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1907|回复:3
  • 1
jasim
头像
列兵
  • 列兵
  • 4
  • 0
  • 20
  • 0
  • @2020-08-24
发表于:2021-05-10 11:42|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爱国主义换来悲惨人生,听党的话险糟党的干部逼迫而死

这是我在浙大的一个朋友=遇到的恶劣事件。国内的环境就是无法无天。官本位的社会吃人成性。

原贴地址:

https://eleanorahow.medium.com/%E4%B8%AD%E5%9B%BD%E4%BA%BA%E6%B0%91%E6%95%AC%E7%88%B1%E7%9A%84%E4%B9%A0%E5%A4%A7%E5%A4%A7-4025d66745d3


原文内容如下:

爱国主义成就悲惨人生

Eleanora

Eleanora

·Apr 30


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

紧接着上一封给您的信件,我接着向您诉说。那清明祭奠烈士的香火没有燃尽,青烟还在冉冉上升,我们马上要迎来“五一劳动节”的鲜花。 然而我辛勤的劳动成了“原罪”,爱国主义成就我悲惨的人生。 在“为人民服务”成为中国共产党宗旨的时候,我能找到很多处理党员干部违纪违规的机构,却找不到一家实际为我们百姓“解决问题”的单位。我当这个“小右派”十年了,何时才能平反!

所谓“事情复杂”,不过是领导的推脱之词而已。关于我工作的事情,我在上一封信件里面,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女生,我没有能力把事情“搞复杂”。当年处理我工作一事的领导都仍然全部在岗,他们心里也是清楚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某些领导干部固执地不让我们这些靠双手劳动的人“有好日子过”? 为什么劳动成了“耻辱”? 为什么要硬把“冤案”强做到底,石沉大海!

这难道是第一次么?由于没有关系,我多少次被剥夺了竞考的机会了?只要“关系户”有想法,我们都得靠边站,都得绕道走,有这么霸道的么?领导说我“不能考”,那中国的校长不是还说了“熟鸡蛋能孵出小鸡来”! 以个人意愿代替行政法规,用来剥夺我们百姓权益,这种例子在中国的大地上还少么?领导干部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全是权力作祟。偷盗我资料把我赶出办公室的是党员,欺负我的也是党员。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您让我们百姓怎么看?当然,浙大有很多党员,干部仍然是很好的人,在我困难的时候给我很大的帮助和关怀。我在此感谢他们。

我被迫离开院系之后,处理我事情的某些干部用极其卑鄙的手段迫害我,企图对我造成终身伤害。我发现之后,不加理睬,他们就企图去伤害我家人,让我不得不回应。我一回应,就相当于被不断伤害。手段之高明,就算黄世仁也要从地底下爬出来拜尔等为师了。黄世仁他娘还和黄世仁说:不要闹出人命来。信访方面:我在最初,我就写明了我收件的地址,我的电话。按照我留的地址,电话,不可能会把材料搞丢。但是这位楼主任自作聪明,一定要把信件寄到我父母家。一有事情就要打我父母家电话,给我爸妈施加压力,企图伤害他们。现在信件下落不明,又“说不清楚了!”。但不管怎样,信访结论是被邹书记收走了,这是事实。我父母都是七、八十的老人。他们一生都非常爱国,爱党,爱校。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是很不容易的,他们从旧中国走过来,非常希望祖国繁荣富强。我在美国期间,我父母专门打越洋长途电话给我,把我喊回中国。现在还要去伤害我的父母家人,我问问这些处理的领导,你们是受精卵胚胎发育成人的么?怎么做出来的事情和半兽人差不多。我不明白,是谁给了这些人做恶和作孽的底气?现在我知道,原来是有党政的保护伞。

2021年1月,我以书面方式向校办要取2015年5月20日那份信访回复邮件快递单号。尽管信访办一再说是有的,但却从来不提供。原因很简单,因为关键信访邮件未送达,等同违法,而当年处理这件事的楼建悦主任已经官升院系书记了。无论是新的民法还是旧有民法,对于“送达”有明文规定。此项规定的照片我已经提交领导。习大大,我不明白,党管干部,究竟在管个什么?

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十年前我在美国开完会,婉拒了美国公司让我留在美国工作的邀请,选择回国参加建设。当时的我不是权衡回国对我更有利,我才回国的。所有在美国工作的人知道,无论是什么工作,美国公司开出的价格都会比我在浙大这月薪两千多元的工资高得多。我在美国开完会之后,有个教授在我即将离开之时,为了留我,拖住我谈了整整一个半小时,但我仍然婉言拒绝了。我没想到我回国不到三个月就出事。 附件是他后续给我写的信。正如他信中所述,我当时对这位教授说:“我回国是因为我爱我的国家。”(信件内容可以公开)。这可能对于某些眼里只有“利己主义”的干部来说,确实非常“不正常”。然而,我没有想到爱国尽然带给我无穷的灾难和巨大的伤害。当时,我参与建设研究所时,给我的条件多么艰苦?工作突然到一半,办公桌突然散了架,把我脚压成骨裂,我没休息一天,要东奔西跑拼命工作。结果我上司一离开,我就成了“坏人”。我原本身体健康,由于工作太辛苦,出来的时候已经身体抱恙,院系不仅不给予照顾,反而还要不断施加精神暴力,拿我的婚姻和生育来逼迫我,一定要活活把我弄出问题来(我在此也感谢医生尽力让我恢复)。相反,某个党员,被照顾进院系后,她自己身体不好,居然为她生育,给予了整整一年的产假!待遇真是有天壤之别!要知道,院系当时把我弄出病来,我当时连喝中药的钱都没有的呀!请问党性呢?人性呢?“好处”永远属于某些“圈中人”,我们只有受欺压的命,这是注定的,是不是?

当年为了学校的建设我撸起袖子加油干,学校某些领导不仅把我当韭菜收割,还要构陷于我。让我怎么敢想象?2014年,由于向学校寻问人事问题得不到回复,反而受到某些领导干部的谩骂和造谣,我几乎被活活逼死,如果不是当时经过的两位老师一把拉住,我可能也是一个阴间的冤魂,永远不知道这问题出在那里,因为我直到2016年才找到人事方面的答案。

我从2013年口头提出人事的问题的疑问,又于2016年,就人事方面的问题产生疑惑,写信给当时的浙大党委书记金书记,要求人事部门出面解释,信访部门不予理睬,所以我就只能自己去查找人事相关文件。既然人事解释权在学校人事处,那么为什么不解释?好吧,于是我翻遍了教育部人事的很多资料,要找到答案犹如大海捞针。但最终仍然让我找到了答案。去年12月23日,我要求学校相关部门调查当年的信访情况,学校又推置不办。我们百姓总不能当了人事干部,再去当公安干部吧?我们又不是神仙。国家政策是公开的,怎么成了领导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玩具?

如果始终抱着“让人民群众为党员干部服务”的思想,如果始终抱着“群众就可以被牺牲掉”为出发点,那么再多的沟通都是枉然!那还有什么可谈的?我知道在中国没有尊重人一说,学校的“建议”可以看成是一种领导干部的意愿,如果我们必须接受这种意愿,那么是否个人意愿,可以凌驾于具体政策规定,党的基本方针政策之上?无论流传的因为“某些人妒忌我”也好,是因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也罢,从来没有站在我们弱势群体立场上思考问题,从来就是把我们完全当“可以任意欺凌”的对象。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校园霸凌。原本这一切都和我无关,仅仅因为我不能接受“夹带的私货”,我就要遭此灭顶之灾!如果“牺牲掉我”可以给学校换来利益,那还可以说说。但是如果“牺牲我”仅仅是某些领导的“个人意愿”,让他们“高兴”,那和草菅人命,随意杀人放火,有何区别?难道这就是党员干部该干的事情么?

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我写这封信,不是为了对“美好的生活”的向往,而是对一个“正常生活”的向往,是对人生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向往。我不明白,为什么,有某些党员干部顽固地不让我们过上“好日子”,他们看到我们这些爱国的人倒霉他们很开心。是要让世人都知道他们“整人的技能”有多高超,影响力有多大?是让世人都知道我们老百姓必须要让他们“高兴”,否则我们百姓的人生就要被毁掉? 还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如来佛,我们百姓就是“孙悟空”,我们的命运永远是他们说了算?

习大大告诉我们:“共产党说话算数。” 可以现实中,我被欺骗不止一次了。领导说话从不算数。中国人民敬爱的习大大,您说的话到底还管不管用?







0
Advertisement
tntcn
头像
三等兵
  • 三等兵
  • 153
  • 0
  • 289
  • 0
  • @2013-02-18
发表于:2021-05-10 11:49|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回复 1楼jasim的帖子

给习大大写信?呵呵呵

0
Advertisement
funnyorno
头像
上士
  • 上士
  • 1596
  • 1
  • 1591
  • 0
  • @2011-10-11
发表于:2021-05-10 12:22|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同情遭遇,不过我要说一句,这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口吻嘛,我看像一个还活在封建思想里面的人写的。


1
Newmoon17
头像
少尉
  • 少尉
  • 1627
  • 2
  • 2347
  • 0
  • @2019-11-23
发表于:2021-05-10 13:00|只看TA
字体大小:T|T

图样图森破

1
Advertisement
查看:1907|回复:3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