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成功预见金融危机的“大空头”们都认为比特币是泡沫,却没有做空它?

纽约杂志的米歇尔·塞拉里尔采访了一系列看跌比特币的投资者,包括一些曾在2008年因发现房产市场的泡沫,而提前做空并赚取大笔利益的“大空头”们,他们都认为由于比特币背后并没有实质性的产业,并且充满了大量的杠杆,所以最终将会崩溃。但是由于比特币的波动性太大,他们都并没有真正的做空比特币。



在过去一年由新冠引发的市场狂热中,加密货币已经上涨了很多,比特币上涨了约5倍,而许多其他加密货币项目的涨幅更要大得多,甚至连略有迟疑的华尔街机构也开始蹑手蹑脚地进入这个领域。


本月开始的炽热涨势,帮助比特币在两周内上涨了近50%。这是由各种消息推动的,例如,索罗斯的家族企业披露它也持有一些,但最大的推手是越来越明确的前景,即联邦政府将批准第一个基于比特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这将使散户更容易购买,包括401(k)(企业员工的退休基金)的账户(这个ETF已于10月20日开始交易)。



怀疑者们仍然存在,这些人中恰好包括许多预见到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的知名投资者。



对冲基金大亨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交易”的幕后推手,2007年,他个人通过做空次级抵押贷款赚了40亿美元,他认为加密货币是个泡沫,将被证明是“毫无价值”的。



还有迈克尔·伯利(Michael Burry),这位古怪的对冲基金经理因电影《大空头》而一举成名(由克里斯蒂安·贝尔扮演),他抱怨说没有人关注加密货币的杠杆。几个月来,他一直在暗示比特币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纽约大学教授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他的经典之作《黑天鹅》(The Black Swan)在次贷危机前就警告了不可预测事件的危险性,他认为比特币实际上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其他著名的批评者包括经济学家努里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还有对冲基金亿万富翁以及私人基金贷款(主要是一种房地产贷款,以房产做抵押从私人公司贷款)的崇拜者保罗·辛格(Paul Singer),他在2006年一个著名的投资会议的演讲上描述了抵押贷款证券最终的“毁灭性”情况。


艾略特管理公司的创始人辛格认为加密货币是一种欺诈行为,但却也已经厌倦了对它们的抱怨。77岁已经秃顶的辛格在今年第一季度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因为烦躁而扯掉头发也是一种选择,这也是仅在你有头发的情况下。我们会继续坚持下去,等到有一天我们可以说,‘我们早就说过了吧。’”



不过,从那时起,比特币的支持者只是变得更加乐观了。尽管5月份出现了急剧的抛售,而且业内越来越确定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财政部,甚至司法部都准备取缔加密货币界,但散户和机构投资者还是一直在购买它。



当中国在9月24日宣布将禁止所有加密货币活动时,比特币下跌了不到6%。所有加密货币的总价值现在被估计为2.5万亿美元,一个比特币的交易价格约为6万美元(远高于去年3月时市场大规模崩溃期间约4000美元的低点)。



加密货币投资者在很大程度上也没有被这样一个事实所吓倒,即在比特币这个问题上,用“货币”这一词形容它是个错误的说法。



鲁比尼在最近的一份高盛研究报告中指出,“没有任何东西是以比特币来定价的。虽然星巴克可能向顾客提供用比特币购买咖啡的选择,但实际上并没有人选择这样做。”



但是,加密币世界中最强大和最有影响力的投资者之一,对2008年的预言者们(特别是伯利)只能看到比特币的黯淡前景给出了一个解释。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三箭资本的共同创始人朱苏(Su Zhu)本月早些时候在推特上说,“希望自己能保持言行一致的想法是不良决策的来源。大空头的赢家将自己定义为卖空者,然后在接下来13年里的表现低于所有人,没有必要给自己下定义。市场并不关心你是谁。” 



他在帖子中提到了伯里。几天后,他写道:“22岁的伯里会是大额长线投资比特币的支持者,我认为。年龄会改变一个人,他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个畏畏缩缩的人。” 



换句话说,这些人只是老家伙,他们只是忍不住想打赢光辉的最后一战。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伯利在推特上考虑开始做空比特币的回应,也就是说,想在现实生活中进行比特币将下跌的金融赌注,而不是仅仅是谈论这个可能性。事实是,大多数看跌者,包括本文中引用的那些人,实际上并没有做空比特币,即使他们都预测了它的消亡。



在彭博社的采访中,保尔森指出,这与使他盆钵满盈的 “大空头”交易不同,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和风险性太大,不适合做空。



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对比特币持悲观看法的人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至少在机会方面),这使得人们很容易否定那些散布了“FUD”或 “恐惧(fear)、不确定性(uncertainty)和疑惑(doubt)”的反对者。



但迈克·格林(Mike Green),一位著名的投资策略师,在金融危机前也曾做空次贷,当时他在对冲基金Canyon Capital工作,却仍然赞同他的08年预言者同伴们的观点。他说:“这些人往往是嗅觉灵敏的人。我的观点是,比特币最终将归于零。而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最后阶段。”



格林说他开始研究比特币是因为客户吵着要投资它。他说:“当我深入了解它实际的基础时,就非常清楚,实际上这背后是类似于邪教的行为,他们对这种资产或它所提出的模式的经济影响没有真正的了解。”



当然,比特币诞生于伟大的金融危机,以及对华尔街和货币管理当局的信任开始减弱的时候。至今已经有12年历史的区块链中的第一个区块编码,就提到了一个关于银行被救助的新闻。



随着比特币和其背后的世界观,在公众的想象中生根发芽,“法币”(fiat currency)这个曾经小众且有争议的术语,即由中央银行指定的法定货币而不是像黄金那样从地下开采出来的实质性货币,已经明显地成为主流。



一位直言不讳的卖空者问道:“比特币的价值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夺走美联储的权力?”



他想保持匿名,因为“我不想要比特币的人来烦我。”



他说,“我挺喜欢让美联储由为政府工作的博士来管理,而不是由一群孩子来决定财政政策,”他指的是在比特币的早期采用者中占主导地位的那群永远在线的年轻人,“美元是由对美国的充分信任所支持的。比特币有军队吗?”



他说,“这只是一个大骗局,而且在想法上也是错误的。”



最近几天,对冲基金亿万富翁、城堡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肯·格里芬加入了批评者的大军,称加密货币是对美元的“圣战征召”。他在芝加哥经济俱乐部说:“这是一个多么疯狂的概念,我们这个国家居然接受了这么多聪明、年轻、有才华的人,为我们的储备货币想出一个替代品。”



比特币的批评者们喜欢说,比特币只不过是电而已。辛格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个投资播客上说:“告诉我,作为一个计算机程序构建的东西,你在你的计算机前运行某些程序,经过一段时间,花费了大量的电力后,你的屏幕上出现了一条信息,你就创造了一些东西,这想法是荒谬的。这什么都不是啊。”



正如鲁比尼在高盛报告中所说,“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没有收入或用途,所以就是没有办法得出其基本价值”。他还对那些称其为数字黄金的人嗤之以鼻。“比特币有一天会消失,但黄金不会。”



比特币的倡导者把它吹捧为通货膨胀的对冲工具,但在这个问题上,也仍然没有定论。在实践中,它与股票市场有很大的关联性,而且波动更大(在好日子里上涨更多,在坏日子里下跌更多)。虽然比特币最近显示出一些独立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能力,即使在市场下跌时也能获得收益,但批评者仍然认为它的行为更像是一种网红股票,而不是一种成熟的资产类别。



Universa Investments的创始人马克·斯皮茨纳格尔说,这家对冲基金因在去年新冠崩溃期间获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收益而抢下头条,斯皮茨纳格尔也是美联储崩溃后货币政策的激烈批评者,他说加密货币本身就是一种法币,因为它们是“凭空产生的”。



他说:“人们购买它,是认为接下来还会有人出现,并主观地将其估值提高。这看起来像是个庞氏骗局。”



支持比特币的主要论点的核心要素是去中心化和透明度,但鲁比尼断言,“矿工的寡头垄断”控制了比特币,并指出一些国家在加密货币采矿业中的地位。不过,这种说法的有力程度可能正在减弱。直到最近,中国还占所有采矿业的50%以上,但目前并不清楚还剩下多少(或者是否还有)采矿的能力,因为政府已经禁止了这个行业。



实际上,其中大部分矿工似乎正在转移到美国,特别是得克萨斯州。



非法交易和洗钱的问题仍然笼罩着比特币,金融当局经常将其作为关注的原因。格林估计,比特币在现实世界中40%的交易仍然是有犯罪性质的(别忘了,第一个使用比特币的著名应用程序就是暗网上的集市丝绸之路),包括最近的勒索软件黑客。但支持者认为,真实的数字要低得多。行业公司Chainalysis的一份报告认为,2020年非法行为的数字不到1%,低于现金的可比数字。



类似的问题和不确定性,也围绕着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决定。格林说:“如果要我宽泛地描述萨尔瓦多正在发生的事情,那就是他们正试图使洗钱成为国家级业务。”



他认为萨尔瓦多有可能成为一个毒品国家。



比特币看跌者说,加密货币的透明度也被夸大了。可以肯定的是,每笔交易都记录在区块链上,这是一个数字账本,被高度吹捧为拥有潜在的广泛用途。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市场是透明的。如果加密货币真的是透明的,也许就可以知道目前在加密货币市场上存在着多少杠杆。



《经济学人》最近计算出,“投资于比特币的90%的钱都花在了‘永续’掉期等衍生品上,这是对未来价格波动的赌注,它永远不会过期。其中大部分是在不受监管的交易所进行交易……客户从这些交易所借钱来做更大的赌注。”



格林说,没有人知道实际的杠杆率是多少,他补充说,一些交易只是虚假的买卖订单,被称为“虚买虚卖”,给人以有活动的假象。(即人为制造的市场繁荣,一种操纵市场的方法)。



迈克尔·伯利在一系列后来被删除的推文中指出,这种杠杆可能最终会杀死它。



他在6月发推文说,“如果你不知道加密货币中有多少杠杆,你就不了解加密货币,不管你认为自己知道多少。”



他认为这种崩溃将引发史上“最巨大的崩溃”,还将其比作1999年的网络泡沫和2007年的房地产泡沫。



在华尔街经历了以上两个时代的乔希·沃尔夫说,加密货币狂热是这两个前辈的“完美结晶”,他是风险投资公司Lux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加密货币世界既包含了互联网起落时期的技术创新,也包含了房地产泡沫背后复杂的与证券化相关的杠杆,以及对监管的规避。



尽管他对加密货币的推广者和鼓吹者深恶痛绝,但沃尔夫认为,其中有很多创新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将存活下来。


围绕比特币持续时间最长的看跌言论之一是关于泰达币的,这个稳定币,其理念是一个泰达币总是价值一美元,目前有超过680亿美元的代币在流通。稳定币应该由无风险资产支持,因为它们为全球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中心的运作提供了润滑。



但监管机构和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担心泰达币抵押品的质量,以及此项目是否容易崩溃。彭博社最近报道说,泰达币的一些储备可能是通过外国商业票据所持有的,目前是一个特别危险的资产类别。



美国政府现在正试图研究出如何能最好地监管稳定币,以及它们对金融系统的潜在影响。例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主席根斯勒称其为“扑克筹码”,并表示应将其视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以监督的证券。他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说,如果不加以监管,加密货币市场“将不会有好结果”。



财政部也在考虑像监管银行一样监管泰达币(目前正在接受司法部的刑事调查,因为它一直被用来逃避洗钱规则和税收)。



然而格林说,缺乏监管正是加密货币自由市场世界的重点。他指出,那些设想出许多新代币和交易所的风险资本家都有同一种文化背景,这种文化创造了流行的新业务,如爱彼迎和优步,它们通过绕过其竞争对手(如旅馆行业和出租车行业)需要遵守的昂贵的法规而变得繁荣。风险投资界称之为颠覆;而格林称之为监管套利。



加密货币世界显然对更多的监管感到紧张。对冲基金经理迈克尔·诺沃格拉茨在9月纽约举行的比特币提倡者安东尼·斯卡拉穆奇的SALT会议上告诉与会者:“加密货币会出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可能会出现一些非常糟糕的监管,这将拖慢一切进程。”



这个对冲基金经理成为了比特币先驱,还创立了金融公司银河数字。在同一会议上,涉足加密货币的桥水联营公司的对冲基金大亨雷·达利奥说,他相信如果比特币变得过于成功,监管机构就会“杀死”它。



斯皮茨纳格尔同意这一评估。“我明白政府为什么需要对付它。他们可能会在某一时刻关闭它”。



此刻,一个更中立的观察者可能会指出,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网络,一个国家的政府,甚至许多政府一起,也不可能直接“关闭它”。只要世界上某个地方还有电脑在运行这个程序,比特币在技术上就还是活的,而且还在运作。



期望在美国出现比特币禁令的想法可能也不太现实。联邦政府将比特币视为财产,根斯勒等监管鹰派通常也对比特币本身添加了一些例外。他的机构是监管当局,却同意让一个比特币期货的ETF在美国的交易所交易。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最近在国会表示,他也并不打算禁止它。



同时,由于现金充裕,新生的加密货币行业正忙于游说国会,以挫败任何新的法规,包括对加密货币征税的计划,并吸引了大部分共和党人站在其一边。




除了所有具体的论点和反论,事实是,那些反对比特币的“大空头”,一般也没有准备进行在2008年让他们赚了很多钱的那种空头赌注。这是否才是他们真正的想法,或者只是这个特定泡沫的一个奇怪现象,还有待观察。



那位匿名的卖空者也同意“你不可能大规模地做空它”,就像其他一些从根本上不喜欢它的人一样,他甚至也在比特币上有一个小头寸,“如果它涨了,我就会赚一点钱。如果它归零,我也会很高兴,我会很高兴地失去这笔钱。”


来源:加美财经