肤.

              ~              ~              ~

出去玩儿时起床总是很容易,一点儿也没有平常依依不舍的感觉,即使
是很阴冷地下着雨的天.介绍上说不管翻不翻船,都会全身弄湿的,所以
下雨也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船下去new river gorges的地方在路对面的山里,全副武装地戴了救生
衣和头盔,挤在旧校车的后面紧张地大笑着,说一些河里石头的故事,还
没有到已经很冷.然后突然有人提议要互相敲头盔测试它们的可靠性,于
是又乱作一团.

我们的导游没有什么头发,但是一大堆胡子,还是很酷,救生衣的胸前横
插了一把有齿的钢刀,都不敢问是作什么用的.七手八脚地把气船抬进河
里,这一片的河水很安静,周围深绿的山安全地围住,两边山弯曲过的地
方隐约地可以看到白色的浪花,在有泥沙黄色的水上跳动,然后就看不见
了.那里河弯过去以后,是第一个激流,叫"surprise",导游站在船头上笑
着告诉我们.

              ~                ~              ~

然后划出去开始讲翻船之后的对策,才发现身上湿透了在有风的河面上真
的很冷.导游看到大家灰白的嘴唇,赶快改口说着,"昨天我们的船没有一
个人掉下去,使劲儿划吧."其实根本不用使劲儿划,河水流得很快,只是往
下,往下.

这么安静地在河面上漂下去,望着雨点在水面上珍珠一样地滚动,也很美妙,
但我们费了这么大劲儿来,是来找刺激的,所以看到第一个激流,说了太多遍
已经不算surprise了的,顿时都伸紧了腿靠在船栏上,挥着桨漫无目的地往
奔腾的水里插.船象烹饪电视里新鲜的鱼在水池里要逃跑时挣扎翻跳了几
下,再抹一下眼睛时,周围又平静下来了.身后的船里有人掉出来,很快被救
回去.没有什么惊险.

导游抹抹胡子,开始讲自己的生平传奇.一边把船拉去别的船旁边打招呼.
身后不断有人坐着单人的kayak划过来,然后在前面的白浪里消失.但是这
里的河其实不算很急,淹死的人还没有在山脚下高速公路口撞车死的人多.

又过了几个有奇怪名字的激流(有一个叫"厕所坑"的),不外如此,刺激被又
冷又饿的感觉代替.爬上岸边吃午饭,又冷又潮湿的三明治.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9#

020121

—— (在三番的)假期

讲到有车的生活之可爱, 是说夜半三点, 突然饿了, 又不想煮东西, 其实也许是找借口要出去作一个stranger, 于是跑去Denny's油腻的桌子上铺开了装着看的书, 一杯接着一杯喝免费续杯的咖啡. 如果天亮的时候不用去工作就完美了. 可是天亮的时候, 坐进一年半没有洗也看不出来的破车里. 再买一杯咖啡带走. 心想如果有电视多好, 可以躺在沙发上看录像带, 也是这么一晚.

在这个地方也可以作一个stranger, 因为我们的101是开去城外冰雪覆盖的树林从高速公路变到乡村小路变到一排车挤在一个trailer后面瞪着车灯要找地方超过的路去了. 在没有暖气的乡村学校里哆嗦着抱紧睡袋, 也是在地上, 饿着肚子作清炒土豆丝的梦.

Always easy to have fun, hard to live, easy to love, harder to be together. 有点儿阴天的早上我们去村里唯一开门的小餐馆, 要short stack of pancakes and hash brown. 一口气倒了半瓶的糖水上去吃完. 鼓着肚子去荒凉的湖边继续走, 雪地上只有野鹿慌张的足迹.

在哪里都可以作一个stranger. 这小城里大多数的entertainment不过都是朋友, 或者朋友的朋友在便宜的咖啡店里紧张地插了一堆音箱, 现煮现卖出来的. 连电影也是朋友的朋友, 用低得不可想象的budget作出来的, 说好了是科幻片, 最后一幕却打出当地最出名的小河边上, 算是地球, 满场的观众笑作一片. 跟着暗暗地偷笑, 心里想, 如果家是那个闭着眼睛也可以走回去的地方, 就真的没有地方好去了.

决定放弃今年的加薪改要no-pay-leave. 也不是因为有什么正事要作, 只是在陌生的地方游荡, 这样的感觉象极了作梦, 这样的作梦或许也可以补救平日的睡眠不足. 谁叫生命这样短暂, 要我们用做梦的时间在现实里做梦. 嗯, 其实生命一点儿都不短暂, 可是现在, 现在太短暂了, 你眨一下眼就今天就变成明天, 然后突然dead-line们就过了.

旧车和无论如何也离不开的人都是这么宝贵, 我还有一些, 无论如何也看不完的书. 倒是旧车却好象越开越新了, 一冬天没有修还会呼哧呼哧地跑, 唯一的问题是有时候会吃掉CD吐不出来. 想起在城里那些上坡下坡陡得吓死人的路, 如果车和鞋子一样可以带它到处走就好了. 可以在chinatown路边停下, 穿过去几条街就是"城市之光"书店.

唯一的问题是有的地方, 离别的时候我们不知道, 以后竟没有机会再访.

020605

奇怪花街的盛名, 在满街鲜花的照片里已经找不回, 追着半天没有拍到的那只瘦小的猫, 却似乎
更可爱些. 突然想起自己要养猫的计划, 只是怕它会在那些懒惰的日子里和墙角没有花的植物一起干枯掉. 看了一半的那本故事, 里面讲了在未来人类如何用empathy test来测试有血肉的机器人. 据说动物是没有empathy的, 因此不会同情别的种类的动物, 只有人, 每天这样胡思乱想, 害怕还没有出世的猫之死期.

(注:写这些字的时候还不知道,我的小猫,叫扑噜的,那时候已经出世了,虽然只有一点点大.)

在楼群里走来走去的时候很喜欢那样的生命力, 照片怎么拍也拍不到的, 其实有一些楼和楼旁边的东西已经很落魄了, 可是有特别的魅力, 好象曼哈顿从broadway最繁华的地方往下走, 过了几十个街口, 就是喷着满墙的路画关了门的店铺. 繁华的生机, 总是要倚在这城市的边缘另一个极端外张望, 才会动了心想要搬家搬十几个箱子的书进来住下.

三番moma的建筑风格, 自己也可以作一件新鲜的现代艺术品了, 我喜欢高深而面积狭小的楼, 有弯曲的楼梯一路上到天窗的楼顶的, 这又有点儿象纽约的guggenheim, 不过那里的楼梯是盘旋在墙边儿的.

那个看了很多次的摄影师叫Edward Weston, 他年轻的时候拍照片形状近乎完美, 到老去时却单喜欢走到海边找一些很不完美有惊人线条的景物来拍, 有一只躺在沙滩上死去的鸟, 叫pelican的那种有修长翅膀的, 每次看到都会心里震动一下. 最初从生活中努力追找完美, 到年迈时从眼前每一幕看到动人的东西, 站在小幅的照片前跟死去的艺术家一起老去.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5-27 17:57:21编辑过]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10#

020714

—— 时间灰烬

230602 Chicago, IL >>

在闷热的天气里去大城市主要街道散步简直是找死, 相比之下芝加哥算比较痛快的死法, 咬住牙走过密西根大道的一半, 芝加哥时报的楼旁边有很清静的花园广场, 可以躺在玫瑰花藤之间看对面战前风格的建筑物[1].

一直有人找我们要烟要钱, 还一定非要一个很精确的数目, 嘴巴干得没有心情跟他们讨价还价, 两毛五分钱和**钱, 一样是救不了他们. 可是我们看起来就很有钱么, 不如说看起来很好欺负. 想起来年轻是碰到要钱的人, 总要坚持拿他们需要的钱, 去买吃的东西才给他们. 这样的捉弄和不信任, 大概是很残忍的事情.

偷偷跑进别人学校的毕业典礼, 也许因为是商管学院的仪式, 又是邮购课程, 穿着袍子的学生们脸上没有什么喜色, 只有吓人的成熟和业历. 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外面码头[2] 上舔一桶冰激凌, 却在这里穿着不合身的袍子排队和一个头发很少的人握手, 实在是有点儿想不通.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毕业典礼, 如果剪裁掉偷偷跑进来的人还是很感人的时刻. 也许等我老得什么都记不清楚时, 可以回忆说自己的毕业典礼就是这样, 在一间天花板上有星星的礼堂里排队, 却想念了一个上午外面的冰激凌车.

[1] Tribune Tower and London Guarantee Building
[2] Navy Pier

290602 Ann Arbor, MI >>

安堡的书店[1] 和唱片店[2] 都是从天花板堆到地上, 还有多出来在地板上不小心会踩到的, 可是却和这个小镇一样的亲切. 怎么样的地方才算亲切, 大概要几间那种有些破旧的咖啡店和书店, 挤在找不到停车位的窄小街道上[3] . 我们坐在其中一间店[4] 的落地窗后面, 挖着蛋糕一边研究来往行人的裤子和鞋. 统计了一下, 穿破烂凉鞋和球鞋的行人们, 通常也更加亲切.

要去吃东西的店[5] 正好关门休息两天, 在旁边比较不起眼的地中海饭馆儿[6] 花园里, 找了树阴下的桌子, 叫一杯土耳其咖啡, 一些清淡的盘子, 等待太阳下山. 吃得太饱, 到转弯过来另外一条街上捂着肚子散步, 整条街都是看起来很高级的饭馆, 在路边上搭了桌子, 另外有穿着文雅的人们用刀叉对着大块的肉比划. 旁边还有更多暂时没有关门的书店[7] . 我们激动地来回过着马路, 爱死这个城市了.

有很大一部分这种东张西望看来的东西, 到眼睛后面以后或许会直接进入垃圾回收站. 好奇心太强烈的人会告诉你, 时间灰烬, 和鞭炮烟花一样, 要亲自点燃了收集才最好.


[1] Dawn Treader Book shop
[2] Wazoo Records
[3] State Street
[4] Espresso Royale Cafe
[5] Earthen Jar
[6] Jerusalem Garden
[7] Afterwords

030702 NYC, NY >>

半夜一点的曼哈顿南区比白天车还多, 又加了很多喝醉酒在街道中间游荡的人, 出了隧道第一个路口就拐错了, 眼睛比开车的脚还累, 用这样的心情来看纽约, 也许就是扑噜第一天搬来的感受. 于是除了着急又凭空生了歉意.

如果你在一个假日的夜里在第十街上看到一辆车来回反转了三个圈, 十分钟后又绝望地开回来在不许停车的地方平趴进去, 曼哈顿真的是一个可爱复杂得令人晕倒的地方. 也不是一张字体太小的地图可以说清楚的.

去找一间店打电话, 发现阿笨的电话坏了, 出来的路边居然有人摆了一张桌子在卖自己的诗, 停下来读了三首, 跟卖诗的人说现在只有心情读一些绝望忧伤的诗, 没有的卖就算了. 再转过头来看车, 旁边停了一辆垃圾车正要把它吃掉, 丢下诗跑去救它回来.

之后的三个小时有三年般漫长, 在这样的夜里华儿街的灯火已经太淡, 警车的鸣声也没有了回音, 再往前走, 就是原世贸中心的遗址, 夜晚的蒸汽已经散下去, 连闯了两个红灯之后发现电话, 换着打了几个电话号码, 成功地找到阿笨.

第二天早上开车出去这个城市的时候, 所有的道路在晃眼睛的阳光里变回那些地图上错落拥挤的喧嚣盛市, 不知道它们会不会记得一个也是没有家的人, 曾经这样听不到夜的声音, 在惧怕里寻找着.

040702 Boston, MA >>

先要抱怨一下, 曼哈顿岛上也许是埋了很多宝藏, 隔几个街口就一整条路地挖开来, 千万不要开自己的车去, 出城的时候发现租来的车底下有一大块塑料的东西掉下来, 一路晃了半天很恐怖.

我们收好全部家当, 去波士顿城里的烈日旁边找了一群会包寿司的朋友, 和一个摇摇晃晃的乒乓球台, 一间热得可以把人蒸来吃的台球屋, 等待日落顺便等待烟火.

在人挤人的桥上流着汗扳着栏杆看烟火, 应该是很笨的消暑办法,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跟那些聪明的人解释, 烟火对我有特殊意义, 从最小时站在阳台上看国庆烟火回来激动地写日记, 到大学毕业的夏天在拥挤的街上和朋友们对笑, 纪念明天的分别. 也许是时间成为灰烬时的光彩, 而我们总是在第二天分开.

第二天在我们打着哈欠擦着头上的汗时来临.

050702 >>

因为睡不够所以一切都象是在梦游, 反倒是梦境比较清晰些, 好象那些墙壁, 沙滩, 海水, 夕阳的颜色, 在照片里都不够正确, 但这些是时间灰烬, 也许应该转换到不同深度的灰色.

日历上的岁月也是灰色的简体字, 回忆没有光彩地沉默着.

好象整个东海岸的人都挤在去鳕鱼角的路上了, 刹车, 加速, 刹车, 加速, 忧心忡忡地看着前面车的牌照, 抱歉着生态环境, 咬着草绿色kiwi味道的糖, 很需要一杯咖啡.

三个小时之后, 我们坐在这个海滨城市一间咖啡店门口, 抱着一堆巧克力咖啡和甜得要命的点心喂鸟时, 突然想到只要不是不能得到的东西, 大部分的愿望, 经过足够长时间等待都可以满足.

深刻的第一印象是很多不穿上衣的英俊男人, 在一条要出海的船前聚集, 看了一会儿船的名字, 发现他们还在互相又亲又抱, 很可爱. 而且身材都象是romance小说的封面图片一样精致完美, 还有蓝色海风的背景, 大概真的是在梦游.

临街的画廊里面在卖一位华人女画家的油画, 也是这样风格容貌动人的女子像, 停下来翻她的画册, 居然有几百张风貌不同的主角, 不知道她哪里找来这么多美女.

但是我们其实没有这么多时间等待愿望实现, 我们要在夕阳下山之前找一个比较静寂的海滩等待日落.

050702 >>

夕阳下山的时候把鞋子丢掉, 赤脚走在冰冷的海水里等待下一层浪, 可惜我们去的海边没有冰激凌车, 只有空荡的救生员台, 和余光里飘扬的风筝, 放风筝的人一嘴酒气, 转过头递过瓶子和风筝的线过来, 大家就成了朋友.

太阳从云里面扑通掉下去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有金色的光彩, 用便宜照相机说不明白的那种, 很想留下来在星光底下继续踢着沙子啃玉米片, 但是更饿的人说, 中国城有一间很好吃的餐馆.

回去的路上终于找到了冰激凌店, 白天在路上挤来挤去的车们应该也呼吸着腥咸的海风, 打一个哈欠熄火了, 车里有冰咖啡的味道, 还有一个曼妙的女声在唱, "the only comfort is the moving of the river"...

我们很快就回到了河水的另外一边, 对着一碗赤色的龙虾瞪眼睛, 拿起筷子玩弄盘子上罐头的蘑菇. 旁边吃饭的一桌有黑帮老大气派的外国人, 指着墙上的中文点了一桌新鲜奇妙的东西, 吃饱了的人开始研究他们盘子里的肉, 很后悔没有多一点儿冒险精神.

午夜后的波士顿中心花园, 每个亭子大概都是一个没有墙壁的家, 里面流浪的人卷起毛毯, 用冰冷的眼光卫护自己的梦. 站在干涸的喷泉前面, 听这城市静寂的夜, 累得说不出话来, 收拾好沉默也回家去.

060702 >>

天气转凉但起床还是件艰难的事, 跳过栏杆到对面的杂货店买汽水和花草, 头发散乱拖到地上的温带植物, 有点儿垂头丧气的向日葵, 和貌不惊人地温柔着的浅紫色雏菊. 到处张望了一会儿这安静陈旧的城郊区, 心里小声地和未能见面的朋友道别. 那些花儿死去之后, 他也会带一片花瓣去河水边, 小声地说"再见"么?

比起再见, 更喜欢令人没有准备的突然消失, 象St.Exupery, 济慈, 或者徐志摩, 不然怀念和牵挂都是这么难堪.

搬了一盘子点心在意大利咖啡店 (也只有我们, 跑到美国来喝意大利咖啡) 门外坐下, 看着大部分点心渣儿被风吹跑以后, 说, 我们去一些书店和唱片店.

这个地方真是可爱, 有很多在不同角度分了五六条路的交叉路口, 我们去的书店专业卖诗歌书刊, 就在这样一个六字路口旁边. 几次走过, 都有迷路的车, 站在路口中间发呆. 书店里有一只乖巧得象猫的狗, 还有铺天盖地的书架. 很不好意思地发现, 我们要翻看的东西, 法国人的M到V, 德国一直到R开头的诗人, 都高不可及地排在最顶几层.

又跑回去桥上等待落日, 然后跑回另外一间咖啡店, 转了一个圆圈之后, 咖啡店门口卖唱的学生, 朋友的朋友, 拨几个弦给我们唱, "有你或者没有你". 但是乌云飘飞过来头上, 我们张开手心, 中间都有雨点儿的湿润.

出来的路居然一点儿都没有走错, 雨水终于在黑暗里洗过车窗, 我们把音乐调低声些, 折过下一面地图, 顺着仲夏夜晚拥挤的跨省公路从这个城市消失.

110702 >>

时间微印

鳕鱼角就是Cape Cod啦, 那个很多英俊男人抱来抱去的地方叫Provincetown, 看落日的海边是Race Point, 去吃冰激凌的店是路边上的Ben & Jerry's, 中国城里去吃的那家叫Little Peach, 不过后来在Prospect街上吃的那家川菜馆更好吃, 死活想不起来名字了, 诗歌书店是Groiler's
Poetry Bookstore, 里面的狗叫Jessica, 最后去喝咖啡的店叫做Peet's Cafe.
you are innocent when you dream http://www.flickr.com/photos/exit42/
TOP
0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