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锦衣天下》陆绎上门提亲这段,气到夏爷了。哈哈哈

陆绎上门提亲的时候,今夏比他还紧张,本想躲在门外偷听,却被娘亲打发出去买菜。待她把菜买回来,陆绎已然得到了二老的首肯。袁陈氏欢欢喜喜下厨,一家子齐聚,桌上有鲫鱼豆腐汤、红烧豆腐、香干回锅肉、大煮干丝、油豆腐烩豆芽等等诸多好菜,吃得袁益满嘴流油,巴不得准姐夫能天天来家中。

吃过饭,将碗筷送到厨下洗净,等陆绎喝过高沫,今夏才送他出门。

陆绎沿着金水河,将她的手握在掌中,不急不缓地踱着步。

“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说服我娘的?”今夏好奇道。

陆绎瞥了她一眼:“很难么?你娘一直都想把你赶紧嫁出去,有我上门提亲,应该是正中下怀。”

“哥哥,你莫忘了你可是锦衣卫,我娘可是寻常百姓,听见锦衣卫躲都来不及,我之前都没敢告诉她,你是锦衣卫。”

陆绎微微一笑,回想了下初见时袁陈氏的神情,还真是有些戒备警惕之意。

今夏催促他:“快说,你到底怎么和我娘说的?”

陆绎想了想,慢吞吞道:“你不是告诉过我,你娘之所以嫁给你爹,是怕你爹太老实被别人欺负么?”

“对!”今夏偏头思量,笑问道,“你也这么对我娘说?怕我被别人欺负么?”

陆绎摇摇头:“我和你娘说,娶了你就不用担心你去欺负别人了。”

“……”今夏匪夷所思道,“我娘就答应了?”

“你娘说你打小就是街中一霸,担心你将来到了婆家闹得鸡犬不宁,看我是制得住你的模样,没考虑太久,就答应了。”

今夏楞了半晌,继而大怒:“你们这是娶亲,还是收妖啊?!”


《锦衣天下》陆绎上门提亲这段,气到夏爷了。哈哈哈






《锦衣天下》陆绎上门提亲这段,气到夏爷了。哈哈哈
《锦衣天下》陆绎上门提亲这段,气到夏爷了。哈哈哈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3
disagree
0
2#

哈哈哈。希望电视剧里有这段。
TOP
agree
2
disagree
0
3#

能不能贴个那个假床戏的桥段,已经翻来覆去看vedeo看了N 遍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4#

上头!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37492458386607#_0
https://zhuanlan.zhihu.com/p/46240080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

哈哈哈,谢谢分享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

因抵御寒毒的本能,陆绎牙关紧咬,银勺顶在陆绎唇边,但怎么也送不进去。今夏试着想让汤药慢慢自唇齿间慢慢渗进去,汤药却尽数溢出,根本喂不进去。

    “怎么办?他不喝……”她急道。

    “把他的牙撬开!”此刻,丐叔显得很果敢。

    今夏不解:“怎么撬?”

    丐叔看着她,片刻之后,龇开他一口白亮亮的牙。

    今夏连连点头,把碗往前一递:“叔,你来!”

    丐叔往后急退,惊道:“那怎么行,我、我……还是童子身。”

    “我保证,喂过药,你也还是童子身。”今夏劝慰他,“你就当是亲个嘴而已,根本不妨碍你当童男。”

    “不行,亲个嘴也不行,这个和我童子身是一块儿的,不能拆开零卖。”丐叔义正言辞地拒绝。

    手一直抚在陆绎的脉上,沈夫人忽得眉头一皱:“6大哥,再给他输真气!你,不管用什么法子,把药喂进去,要快!”

    再没功夫可以耽搁,今夏楞了一下,低头喝了一大口汤药,俯身到陆绎唇边……
。。。。

陆绎不说话,只看见她,发现她面有倦容,且嘴唇上还有一处明显的伤。

    见他不说话,今夏挨近他,小声道:“沈夫人不待见官家人,所以我说您是富商之子,我也不能唤您大人,实乃形势所迫,您千万别计较啊。”

    “你这儿怎么了?”他侧头看她的嘴唇。

    距离如此近,她唇瓣上的伤看得更分明了,似有牙印痕迹,倒像是被什么物件咬了。

    今夏本能地捂住嘴,然后道:“这个……昨夜里,我到泉边打水的时候,一不留神摔了一跤,正好磕石头上了。”

    旁边的丐叔正自己动手舀粥来吃,闻言啧啧了两声。

    陆绎仍盯着她看:“可上面怎么还有牙印?”

    “就是磕上去之后,我自己的牙,就磕嘴唇上了,嘿嘿嘿……”今夏不自然地干笑两声,“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挺好笑是吧?嘿嘿嘿!”

    丐叔吃了口粥,又啧啧两声,点头应和道:“好笑,真好笑。”

最后编辑walterwhite 最后编辑于 2020-01-14 23:35:42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那么……”陆绎将身子欺近了些,“现下,你可以说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今夏往后退了退,还是不甚自在,干脆起身坐到桌旁,先倒了一大杯茶水咕咚咕咚喝下去。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她支支吾吾了半晌,忽然道,“六扇门中人行事一向是扶危救困、救死扶伤,大人您应该有所耳闻吧?”

    “没听说过。”陆绎答得很干脆。

    “没听说过也没事,现下我告诉您,您就知道了。”今夏把杯子拿在手上,不停地摩挲着,脑中似在思量该怎么说,“昨天您中东洋人镖上的毒,这事您肯定是知道的,沈夫人想了个疗伤的法子,外敷的同时,若发现异常,就得赶紧喂汤药。当然沈夫人的医术是没话说,您看您现在都好了六七成了。”

    “嗯?”陆绎等着她往下说。

    今夏只得接着道:“当时外敷的药里头掺了蛇毒,应该就跟拿刀子剐肉一样疼,您虽然是条铮铮铁汉,没怎么叫唤,但牙根咬得紧紧的,汤药怎么也喂不进去。所以我就让我叔,嘴对嘴喂你……”

    陆绎皱了皱眉头:“嗯?”

    “没想到我叔视贞操重于生命,当然,反正也不是他自己的命,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后面的话,今夏说得飞快,“当时情况危急,稍有差池,大人您就有可能命丧黄泉,于是我想起了我娘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又想起我爹爹说过能帮一把是一把;头儿说见死不救枉自为人、扶危救困、救死扶伤、人人有责……”

    “我都快死了,你还有空想这么多?”

    “嗯,我就是想让您知道,我真的不是想冒犯您……”今夏咬着嘴唇看他,“是我给您喂的药。”

    似乎未料到她这么痛快就承认了,陆绎望了她半晌,才幽幽道:“你,是用嘴喂我喝药?”

    “大人您千万别误会,真的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今夏犯愁地扶了扶额头,“……您得想想,我是个姑娘家,论理,我更吃亏些,对吧?”

    陆绎慢吞吞道:“理是这么个理没错……若是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求着我娶你过门,我也可以考虑下。”

    今夏连忙举手制止:“您千万别考虑,我压根就没想过要高攀您。这事儿,我原本就不打算让您知道,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要是因此逼着您娶我,那这种行为简直等同于讹诈!”

    极为难得的,陆绎被她说愣住了。

    今夏继续义正言辞道:“我身为六扇门捕快,出门在外,岂能见死不救,岂能挟恩图报!对吧,咱们都是公门中人,这点上,您肯定和我是一样的。”

    “你高看我了……”陆绎斜靠在竹榻上,手撑着头,“你真不要我负责?”

    “真的不要。当然,这事您也不能讹我,什么我趁您受伤占便宜之类的话您可不能瞎传。”今夏不放心地叮嘱道,“若传到我娘耳朵里,我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陆绎哼了一声,也不应答,瞥了眼她的嘴唇问道:“你那伤,是我咬的?”

    “是啊,当时疼得我……算了,小事一桩!”

    她摆摆手,不欲再谈论下去。

    “昨夜里,若受伤的人不是我,而是旁人,你也会这么做?”陆绎最后问道。

    她怔了下,思量片刻,颦眉道:“必须的呀!既然是救人,就不应分高低贵贱亲近远疏……”话未说完,就被陆绎打断。

    “行了!你出去吧,我想自己歇会儿。”

    今夏歪头察言观色,小心翼翼道:“您恼了?所以我不想把这事儿告诉您,徒增烦恼,是不是?其实您没吃多大亏……”

    “出去!”

    “……那你歇着,想开点……”

    今夏一步三回头地安慰他。

    直至她完全出了屋子,掩上门,陆绎才忍无可忍地长长呼出口气。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这段是在找大夫之后的。


陆绎望了眼玉碗,懒得过去拿,脱完靴子撩开床幔,便预备装醉躺下歇息。床幔刚一掀开,他就怔住了——一双圆溜溜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看着他,再熟悉不过,只是眼睛里头的那股恼火劲儿已经很久没看见,现下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很想笑。

    “怎么是你?”他偏着头看她,顺便伸手替她将落在面颊上的发丝掠到一旁。

    她似不能动弹,却也不说话,费劲地皱着眉毛,不知道努力想做什么。

    陆绎顺着她的目光望下看,发现她的手臂虽然动不了,但手指一直在划拉,便把她的手放置到自己的掌心上。

    “有铜管。”她在他掌心写到,铜管一端在这头,铜管另一端的人便可借此窃听此间的声音。刑部有几件特殊牢房便装了铜管。

    陆绎明白她的意思,却不以为意,甚至连找铜管在哪里都懒得找:此间是严世蕃的地盘,自然逃不过他的耳目,若存心避之,反而会让他更加疑心。

    “我知道。”他在她手心写,“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目中冒出怒火,手指划得他掌心痒痒的:“应该是软筋散,这个混蛋!”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把她往里头挪了挪,然后和衣在她身侧躺下来,仍把她的手放在掌心上。

    隔着衣服,仍旧能感觉到他的身子有点发烫,今夏不放心地用手指问道:“你是不是发烧了?因为那些酒?”

    “没事。”他简短写道。

    今夏使了好大的劲儿才算把头侧过来,看着他倦然的面容,颦眉复写道:“严世蕃是个混蛋!”

    掌心痒痒的,陆绎合拢双目歇息,感觉着她写的每一个字,笑着将头点了点。

    “他欺负你了吗?”她划拉着问。

    陆绎想起之前的卑躬屈膝,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我觉得你在他面前都不像你了,憋屈得很。”她继续写。

    他思量了一会儿,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示弱。”

    示弱。

    兵法有云,当敌方比己方强大之时,无法克敌制胜,就需要通过示弱来麻痹敌方,使得敌方掉以轻心,然后再伺机而动。

    似在认真考虑这两字的含义,足足过了好半晌,今夏的手指都没有动,倒是陆绎好玩般地用手指搔她手心痒痒。

    “他为何把我弄到你床上?”她想起这事,划拉着问道。

    陆绎如实回答她:“他说,会让我最喜欢的那个来陪我。”严世蕃能看穿,说实话,他并不意外,因为他只是稍加掩饰。看穿这点,在眼下而言,只要6严两家在面子上不撕破脸,就不是什么坏事。何况,他从来就不想和严家撕破脸,下下之策,他向来不用。

    这句实话,让今夏红了红脸,随即她觉得可能是软筋散的副作用,所以让人脑子容易胡思乱想。

    “你看中的姑娘他舍不得,所以拿我来凑数。”这是她所能想到最合理的理由。

    陆绎默了默,转头睁开双目望她,用手写道:“我没看中的。”

    那不都一样么,都是拿她来凑数,今夏也默了默,然后听见肚子咕噜咕噜叫了几声,尴尬地望了眼陆绎。

    “饿了?”他开口问。

    今夏点了点头,这事不能怪她,严世蕃这条船上古古怪怪的,她一直都提防着,压根就没吃什么东西,眼下又已过了四更天,自然是饥肠辘辘。

    “我让她们拿些吃食过来。”陆绎欲起身,却被今夏拽住。

    她很紧张,手指划得有点重:“他们会在吃食里掺东西的。”

    陆绎用手回答:“软筋散都吃了,还怕什么。”在她手心写罢,他就半坐起身,拉了拉床柱边的铃绳。

    “想吃什么?”他开口问。

    横竖陆绎在身旁,今夏胆子也肥了些,眼睛亮晶晶道:“吃什么都行?”

    陆绎点头,目光中颇有鼓励之意。

    “我要吃……面!牛肉面!”她颇激动。

    这时侍女叩门进来,陆绎吩咐要一碗牛肉面,侍女应声出去,过了一会儿果然端了碗热腾腾的牛肉面进来放到桌上。

    今夏赞叹:“看来灶间一直炖着牛肉汤备用,真方便呀。”赞叹之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问题,自己服了软筋散,身上压根一点劲儿都使不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如何能吃面。

    她正犯愁,陆绎已将她扶坐起来,端过面碗,用筷子缠起面条,吹了吹热气,然后道:“张嘴!愣着干嘛。”

    “……”虽然眼下没有更好的法子,可是以陆绎身份之尊,怎么也不能让他来喂自己,今夏忍着腹中饥饿道,“还是先放着,等我能动弹了再吃吧。”

    “快点,我手都酸了。”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此时今夏实在是懊悔之极,早知道就要个枣泥糕或者桂花糕,再不济来个硬馍馍也行,怎得偏偏要了碗面条,弄得这般尴尬。

    “张嘴!”他盯着她。

    今夏只得张嘴。

    “味道如何?”他问。

    她点点头:“好吃。”

    还有些话,她没说出来:她长大之后,连娘亲都不曾再喂她吃过,眼下陆绎这般喂她,她既觉得有些拘谨,又觉得自己回到幼年一般,心底深处暖乎乎的。

    陆绎慢慢喂,今夏慢慢吃,不知不觉之间,一碗香浓的牛肉面已吃得见底。

    “软筋散的时效不会长,你睡一觉,醒来药效大概就退了。”

    他仍让她躺下来,自己也像之前那般躺在她身侧,在她手心中写道。

    “在这种地方……”今夏本还想说“还像这样躺在一起”,犹豫片刻,还是没说,“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陆绎什么都没说,缓缓将她的手包裹在掌中。

    大概由于发着烧的缘故,他的手异常温暖,今夏想着明日回城后要记得按沈夫人的方子抓药给他喝。

    然后她倦倦地打了呵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睡着了。

    听着身侧平稳均匀的呼吸声,陆绎侧过身子,望着她。在这条船上,在那个人的地盘上,倒也并非全是让他恶心的事情,他想着。
TOP
agree
1
disagree
0
9#

哈哈哈。。。。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0#

好喜欢,剧里有这段吗

生活方式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