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3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闲人闲语录]

1#

造反啦!北大清华人大教授致信全国人大 全民联署要言论自由

文章来源: RFA/文学城

北大和清华教授张千帆、许章润等人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公开信,要求言论自由权。公开信说,2020年2月6日,吹哨人李文亮烈士在武汉肺炎的瘟疫中死去,成为言论自由被压制的牺牲者,其情其状痛彻人心,天地为之悲鸣。

据海外维权网星期六(2月8日)披露,公开信提出五大诉求:一是把2月6日定为国家言论自由日(李文亮日);二是落实中国人民享有宪法第35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三是中国人不应再因言论而受到任何国家机器和政治组织的威胁,公民的结社和通信自由等权利不受任何政治力量和国家机器的侵害,国家机关应立即停止对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封禁;四是希望武汉和湖北籍公民应得到平等的公民权利;五是呼吁全国人大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如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

参加公开信联署的还有人大校友鲁难、吴小军、秦渭、田仲勋、独立学者笑蜀和郭飞雄、地质大学校友 王西川等人。

与此同时,武汉10位教授也发出公开信,要求追究对李文亮等8名医生进行“训诫”的违背宪法行为。

言论自由从今天开始

---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


2020年2月6日,吹哨人李文亮烈士在武汉肺炎的瘟疫中死去,成为言论自由被压制的牺牲者,其情其状痛彻人心,天地为之悲鸣。

因为当局对言论和真相的压制,新冠病毒得以肆虐,亿万中国人在最隆重最喜庆的传统节日里陷入隔离和恐惧,全民处于事实上的软禁中,社会、经济被迫停顿。

迄今已经有至少637个同胞死去,数百万计的武汉、湖北籍人在寒冷和无助中流离失所。如此悲剧的始作俑者,是李文亮等八位从医者在1月初遭到警察的无端训诫,医生的尊严在警察暴力对言论自由的淫威面前显得是那么卑微。

三十年来以自由让渡安全的中国人民随后陷入了更不安全的公共卫生危机之中,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正在迫近。世界人民对中国的恐惧超过了病毒的传播速度,让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全球孤立。这一切都是放弃自由、压制言论的代价,中国模式正在沦为泡沫。直至今日,当局防民之口仍重于防疫,最高法和行政机关以谮越宪法的法外方式实行未经宣布的紧急状态,以防疫为借口非法中止宪法的公民权利,包括言论自由、迁徙自由和私有财产的权利等等。

这一切该结束了,没有言论自由便没有安全!以公民的名义,我们提出五大诉求:

一、我们要求,把2月6日定为国家言论自由日(李文亮日)。

二、我们要求,从今天开始落实中国人民享有宪法第35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

三、我们主张,从今天开始,中国人不应再因言论而受到任何国家机器和政治组织的威胁,公民的结社和通信自由等权利不受任何政治力量和国家机器的侵害,国家机关应立即停止对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封禁。

四、我们希望,武汉和湖北籍公民应得到平等的公民权利,所有武汉肺炎患者都应得到及时、妥善、有效的医疗救助,并为因封城而和隔离导致生活困难的民众提供生活补贴。

五、我们呼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避免被任何政治势力非法中止今年的预定会期,并且讨论如何立即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问题。从言论自由起,从今日开始行宪!

我们欢迎所有人加入联署,持续更新,永久开放。

人大校友鲁难

独立学者笑蜀

独立学者郭飞雄

北大教授张千帆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

著名学者章诒和

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

哈佛大学校友杨建利

清华大学校友潘荣根

俄亥俄大学校友石涛

人大校友吴小军

人大校友秦渭

人大校友刘海燕

人大校友翟滨

人大校友王亚伟

人大校友常小安

人大校友赤坚

人大校友张玉霞

人大校友成少森

人大校友吴小津

人大校友金向东

人大校友张玫

人大校友孙羽

人大校友雷歌

人大校友潘佐红

人大校友苏洛夫

人大校友杨伯元

人大校友马建红

人大校友钱炜

人大校友闫景明

人大校友田茂平

人大校友何冰

人大校友侯杰

人大校友吴晓冰

人大校友郭友群

人大校友牛连枝

人大校友孙伟丽

人大校友侯振华

人大校友田川

人大校友申平

人大校友刘彦贞

人大校友焦火

人大校友段永捷

人大校友刘扬

人大校友戴敏

人大校友殷正栋

人大校友张以林

人大校友胡启新

人大校友曾亚强

人大校友邢益农

人大校友李虹

北大校友苏春莉

北大校友娄健

北大校友薛扶民

北大校友解民

北大校友刘少怡

北大校友孙永谦

北大校友刘晓峰

北大校友张微

北大校友陈汉翔

北大校友赵奎平

北大校友舒扬

北大校友赵斌

北大校友孟昭强

北大校友杨欢

北大校友俞战

北大校友张巨

北大校友林涓

独立学者王德邦

独立学者苏小玲

独立学者帅好

艺术家高岩松

独立学者朱奇

复旦大学教师馀葛瑞

复旦大学校友钦鸣荣

复旦大学校友张持平

兰州大学校友汪青春

地质大学校友王西川

云南大学校友傅志彦

中国医大校友涂纯

武汉大学校友翟建波

山东大学校友荀琳

兰州大学校友黄寅兮

独立学人张睿

华东师范大学校友蔡抗

南京师范大学校友梁昕

武藏野大学校友沈军

上海交大校友张晓东

清华校友潘荣根

清华校友黄以平

独立学人郑贵贤

北京公民查建国

独立学人宋春仑

自由作者轩辕志伟

独立人士王进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249
disagree
4
2#

知识界的人还没有全都烂透
Justice will not be served until those who are unaffected are as outraged as those who are. – Benjamin Franklin
———————————
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429865&page=1 揭露谎言,还原真正的历史
TOP
agree
161
disagree
1
3#

人大不是就一票反对修仙嘛。还人大。
TOP
agree
15
disagree
0
4#

不是造反,但是言论自由是大家迫切需要的!

TOP
agree
106
disagree
1
5#

不是造反,但是言论自由是大家迫切需要的!

freerose 发表于 2/8/2020 3:09:55 PM 造反啦!北大清华人大教授致信全国人大 全民联署要言论自由-5楼

没错!
TOP
agree
2
disagree
0
6#

许章润在国内还是国外?
…………………………
(政)语数外物化史地生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储安平在以“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为题的发言中说:

  解放以后,知识分子都热烈地拥护党、接受党的领导。但是这几年来党群关系不好,而且成为目前我国政治生活中急需调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究竟何在?据我看来,关键在“党天下”的这个思想问题上。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大家拥护党,但并没忘了自己也还是国家的主人。政党取得政权的主要目的是实现他的理想,推行他的政策。为了保证政策的贯彻,巩固已得的政权,党需要使自己经常保持强大,需要掌握国家机关中的某些枢纽,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了头才算数,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在国家大政上,党外人士都心心愿愿跟着党走,但跟着党走,是因为党的理想伟大,政策正确,并不表示党外人士就没有自己的见解,没有自尊心和对国家的责任感。这几年来,很多党员的才能和他所担当的职务很不相称。既没有做好工作,使国家受到损害,又不能使人心服,加剧了党群关系的紧张,但其过不在那些党员,而在党为什么要把不相称的党员安置在各种岗位上。党这样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我认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是党和非党之间矛盾的基本所在。今天宗派主义的突出;党群关系的不好,是一个全国性的现象。共产党是一个有高度组织纪律的党,对于这样一些全国性的缺点,和党中央的领导有没有关系?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我现在想举一件例子,向毛主席和周总理请教。解放以前,我们听到毛主席倡议和党外人土组织联合政府。1949年开国以后,那时中央人民政府六个副主席中有三个党外人士,四个副总理中有二个党外人士,也还像个联合政府的样子。可是后来政府改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副主席只有一位,原来中央人民政府的几个非党副主席,他们的椅子都搬到人大常委会去了。这且不说,现在国务院的副总理有十二位之多,其中没有一个非党人士,是不是非党人士中没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没有一个人可以被培植来担任这样的职务?从团结党外人士、团结全国的愿望出发,考虑到国内和国际上的观感,这样的安排是不是还可以研究?

  只要有党和非党的存在,就有党和非党的矛盾。这种矛盾不可能完全消灭,但是处理得当,可以缓和到最大限度。党外人士热烈欢迎这次党的整风。我们都愿意在党的领导下尽其一得之愚期对国事有所贡献。但在实际政治生活中,党的力量是这样强大,民主党派所能发挥的作用,毕竞有其限度,因而这种矛盾怎样缓和,党群关系怎样协调,以及党今后怎样更尊重党外人士的主人翁地位,在政治措施上怎样更宽容,更以德治人,使全国无论是才智之士抑或孑孑小民都能各得其所,这些问题,主要还是要由党来考虑解决。

(原载《人民日报》1957年6月2日)
“我过去以为切切实实学点有用的技术,就可以报效国家,用不着关心什么政治。但现在我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你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却来影响你。一种不良的政治,它到处会排挤你,压迫你;使你有天大的本领,也无用武之地,不仅报效谈不上,甚至连生活都发生问题。因为人家讲究的是派系、背景、吹拍,迎奉等等,用不着你的本领呵!这种残酷的现实,迫使我觉悟到:无论学什么的,都必须关心政治,进而争取改良政治,所以我以后决心跟随大家多多研究政治。” 没有良好的政治,学什么技术,也还是没有保障。—《新华日报》1945年3月7日
TOP
agree
22
disagree
0
8#

不是造反,但是言论自由是大家迫切需要的!

freerose 发表于 2/8/2020 3:09:55 PM 造反啦!北大清华人大教授致信全国人大 全民联署要言论自由-8楼



         顶一下。再不奋争一下,就是永久的沉沦了,没希望也要抗争一下
TOP
agree
29
disagree
0
9#

太棒了 终于团结起来了
TOP
agree
8
disagree
0
10#

这不是造反,这是21世纪人的正常生理需求。
TOP
agree
201
disagree
2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