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6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点击关闭鉴定图章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尹伊因参加为脸书中国自杀员工组织的抗议活动遭公司开除。他不仅是高举标语、口号声喊得最响的那一位,也是现场唯一一位将Facebook的工牌亮在胸前,表明自己真实身份的抗议者。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腾讯新闻《潜望》 纪振宇 10月8日发自硅谷
9月19日,在美国加州刺眼的午后阳光下,38岁的Facebook陈姓中国工程师,从该公司位于加州门罗帕克总部园区的某处办公楼的四层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随后,关于他更多的消息逐渐在网络上流传:遭遇职场霸凌、面临身份压力、是全家的顶梁柱。
9月26日,也就是陈姓工程师逝世的“头七”这一天,在Facebook标志性的“竖起大拇指”点赞的标志牌下,大约有4-500名人群自发聚集起来,他们手举标语,高呼口号,要求Facebook公司公布员工跳楼自杀的事件真相,并要求公司提供更为健康的工作环境。
今年7月才刚刚加入Facebook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是抗议人群中的一员,他不仅是高举标语、口号声喊得最响的那一位,也是现场唯一一位将Facebook的工牌亮在胸前,表明自己真实身份的抗议者。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右侧手拿话筒的抗议者为尹伊


10月7日,在抗议活动结束一周后,尹伊被Facebook正式解雇。
腾讯新闻《潜望》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联系到尹伊本人,并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试图还原在Facebook员工跳楼以及抗议事件发生后,Facebook公司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下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线逐一进行梳理:
9月19日
当天下午,尹伊从自己办公室所在的MPK 21园区办公楼走出,搭乘公司园区内部的穿梭车,司机告诉他:“有人跳楼了。”
随后,他又从公司同事处了解到进一步的信息:确实有人跳楼,并且跳楼的是一名华人。
尹伊说,随后他了解到,跳楼者今年38岁,1999年入学浙江大学,比2000年入学清华大学的尹伊大一岁,同样也是身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同样面临工作和身份上的压力。“了解的越多,我越有感同身受的体验。”尹伊说。
9月26日
尹伊听说当天在园区内会有悼念活动,他便赶往MPK21号楼,到了以后发现活动已经结束,随后他听说在公司入口的标志牌处还有活动,便径直走了过去。
“当时并不知道是抗议活动,还以为是悼念,误打误撞到了那里。”尹伊说。
到现场后,尹伊说,现场抗议的人群大约有400-500人,但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具体身份,有些人或许是Facebook自己的员工,有些人可能是从其他公司赶过来声援的,主要以华人为主。
“我到的时候,抗议活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我看到举着标语牌抗议的几个小姑娘在大太阳下,已经有些累了,旁边的几位男生对她们说,我们换换吧,于是我也接过了标语牌,开始加入抗议。”尹伊说。
他说,当时做这件事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太多,至于亮明自己的工牌,他也并没有考虑太多,“做了就做了,没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在现场,尹伊接受了ABC电视台和星岛日报的采访,当被问到Facebook是否压制言论自由时,尹伊坚决地回答:没有。
“至少在当时我没有碰到(Facebook压制言论自由)这样的事”尹伊说。
抗议活动大约从1点半开始,一直进行到当天下午3点多,期间除了抗议以外,尹伊还向在现场的陈姓工程师的家人表示了慰问,得知陈姓工程师家人希望外界不要直接用陈姓工程师的姓名,并且在出现他的照片时,对脸部进行遮挡处理。
在回到办公室后,尹伊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抗议行为,觉得有必要将情况知会上级,由于其直属上级当天不在办公室,尹伊便向本组(Core Growth核心增长组)的总监口头汇报了当天参加活动的情况,总监随即要求其撰写一封邮件,写明当天接受采访的情况摘要,包括回答了哪些媒体采访问题等,尹伊按照要求发送了邮件。
9月27日
上午,尹伊看到了公司HR在26日晚间10点半左右发送的一封邮件,大意是以尊重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谈论关于陈姓工程师跳楼的事件,并强调尤其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还在邮件末尾附上了Facebook内部提供给员工的心理咨询辅导服务Lyra的联系方式。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HR邮件强调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员工跳楼事件


当天下午1点,尹伊被安排参加一场临时会议,参加者还包括HR和尹伊所在组的总监,在这次会上,HR向尹伊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以保护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在公司内外部谈论此事,二是探望陈姓工程师家属的相关活动,需要由公司来安排进行,个人不得私自进行。
对这两点要求,尹伊提出异议,他认为,陈姓工程师家属只要求不要使用他的姓名,且肖像照片进行遮挡处理,除此以外并没有额外的隐私保护要求,此外,尹伊也认为,探望陈姓工程师的家属不应由公司来安排和决定,应该是个人行为或陈姓工程师家属委托的律师来安排。
此外,尹伊也向公司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不能以保护隐私为理由而不讨论职场霸凌和不追求揭示真相,二是如果第一条不能得到满足,就要接受媒体采访,并公开宣布Facebook压制员工的言论自由
但对于尹伊提出的这异议和两点要求,HR并没有做出回应,全程参会的总监也并没有任何表态。
10月1日
上午,尹伊在公司内与HR和组内直属上级进行了第二次会谈,这一次事件严重性又增加了,HR对尹伊表示,将对他发出Final Warning Letter (最终警告信),这是Facebook对内部全职员工最严重的警告,意味着收到最终警告信的员工,未来哪怕是触犯一点点很小的公司政策,就将可能被直接开除。并且这封信并没有有效期限,会伴随员工终身,即便是换工作去到其他公司,HR也将会把这一纪录附在员工的履历中。
尹伊认为,公司向他发送最终警告信完全没有道理,他对HR说,“This is the greatest honor of my life so far. ” (这是我人生中至今为止的至高荣耀),HR在听到他说这话时,一脸错愕。
当天下午4点30,HR将打印出的最终警告信递到尹伊手中,让他签字,但尹伊却发现,这封信中,并没有列举出他违反了公司哪一条规定,并且收到信的员工,会影响到工作考评,但具体如何影响考评、由谁决定、流程如何也没有详细阐明,尹伊表示在希望得到的信息补充完整之前拒绝签字,HR就将这封未签字的最终警告信收了回去。
10月2日
当天周三,通常Facebook的大多数员工在周三当天在家办公,以符合节能减排的要求,否则Facebook将会被政府罚款。
10月3日
上午,尹伊将自己因为参加抗议活动而收到最终警告信一事告知自己的“辅导人”(Facebook对入职新人都会安排辅导人),希望寻求她的帮助和建议,但据尹伊回忆,这位平日里对他和颜悦色的辅导人,一听到脸色大变,立刻对他说:“I don’t feel comfortable.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我觉得不舒服,我不想再谈)
当天中午,尹伊又被安排了与HR和直属上级进行了第三次面谈,HR直接问他:“你是否与其他人谈论过此事?”尹伊猜测自己是被辅导人举报了,因为事件发生后没有和其他人谈论过此事,然后他被告知需要回家工作,“其实是直接被从公司赶出去了。”尹伊说。
10月4日
上午,尹伊来到办公室,直属上级告诉他,今天你应该继续在家上班,因为是HR这么要求的。尹伊后来才发现邮箱中有一封HR前一天晚上发送的邮件,要求他4日当天也在家工作。
直属上级随后对尹伊说,HR方面并不想平息事件,而是想把事情搞大,并告诉他会帮忙调换一个HR来处理后续的事宜,当天是周五,直属上级告诉尹伊说自己下周开始休年假。
走之前直属上级对他说,“我相信事情下周就能得到解决。”
10月7日
上午9点半,尹伊在个人日程表中看到一个当天的会议提醒,提醒人是另外一名HR,他当时以为其直属上级关于此事的斡旋奏效了,但在当天上午10点整,他接到这位HR的电话,通知他已经被公司解雇了,理由是未经公司许可接受媒体采访、故意隐瞒接受其他媒体采访的事实以及在办公室内的言论引起同事的不适。
在接到解职电话的那一刻起,尹伊的公司账号即刻被停用,无法再登录公司邮箱和公司内部即时通讯工具work chat,用于出入公司的门卡也被禁用。
当天晚间,尹伊的个人邮箱收到公司发来的“离职文档”,包括后续的事宜、物品的处置、保险的转换等。其中还注明了由于尹伊是因为违反公司政策被解职,因而需要按比例退回部分签约奖金。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解职邮件显示,尹伊需要退回部分签约奖金,并且公司不负责报销返程机票


尹伊在接受腾讯《潜望》采访时说,被解雇并不是自己所预想到的最坏的结果,自己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如果再重新来一次,我还会做同样的事。”尹伊说,在压力最大的那几天里,自己甚至出现了短暂性失忆,连平时熟悉的同事所在的办公楼号都无法回忆起来。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让自己的母亲很担心,这我之前没有想到。”尹伊说。
在被解雇的消息传出后,尹伊的个人社交应用的消息爆满,微信上和领英上都是除了对他表达敬佩的,还有帮助推荐工作,甚至介绍女朋友的。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
事件发生后,无数人在社交平台上向尹伊提供帮助


“太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向我提供帮助,心里非常感激。”尹伊说





公共马甲。密码问文学城私房小菜版卢妈。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11
disagree
0
2#

就问一句,哪里看出来他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我只看到他怀疑被mentor举报后续又再次谈论此事。
People learn to love their chains.
TOP
agree
6
disagree
1
3#

回复 1楼文学城观光团的帖子


坐等FB员工家属洗地
TOP
agree
6
disagree
3
4#

“抗议活动大约从1点半开始,一直进行到当天下午3点多,期间除了抗议以外,尹伊还向在现场的陈姓工程师的家人表示了慰问”
家属去了抗议活动现场???
最后编辑baileys 最后编辑于 2019-10-09 00:14:28
TOP
agree
4
disagree
1
5#


尹伊因参加为脸书中国自杀员工组织的抗议活动遭公司开除。他不仅是高举标语、口号声喊得最响的那一位,也是现场唯一一位将Facebook的工牌亮在胸前,表明自己真实身份的抗议者。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5楼


腾讯新闻《潜望》 纪振宇 10月8日发自硅谷
9月19日,在美国加州刺眼的午后阳光下,38岁的Facebook陈姓中国工程师,从该公司位于加州门罗帕克总部园区的某处办公楼的四层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随后,关于他更多的消息逐渐在网络上流传:遭遇职场霸凌、面临身份压力、是全家的顶梁柱。
9月26日,也就是陈姓工程师逝世的“头七”这一天,在Facebook标志性的“竖起大拇指”点赞的标志牌下,大约有4-500名人群自发聚集起来,他们手举标语,高呼口号,要求Facebook公司公布员工跳楼自杀的事件真相,并要求公司提供更为健康的工作环境。
今年7月才刚刚加入Facebook的中国工程师尹伊是抗议人群中的一员,他不仅是高举标语、口号声喊得最响的那一位,也是现场唯一一位将Facebook的工牌亮在胸前,表明自己真实身份的抗议者。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5楼
右侧手拿话筒的抗议者为尹伊


10月7日,在抗议活动结束一周后,尹伊被Facebook正式解雇。
腾讯新闻《潜望》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联系到尹伊本人,并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试图还原在Facebook员工跳楼以及抗议事件发生后,Facebook公司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下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线逐一进行梳理:
9月19日
当天下午,尹伊从自己办公室所在的MPK 21园区办公楼走出,搭乘公司园区内部的穿梭车,司机告诉他:“有人跳楼了。”
随后,他又从公司同事处了解到进一步的信息:确实有人跳楼,并且跳楼的是一名华人。
尹伊说,随后他了解到,跳楼者今年38岁,1999年入学浙江大学,比2000年入学清华大学的尹伊大一岁,同样也是身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同样面临工作和身份上的压力。“了解的越多,我越有感同身受的体验。”尹伊说。
9月26日
尹伊听说当天在园区内会有悼念活动,他便赶往MPK21号楼,到了以后发现活动已经结束,随后他听说在公司入口的标志牌处还有活动,便径直走了过去。
“当时并不知道是抗议活动,还以为是悼念,误打误撞到了那里。”尹伊说。
到现场后,尹伊说,现场抗议的人群大约有400-500人,但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具体身份,有些人或许是Facebook自己的员工,有些人可能是从其他公司赶过来声援的,主要以华人为主。
“我到的时候,抗议活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我看到举着标语牌抗议的几个小姑娘在大太阳下,已经有些累了,旁边的几位男生对她们说,我们换换吧,于是我也接过了标语牌,开始加入抗议。”尹伊说。
他说,当时做这件事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太多,至于亮明自己的工牌,他也并没有考虑太多,“做了就做了,没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在现场,尹伊接受了ABC电视台和星岛日报的采访,当被问到Facebook是否压制言论自由时,尹伊坚决地回答:没有。
“至少在当时我没有碰到(Facebook压制言论自由)这样的事”尹伊说。
抗议活动大约从1点半开始,一直进行到当天下午3点多,期间除了抗议以外,尹伊还向在现场的陈姓工程师的家人表示了慰问,得知陈姓工程师家人希望外界不要直接用陈姓工程师的姓名,并且在出现他的照片时,对脸部进行遮挡处理。
在回到办公室后,尹伊回想起自己之前的抗议行为,觉得有必要将情况知会上级,由于其直属上级当天不在办公室,尹伊便向本组(Core Growth核心增长组)的总监口头汇报了当天参加活动的情况,总监随即要求其撰写一封邮件,写明当天接受采访的情况摘要,包括回答了哪些媒体采访问题等,尹伊按照要求发送了邮件。
9月27日
上午,尹伊看到了公司HR在26日晚间10点半左右发送的一封邮件,大意是以尊重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谈论关于陈姓工程师跳楼的事件,并强调尤其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还在邮件末尾附上了Facebook内部提供给员工的心理咨询辅导服务Lyra的联系方式。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5楼
HR邮件强调不要在公司外部谈论员工跳楼事件


当天下午1点,尹伊被安排参加一场临时会议,参加者还包括HR和尹伊所在组的总监,在这次会上,HR向尹伊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以保护陈姓工程师隐私为由,不允许在公司内外部谈论此事,二是探望陈姓工程师家属的相关活动,需要由公司来安排进行,个人不得私自进行。
对这两点要求,尹伊提出异议,他认为,陈姓工程师家属只要求不要使用他的姓名,且肖像照片进行遮挡处理,除此以外并没有额外的隐私保护要求,此外,尹伊也认为,探望陈姓工程师的家属不应由公司来安排和决定,应该是个人行为或陈姓工程师家属委托的律师来安排。
此外,尹伊也向公司提出两点要求:一是不能以保护隐私为理由而不讨论职场霸凌和不追求揭示真相,二是如果第一条不能得到满足,就要接受媒体采访,并公开宣布Facebook压制员工的言论自由
但对于尹伊提出的这异议和两点要求,HR并没有做出回应,全程参会的总监也并没有任何表态。
10月1日
上午,尹伊在公司内与HR和组内直属上级进行了第二次会谈,这一次事件严重性又增加了,HR对尹伊表示,将对他发出Final Warning Letter (最终警告信),这是Facebook对内部全职员工最严重的警告,意味着收到最终警告信的员工,未来哪怕是触犯一点点很小的公司政策,就将可能被直接开除。并且这封信并没有有效期限,会伴随员工终身,即便是换工作去到其他公司,HR也将会把这一纪录附在员工的履历中。
尹伊认为,公司向他发送最终警告信完全没有道理,他对HR说,“This is the greatest honor of my life so far. ” (这是我人生中至今为止的至高荣耀),HR在听到他说这话时,一脸错愕。
当天下午4点30,HR将打印出的最终警告信递到尹伊手中,让他签字,但尹伊却发现,这封信中,并没有列举出他违反了公司哪一条规定,并且收到信的员工,会影响到工作考评,但具体如何影响考评、由谁决定、流程如何也没有详细阐明,尹伊表示在希望得到的信息补充完整之前拒绝签字,HR就将这封未签字的最终警告信收了回去。
10月2日
当天周三,通常Facebook的大多数员工在周三当天在家办公,以符合节能减排的要求,否则Facebook将会被政府罚款。
10月3日
上午,尹伊将自己因为参加抗议活动而收到最终警告信一事告知自己的“辅导人”(Facebook对入职新人都会安排辅导人),希望寻求她的帮助和建议,但据尹伊回忆,这位平日里对他和颜悦色的辅导人,一听到脸色大变,立刻对他说:“I don’t feel comfortable. 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this.”(我觉得不舒服,我不想再谈)
当天中午,尹伊又被安排了与HR和直属上级进行了第三次面谈,HR直接问他:“你是否与其他人谈论过此事?”尹伊猜测自己是被辅导人举报了,因为事件发生后没有和其他人谈论过此事,然后他被告知需要回家工作,“其实是直接被从公司赶出去了。”尹伊说。
10月4日
上午,尹伊来到办公室,直属上级告诉他,今天你应该继续在家上班,因为是HR这么要求的。尹伊后来才发现邮箱中有一封HR前一天晚上发送的邮件,要求他4日当天也在家工作。
直属上级随后对尹伊说,HR方面并不想平息事件,而是想把事情搞大,并告诉他会帮忙调换一个HR来处理后续的事宜,当天是周五,直属上级告诉尹伊说自己下周开始休年假。
走之前直属上级对他说,“我相信事情下周就能得到解决。”
10月7日
上午9点半,尹伊在个人日程表中看到一个当天的会议提醒,提醒人是另外一名HR,他当时以为其直属上级关于此事的斡旋奏效了,但在当天上午10点整,他接到这位HR的电话,通知他已经被公司解雇了,理由是未经公司许可接受媒体采访、故意隐瞒接受其他媒体采访的事实以及在办公室内的言论引起同事的不适。
在接到解职电话的那一刻起,尹伊的公司账号即刻被停用,无法再登录公司邮箱和公司内部即时通讯工具work chat,用于出入公司的门卡也被禁用。
当天晚间,尹伊的个人邮箱收到公司发来的“离职文档”,包括后续的事宜、物品的处置、保险的转换等。其中还注明了由于尹伊是因为违反公司政策被解职,因而需要按比例退回部分签约奖金。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5楼
解职邮件显示,尹伊需要退回部分签约奖金,并且公司不负责报销返程机票


尹伊在接受腾讯《潜望》采访时说,被解雇并不是自己所预想到的最坏的结果,自己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如果再重新来一次,我还会做同样的事。”尹伊说,在压力最大的那几天里,自己甚至出现了短暂性失忆,连平时熟悉的同事所在的办公楼号都无法回忆起来。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让自己的母亲很担心,这我之前没有想到。”尹伊说。
在被解雇的消息传出后,尹伊的个人社交应用的消息爆满,微信上和领英上都是除了对他表达敬佩的,还有帮助推荐工作,甚至介绍女朋友的。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5楼
事件发生后,无数人在社交平台上向尹伊提供帮助


“太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向我提供帮助,心里非常感激。”尹伊说







文学城观光团 发表于 10/9/2019 12:08:22 AM
公司HR说,不允许员工慰问死者家属,要通过公司安排

这合法吗?

我下班以后去同事家里吊唁一下,公司可以要求不许去否则就解雇吗?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TOP
agree
44
disagree
0
6#

大家能不能在乱喷前先搞清楚几件事情:
1. YY是自己跟FB报备的
2. YY当天主动接受了电视采访,提供了姓名
3. YY在群里让大家把他的名字、linkedin和相关报道广泛传播

就事论事,难道按照公司程序上报的manager都要成为牺牲品,下一步被人肉吗???能不能理智一点都?
TOP
agree
34
disagree
19
7#

3是啥意思?


大家能不能在乱喷前先搞清楚几件事情:
1. YY是自己跟FB报备的
2. YY当天主动接受了电视采访,提供了姓名
3. YY在群里让大家把他的名字、linkedin和相关报道广泛传播
就事论事,难道按照公司程序上报的manager都要成为牺牲品,下一步被人肉吗???能不能理智一点都?

公用马甲39 发表于 10/9/2019 12:20:00 AM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7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3是啥意思?



lalo 发表于 10/9/2019 12:23:38 AM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8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呀

pattyandbump 发表于 10/9/2019 12:29:33 AM 腾讯新闻独家爆料:FB员工尹伊居然是被自己manager举报的。FB的文化就是让手下员工背黑锅啊。-9楼

马甲掉了,快穿回去吧
TOP
agree
8
disagree
2
10#

公司HR说,不允许员工慰问死者家属,要通过公司安排

这合法吗?

我下班以后去同事家里吊唁一下,公司可以要求不许去否则就解雇吗?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Cumberbitch 发表于 10/9/2019 12:17:05 AM [url=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460630&postid=81572651#81572651][/url]


FB真是黑社会
TOP
agree
8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