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也发帖纪念自己做过的一个梦


己亥季春,百花初盛,日暖风醺。一女午后高卧,一觉香甜。朦胧待醒时忽觉周身僵硬,怵惕不已。 却见一白衣郎君,肃肃立于床前,径直掀被除衫,直探黄龙。女张口欲呼却觉口拙声哑,不得出声。但觉那郎君指法繁复,或轻拢慢捻,如微风拂柳,或厚抹浓挑,如暴雨激花。间或凝指不发,嘴角含笑,待女挺身迎合方有所动。

女乍逢高手,不由气喘身颤,花底痉挛 。那郎君笑曰卿卿放松则个,含小生如此之紧,小生抽指无能。女羞愤不已,含恨暗道不知此物为何方妖孽,尽如此被之亵玩于股掌。欲仙欲死中,忽闻那郎君朗朗开口教授旁人曰,此物为红豆捻之则身颤,此物为幽穴入之则声娇。女抬眼细看,见此君剑眉星目正气凛然,却是其思慕良久之申氏医者。不由心花怒放,正待将之拖入塌中求欢,忽念及自身时常为魇所欺,此次必也如此,于是目眦尽裂,喝曰妖孽何故幻做申郎戏我?苦苦挣扎,忽觉四肢渐软,微可移动,拼死一试,顿觉神智复明。但见床前空空,榻中人单。春日迟迟,花影渐偏。方知不过为一梦矣。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