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top2校友个个神通广大,终也是景上添花多,雪中送炭无

军事天地
王利民向祖国外交部的医疗求助电邮

WangLimin
2020-02-13  16:04

王利民向祖国外交部的医疗求助电邮
王利民

2020年2月13日

今天,我电邮给中国外交部领事部门的
lss@mfa.gov.cn
,题为“王利民医疗求助”,为求关注,是因为我实在不甘心被这么阴谋摧残折磨早死。

祖国外交部领事服务和相关单位,您们好:

我是王利民,1999年从北京大学出国留美,后于2006年和2009年分别在陕西师范大学和江南大学做了半年和一年左右的教职工作,因自己不适应特色社会主义给祖国带来的巨大改变,退回美国苟且求生。2018年1月16日,我在纽约州皇后区的一个台湾人所开的汽车外件仓库(B.Q. Wide Auto Body Parts Supply, Inc. 109-35 178th St., Jamaica, NY 11433)从被人为设陷的八英尺楼梯上跌落,跌落过程中,我伸左臂抓货架,人没有马上直接落地,却造成头颈躯体的加减速垂直挫压或拉伸,头颈剧烈挥鞭(向前过度弯曲时有瞬间完全丧失意识,然后向后过度弯曲时意识恢复但是听到猛烈的金属式碰撞响声),头颈胸部的强烈侧拉,然后身体继续跌落至地。受伤后马上报告雇主经理,然而他却不理睬我报告的跌伤而反倒要求我扔掉他们做了手脚的梯子,我没有去扔证据梯子,经理然后当天早退。我当天早退后,寻求医生诊治,却遇到了跌伤前几天被人设计好的所谓需要更换主治医生(Primary Care Physician)而无法马上找到另一个PCP就诊,并且那些所谓工伤局批准(WCB-authorized)的医生有以各种借口不接收。后来,雇主、其工伤代理公司、美国纽约州工伤局、当地医生、医学影像场所、控辩双方律师机构合谋继续施害与我。


Ta们让我在“诊治”过程的一开始就遭受更多残害,包括突然喷金属粉末导致我吸入,猛扭、猛拉我头颈,有电极放在我头部时突然电击我,给我一些有严重后果乃至致死的西药。Ta们用各种手段包括不开核磁共振成像检查介绍或不提供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或提供被做了手脚的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把我严重的头、脊伤隐瞒和严重降低受伤程度。我的病症,医生要么不让我说,要么删减、扭曲我所说、所写的病症,甚至这些卑鄙合谋者让医生的报告不能出现在案件文档中,而让我这个被害人承担这个流氓体系的流氓言行后果。工伤案件处理过程中遭受Ta们合谋设置的把戏,让我不能被真正诊断和治疗,不能得到美国法律规定的经济赔偿,还把我的颈部到底算不算是受伤部位在我受伤两年多后的时候还宣称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我对美国纽约州工伤局的诉求只导致更多的拖延、戏弄、心理伤害、乃至在所谓的独立医疗检查(Independent Medical Exam)中的人身攻击。我的持续头痛、头晕、昏厥、眼圈一直轻度青瘀、胀痛和其他症状、面瘫、颈痛、背腰痛、胸痛、心脏各种症状(各种痛、慌、紧、剧烈搏动)、呼吸持续疼痛、生殖系统和消化系统障碍、四肢各种持续或突发疼痛等等众多症状,久坐,缓步行走,或轻度体力活动都会加重各种症状,并严重影响情绪和睡眠。只有在睡好之后醒来时,这些症状才能缓解,但是每天的基本生活让我的症状反复如此并总体加重和扩展。我在2018年的夏天在纽约办理中国护照更换时曾明确写出我遭受了被谋害谋杀式的工伤,我也多次向中国驻美使馆、驻纽约总领馆、领事保护热线求助于此事,一直未能获得帮助或救助。虽然美国于2018年9月批准了我的加入美国国籍申请,但是我的生命和生活没有得到美国的保护和保障。我走投无路,向祖国再次呼吁试图求援。我是渴盼和拥护毛共社会主义的人,希望中国当局不至于因我言论而意图落井下石而进一步致我非命。

此致,盼复。

王利民
2020年2月13日
最后编辑连翘2020 最后编辑于 2020-02-15 23:07:02
我爱板蓝根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