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10万+|回复:179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道尽生前身后事 -- 全景翁美玲

好多人都问了, 这些书信都是真的, 顶多是来往顺序调整了一下,一些内容合并或者删节了。信件是来往于rob, 当年翁美玲的荷兰男友和我自己。本来没打算抓眼球把人名写上去, 想看看会不会有人耐心读下去。 结果发现如果不写出来是关于她,完全没人有心情看此长文。 算是对楼主的一大打击。 写出了名字以后, 貌似反应也非常两极, 有人很感动,有人完全看不下去。 看来是非常小众的写法。
--------------这个东西其实写好五六年啦。也许现在到可以分享的时候了。 本文绝非虚构, 如有雷同,大家不要随意对号入座哈。 --------------
引子
当一个人步入中年的门槛的时候,你还会相信奇迹吗?你还会相信二十几年来遥遥不可及的童年梦想是可能实现的吗?

当一个人年过半百的时候, 你还会清楚地记得三十几年前曾经有过纯纯的,醇醇的初恋吗?蓦然回首,当年那个可人儿,是否还可能得到她的点滴消息?

命运就是这么的神奇,仅仅一“网”之隔,原来这一切都是可能的。
2
Advertisement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5|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原来这个世界是真的有奇迹的
2010 年的元旦,我收到了来自台湾的一个朋友HYH发来的一份邮件。她给我的邮件是这么写的,
楼兰:
最近好吗? 2010新年快乐!!! 收到下面网友来信, 他好像有一些Barbara在剑桥念书时期的相片,
可以帮忙回覆吗? 如果他方便的话, 希望可扫瞄清晰的大图档与大家分享.
谢谢~ ^^
HYH
这封来自远方的信原文是用英文写的。翻译如下。
你好,
我认识在剑桥和伦敦读书时候的芭芭拉。我现在还保存着她那时的一些照片,如果你感兴趣的话,请和我联络。
诚挚的,
罗勃
0
Advertisement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6|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收到这封信,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很可能是Barbara在剑桥读书时的男朋友。因为我隐约知道当年她的男朋友叫罗伯特, 是荷兰人。而发信的这个人叫罗勃, 电邮是荷兰的地址。而且有Barbara剑桥和伦敦念书的照片,估计十有八九是当年的男朋友。 可是,时隔30余年,如果真是当年那个少年郎,如今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我踌躇了半天,觉得还是还是别在给罗勃的回信中妄下推论了,把这个未知的远方来客吓跑了怎么办?于是在键盘下用英文 (所有和罗勃的信件往来全部为英文,为行文方便自动转化为中文,不赘)敲下了以下回信, 亲爱的罗勃, 收到你的来信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我们设立这个网站已经超过10年了,我们致力于在网站上和所有喜欢她的影迷朋友们一起收集,分享关于她的视频,照片,杂志,当然,还有我们对她的喜爱和思念。我们非常感谢你和我们联系,并且愿意把你珍藏了30多年的照片和我们一起分享。 不知你可否在方便的时候把照片扫描了以后发邮件给我们呢?这对于所有喜欢她的人来说,可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如果在分享照片的同时,你不介意和我们分享你和她在一起的一些回忆和点滴,请加我的MSN。 祝新年快乐! 楼兰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点击了“发送”键。
0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7|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不到12个小时之后,我收到了来自罗勃一封非常简短的电邮, 亲爱的楼兰, 你自己到 Youtube上搜寻一下我刚贴出来的一段视频吧,“一个关于Barbara无人知晓的爱情故事”。 罗勃 我迫不及待地上了Youtube. Youtube 上是一个简单的由几张照片组成的一个小小的电影。主角是两个青涩的年轻人,穿着70年代典型的花衬衫喇叭裤。 一个高高的小伙子长头发的金发碧眼,一个乌黑长发,滴溜溜的大眼睛的中国小姑娘。那是一个我未曾见过的,还有些许青涩的,娇羞而不施粉黛的Barbara。 是他了,罗勃真的是当年那个长情的荷兰小伙子。我激动地回了一封信: 亲爱的罗勃, 真是让人惊叹,你居然把那些照片保存得那么好!不过也许我们不应该觉得奇怪,因为你就是芭芭拉在1970年代的那个男朋友!芭芭拉的舅父曾和我提起过,在剑桥的时候她和一个荷兰籍的医科男生有过一段时间很长的感情。那个人叫罗勃。那个人就是你吧。 芭芭拉的母亲说过她曾经非常反对过这段关系。芭芭拉曾经非常努力地和家里做沟通和尝试,希望能和那个幸运的男孩在一起。1985年的时候,她在香港商业电台所做的一次访问中,曾经提到过,她在18岁的时候曾经很想结婚,也差点结婚了。 后来听说那段爱情故事在1982年的复活节前后结束了,她因此而回香港散心,而开始了她梦幻般在香港电视圈的传奇。 我不会搞错的,我听她家人说起过你的一些事情。 楼兰 发了信我又有些后悔,这么激动的一封信,不会把那位“老人家”给吓跑了吧。
0
Advertisement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很快我收到了回信, 亲爱的楼兰, 是的,那个男孩就是我。不过我不是学医科的,我是学生物的。 但是我该拿那些记忆和照片怎么办呢?我非常想知道她的家人怎么提起的我。她的妈妈还在世吗?她的家人还好吗?我绝对没有冒犯她的意思。 罗勃
0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这个罗勃看起来真是一个长情而有良好教养的人。他有很多当年的记忆和照片?天,那真是一件完全没有想过也不敢想象过的事情。我坐在电脑面前,给他回信。 罗勃, 她的舅舅在2002年因为肠癌已经去世了。她舅舅去世以后,她家关掉了在Histon的炸鱼薯条店。她母亲据我所知还健在。她的大外甥在英国最顶尖的上了学,现在应该有26岁了。(注:芭芭拉的舅舅是她母亲的契姐弟,但是芭芭拉又认了自己舅舅的儿子当契儿子,因为毕竟没有血缘关系。所以这个契儿子,在长大以后,把芭芭拉叫做“契妈姐姐”) 真让人高兴你愿意和她的影迷们一起分享那些珍贵而独一无二的照片。那时候的她应该过得非常快快乐,只要看看照片里的笑脸就能知道。谢谢你曾经陪她度过那些灿烂的日子。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闲暇的时候写些东西电邮给我。 分享一下你们在一起的甜蜜时光,好玩的事情什么的。这样的话,对我们这些她的死忠粉丝来说,简直是太棒了的事情。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和我上MSN 即时聊天,我住在美国,时区上应该比你晚7个小时。 祝愿你新年过得好,时间过得真快,那么多年过去了。 楼兰
0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39|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楼兰, 我还清楚地记着关于芭芭拉的很多事情,我记下了不少东西。 我们的感情挺跌宕起伏的。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那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有时候我觉得,也许人们多了解她的性格一些的话,就能够更明白日后发生的那些事情。她是曾经付出巨大努力的,她其实应当得到很多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看了我的故事后会怎么想,目前为止我收到一些电邮。看起来大家都很困惑,“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是谁?”。 我觉得,是否我应当把我要发给别人的东西先给你看看?你然后告诉我是否应当诉诸于公众。 如果你对芭芭拉当年的生活有任何疑问的话,请随便问。你觉得大家还会对她当年的事情感兴趣么? 罗勃
0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4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我眼前仿佛出现一个油灯,烟雾迷漫出一个庞大的巨人,他彬彬有礼地问我,“我知道你心里藏着很多问题,说吧,我都能回答你。”我能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吗。我手足无措,我该从哪里问起?我问的问题会不会冒犯到他?如果他像阿拉丁神灯里面的巨人,只回答我三个问题就会消失怎么办? 罗勃, 我知道一些关于你们的事情,其实你比我们清楚,她是一个有些情绪化而倔强的女人,不是么? 你说让我先看看你写的东西,这实在让我感觉诚惶诚恐。同时我也觉得这是对我的最大信任。毫无疑问,还会有很多人对她感兴趣。哪怕是时隔多年以后,在很多喜欢她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温柔温暖的位置是属于她的。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在分享故事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应当尊重她和她家人的隐私。不妄断逝去的人,不伤害还在的人。 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 • 你们两人是如何相识相爱的?似乎当年你们都还非常非常年轻。你觉得那是一种” puppy love”吗 • 在你眼里的芭芭拉是什么样子的? • 她的梦想是什么?她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 你们在她返回香港发展后还保持联系吗? • 你是如何知道她去世的消息的? 呵呵,我肯定还有很多很多问题想问你,先就这么多吧。 楼兰
0
Advertisement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40|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三十四年前故事的开始 楼兰,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对我来说简直太容易了。之前我就把当年的记忆写下来过。不过当时是用荷兰文写下来的,我现在还得重新翻译成英文。我很喜欢你说用的”puppy love” 这个词,真形象,虽然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依然清晰地记着1976年我第一次碰到芭芭拉时的样子。 她总是一个人坐在CCAT (Cambridge College of Art and Technology 剑桥艺术和工程学院)的餐厅里。她总是在一本黑色的笔记本上涂涂画画。她从来不到CCAT另外一个很热闹的咖啡屋“蝙蝠侠”那里去。 我对她充满了好奇,那个孤单的中国少女长发及腰。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坐到芭芭拉的对面,问她到底都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芭芭拉用带着伦敦北部口音的纯正英语跟我说,她正在写日记。 她把本子递给我看。 我完全看不懂那些中文字,但是我认出了里面 John Denver的“Leaving on a Jet Plan” 的歌词。我还看懂了一句英文, “You always smile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译注:你总是在笑,可是你的眼底藏着悲伤)。这句话来自于Harry Nilson 的歌 “Without You”。 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要用“Without You”这首歌作为我放在YouTube上的短片的配乐了吧。这首歌对于我和芭芭拉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往后的那个礼拜,我们每天上学后都坐在餐厅里的同一个地方。几天之后,我的一些其他朋友也到餐厅里来了。芭芭拉很容易地就融合到他们里面,她非常地开心和享受大家的玩笑,但也不会让别人随意作弄她, 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一个中国人长相的少女说着流利的伦敦腔多少有些好笑。 芭芭拉很快发现另外的那间咖啡屋“蝙蝠侠”更好玩。很快的,我就得到那家咖啡馆去找她了。她和那些朋友们都相处得很好,其中有一个女孩名字叫做苏,她也有着一头金色及腰的长发,个头也和芭芭拉差不多。从背后看着她们俩肩并肩的走路是件极其好玩的事情,2个少女,个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长头发,松散的搭在背上。除了颜色不同,其他的几乎都一样。 可是,我现在可没法单独和芭芭拉相见了。她的周围总是有别人。好几次我邀请她周末和我一起出去,她都婉拒了,因为她周末要到家里的店里帮忙。 后来我发现芭芭拉经常在课后到图书馆去,而不是马上回家。因为她需要到图书馆里去看看画册来为她的绘画寻找灵感。我就尾随而去跟她到了图书馆。这下我们周围就没有那么多人了,只有我们两个。一开始,她是真的在忙忙碌碌。慢慢地,我看得出她开始有些心不在焉。再后来,她干脆就不看书了。到了最后,我们干脆连图书馆也不去了。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相处非常开心自在。我们互相交流着自己以前的生活和看法。我们的生活是如此完全的不同。她跟我说中国的文化和她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英国的生活,我说我作为一个荷兰人在英国的生活。我们非常享受于这种互动的过程。 每当到了回家的时候,我总是陪着她走到剑桥的公车站,她从那里做车去Histon。 在路上她又说了很多她的生活,那个在她年幼就去世的父亲,她不得不离开香港到英国的不舍。离开香港那么多同学朋友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难受。在她离开的那天,她的朋友们还一起给她播放了那首”Leaving on a Jet Plan”的歌。当然也说了她如今在Histon的炸鱼薯条店的生活。 一天清晨,芭芭拉和我一起坐在咖啡屋里喝茶。芭芭拉告诉我,中国的农历新年马上就要来了。她跟我说了十二生肖和他们对应的新的一年不同的预景。然后她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去伦敦唐人街庆祝中国新年。我当时非常地吃惊。说句老实话,我都已经放弃邀请她出去玩的努力了。因为她给我的答案永远是“不,我得在家里的店里帮忙”。 芭芭拉说如果我要一起去的话,我们得一起好好计划一下。我们得先弄辆车,然后找几个朋友和我们一起去,特别是女性朋友。只有女性朋友去接芭芭拉,同时答应她的家人她们会一整天在一起,芭芭拉的母亲才可能允许芭芭拉出来。车不是什么问题,我可以借我妈妈的车,找个能让她家人信赖的女生才是个大问题。于是我们邀请科雷斯一起去,而苏特别喜欢科雷斯,所以她自然而然也要跟着去。这样苏就可以去芭芭拉家接上她了。 在中国新年的那天,我接上苏和科雷斯,然后驱车去Histon。我们把车停下,我和科雷斯躲得远远的,确保她家人看不到我们。等过了会儿,芭芭拉和苏走过来了,我们才偷偷地发动车驶往伦敦。我和她坐在前排,科雷斯和苏坐在后排。芭芭拉带路,虽然我从来没有到过唐人街,但我们还是很顺利地到了目的地。 我当时被震撼坏了,街道被各种各样钱模样的东西装饰一新,而人们舞着一条巨大的龙,跑来跑去吃红包,芭芭拉告诉我红包里面装的是钱。周围锣鼓滚滚。唐人街是如此地人头攒动,为了不走散,我们只能紧紧地互相手拉手。 一开始,她羞涩地松开我的手,而渐渐地她不再拒绝我的手。好几次人流把我们推得东倒西歪,她倒向我,我幸福地偷偷拿手臂环绕着她。 当我们结束这一天的时候,我们俨然已经是一对了。我们发现苏和科雷斯也成了一对。 这就是我们两个怎么认识和开始恋情的故事。其他的问题我下次再回答。 既然我们要接着谈很多事情,我想我们应当充分信任对方。你是否能跟我多说说你自己。很多我和你谈的东西和将要和你谈的事情是非常私人的,很少有人知道,因此,如果我知道我是在和什么样的一个人说话,能让我觉得更放松一些。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问你。我看了不少在因特网上关于芭芭拉在香港的资料。似乎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她和我的这段恋情,这是为什么?是她故意对公众隐瞒这些吗? 祝晚安! 罗勃
0
otree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54
  • 0
  • 1782
  • 0
  • @2009-11-16
发表于:2016-02-22 10:43|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你是谁 罗勃, 那真是一个清纯浪漫,又挺典型的校园爱情故事的开始。看来她写日记的习惯从很早就开始了啊。 真是很抱歉,我想我真应该早就跟你好好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在上个世纪出生于中国大陆,在1988年,我第一次看到了她主演的射雕英雄传,我立刻被芭芭拉深深地吸引住了,简直可以说是疯狂地喜欢上她。是的,那已经是她去世三年后的事情了。 当我知道在屏幕上那么光彩照人的精灵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我彻底地被震惊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个事实。那时候的中国大陆还是相当封闭的。关于她我所知甚少,她在于香港生,于香港逝,而英国剑桥是她最后的归宿。 我费劲各种力气来找寻任何跟她相关的资料和图片,想更多地了解她。当年有一个小伙伴,她有家人在香港, 她拥有一张据说是芭芭拉亲笔签名的照片。 曾经有一次, 她很得意地和大家展示她的珍藏的时候 (对于当年的我们,芭芭拉是一个最受欢迎的偶像了,很多人都非常喜欢她),当照片传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凹陷的字迹, 那是我离她的气息最接近的一次。 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看到和收藏她主演的所有电视剧和其他作品。因为当时很多香港的电视连续剧中国大陆并没有引进。当然,我的终极梦想是有一天可以亲自到剑桥拜祭她。对于80年代的中国,我的梦想非常地不切实际。我的家境并不富裕,也没有什么海外的亲戚。而出国对于那时候的中国人是一件奢侈而遥远的事情。在我年轻的脑袋里,似乎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努力学习,然后将来可以拿奖学金到美国或者英国去留学。 我确实努力学习了,也确实做到了。我很幸运地在大学毕业后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到美国留学, 之所以没有直接去英国是因为英国奖学金的机会太少了。 2000年初夏的时候,我到英国背包旅行。可能是天意吧,在2000年的5月14日,也就是她去世20周年的忌日,我终于可以完成我童年的梦想,到芭芭拉在剑桥的墓地去探望她。我在墓园呆了很长的时间。我很意外地碰到了Sheila,也就是芭芭拉的舅妈。(你认识她吗?) 在那时候的剑桥,中国人挺少见的,和现在完全不同, 她耐心地倾听了我的故事,挺受感动的,并邀请我到家中喝下午茶。天,你能想象我有多激动吗?在那里,我遇见了芭芭拉的妈妈,舅舅和2个外甥。他们都是极其善良及和善的人。我们聊了1,2个小时,他们给了我芭芭拉的一些签名照片,并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这真是梦幻一般的经历,不是吗? 旅行结束后我回到美国工作,并不定期地和她的家人保持通话。2001年中的时候,芭芭拉的舅舅被查出有癌症,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该死的英国的全民健保系统,他5月份查出的癌症,到10月份才能排期做上手术。可是已经太晚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她的全家很是慌乱,翁妈妈和舅妈英文都不算太好,而2个外甥都还在上中学。我于是更频繁地给她们打电话,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试着宽慰他们。同时我也在公司内部寻伦敦工作的机会。 很幸运地,我很快找到了这样的机会。 2002年初我搬到伦敦,在离国王十字车站很近的地方找了房子住。这样周末的时候我可以很方便的去Histon看望他们,有时候还他们家里过夜。很可惜,她的舅舅还是在2002年的2月去世了。但是在那期间,他们还是和我分享了很多芭芭拉的记忆,艺术作品,照片,奖品等等。 似乎我的经历不完全是一个典型的影迷的经历。 回答你的问题。确实你和芭芭拉的关系并不为人所熟知。但我并不认为是她有意在隐瞒些什么。我觉得这更像是香港娱乐圈的八卦口味不同而已。因为你并不是娱乐圈中人,你和她的故事发生在她加入娱乐圈之前,你的人也不在香港。相比起同为红星同在香港的汤,娱乐记者和报章显然对他更有兴趣。 祝一切好! 楼兰
0
查看:10万+|回复:179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