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泪流满面的猪 (四)

我那时除了像一个闹市口的守望者之外,更像一个智能的二分筛选器,我后来看过哈利波特的分院帽,它根据不同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通过魔帽的金睛火眼,把这些人分到不同学院去。我的二分选择,就好比看世界的态度,选择了是还是否,选择是的继续往前进,接受下面问题的二分选择,通过沟通和聊天的过程,把网络对面的女孩给区分了出来。

衣兄继续和我每隔几天对弈四国,在网络上纵横。衣兄的棋风也开始多变,以前行棋风格攻守兼备,现在有那么两次则很保守,一看心理上就呈现了 些许弱势。我问:衣兄,你那边是不是换了个人?衣兄不理我,过了一阵回答 说近来有些忙,下棋心理发生了变化。我说,心理学是四国的核心,一盘四国 军棋就是一场心理战对弈周期,我们从每一步棋组合预测对手下一步棋的战术 与布阵,同时也能从对家的配合和只会意会的默契中了解对家的心理。对家憋了一会,回到:我是衣兄的闺蜜。

我说:哈哈,你是倪祝的闺蜜,那就是我的闺蜜。对方说: 呸,你尽管起 名叫四口雨田,但我知道你是个男的,博士在读,占我便宜啊 :-)。

“没有没有,我和衣兄驰骋沙场数月,征战无数,现在杀出一个第三者来, 你说我是跟你还是跟她?“

“嘻嘻,张爱玲早就写过男人心里住着白玫瑰和红玫瑰,娶了红玫瑰,白玫瑰就成了他的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红玫瑰就是他心口上的朱砂痣,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啦?“

“不是,第一我和衣兄也没见过,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压根没到恋 的程度,第二你一来就说你们是红玫瑰白玫瑰的,可想有玫瑰之艳和娇羞,放心,我可要不了这么多玫瑰。”

“那在这网络上你怎么能肯定你所要的那朵独一无二的玫瑰?”

“这你算问对人了,我用了大数据的选择,我正在用一系列我设计的分支做路径筛选,筛选出我期待的那朵独特玫瑰。”

“你真是又拽又臭屁,选择是双向的,你怎么知道那些女子能供你筛选呢, 难不成你是选妃吗?还有,你怎么知道你的技术手段是准确的呢,哈哈哈”

“祝你选妃成功!“,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话毕就扬长而去,对话框那端沉寂了很久很久。然后我看到一个弹窗在跳动,她在弹窗中共享了一首 歌给我。我点进去,是赵传的《男孩看见野玫瑰》,按了播放键,赵传的凄美纯净的高音飘在我的实验室中:

“喜欢容易凋谢的东西像你美丽的脸 喜欢有刺的东西也像你保护的心 你是清晨风中最莫可奈何的那朵玫瑰 永远危险 也永远妩媚 男孩看见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 荒地上的玫瑰 不能抗拒你在风中摇曳的狂野 不能想像你在雨中藉故掉的眼泪 你是那年夏天最后最奇幻的那朵玫瑰 如此遥远 又如此绝对 男孩看见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 荒地上的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最后出现了她语音给我留的一段话:“玫瑰太多,你要找到对你最奇幻的那朵”她的语音和赵传的音色一样地纯净,让我突然有种心中滴入了一颗清晨的露珠那样的感觉。我想我和衣兄在网上下了好久的棋,但交流起来的心意相通,好像还不及这位闺蜜的片刻时段。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倒是挺期待碰到这个衣兄的闺蜜的,因为她的嬉笑怒骂,和我内心的契合度颇为接近。我就故意问衣兄,我说你的闺蜜为什么上 来就给我一顿说,下棋开成了批斗会。衣兄说,她可是个很优秀的女孩,但性子又特别恬淡,你是不是对她有感觉?追她的男生可是排了长队哦。

我说:哪里呀,碰一下就有感觉,而且还是在网上,你当我是发情的泰迪狗狗?希望以后有机会再碰碰聊聊。 正聊着呢,我清华的师兄打我手机了。


(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