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万圣节还债贴......历史上的社会大恐慌事件

叫魂案

1768年的中国,和平已经笼罩这片土地一个世纪了,随着美洲白银的涌入和高产美洲作物的引进,中国开始了一次新的人口爆炸,到处都是一片繁荣的景象。就在这一片歌舞升平下面,一股暗流开始涌动。


1768年初春,在浙江德清县,一件很偶然的事件触发了久已埋藏在民间的某些东西,掀起了一场席卷半个中国的恐怖浪潮。德清有个破庙,里面几个穷和尚对于信徒都去观音殿烧香拜佛感到非常不满,于是就和一个姓徐的朋友商量了个损招,他们放出谣言,说是有个叫吴东明的石匠在加固观音殿附近县城的水门和桥梁的时候,使用了叫魂的妖术。叫魂是“术士们通过作法于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衣物,便可使他发病,甚至死去,并偷取他的灵魂精气,使之为己服务”的一种法术。在这个谣言里,吴东明是把写有受害者名字的纸条放在木桩上用大锤敲打,这样桥基会更稳固,而被施法的人轻则大病重则丧命。就这么一个并不怎么精彩的谣言,居然在当地很快流传开来,并且产生了若干变种。而到6月份的时候,谣言已经到达千里之外的武汉一带。也就是说在大概100天里,以每天10华里的速度推进。比欧洲中世纪黑死病的推进速度还要快。初秋,谣言进入直隶,向西,10月进入山西,甚至远到外蒙。半年时间内,这个谣言蔓延至山东、江西、河南、河北、内外蒙古、陕西、湖北、湖南等地。在没有大众传媒的时代,这个速度相当惊人。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2#

谣言的第一个作用是恐怖,2亿人口被一个荒诞不经的谣言折腾得人人自危。接着人们自然开始进行各种预防救治措施,于是又派生出各种药方咒语,比如有一个符咒就是这样说的:“石匠石和尚 : ,你叫你自当。先叫和尚死 ,后叫石匠亡。早早归家去 ,自家顶桥梁。”再往下,人们开始主动出击,把矛头对准一切他们认为可疑的人。而外来人口,比如乞丐,僧侣首当其冲。前面所提到的咒语,矛头直指石匠和和尚。于是恐慌中的大众又开始了一场恐怖的宣泄。这和后世的文革有点类似,都是没有什么政治权力的大多数,突然间拥有了对少数人杀伐专断的权力。于是人们带着一种充斥着荒谬的正义感的兴奋投身其中。人们或动用私刑,或把可疑者扭送官府。官府对此事很是尴尬,作为社会精英阶层的官员自然很清楚谣言的荒诞。但是如何平复治下百姓的情绪却大费思量。这都是明摆着的冤案,你判吧,于法不合。不判吧,下面乌泱乌泱多少群情激愤的老百姓瞪着自己呢。所以多数官府采取了一种和稀泥的态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3#

tiao. deng kan
TOP
agree
0
disagree
0
4#

支持,请快写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


前排,撒花。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

文化ID的坑要占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终于这案子惊动了乾隆爷,刺激皇帝神经的还有割辨一事。在谣言的传播中,很重要的一个叫魂手段是割掉被害人的辫子来做法。金钱鼠尾的辫子虽然以现代眼光看丑得惨绝人寰(不要被辫子戏误导,真正的金钱鼠尾辫极丑),但在“我大清”年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于是皇上开始干预此案,急于邀功请赏的官员们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冤狱。一时间,诬告流行,诬告的原因甚至可能并不是说我看谁不顺眼,所以趁机除掉他。而是出于自保,我怀疑某某可能看我不顺眼,如果我不先干掉他,他就可能会对我下手了。这就有点像《三体》里提到的猜疑链的概念。而这些诬告更加剧了民间的恐怖气氛,这又加剧了官府对叫魂的打击力度,所以各种冤案纷纷出笼,这些冤案更加证实了叫魂谣言的真实性,于是来回震荡放大。这么一直折腾到年底,不知多了多少冤魂,掉了多少乌纱,最后发现根本就是吃饱了撑的瞎折腾,没有一个妖人被捉,没有一个案子坐实。就这样,随着辞旧迎新的鞭炮,一场席卷中华大地的荒诞剧匆匆闭幕。但是叫魂的幽灵并没有真的离开,它只是游荡在民间那些口口相传的只言片语里,或是昏暗灯光下的窃窃私语中。一旦时机成熟,就又会现身。


叫魂的谣言在清朝又小范围的流传过几次,比如光绪年间剪辫案,就是1个世纪前叫魂案的变种。当历史进入20世纪,恐慌又一次爆发,而这次是发生在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中山陵


1925年伟大的先行者兼萝莉控孙大炮驾崩。第二年,民国政府在南京开始修建规模庞大的中山陵。到1928年春,中山陵已经接近完工,这时候一个恐怖的流言却开始在南京城里蔓延:为了能够让陵墓的龙口合上,石匠们需要160对童年童女的魂魄。而当时南京市政府正在进行户口和学龄前儿童调查,要求市民上报孩子的生日。加之城中若干孩童的意外夭折更是助长了谣言的力量,本来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在当时的卫生医疗条件下,隔三差五有儿童夭折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在谣言的催化下,本来不是新闻的儿童夭折事件一下占据了头条位置。


一个普遍流传的案例是这样的:白兰花家住闸口,她八岁的儿子在街口与伙伴们玩耍。有一个妇女走到他身旁,摸他的头,问他叫什么名字,还给了他三块面包。然后,这个妇女转身离去。孩子的脸色立刻变成了紫色,四肢不再动弹,身体僵直。愤怒的路人追赶这个邪恶的妇人,终于在摆渡口追上了她,扭送到警局。警察从她身上搜出了两个玻璃瓶,里面分别藏着红色和绿色的丝线、纸人。这个妇女身上,再没有别的东西。这位妇女说,她收一个人的魂,要花费50元,如今她所收灵魂已经收支平衡,即便因此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只有一个读后感: 人类真愚蠢!
[replyview][UserCP=2000][power=3][UseMoney=0]内容
[/UseMoney][/power][/UserCP][/replyview]
拍地哭[em53捶地[em82]发火[em84]被雷[em93]桃心[em59]泪汪汪
[em64]mua[em106]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0#

终于和这位我看不懂也读不来名字的楼主合影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