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灌新绛:罕见洪水袭击后,山西调最强力量抽排多地内涝积水

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山西运城报道

一场四十年一遇的洪水,让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大部分新绛人,也经历了可能这辈子都没经历过的洪水、转移、安置。

5天前,随着洪峰过境,新绛县堤坝决口,当地老县城及多个村落被淹,洪水所过之处,庄稼无收,近2万人紧急转移。

被堵住的溃口(河堤左边为村庄和农田,右边为汾河)

经专家现场处置,24小时内封堵了溃口。

10日下午,63岁的南关村村民李建民走出安置点,来到108国道路口。在持续抽排下,眼前,村里的路面已经慢慢从洪水中显露。

放眼全省,因为受灾面积大,抽排内涝积水任务艰巨,目前山西已经调集最强的排水力量加紧救援。


十余条管道排水

好消息是,目前降雨已经接近尾声。


倒灌的汾河水

“那天早晨,看着水就涨起来了。”

在新绛县龙兴镇桥东村,村民侯三红的房子离汾河河堤的距离不到十米。

10月5日早晨,侯三红刚出门就发现,汾河的水位已经超过村内路面的高度了。而在9月以前,河面至少要低出地面3米以上。

此时,因为早已预测到洪峰的到来,全村人正在对堤坝进行加高加固。

30岁的王亚婷,是其中的一员。6日当天,她和其他村民一起,将“后八轮”拖来的泥土用蛇皮袋装好,码上坝体。

同天下午,王亚婷趁休息时间走到村内时,发现大量的水从下水道井口往外涌出。“河水开始倒灌了!”王亚婷明白,汾河河面此时已经超过了堤内地面的高度。

此时,村干部已经开始劝离村民,老人和小孩全部先期撤离,青壮年都自发留下来‘打坎’(垒沙袋)。这个时候,倒灌的水深已经到了小腿部位。

“女同志赶紧走!”7日下午4时30分,大堤决口,村干部让女同志赶紧出村。

撤离时,水深已达王亚婷腰间。

10月10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桥东村时,水位已然褪去,退到房屋地基以下的位置,但在村内,还有几条小道淹没在水中。河边,多层沙袋磊在堤坝上,有一米多高。

紧急转移的村民

“洪水来了,马上转移!”

10月7日凌晨2时43分,63岁的南关村村民李建民在睡梦中被村里的广播惊醒。

就在头一天睡觉前,他还和爱人商量着7日白天到地里去抢收一些苞谷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撤离了。

迅速起床后,儿子还不想走。

“你不走,我就自己开车带你妈一起走了!”在李建民强行要求下,一家三口马上出发了。车子开到村子的路上,积水已经没过了半个轮胎。

那天凌晨,南关村村干部汪英鳌拿着大喇叭,全程催促村民撤离。

由于村里只有一条出村的主干道,当天还造成了“大堵车”。

不过,到7日11时40分,全村人转移完毕。

“有些人不愿意走。” 10月10日上午,在已经堵住了溃口的堤坝上,龙兴镇纪委书记张晶告诉极目新闻记者,7日凌晨在桥村转移村民时,一女村民单独住在家里,怎么敲门就是不起来。

进屋后,女主人一把躺上床,把毛毯盖在身上说,“这么晚了,我不想走。”张晶一声“姐姐呀!”然后连拉带拽,让她起床,自行骑电动车去隔离点。

张晶回忆,大范围转移的那天凌晨,虽然气温低,但是正好雨停了,给转移创造了条件,“如果下雨,撤离的难度就更大了。”


24小时坐镇的老专家

桥东村东低西高,低的一面正对着汾河。

从河道走向来看,汾河正好在桥东村和段家庄村处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再与浍河相交。

河堤上,水泵往外排水

10月10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桥东村外的大堤上,明显看到河堤拐了个大弯,在下游不远处,则是随时可能发生危险的新绛县老汾河大桥。目前该桥已禁止通行。

7日17时,因洪峰过境,桥东村汾河北段堤坝发生决口,决口长度近20米。经过抢险人员连续奋战,24小时后,该决口成功合龙。

站上已经封堵的决口,明显可以看到底部的大石块,上满面填满的新土被压得严严实实;现场抢险人员还在进一步准备沙袋,并铺上碎石,加固堤坝;同时将堤坝上部分铺上雨布,防止坝体的沙土因雨水而流失。

“这24小时,就是一个老专家坐镇指挥,专业人士操作,我们就在旁边的堤段设防。” 龙兴镇纪委书记张晶记忆最深的,就是那个指挥部协调来的坐镇指挥的“老头”。

张晶回忆,封堵决口时,大家远远地就看到那个“老头”拿了把椅子坐在坝口。“谁都不要,就他自己。”翻斗车运来的2吨重的吨包,还有大的毛石,放进溃口的先后顺序,具体位置,投放量,“老头”拿着对讲机现场一个人指挥,在那一坐就是一天一夜。

“其实大家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封堵决口的工程,不少在现场的人都很关注。”

张晶说,当时封堵溃口的,全部是非常专业的人士,老专家也是在合龙之后才离开。

最缺的是棉衣

新绛中学艺体中心,既是灾民安置点,也是新绛县受捐物资的集散中心。

10日下午,在艺体中心的体育馆内,堆放了众多各路捐赠的物资。有矿泉水、方便面、罐头、蔬菜、饼干、水果、馒头、牛奶、面粉等多种类物品。

新绛中学体育馆内堆放的物资

“这里有捕鱼裤吗?”一名救援人员来到场内,寻找物资。

这名来自河南的救援队队员顾先生称,因为带来的捕鱼裤在下水时被割破,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相关物资,如果有正好可以缓解下紧张情况。

“这里边物资看起来很多,但是有部分品类还是比较缺乏的。”新绛中学校长李国红介绍,目前,一线较为紧缺的有棉衣、消杀设备材料以及抽水泵。

前两天,体育馆刚收到企业捐助的200件棉衣,一位乡镇干部就过来要“200件”。“我后来没办法,总要照顾下其它乡镇,就给了他100件。”

市民及企业捐赠的物资


李国红的说法,也得到了一线人员的证实。

这些天,运城新绛的气温白天不算太低,在10摄氏度以上,但到了晚上,温度下降不少。

“到了后半夜,我们都要套上军大衣值班,不然受不了。”在汾河大堤值班排涝的范先生说,如果下雨,再加上河风一吹,又没有遮挡,完全冻僵。

10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在村民侯三红家里发现了几个坏掉的开水壶。侯三红告诉记者,当时不少抗洪抢险人员都就近在他家临时休息。因为半夜天气冷,开水需求量大,开水壶烧坏了三个。

李国红说,目前有不少企业捐赠水泵,压力有所缓解,但棉衣依然紧缺。

不暴露身份的心理医生

63岁的李建民被安置在新绛中学。

他家所在的南关村,就在108国道旁。此次洪水,南关村大部分被淹没。

汾河水面上涨,淹没了河边公园的体育设施

跟记者聊天时,李建民一个劲地夸安置点的饭菜好,有红烧肉吃。但在安置期间,他经常会到108国道旁边,看看村里的水排得怎么样了。

“前几天,我就看到水很深,一辆面包车在水里翻车了。”李建民说,他看到一辆送猪白条肉的车辆翻倒在水里,猪肉全没用了,还好人从车里爬了出来。

跟李建民一样被安置在新绛中学的一共有320人,基本都是55岁以上的老人。

安置点专门给这些老人配备了6名医护人员,关注老人的健康。8日晚,一位老人突发高血压到230,值班医生第一之间处置,让其病情稳定了下来。

“我们还配备了专门的心理医生,跟他们聊天。” 校长李国红说,在转移安置过程中,村民离开了家园,归期不定会造成焦虑;而后面又可能因为人数太集中不利于防疫而被转移到另外的安置点,产生焦躁逆反的情绪。安排心理医生就是为了缓解这些情绪。

李国红介绍,目前,该安置点的心理医生并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是通过主动的聊天、关心等方式,进行沟通。

正加紧抽排的城内积水

中秋过后,本应是山药和玉米收获的季节。

不过,在侯三红家的地里,之前因为因为雨水多长期无法采摘,玉米早已发芽。加上洪峰过境,四十亩地都被水淹没了,农作物都烂在了地里。侯三红今年不仅没有收成,还把去年一二十万的投入给赔进去了。

侯三红希望积水能够早日退去,他们也可以早为来年做打算。

为了迅速的排出城内积水,在新绛汾河新大桥旁的河堤上,多家排涝队伍正在对积水进行抽排工作。山西焦煤霍州煤电集团应急救援中心副大队长邰重阳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从8日开始的2台水泵增加到现在的5台水泵,通过24小时抽排,该队伍的排水量已经达到1200立方米每小时。截至10日,霍州煤电救援累计排水量已经超过4万立方米。

用沙袋磊好的河堤


目前,新绛全县排水队伍达到8支,日排水量达27万立方米。

10日中午,极目新闻在新绛县南部老城也看到,较之于9日当天,积水水位也下降的不少。被困的一台小型挖掘机前一天被淹到玻璃,而到10日当天已经看得见轮胎了。

新绛老城仍有积水

不少居民已经在救援队的帮助下,按照需求依次乘坐冲锋舟进入积水区拿取重要物品。

夜班后,排水救援队员坐在车里睡着了

抢险人员休息点烧坏的开水壶

排水现场,极目新闻记者遇到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救援协调和预案管理处处长王学强。王学强称,今年山西灾情遭遇的洪水几十年不遇,受灾面积比较大,山西省应急厅已经把全省最强的排水救援力量调集进行支援。“目前降雨已经接近尾声,压力也有所减小。我们会加足马力排水,争取让村民早日回家。”

责任编辑:刘玉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