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香港黄丝发文要在英联邦租一块地建设一个新香港 文章看的笑死我了

香港自由之夏发展至今,启发了多个国家的城市成功进行和平抗争,果效令人欣慰。偏偏启动和平抗争对抗极权新模式的香港,仍在苦战之中。本身没能力挺直腰板,怀着一颗玻璃心,仗倚北风和重装武器作威作福、欺凌百姓的香港警察,极像罗马帝国用来跟奴隶撕杀的野兽。相信姓党姓共的,如今也像欣赏人兽大战的古罗马贵族,一边享用着香港这群爱上班的奴隶为他们产生的财富物资,一边要把追求自由的往死里打。

说来,政权移交后的廿二年,香港人的生活越来越像中共的奴隶,明明为它带来诸般的好处:提供优质日用品,当白手套,担任中资提款机,各项劣质吸水基建,甚至狠狠地借去四千亿,却天天要香港人为自己高价买入的东江污水感恩。如今,更要把香港的文明和自由毁掉,为了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五大诉求,把一众市民及学子推入死局,启动了缓慢屠城制式。到了这种絶境,不少香港人仍热切渴求上班,要城市经济活动如常,继续供养这个杀人政权。若不是奴隶,真的很难解释这关系。

除了华文化中没有主体、惯于被统治的奴隶外,不少人也许对这场抗争的结局感到悲观,所以要尽力去维持仅有的现状,就像在三年零八个月的时候,尽量维持生活日常,也是麻醉自己去接受更恶劣管治的手段。

然而,我们真的要这么悲观吗?

自从八九六四屠城之后,不少人一直提出建议,于外国租一片地土,让香港人集体迁移避秦。最近,沈旭晖教授再次提出,今次还提到众筹主权基金及 SimCity 模式起动,相当有参考价值。大家不妨探讨一下,香港人出埃及的可行性有多大。

大陆的小粉红,最爱说就是叫香港人走,土地留低。那香港人需要一片怎么样土地才可重生?基本是气候环境不是太恶劣就可以了!香港地理上本来就没有太多天然资源,平地少,水源稀。开埠初期至今,最有利的天然资源就是港口。不过,香港的海岸线已被填得乱七八糟,政府为了配合大陆发展港口和航运,香港的发展已严重滞后。既然天然资源已不堪,我们只需要一个气候环境温和的土地就够,选址可以是一个发展滞后的小城镇。须知人才是缔造香港繁荣的基石,而不是本来贫瘠的土地。百多年前,维多利亚女皇想要的地方叫舟山,如今有多少人知道舟山在那里?土地在中共手上那么多年,莫说舟山,被中共吹捧上天的深圳、前海、及被解放后的上海,无一能取代香港。所以,即使土地留下,香港人絶对有能力在其他地段上,凭借良好的制度和管治,另建新香港。

试想像一下,只要我们运用香港人这个优良软件,重组原有的高效制度、廉洁、自由和法治系统。香港人的营商能力本来就强,科研水平亦相当高,如果我们租借土地的条件,是把该区发展成为金融及创科中心,不但剔除他们对港人如难民般造成国家负担的忧虑,还会为地区带来肯定的发展和经济收益,这样一来,会为租借土地附上一个非常正面的诱因。届时,虽然我们仍是在租借的土地上,但在这片土地,我们出色的年轻人可以规划令人憧憬的未来,毋须天天被玻璃心毅进仔女滥捕虐打性侵,又要担忧他朝要被送到集中营。我们的金融才俊,应该为新香港建立理想投资环境,积聚财富,而不是在街头被自称冇嘢输的毅进兽用一人非法集结来滥捕。我们出色的公务员及医护,应该在新香港提供最优质、高效、人本的专业服务,而不是被共皇军的淫威折腾。各个和香港一同发展的大品牌,在没有白色恐怖的环境下,重夺国际佳绩。主导人本质优的黄色经济圈,成为商业运作的行为准则。我们的年轻人,可快快乐乐上学,不用承受愚民伤智的共民教育,及共皇军的欺凌。课余只消去玩去约会,或关心社区和地球村的种种。除了积极发展金融和高科技工业,我们也可规划农业或低污染的轻工业,提供多元就业机会,不用担心地被抢,厂佬被呃剩条底裤,还有一大群高中低干部伸手要钱。

爱上班的香港人,当然可以继续拼命上班,为民选无 DQ 过程的政府积聚财富,又可聘用才德兼备、有承担、肯问责的官员管理新香港,差饷花在真正保护人民和守法专业纪律部队之上,让新香港重回昔日让人乐道的安全城市。

至于充满因催泪弹放题而满布二恶英毒的香港土地,和那些融入大陆质素的不合格基建,就留给中共和小粉红、收成期的爱国者及三万共皇军拥抱吧。

在实际操作和实践上,也是相当可行的。既然中方已认为联合声明成为历史文件,那我们就别再费心力和一个赖皮的政权谈判,直接向英方提出,基于道义责任,为持有 BNO 的港人和其直系亲属觅地撤离,可考虑跟与香港法制类近的英联邦国家商讨,找一个可容纳大概二百万零六人的小城镇,以众筹所得的主权基金,与跟港人站在一线的大财团及机构开始规划,甚至聘请为香港建立良好衡权制度的末代港督彭定康任顾问,领导一众港人智富精英,订立迁港安排。

大家可能担心,要建立一个新香港,需要很多时间吗?也许我们可以参考同文馆学生张德彝在《航海述奇》的《再述奇》,记载他于 1869 年第三次访问香港,当时的景象是「巳初抵香港,进口停舶,见四楼房以及华洋舟艇,增益于前,堪比金山。」香港在 1842 年被割让,到 1869 年,发展只廿七年,已能和当时的旧金山相比。如今距 2047 刚好是廿七年,我们不如把人才和资金带到挪亚方舟。不但不用再烦恼如何走资,而且为支爆建立真正的防火墙;香港成为中共白手套兼提款机,接连全球金融体系,一但支爆必定火烧连环船,全球经济重创。但若新香港能以完善的金融制度,预先抽离资金,建立防火墙,甚至成为资金避风港,不但令新香港加快累积财富,更可阻止国际经济体被地球癌细胞所伤。可以说,救香港,间接等于救全球。如果大家认为廿七年太长,又不妨参考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业,香港在日占之后,处于一个百废待兴的状态,但在五十年代已显注复甦,花上不过十年左右光景,说不定在建立新香港的过程,我们又创奇迹。别忘记当年仍然很「香港」的日子,我们搬一个国际机场,只用了一晚时间。

在新香港中,还有黄蓝之别吗?早前和一位前辈讨论,他认为所谓蓝,以收成波和荷兰叻的观点为主导,其实就人中国人的传统劣根性:自私,不求理性和事实,为一口饭甘愿为奴,谁当皇帝就乖乖服从,毋须公义亦不求公平,遇事只望有青天大人为其申冤,一言以蔽之,没有公民特质。黄,其实是港人正式脱离华文化的标志。黄营的人已确立公民社会,注重公义和合理性,认同普世价值,强调诚信和守望精神。除了种族,黄营的香港人,几乎已和中国人的民族性格和特质分割了。假使迁港成功,会同行的蓝营只要有一口饭,有一个领袖,就会有一番自我解说的道理,由蓝变黄,所以不用操心。黄色经济圈已証实了这一点。

要离开这个地土总有不舍,但也无可奈何。数百年前的香港原居民先祖,何尝不是带着祖上骨殖,财富和知识,来到香港这片新天新地,躱过动荡的政局。既然暴政寸步不让,我们也无谓要下一代面对集中营或被 XX 的厄运,只要能让我们珍惜珍爱的人好好生活,持守人权、自由和公义,那里就是香港。

有人认为,迁港只是一个美丽的梦,也有人认为不可行。大家就当是抛砖引玉吧,说不定能有更好的建议,让港人远离厄运,长治久安。历史告诉我们,创造奇迹一直都是香港人的强项。

大家好鸭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2#

以为跪着甜干净洋爹的臭脚就能把自己升高一档,讽刺的是人家只是把他们当奴才+棋子
TOP
agree
4
disagree
2
3#

回复 2楼NO1NO2的帖子

以为跪着舔共匪的臭脚就能把自己升高一档,讽刺的是人家只是把他们当奴才+棋子
TOP
agree
1
disagree
4
4#

试想像一下,只要我们运用香港人这个优良软件,重组原有的高效制度、廉洁、自由和法治系统。香港人的营商能力本来就强,科研水平亦相当高,如果我们租借土地的条件,是把该区发展成为金融及创科中心。

是谁给他这个自信,真的是要笑死我了
大家好鸭
TOP
agree
3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