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23456789» / 133
发新话题

51#

回复 174楼8guamen的帖子


25.毕业

1985年底的时候,经济系把文质留校的事情彻底敲定了,经济系的副系主任的老婆是附中的政教处主任,秋水进附中的事情也打过招呼了,虽然他们俩还没有法定婚姻关系,但是秋水的成绩进附中当老师,也没有人说的出来话。这年的春节之后,山上村的老支书去了隔壁县供销社会计家提了亲,整个乡里都知道乡里的大学生文质毕业要留在省城的大学当老师了,人家娃出息哟,没过门的媳妇也是个大学生。传遍全乡的消息,自然也会传到豆蔻耳朵里。豆蔻听说,等文质夏天一毕业,过了立秋,天没有那么热的时候,山上村就要大办婚事了。

1986年春天的时候,数学系的大四学生们最后一个学期没有专业大课。系里为了学分统一管理, 给毕业生这个学期十六个学分,名义上这十六个学分叫做“专业训练”。可选跟教授做专业论文,参与教学实习,或到其他单位实习。文质的十六个学分就是去经济系工作,说是工作,其实就是去打杂,半天在系行政办公室,半天在系教务办公室,半年时间,在经济系更加如鱼得水了。

到了开春三月的时候,南山的考研结果已经出来了,燕大经济系,所以等夏天一毕完业,他就要背起行囊,上京读书了。过了三月,整个班开始笼罩在毕业分离的情绪之中,好在除了南山这样能够大鹏展翅的,其他人都留在了本省的高中或者中专,当然还有少部分人家里有门路,能够进入省直机关。

过了五一,省城的天气就热了起来,经济系给文质分了一间单人宿舍,附中也给秋水分了一间集体宿舍,副系主任的老婆一看这情况,人家俩小年轻开学就是小夫妻了,怎么能单人宿舍集体宿舍的住着。所以跟学校还有附中的房管科一协调,直接换成了师大家属院的一居室。所以六月底其他人还在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文质和秋水,已经开始蚂蚁搬家一样折腾建立自己的小家了。但是那个年月,未婚男女毕竟还是不能住在一起,所以毕业前还是各自住在宿舍。

七月初,毕业了,鸟兽散了,七月中,数学系1982级已经变成了历史,就剩下文质和南山了。他们俩从宿舍搬出来,住在文质的一居室里面,秋水回县里准备婚礼,婚礼定在八月中旬,因为九一就要开学了。

1986年七月二十一号的这天早上没有什么出奇的,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那天早上下了一场雨,天气特别人,毕业的事情已经忙完了,这段时间开始着手新生招生和入学准备了,文质在系办公室,电话响了,传达室的大爷在电话里面说:小文老师,你妹子找你,在学校东门的传达室外面。文质说了谢谢,想不出来家里会出什么事情,但还是请了假,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文质看到的站在东门传达室外的妹子是豆蔻……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2#

楼主是文质大叔吗?否则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或者是长天?
Arabesques 发表于 1/3/2017 3:10:55 AM 卤煮-52楼

哈哈,华人上八卦的帖子很多都是第一人称视角:我听说,我们家亲戚啊,我朋友啊什么的。
小说的叙事视角和八卦不太一样。这个故事里面,作者的视角是典型的全知视角,我认为这个叙述视角,对于刚开始写东西的人来说,操作起来比较容易。

八卦一般情节好看,大家就会喜欢。
小说还要细节好看。
前面也有人说这个故事情节老套了,我也觉得有点,但想想遇见王沥川那样的情节都能调动起大家的阅读,所以老套也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3#

回复 208楼8guamen的帖子

26.我的

文质是我的。
从听人说文质要结婚的那一刻起,这个声音就出现了,和这个声音一起出现是那年夏天送文质上大学的时候绿皮火车,火车带着这个声音开过来,像是从远处开过来,从豆蔻身边擦过,擦过的那一刻,震的她身体都是抖动的。
文质是我的。

豆蔻昨天一早是陪着两个台商来省城游览那个著名的湖的,一早县政府的专车,中午到了省城,下午游湖,晚上听戏,今天一早送台商上了飞机。司机在省城的亲戚家今天结婚,司机要给人当婚车去,今晚上喝完喜酒,每天一早回。本来司机还挺抱歉让豆蔻在省城多待一天,豆蔻说:反正宾馆县里出钱,怕啥?我一个人正好逛逛省城的百货大楼,你放心去吧,晚上喝了酒回宾馆,开车注意安全。回来不用报备了,咱们明天一早宾馆大厅八点吃了早饭回县城。

司机将豆蔻放在百货大楼门口就忙自己家的事情去了,豆蔻从百货大楼做了三站公共汽车,到了师范大学的东门。这一路,都像那列火车从身边开过一样,豆蔻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文质谢过传达室的大爷,领着自己的“妹子”往学校里面走。豆蔻就紧紧的跟在他的自行车后面。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穿过教学区,文质开口了。
文质:我送你去火车站。
豆蔻:不去。
文质:你要干啥?
豆蔻:看你。
文质:这不是看到了吗?去车站!
豆蔻:没看够。
文质:你结婚了!
豆蔻:你不也要结婚了吗?
文质:你到底想干啥?
豆蔻:看你。
豆蔻咬着嘴唇,一下子,眼里都是眼泪,她就那么狠狠地瞪着眼,不是愤怒,而是一眨眼,眼泪就会留下来,眼泪留下来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大叔文质第一次把长天扔在路边不管的时候,那天是长天二十三岁生日,长天没有哭,就那么站在路口的红绿灯下面,等着他,她觉得文质会回来,会捡起她,再把她放回怀里,文质打车又回来了,长天钻进了出租车,出租车里放着一首歌: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付出的感情永远找不回来……

“有时候人的命运,在初恋时,就决定了,就像第一次种牛痘,就留下了记号;一个人的际遇在第一次总是最深的,有时候甚至会让人的心变成永远的决绝……”
(许茹芸《泪海》文案词)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4#

我怎么觉得是湖北呢?楼主提到著名的湖是东湖,学校是华中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是华师一附中。华师是1985年成立的城市经济管理系,1993年成立的经济系。我要猜对了楼主讲一声哈
Ice_Blue 发表于 1/3/2017 1:44:26 AM 卤煮-54楼

怎么说呢,以前听朋友讲过一个故事,说莫言写红高粱的时候,里面用的人命,就是村里一个人的小名。等红高粱出名了,那人不干了,因为那个人在红高粱里面是个反面。
如果真能对上湖北的话,我也没有意见。就像香港的电视剧以前在前面总会写到:本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故事这种东西,作者想要一个城便有一个城,想要一个湖就有一个湖,想要一个经济系,就会有一个经济系……
TOP
agree
1
disagree
0
55#

楼主,别答疑了,专心写文章。按自己的想法写,别被别人左右。要做一个有个性的作家,都很好,既要有小清新,也要有小迷乱。

未曾曾经 发表于 1/3/2017 10:23:11 AM 卤煮-55楼
哦哦哦,算不上答疑……就是随手回复的
我做梦都没有想过当作家,谢谢啊……
哎呀,这两天迷幻了,弄得自己都感觉像是专门写这个东西的一样,而且后面马上要写那啥的第一次了,我自己很紧张的,写的三俗了不好,不写细节呢,我又觉得过不去……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6#

回复 216楼8guamen的帖子

27.后座

文质骑着自行车,豆蔻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两个人出了校门。文质的脑子是乱的,他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要带着豆蔻去哪里,总之不去火车站了,他就那么骑着,他希望永远不要有终点。

豆蔻偏坐在后座上,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后座的铁架子,其实文质骑得并不快,出了校门,豆蔻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坐在文质的自行车后座上面,也应该是最后一次了。眼泪留下来的时候,豆蔻松手了,环抱着文质的腰,静静地把脸贴在了文质的后背上,豆蔻希望文质永远不要停下来。

2003年的深秋,长天跟文质表白的晚上,出了办公室,文质发现长天瘸着腿走路,告诉她:上来吧,我送你回学生宿舍。
文质骑车出了燕大西门,长天的手也是那么环抱着他的腰的,长天的脸也是这么静静地贴在他的背上的。那一刻,文质告诉自己说她不是豆蔻,不是豆蔻,她是学生,我是老师。
文质:不能这样。
长天:嗯。
文质:把手放下来。
长天:嗯。
文质:怎么手还不放下来,让人看见不好。
长天:嗯。
文质有点生气了:知道不好还不放下来。
长天:不放。
文质有点怒了,一边骑车一边压低声音说:放下来,再不放下来你就下车。
长天抱的更紧了,长天希望文质永远不要停下来。

文质停下来的时候,豆蔻发现他们俩在省城新华书店的门口。文质拉着豆蔻进了新华书店,进门的时候还被地上的台阶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找到了经济学图书的柜台,买了一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文质笑着递给豆蔻:给。
豆蔻翻了翻,上面也没有文质的名字,抬起头看着文质。
文质:我老师写的,我校对的,第一本书,将来我也会写书的。

长天说完“文质,我喜欢你”的时候,文质的脑袋嗡的一下,他此前已经预感到了他和长天会有今天的可能,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女孩来的这么直接而迅速。文质侧身打开了书柜们。
文质递给长天一本很薄的书:给,这是我写的第一本书,哦,费老师是一作,我是他硕士。
文质递给张天第二本书:给,这是后来那本大家都知道的,博士毕业的第二年出的。
给了四五本,文质又看了看自己的书桌,随手拿起最上面的期刊。
文质:这是这个月刚出来的,上面有一篇我的。

那晚给书的事情,是日后长天经常用来取笑文质的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就是她表白的那晚,文质带她出了办公室,紧张的忘了锁门,到了楼下,又紧张的打不开自行车锁。
最后编辑8guamen 最后编辑于 2017-01-14 13:32:55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7#

追剧追起来!追的好辛苦...
chainshore 发表于 1/3/2017 11:48:07 AM 卤煮-57楼
嗯嗯,我自己也很有压力啊……谢谢大家啊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8#

回复 229楼8guamen的帖子

28.去哪

豆蔻:接下来去哪?
文质笑着:火车站。
豆蔻笑了:真的?
文质:真的。

两个人出了新华书店,文质骑着车带着豆蔻来到了省城的那个湖,两个人像湖边所有的小情侣一样。湖边长堤上的情侣,男的推着自行车,女的要是胆子大呢,就走在男的同侧,挽着男的胳膊;要是胆子小呢,就并排走在自行车的另一侧。文质穿着的确良半袖衬衫,白色的,海军蓝的裤子,脚上是半透明的深色尼龙丝袜子配黑色塑料凉鞋。豆蔻穿着一条雪纺的鹅黄色的连衣裙,收腰,过膝,穿着丝袜,脚下是一双坡跟的白色皮鞋,皮子看上去很软,上面有精致的镂空花纹。

豆蔻有点饿了:去吃下马驿的醋鱼吧?
文质:没去过。
豆蔻:知味停车,闻香下马,你看都快到了。
豆蔻就这么挽着文质去吃饭了。

两个人吃完饭的时候,文质钱包里面的现金居然不够,他没有想到居然这么贵,居然一顿饭比他半个月的工资还要多。豆蔻也没有觉得尴尬,将文质掏出来的钱又都放了回去,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钱,结了账。

文质有次在北京南城一个很有名的写字楼给人家讲座经济政策,是那种赚外快的讲座,讲完课就收拾东西下了楼,长天专门从东城的家里到跑到写字楼大厅等他,看他下楼,跑了过去:文教授,我们去吃饭吧。

他们俩在北四环的一家商场对面的湖南菜吃饭,结账的时候,文质现金不够,掏出卡,准备用卡结账。长天还在低头吃。
文质叫住了服务员:等下,不用卡结账。
长天:怎么了?
文质:差不到五十,你有吗?
长天:有。
服务员拿着钱去结账了,长天很嘚瑟的说:哦,老师家里查的紧啊?
文质:嗯,今天早上出来她知道我手里有多少现金,卡她也清楚。
长天:哦哦哦,管理严格,好。那讲课费呢?难道也要一分不少如数上交。
文质点了下头,长天低着头接着吃。
文质:少吃点。
长天白了他一眼:又不是你老婆,不用你养,你怕啥。

吃饱饭,反正文质是没有打车的钱了,快八点了,天已经黑了下来。
长天:哈哈,反正我不掏钱打车啊,我们溜达回去吧。
文质:有本事你就溜达回去。
长天挽着文质的胳膊,嘻嘻的笑着,就这么走着,走了好久好久,走到他给长天唱了: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

吃完饭,两个人就这么走着走着,从长堤的一头走到长堤的另一头。豆蔻说:你送我回去吧,我是你的。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9#

回复 232楼8guamen的帖子

楼主要去吃中午饭了,吃饱饭再更新。
最后编辑8guamen 最后编辑于 2017-01-03 12:58:56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0#

回复 243楼西岸玫瑰的帖子

谢谢,要是后面有机会,我再改。先写后面的了,前面暂时先不改啊。
十分感谢,我连电影少林寺城南旧事的时间都查了,就怕有bug,但是真心不知道八十年代留校不能当讲师。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