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4567891011» / 133
发新话题

71#

回复 254楼8guamen的帖子

31.抽烟

文质从宾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两个人晚饭后又做了一次,这次豆蔻让他在下面。他走的时候豆蔻没哭,也没有拉拉扯扯,豆蔻只说了一句:你会记住我一辈子的。

文质骑车回到了家属院,上了楼,开了房门,南山居然还没睡。
南山:哎呦,祖宗啊,你去干啥了?
文质:有烟吗?
南山:啥?
文质:有烟吗?我问你有烟吗?
文质是冲着南山喊着。南山没有再问,把包里的烟递给了文质,又把火柴给了他。文质是从来不抽烟的,他手抖着,好久才点着,抽了一口,就呛到差点背过气去。南山也不敢言语,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一根接一根的抽。

2003年的夏天,非典刚刚过去,文质和长天带着十个本科学生从北京坐了十七个小时的火车,又换了一次长途汽车,终于把学生带到文质的老家的乡里去暑期实践的时候,学生住在乡里的农家乐的一家旅馆里面,旅馆是家庭式的,六个男生,每三人一个房间,长天和其中的一个本科女生一个房间,另外三个女生一个房价,文质没有回山上的老家,直接也在旅馆里面要了一间房,他一个人一间。文质是带队老师,长天作为刚刚保送的毕业生,开学才是燕大经济系的研究生,但是因为是本系直升的,所以是时间支队的带队研究生,队长 。

女生住在二楼,男生和文质住在三楼,二楼的面积是三楼的两倍,错落出的那部分是一大片二楼的晒台,晒台是水泥抹面的,老乡在晒台上用竹编的簸箕晒着辣椒,干豆角和梅干菜,二楼晒台上也支着一堆晾衣服的绳子,从文质的三楼的窗户看下去,正是这片晒台。山里的夜不热,睡觉还要搭上一层薄被。都过了十二点了,大家都睡了,文质也是关上灯躺在床上的,但翻来覆去睡不着,就爬起来准备站床边抽颗烟再躺回去。

他站在床边的时候发现晒台上有个人,坐在晒台上面抽烟,他愣了一下,没有发出声音,那个人是长天,长天一连抽了三支烟,抱着头坐在晒台上面,他听听,也没有任何哭声,就那么抱着头坐着,做了一会儿,又点了一颗,抽完站起来,回去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2#

很不喜欢抽烟的女生
pombe 发表于 1/3/2017 10:05:05 PM 卤煮-72楼
要不要以后换成抽雪茄?表情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3#

回复 308楼8guamen的帖子

32.记住

文质抽了半包烟之后,终于开口了,他把红纱巾背后的故事都讲给南山了,也罢今天豆蔻找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南山看着他,真不相信故事的男主是平时不声不响的文质。

南山一边嘟囔一边掰着手指数着,文质问:数什么呢?
南山:数数你潘驴邓小闲占了几样。潘安的貌吗,你也就七成,不戴眼镜可能还高点;那啥呢,一起洗澡我也没有发现有异人之处;钱呢,你是压根不沾边;哦,你有小,绵里针的忍耐,全系你是头一份;闲工夫呢你是真没有多少,你说这好姑娘怎么都让你占了呢?
文质:说正事呢?我该怎么办?
南山:你想怎么办?
文质:我不知道。
南山:你还没有豆蔻看得开呢,人家姑娘不都告诉你“你会记住我一辈子的”,你要做的就是记住一辈子,剩下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别想了,下个月回去结婚,从此以后好好过日子,对秋水好一点。记住:这件事你自己记一辈子就好了,你要是没良心不想记呢,忘了也好。但是千万不要对秋水,冬水,夏水说起,不然她们淹了你。

后来文质被瑶瑶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长天跟自己的博士导师南山也因此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两个人对质起文质的各段情史,长天说起豆蔻给文质启蒙的事情,南山愤愤的感慨道:他就是记不住啊,我跟他说的他就记不住,但凡他要是记住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事情不能将被他的另外一个女人发现,他也不至于碰到瑶瑶这样的祸水啊。
长天:那照您这么说,文质也跟我交代过啊,难不成我也是祸水?
南山:你不是,你是他心里面动不得的那块地方。
长天:是啊,从来就没动过。
男神:你明白,你在他心里有多重,你干嘛要费劲装不明白?你觉得你要是真不明白,她会这么在乎你吗?
长天:呵呵,那我也告诉您,我不会让任何人毁了他,我在乎他。

南山去北京报到前,陪着文质回老家办婚礼,婚礼那天,山上村的全体村民都出动了,流水席从前一天晚上吃到了第二天的洞房。婚礼上新娘子是真漂亮啊,窈窕,文静,端庄,大气,知书达理。婚礼上新郎是真风光啊,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剩下的就是日后的飞黄腾达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4#

别老查看别人的回复了,专心写故事。

未曾曾经 发表于 1/3/2017 9:30:03 PM 卤煮-74楼
总么可能呢?就剩下这点乐趣了,压力好大的表情
TOP
agree
1
disagree
0
75#

回复 319楼8guamen的帖子

33.洞房

文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洞房,他没喝多,也没有一进去就倒头就睡,他想给秋水那种豆蔻给过他的完美。秋水静静的坐在床边,他也坐了下来,两个人相视一笑,他竟直接把手放到了她的胸上,秋水打了一下他的手。两个人各自脱了衣服,静静的躺在床上,月光照在缎子背面上,冷冷的。

被子下面,他抓起来秋水的一只手,翻过身子,将秋水压在了身下,秋水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屋子里面没有灯,月光进来照在秋水的脸上,也照着脸上的恐惧和眼中的欣喜。他一只手揉捻着她的一侧乳房,舌头缠绕着另外一侧乳房,之后挺身向上,舌头就滑到了秋水的耳下,他轻轻的叫了一声她:媳妇。身子就又下去了,一只手撑着身子,一只手滑了下去,摩挲着她的双腿之间,秋水下意识的加紧了一下,他便顺势只用食指和无名指继续摩挲着,感觉出那种像雨后的温润。

文质又挺身向上,双手撑着身子,将它放到了秋水的那片温润之上,让它继续在那上面摩挲着。秋水的胸起伏的更加剧烈了,她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闭上了眼睛。文质试着让它进去,秋水的双唇却开始抖动,他以为她害怕了,变双手伸到了她身下紧紧的抱住她。他又试着将它向里推,秋水嗯了一声,他以为这是回应,就慢慢的又推了它一步,秋水咬住了下嘴唇,他以为这是决心,要再推一步,秋水却哭了:疼……

他趴在了秋水身上,像第一次的时候趴在豆蔻身上一样,可是它却还站着,此刻,文质的脑子里面满脑子都是豆蔻,就像他身子下面压着的真的就是豆蔻一样……

后来,它终于倒在了秋水的手里,文质的洞房也在秋水的手里完成了。秋水没有洞房,秋水记得三十年前山上村窗里透进的月光。三十年前的文质,一个叫了她第一声媳妇的文质……后来的女人再也没有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光,后来的女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银元大的一片圆晕,像宣纸上落了一滴徽墨,陈年而模糊,所以后来的女人,可以不在乎谁是文质三十年前叫出来的那句媳妇。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6#

回复 320楼8guamen的帖子

很好看,楼主辛苦了……
今天有36吧?
dittoo 发表于 1/3/2017 11:06:15 PM 卤煮-76楼

有啊,那是我立下的flag啊,刚刚写完33.洞房
TOP
agree
1
disagree
0
77#

很喜欢楼主的文笔,淡淡道来,却带有一点点忧伤。是伤害后的成熟和豁达。虽然文质喜欢长生,但是还是农民式占有,无关喜爱。只是占有。而长生,她以为她拥有这个男人的心,其实却是任何女人都可以替代她。坐等下文分解。
Arabesques 发表于 1/3/2017 11:27:12 PM 卤煮-77楼
长天,长天,长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TOP
agree
2
disagree
0
78#

回复 325楼8guamen的帖子

34.烧饼

第二天早上按照规定,所有人要七点半下楼吃早饭的,农家乐的老板娘会准备好早餐。文质晚上没睡好,有蚊子,他也没好意思下楼找老板要蚊香,折腾了半夜,也不知道是他折腾累了,还是蚊子被折腾死了,后半夜才入睡,但一早就又醒了,所以七点就下楼了。听有人在后厨和老板娘说话,他就过去了,发现是长天,长天居然比他起的还早。当地的方言外乡人是听不懂的,但这些年电视啊,进城打工啊,搞农家乐啊,乡里人大多能说普通话,老板娘是文质的本家,是从山上村嫁到乡里的,男人跑运输,女人在家里办农家乐,男人从城里回来的时候,顺便就从城里进些日用百货,农家乐的一楼有个门脸超市。

老板娘在切豆干,一会儿要和辣椒肉末一起炒了做面条的臊子。长天一边看着老板娘切豆腐干,一边啃着梅干菜烧饼,脚边还放着一袋,见老师下楼,长天抬起头说句:文老师早,就又低下头去吃烧饼了。发现文质和老板娘说完话在看着她,便抬头一笑,从脚边的袋子里面摸出一个烧饼:文老师,吃不?

文质看她吃的那么香,居然被她逗乐了:不吃不吃,你吃吧。
老板娘说:你学生娃下楼,见我做饭,就要给我烧火,我哪里受得起哦,大学生给我烧火,还是燕大的,人家一看就是城里的女娃哦,我怕她早起饿了,就给了她俩烧饼,她吃完问我哪里买的,我说前面自家商店的,她就给钱买了一袋子坐在这里吃。
文质问:好吃吧?
长天:带肉的比不带肉的好吃,稍微肥点儿的那种更好吃。
文质:吃了几个了?
老板娘说:少说也有四五个了?她个城里娃可真能吃啊!

大家的伙食吃的是定伙,就是每顿饭给老板娘一个预算,老板娘按着这个钱来做,但是要管饱。面上来的时候一人一大碗,清汤煮好的细条挂面,上面配着豆豉肉末豆干各色辣椒一起炒好的臊子,清汤里面开始被臊子的酱汁弄成酱色,飘着一层薄薄的油花,长天端起来她那碗,对着面条笑了。

文质用方言说了一句什么,学生们也听不懂,老板娘就又开始忙活,一会儿的功夫,给大家每个人碗里加了一个荷包蛋。老板娘盛给大家的时候说:你们老师喜欢你们这些学生娃哦,自己掏钱加的荷包蛋。

长天对着自己的那个荷包蛋又笑了。等长天都吃完的时候,站起身来,文质对着她笑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9#

回复 331楼8guamen的帖子

35.长天

长天吃的多,但其实并不胖。她只是比一般人运动量大,或者用她姥姥的话说,读书费的脑子所以吃的比较多,况且他们家也从来不缺她这一口,没有人限制她。

长天他妈是人民医院口腔科的王大夫,王大夫技术好,人缘也好,所以口碑更是好的一塌糊涂。后来因为长天上高中,她妈就申请调到她高中附近的口腔科二部。长天的高中就在她姥姥家附近,所以她妈经常干的一件事就是带着小的去老的家里蹭饭。老的是高兴的欢天喜地的,每天安排保姆换着样的做饭。二部接诊台的小护士一拿起电话都能听出王大夫她妈的声音,王大夫她妈打电话就一件事:跟王大夫报告中午饭或者晚上饭的菜单。有时候王大夫手上有病人,小护士就站在她诊室门口开始报菜名。要是王大夫回娘家蹭的是中午饭,前台的小护士们都可开心了,因为王大夫下午上班前,肯定带吃的过来:包子,饺子 ,豆包,花卷,糖三角,排骨汤,小黄鱼,素丸子,老玉米……据说王大夫来了二部,遭到批评最多的就是二部的小食堂,毕竟小食堂比不过老干部家的小保姆。

长天走读不住校,中午饭是跑到姥姥家去吃的,姥姥常说就是因为家里的伙食好,长天才吃了三年考上了燕大,而且还是燕大最有名的经济系。长天他妈不这么认为,因为长天是那种脑子像他爸,性格像他妈的孩子。长天他妈眼中的长天他爸就算是一万个不好,但就有一点他妈说不出来不字。长天爸聪明,不敢说是那种绝顶的聪明,但也是那种可以绝半个顶的聪明。他爸家里是新中国第一代建筑工人,他爸大学学的是建筑,后来分到了二建,再后来就是二建有名的工程师了,再再后来取了二建领导家的闺女——人民医院的王大夫。

长天读书从小到大都没有拿过第一,但是不管怎么着,一个班几十人,肯定出不了前十。后来上了高中开始全年级排名,一个年级三四百人,她还是出不了前十,但也还是拿不到第一。但只有一次考试例外,长天变成了区里的高考状元。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0#

西部的都要睡了,楼主加油啊。写的很好👍。
回头八完文质再八八南山吧,估计也有看头。
pombe 发表于 1/4/2017 12:53:36 AM 卤煮-80楼

给睡觉的同志剧透一点点:南山86年毕业考去了燕大,89年去了美国,大家就知道他八九年春夏之交干了什么了吧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