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2099|回复:1
  • 1
Jackly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83
  • 0
  • 983
  • 0
  • @2021-04-23
发表于:2021-10-16 03:54|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宋冬野狡辩失败,自由派公知必须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宋冬野这篇小作文偷换了四个概念:第一,艺人=工作压力大。这种说法真是似曾相识。





第二,工作压力大=必须吸毒。抑郁症真是风评被害,现在流量明星粉丝给割割洗地都是他做了多少慈善,我估计以后他们洗地,会说“割割的了抑郁症”了。

 

第三,吸毒不是我的错。这个懒得反驳了。



第四,不让公开演出=没有生路。不是说吸毒人员、刑满释放人员就没有出路了,只是有些工作不适合去做。宋冬野那条微博纯粹就是在偷换概念,然后冯大辉跟着胡搅蛮缠,来去之间在那里装糊涂。溥仪当了汉奸,被改造了十年之后特赦了,出来还要给他个皇帝做吗?宋冬野无非还做着类似的“皇帝梦”罢了。



更何况,这些明星艺人们,能获取的资源,所搭建的社会关系,远远远远超过普通人。说什么送外卖拧螺丝就是调侃,宋冬野自己不经营个音乐酒吧么,都可以雇用别人劳动了,这哪里是一般刑满释放人员能比的?


据我所知一些八卦,某个劣迹艺人直接转幕后做投资了,有个贼贵的“新消费”网红品牌就是她投资的,现在融了好几轮了她也早可以大赚离场了;某个劣迹艺人资本虽然小了点,做不了风投,但是买了不少网大的份额,正好赶上疫情期间线下电影萧条网络大电影流量爆棚,也赚了不少;某个涉毒艺人,虽然他是个男的,但是开了个“名媛培训班”,专门给想嫁入豪门的网红和小演员讲课,如何仪容仪表如何神态举止,甚至直接做姘头,介绍富商和五六七八线小明星认识,日入斗金的生意啊;某个涉黄艺人,因为曾经口碑不错,自己实力也有,开了一个演员培训班,给那些屁都不会的流量明星上表演课,在圈内也很受欢迎。


所以说某些粉丝也就别操闲心洗地了,搞得好像宋冬野活不下去了似的,先想想自己这个月的房租房贷吧。

 


这件事情可怕之处,还不在于宋冬野本人那篇胡搅蛮缠的小作为,而在于背后帮宋冬野喊冤的精英集团——如冯大辉、来去之间等人,还或明或暗帮宋冬野站台:






0
Advertisement
Jackly
头像
二等兵
  • 二等兵
  • 283
  • 0
  • 983
  • 0
  • @2021-04-23
发表于:2021-10-16 03:58|只看楼主
字体大小:T|T

但万幸的是,夹总是一个装糊涂的高手,网友们可不糊涂。





这些精英们纷纷为宋冬野站台,背后隐含着一个可怕的理念:推动吸毒去罪化。我这不是危言耸听扣帽子,他们也不是针对毒品较劲,而是这是新自由主义价值观在社会层面的体现,这是我国歪屁股的精英阶层的普遍信仰。除了毒品合法化,还有卖淫嫖娼合法化、赌博合法化、代孕合法化……一切的一切政府和法律都不要干预,交给市场。

 

最知道看什么风向说什么话的罗永浩曾表示:吸毒不是堕落,举报别人吸毒是道德沦丧,支持弗里德曼。

 


罗太君支持的这个弗里德曼,就是新自由主义的老祖宗之一,芝加哥学派的掌门人,主张放任自由的经济和社会政策。

 

2011年3月,知名新自由主义社团“铅笔社”发表文章《禁酒与毒品》,公然鼓吹交易毒品合法化,从此拉开了新自由主义的疯狂。铅笔社主要由南方系媒体人、网络公知、自由派学者组成,并长期受到西方基金会的资助。

 


2012年12月,网易平台发表支持“持枪合法化”的文章,认为持枪自由可以“保障妇孺权益”。

 


2014年6月27日,网易发表鼓吹吸毒合法化的文章,再一次提到了弗里德曼的经济理论。

 


2015年6月,网易表示“只有儿童买卖合法化才能减少儿童盗窃”。可见这群人的良心已经彻底丢光了。

 


中国经济学家张五常,一直以来以“弗里德曼的老朋友”来标榜自己。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当年保护劳动者权益的《劳动合同法》颁布时,张五常是反对这部法律的急先锋、马前卒。

 

2007年12月,在《劳动合同法》即将实施的前夜,张五常连续发表四篇文章,尖锐批评《劳动合同法》。张五常的文章中指责:人为干预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合约,势必极大加重企业用工成本,导致企业倒闭或者裁员,最终损害劳动者的利益,甚至于“这部法律有机会把改革得大有看头的经济搞垮了”,是“大灾难”“中国伟大经济改革的致命伤”“要使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化于一旦”。因为张五常在中国经济改革中的重要身份(尤其是在私有化国企和工人大下岗方面立过大“功劳”),这些文章一时间引发社会剧烈反响。

 


对此,劳动合同法立法专家组组长常凯针锋相对地回应说:“张五常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个经济学家,但很遗憾,他对劳动关系基本上没研究,而且对于中国的劳动关系基本上不了解。所以那么很任意的说话我确实感到很吃惊。”随后回应张五常:“你对企业有多少了解?你找过多少工人?你找过多少企业管理者?”

 

全国总工会干部郭军也表示:“在《劳动法》实施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强资本的影子,我们看到了黑砖窑。黑砖窑这个血汗工厂我认为已经够残酷了……如果我们在整个经济发展、劳动关系的规范过程当中,只考虑资方利益,而漠视劳方的利益,我们改革开放的成果有可能真的要毁于一旦了。”


 


时过境迁,民智渐开,公知那一套糊弄人的招数骗不了老百姓了。因为稍有一点经济和政治训练的人民,看到新自由主义那一套理念,想一想就会明白:这会大大有利于精英割韭菜,而绝大多数普通人就是待宰的羔羊,我们凭什么支持它?

 

也正因为此,财新网副主编如丧考妣地哀嚎:三十年启蒙失败啦!

 

这所谓的“三十年启蒙”,就是新自由主义启蒙,想把中国变成第二个俄罗斯、乌克兰,把积攒了几十年的共和国的财富与资源私有化,想让美国爸爸来收割中国人民的财富,想让整个社会变成精英们为所欲为,老百姓苦苦呻吟的新自由主义地狱。


宋冬野的哀嚎,不过是已经被埋在坟墓里的公知集团一丝丝余音,掀不起任何风浪,反而成为了给老百姓科普相关经济社会理念的绝佳教材。所以对于依然还在蹦跶的宋冬野、罗永浩等人,我们要是不是就把他们吊起来打,天天打、月月打、年年打,打到全世界的新自由主义彻底被埋葬为止!


来源:游无穷

0
Advertisement
查看:2099|回复:1
  • 1
Advertisement

回复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