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曾仕强和南怀瑾到底是不是江湖骗子和国学大师?

杂谈:曾仕强和南怀瑾到底是不是江湖骗子和国学大师?

文400,杂谈97。本文来自本人在某乎的回答。原问题是:如何看待曾仕强和南怀瑾总是被人骂为江湖骗子和假国学大师?

 

我是从事周易(易经)方面实际工作的,我讲一下我的看法。

首先,国学是个筐,什么都往里面装。很多所谓的国学其实是牵强附会,有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意图。甚至不少本身就是垃圾。

关于曾仕强和南怀瑾,大家主要是关注他们对周易(易经、易学)方面的学问。

对于他们,我的看法也有前后变化。

我以前的观点是:曾仕强和南怀瑾就是明显的伪大师、伪学问,不值一提。

我现在的观点是:曾仕强和南怀瑾不是大师。但是他们是最优秀级别的科普工作者。他们应该得到优秀的科普工作者应得的尊重。

先讲以前的观点:曾仕强和南怀瑾就是明显的伪大师、伪学问,不值一提。

如果他们是大师,那么文王、孔子、焦延寿、京房、郭璞、袁天罡、李淳风、李鼎祚、陈抟、邵雍、徐子平、刘伯温、袁柳庄、野鹤老人、李文辉、任铁樵、尚秉和……等人要放在什么位置呢?

很明显,文王、孔子可以归类到圣人。其余人都是大师。真正的大师是这些人。

如果把曾仕强和南怀瑾和上诉人并列到一起称为大师。我估计上面这些人都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的。

南怀瑾的书我十几年前没有入门的时候看过。曾仕强的视频以前也看过一些,泛泛而谈,了然无趣,就没有深入了解了。

我在《河西先生郑重宣布:河西易学今天成立了》一文中讲过:

“五经皆经典,五经皆美,唯独易经广受关注与学习。何也?其余四经,寂寂无人问,非其不美,乃实用不大也。易经之美,文辞、道理皆美,然最美在实用之效。易经之广受关注,易学之传承发展,亦多在其实用之效。此从旁而证,中国人民从古至今皆重实用而不慕虚理。河西亦重实证实用。

易经之与众不同,在其应用实用。此亦本人之好、本人之乐,本人之志。”

易经(周易、易学)为什么广受关注,是因为实用。五经有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除了周易之外,哪一个差了?哪一个不重要?五经并列,都是很重要的。但是为什么关注易经的人众多,关注其余四经的人寥寥无几。是因为易经不只有道理,还有实用。有实用之效。不然早就和其余四经一样被束之高阁,无人问津了。

而易经的实用也分多个门类。这里讲讲卦本身的实用。

如下图:

图1:清代押送饷银1

图2:清早期押送饷银2

解饷:押送饷银。

塘兵:清代的一个兵种。清代绿营兵的防区主要分营区与汛地。比汛地狭小者曰塘,驻防于塘的士兵为塘兵。专供传送文报、巡更查夜差使,不足以御敌。

十万:是指白银十万两。

这是清代押送饷银。押送官员自问安危。得知有强盗(土匪)埋伏。自己停留避灾。通知同行之船也回避。同行者不听。直接前行。到当日巳时,得塘兵报信,前行船只都被抢劫了。后来赶上看见现场,哭声响彻两岸。因为饷银被抢劫,押送官员和兵丁全都是要负责的。所以才会哭声两岸。

这就是实用。

再看一例。

图2:清代开店面

开店面,说当时热闹,但问题大,且不长久。后来开了。老板六月得痢疾,八月被伙计卷款盗尽,报到官府,分文都没拿回来。血本无归。这里应该是没抓住人。

这就是实用。

图3:清代弹劾权奸。

权奸,指弄权作恶的奸臣。

这里是弹劾奸臣,担心对方根深蒂固,怕弹劾不成反受其害。说无忧,对方虽然根深蒂固,但是现今已坏。可以弹劾,无忧。后来弹劾成功。奸势大败。

图4:清代江西官员问升迁。

当月升职。先升山东,未一年,转任江西。

这些都是实用。仅略举几例,都是有理有据有实用。都可以看出实用和大家平时泛泛之谈的所谓的道理的区别。

如果曾仕强和南怀瑾是大师。那么上面所举例的这些有理有据有实用,务实的、解决实际问题,专注周易实际应用的人,应该放到哪里?

但是上面的图片,有几个人知道是谁干的事,谁的作品,是哪本书?大部分人是不知道的。因为大部分人的视野没有看到这些真正有学问能实用的人和书。所以只有在一些虚理上纠缠。而没有实践验证的虚理往往都是无意义的。

曾仕强和南怀瑾讲的那些道理,先不说对错优劣。没有什么实用性,就是吹牛聊天。就算间或有用,也都是前人已经讲过的一些小枝小叶。意义不大。甚至有些就是扯淡,闲聊可以,真要说成大师,那就很扯了。

这是我以前的观点。


再讲我现在的观点:曾仕强和南怀瑾不是大师。但是他们是最优秀级别的科普工作者。他们应该得到优秀的科普工作者应得的尊重。

现在我的观点又改变了。慢慢的,我有点理解曾仕强和南怀瑾的好了。我有点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吹捧曾仕强和南怀瑾为大师了。

他们的内容,我个人觉得意义不大。但是要说是江湖骗子,也有点言之过度了。

就像二八定理一样,因为大部分人的视野是狭小的,浅薄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也是有限的。在学习上、学问上只能浅尝辄止。停留在被新奇吸引的阶段,或者稍微再深一点,有一些可能有益的思考了。但是还是在大门外徘徊,在意义不大的虚理上花费精力。只有少数人才能真正入门。

但是重点是:这百分之八十的人,他们也有学业和思考的权利,他们的时间也是时间,他们的努力也是努力,虽然成果不一样,但是努力的精神和其余人是一样的。

他们之所以不优秀,是因为他们眼界小,视野狭窄,学习能力不高,分辨能力不高。可能有先天智慧的原因,也可能有后天各种因素的原因。

终归一句话,他们的努力,他们的世界应该得到尊重。为他们服务的人也应该得到尊重。而这二位就是为他们服务的。

对于这些人来说,低段位的科普就是学问。

那结论就清楚了。如果用大师的标准来衡量曾仕强和南怀瑾,很明显,够不上。但是如果用科普工作者的标准来衡量,这二位都绰绰有余。他们是非常优秀的而且非常成功的科普工作者。

他们的优势是服务了更多的人,服务人数上比上面列出来的大师还要多。也得益于现在的传播速度。至于他们讲的道理,无论本身真假优劣。宣传易经本身就是好事。能让别人有所思考有所启发,也是好处。这也是意义。

因为他们服务的对象比上面大师服务的对象还要多,人数要多得多。所以他们才广为人知,在活着的时候就得到广泛认可。甚至被当成大师。

这个行业,不像现在的院士,活着的时候就广为人知,是成功的科学家。这个行业的大师,不只要务虚,还要务实,往往是死后,经过时间的检验,流传下来,才成为大师。

客观的说,这二位确实不是大师。但是也不必贬低。因为他们是最优秀的科普工作者,服务了广大人民群众,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了不错的科普性知识。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学习、消遣的选择。总比打麻将打游戏好吧?而且也可能有益于很多人的思考和启发。这是有意义的。

就他们得到的认可和知名度,已经超过历史上的大师了。这就是科普工作做得好的结果。

所以我现在的观点是:他们不是大师。但是他们是最优秀级别的科普工作者。他们应该得到一个优秀的科普工作者应该得到的尊重。

                                          河西先生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